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7章 父亲的直觉

第十七章、父亲的直觉

顾辰雷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龙夕爵,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身后。愣了数秒钟,不由得勃然大怒起来

还未等龙夕爵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一拳打在了龙夕爵的脸上。因为没有防备,龙夕爵是硬生生地挨了这一拳,一个不稳,差点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龙夕爵摸着自己被打出血的巴掌脸,不可思议地冲顾辰雷吼起来。这个死小子,给自己带来女人不说,居然还莫名其妙地挥拳打自己。他以为自己是谁,若不是看在他是馨儿弟弟的份上,门都不会让他进的,这个臭未干的臭小子

“你说干什么?”顾辰雷也怒了,血红着眼睛瞪着他。这个混蛋,姐姐现在下落未明,还没死呢他居然就敢当着自己的面去那么专注地看别的女人。即使他姐姐死了,打着顾家女婿的旗号也要给他守孝三年。一拳都是少的,若是被他发现他背着姐姐出轨了,他绝对会让他死的很难看(他似乎忘记了,一开始还怀疑龙馨和叶俊昊生了孩子的事情。这里解释一下,顾辰雷这个人的格有些偏执,而且是绝对地护犊子格,对于他在意的人,是绝对的袒护纵容,即使错了,也是对的)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噢噢噢,宝宝乖,宝宝不哭了。少爷,这个娃估计是饿了,俺来给他喂奶吧!”女人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说,说着便毫不犹豫地掀开了衣服露出她那胸前的浑圆朝怀里的宝宝送去。(注解:因为宝宝要吃奶,所以顾辰雷就就近找了个还算是漂亮的奶妈,就近的地方就是东北那旮旯

顾辰雷瞥了女人一眼,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对他来说,再好看的胸前在他眼前也只不过是孩子的口粮容器。点了点头,不过貌似现在点头也没有用,因为孩子已经呱嗒呱嗒地吃起来了。这也是他为什么不用奶粉来喂养孩子的原因,奶粉还要冲泡,女人多方便,掀起衣服就可以吃了

龙夕爵倒是顿時一脸黑线,知道这个時候,他才算是看到,原来那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呢。此刻看到女人毫无避讳地掀开衣服给孩子喂奶,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别过头去

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这个女人可能是顾辰雷的女人,不小心把人家肚子搞大了,生下了孩子。害怕顾龙辰知道,所以才躲到这里来呢。毕竟,他才是十七岁,这么早做父亲,确实有点早了点。

而刚才他动手打自己,可能是因为自己盯着他的女儿看了,所以才会恼羞成怒。不过这个倒是可以原谅,因为他自己也是那种不能容忍自己女人被别人窥视的人。

孩子很快就吃好了,吃好后的孩子特别听话,很快地就闭上了他的大眼睛,又沉沉地睡去。

本来,像这种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睡眠時间都很长,所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在顾辰雷看来,这孩子有点缺心眼,这么喜欢睡,可不是好现象。所以心里更加码定,这孩子有可能是叶俊昊的种,因为在他眼中,叶俊昊就是一缺心眼的货。所以,看向龙夕爵的目光,倒是有些同情了。

而他同情的目光对于龙夕爵来说,倒是有点请求的意味了。咳了咳然后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那女人,已经将衣服给拉好了,脸蛋长得虽然还可以,可是身体却是那种典型的东北人的体格,高大宽阔,而且看年龄,绝对有二十五六。心里唏嘘,怪不得不敢带回家去,没想到顾辰雷居然好这口。

“咳咳咳,那个,你想怎么办?”龙夕爵咳了咳清清嗓子沉声问,他可以不计较刚才的那一拳,因为看在他是馨儿弟弟的份上。不过,让他收留这女人,可没有那么容易。万一以后馨儿回来了,他没法交代。

“当然先去验血了,先确认一下。”顾辰雷也沉声说。

龙夕爵嘴角抽了抽,这小子,居然连是不是自己的种都还不知道,就将人给他带到了这里来,这也未免太搞了吧!

“你不确定吗?”龙夕爵几乎都是用愤怒的口气在问,顾龙辰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

“我当然不确定,要是确定了还带到你这里来。”就直接丢给爸妈了,反正他们也闲,还天到晚的想着再生一个,给他们一个小的,就不用想了。

“你可真是,”龙夕爵实在是想不到一个好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了,沉下一口气,然后闷闷地说:“那好,等一会我帮你联系一个私人医生过来做亲子鉴定。”顾家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种事情还是找私人医生的好。要不然这小子,也应该不会千里迢迢地来找自己吧!

顾辰雷白了他一眼,“什么是帮我,孩子说不定是你的,怎么成了帮我。”他从来都不喜欢欠人人情,这个家伙说的好像自己有求于他似地。

“给你做还你说什么?我的孩子?”龙夕爵本来想要教训顾辰雷一顿,忽然将他的话回过味来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吼道。

顾辰雷又白了他一眼,冷哼道:“还不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我姐的孩子。我在北方的一个山林里找到了她的踪迹,但是没有找到她的人,只留下了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可以确定,这是我姐的孩子,但是不确定是不是你的,所以才找你来做亲子鉴定。”他省略了自己因为一時麻痹大意而与顾龙馨失之交臂的事情,那是他的耻辱,他总有一天要找叶俊昊找回来。

龙夕爵顿時如同雷劈了一般,站在那里良久都没有动静。直到几分钟后,才彻底消化了顾辰雷的那番话。然后嘴里喃喃自语:“馨儿的孩子,馨儿有消息了,还生了孩子。”

说着,猛地快步走到那东北女人的身边,一把将孩子从她的怀里给抢了过来,吓得东北女人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这外面的男人长的真好看,可是浑身散发的戾气也好凶猛呀!

“孩子,我的孩子,馨儿为我生了个孩子,哈哈哈,我和馨儿有孩子了。”龙夕爵抱着孩子几乎是仰天长啸,兴奋双手都颤抖起来。

“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你的呢,先不要高兴的太早,找医生过来吧!”顾辰雷非常不合時宜地给龙夕爵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姐姐和那个人在一起也将近十个月的時间,这孩子的身世,实在是可疑得很。

“不用叫医生来,我确定,这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龙夕爵依旧抱着孩子乐不可支地坚定地说,看着孩子的目光,都可以化成一滩水。

“你怎么那么肯定?”顾辰雷皱皱眉,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龙夕爵会是这么一个场面。还以为,和他一样急不可耐地找来医生来个亲子鉴定。毕竟,关乎血缘关系的事情,马虎不得。若不是以前爸爸马虎,也不会让叶俊昊这个時候来作怪。

“父亲的直觉。”龙夕爵抬起头来看着他,脸上笑意盈盈地说。

顾辰雷差点没有一口吐血,什么父亲的直觉,仅凭着一个直觉就能够确认孩子的身份吗?那还要亲子鉴定做什么。

“你可要确定了,这孩子是叶俊昊放回他们住的屋子里的,就是想要让我把这孩子带回来。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或许是想让他的孩子进顾家也说不定。你没有任何的证据就说这孩子是你的,可不要到時候,又被他算计了。”顾辰雷语重心长地说,虽然对于龙夕爵的反应很满意,至少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姐姐,不然,也不会对姐姐一点怀疑都没有。可是,关乎大事,他还是让他慎重考虑一下。

龙夕爵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将孩子抱着走进顾辰雷,然后抱给他看说:“你看这孩子的眉眼,是不是像极了你姐姐。”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认为他是我姐姐生的。”顾辰雷嗤之以鼻,他又不是瞎子。

“但是你看这孩子的眼珠。”

顾辰雷凑近看了看,这孩子从一到龙夕爵的怀里就醒了,而且还很乖的没有哭(一般吃饱了就不会哭)。之前倒是没有发现,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仔细看了看,居然看到这孩子的眼睛,居然是蓝色的。

顾辰雷一愣,然后随即抬头看了看龙夕爵,湛蓝色的眼眸闪闪发亮,如同浩瀚的海水一样,深邃的能够将人吸进去。

顿時立刻明白了龙夕爵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这个孩子是他的了,还以为他对姐姐深信不疑呢。原来,是冲着这个孩子的眼珠子。也是,叶俊昊那个纯种的东方人,怎么会生出来一个蓝色眼珠的孩子来。

“其实,不看孩子的眼睛,我也知道这个孩子一定是我的。馨儿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容忍自己怀上叶俊昊的孩子,然后给他把孩子生下来呢。又怎么会,生下来后还将孩子送到你手里。”龙夕爵十分伤感地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