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继承者:强抢惹火甜妻

第180章 哭哭就好了

第180章 哭哭就好了

他们更明白,凭他们两个人要打跨那么大的秦氏,这好像就是一个天方夜谭,所以他们的目标是秦越。

安朗森研究秦越多年,很清楚秦越的死‘穴’在哪里。

只要把阮希放到秦越的身边来,那么秦越所有的注意力都会在她的身上,那么他就少了一些心思去顾秦氏的事情。

一个集团的总执行官都不管事了,那么底下的人相应也会怠慢工作,使整个秦氏都会处于一种怠慢的状态。

“好。那就按照原计划进行。”安朗森提高了些音调,想逗阮希开心,“我们就一起打败秦家那个老巫婆,让她的余生都在泪水中泡着过。”

阮希没有心思跟安朗森开玩笑,果断切断信号。

没有人陪她,她又死死地盯着天‘花’板,眼神里的恨意越来越浓。

是的,她恨,恨秦越,恨秦家老太婆。她最恨的却是自己,恨自己无能,前一次‘女’儿被抢走,这一次又是肚子里的孩子。

……

佣人很快就将林婶请了过来,看到她来,秦越拉着林婶‘交’待了一番。

听后,林婶叹了一口气:“四少,你把对我老太婆说的这番话拿去亲口对希小姐说。就算她不心动,但是和你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僵啊。”

秦越的眉头紧紧蹙着:“林婶,你不要多说了,快去陪陪她。”

他何尝不愿意亲口对那个‘女’人说,他确实是对那个‘女’人说过,但是那个‘女’人总是一幅不屑的表情,要不就是一幅不相信他的表情。

她一次不屑,他能再继续。她多次不屑,不想听,他也就不说了。

“四少,那我先去了。”林婶看了一眼秦越,迈着不太稳的步伐往阮希的房间走去。

林婶敲了敲‘门’,没有得到里面的应答声,她还是推‘门’而入。

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看到阮希毫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

她走过去在阮希的‘床’边坐下,拉起阮希的手握在手心里。带着老茧的手,有点磨扎人,但是她知道阮希是不会介意的。

林婶说:“希小姐,希小姐,你转过头来看看我老婆子。”

十岁那年到秦家,在阮希身边照顾着人的就是林婶。

秦家那么多的长辈和佣人,对阮希真心照顾的就只有林婶一人,林婶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处处维护着阮希。

阮希是个孤儿,连自己的父母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林婶待她好,她就把林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听到林婶的声音,阮希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眼睛瞬间就红了,眼眶里也闪着泪‘花’。

“林婶。”她翻过身来,一头扎到林婶的怀里哭了起来。

林婶是看着阮希长大的,这些年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孩子哭过。别说哭,就是流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

此时抱着哭得稀里糊涂的阮希,林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带着老茧的手掌,轻轻地一遍又一遍拍着阮希的背,就像哄一个小孩子一样。

阮希哭累了,哭够了,终于从林婶的怀里抬起头来,抹了抹眼睛:“林婶,你怎么来了?”

书哈哈小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