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继承者:强抢惹火甜妻

第297章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24)

第297章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24)

就在秦氏股东大会召开的同时,沈夏正在召开记者会。

她身穿一袭白色齐膝绣花裙,黑发随意扎成一个马尾,看起来素净但又不失性感。

记者会现场的记者还没有发问,沈夏早已哭成一个泪人儿,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怎么都止不住。

台下的记者们小声议论着,有人说:“真是冤孽啊。沈夏的母亲当年是被人强|暴而后选择咬舌自尽。十几年后沈夏竟然也遭遇到同样的事情。”

还有人说:“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有人叹息地摇了摇头,接过话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听听她怎么说?”

哭了许久,沈夏总算是停止了哭泣,抹了一把泪,可怜兮兮地开口说话了:“各位记者朋友,我今天召开记者会,主要是想表明我的态度。不管是谁,不管他的势力有多大,我都要尽全力和父亲一起为当年母亲遭受过的罪,为父亲这些年吃过的苦讨一个说法。”

台下的记者问道:“沈小姐,沈先生回来了,你们父女两人有没有见面?”

台下另一名记者继续问道:“当年沈先生和沈太太出事的时候,你大概十岁大小,你还能第一眼就认出你多年的父亲么?”

台下的记者一发问就止不住了,不管台上的沈夏是不是听得清楚,也不管她有没有回答,只顾着自己发问。

沈夏还在不停地抽搐着,两只眼睛也哭得像两只水蜜桃一样,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听清楚记者的问题没有。

坐在她旁边的男子,也就是沈老爷子身边的助手沈洪涛开口替沈夏把场面控制住。

沈洪涛跟在沈老爷子身边多年,什么样的场面都是见过的,这种场面自然能处理得游刃有余,因此沈老爷子才会让他陪着沈夏来出席今天的记者会。

沈洪涛说:“大家请静静。你们的问题,沈小姐今天都会一一作答,但是还请大家念在她悲伤过度,问问题时慢一点,给她一个缓冲的机会。”

沈洪涛发言,现在顿时安静了一些,所有人都静待着沈夏的回答。

沈夏又拿纸巾擦了眼泪,吸吸鼻子说道:“今天这个记者会,我是代表我和爷爷出席的。我的父亲回来了,但是因为他心中仍然怀有对爷爷当年的怨恨不肯回家。因此我也还没有见到他。”

说着说着,沈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沈洪涛赶紧将纸巾递上,还体贴地拍了拍沈夏的背:“小姐,你别着急。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不要急坏了身子。”

沈夏点点头,止住泪后又说:“我想说的是,这些年爷爷因为怀着当年对父亲的愧疚,没有少自责。如果父亲能看到今天的记者会,希望他能放下成见回来见爷爷一面。也请他回来见见我这个十几年没有见的女儿。”

记者又问:“沈先生当年怨恨沈老爷子,但是你是他和心爱的女人生下来的。事隔十几年,他好不容易从牢里出来,好不容易见到阳光,他第一个想见的人肯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