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继承者:强抢惹火甜妻

第248章 他们经常这样玩

第248章 他们经常这样玩

秦越没好气地吼起来:“阮希,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比你的男人受伤还要重要的?”

阮希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我的心早就被狗吃了,你是知道的呀,哪里还有良心。”

秦越:“……”这女人的心一定是铁打的吧,怎么都不为他软一下。

阮希说:“快去让辛医生给你上药吧。再晚的话可能会毁了你这张脸,以后你拿什么去泡妹纸?”

听到阮希这么说,秦越突然开了窍,她不给他上药就算了。

反正不管他的脸毁成什么样子,他自己看到的时间少,她看的时间多,她比他吃亏。

他像个无赖一样躺到客厅的沙发上,两条腿放得老高:“你不要理我,你忙你的。”

阮希瞅了秦越一眼,转身出门了,去跟辛医生拿了药。

不是她心疼秦越,而是觉得那么一张好看的脸就这样毁了有些可惜。

拿回药,她在秦越的身边坐下,动手粗鲁地往他的脸上涂药。

秦越哇哇惨叫:“小丫头,你动作轻点。”

阮希瞪着他,喃喃低语:“这样你就喊疼,你让我疼的时候,怎么没有想着轻点?”

秦越一个翻身,利落地将阮希压在身下:“要不我们现在试试,看谁的动作会比较疼?”

阮希推着他:“秦越,你压疼我了。”

“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突然闯进来的小秋秋和小安安目睹秦越与阮希这暧昧的姿势,小秋秋急忙伸手捂住小安安的眼睛,拖着她就往外走。

“安安,屋子里太热了,我们再出去玩一会儿。”

离去时,小安安非常淡定地说了一句:“爹地和妈咪经常这样玩,我都已经习惯了。”

屋里的两大人同时做了一个“汗颜”的表情。

阮希狠狠瞪着秦越,那眼神就是在控诉他,就是他乱来,又让她在女儿面前出丑。

秦越一把将阮希拉起来,无比认真地说道:“阮阮,以后所有的疼都由我来受。”

阮希:“……”

秦越抓住她的手,放到嘴里轻轻咬了一口,深情脉脉地注视着她,“阮阮,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住你有我。”

秦越突然的认真,让阮希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抽回手:“能发生什么事?”

秦越坐起来,用力拥着她,再次强调:“不管什么事情,你都记牢牢记住,你有我。”

被他这样抱着,阮希很不自在:“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你先说好。”秦越举手捏捏她略带婴儿肥的脸蛋。

这个女人都快满二十五岁了,但是这张脸看起来还像十七八岁一样年轻,岁月一点都舍不得在她这张娃娃脸上留下痕迹。

阮希把药瓶塞到秦越怀里:“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让人打晕了?”

肯定是被人打晕了,才会尽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胡话,她才懒得理他。

秦越又将她抓住:“阮阮,如果你的父亲有消息了,你愿意见他么?”

“你查到我父亲的消息了?”阮希能肯定秦越是查到了什么,不然他不会突然说这些奇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