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8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吃过午饭,春困不已的唐松在草庐中高卧了近一个时辰之后才起身施施然往外走去。上午山游回来时,他曾注意到附近有一处被野竹林环围的小丘,站在那里视野极阔,一望无际的江流,雄壮的襄州城及开阔的襄北平原都能尽收眼底,实是观赏日出的绝佳所在。当时因急着回来吃午饭就没细看,下午正好去仔细考察一下,若是地理位置真好,那明天早晨就去赏一赏汉江日出。

等他一路悠游着从山中回来时天色已是黄昏时分,方一绕过那块巨大的青石看到自家草庐时,唐松便觉眼前蓦然一亮,居然有些晃眼。

草庐前,榆树下,此时正有一个妙龄女子在洒扫落叶枯枝。两人距离不远,是以唐松将她看的清楚。

此女大约在十五六岁年纪,因这时代的女子远比后世早熟,是以眉宇间的稚色已褪的差不多了。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了飘逸的云环髻,上插着一支木制的步摇簪子,簪上低垂部分的尖端镶着一个个小小的铁铃铛,举步之间随风而动发出细细轻响。看着虽没有金步摇那般的富贵气象,却也胜在雅素清灵。

额头淡抹额黄,额下双眉画成隐约而意远的远山眉式,双眉之间贴着一点弦月形花子,真是眉目如画。身穿着一袭七褶,当世又称七破的桃花红间裙,因这裙子腰收的高且紧,益发显得身段婀娜如扶风杨柳。

这女子容貌身形都极美,此时轻轻的做着洒扫,动静之间风致逼人。许是唐松的打量惊动了她,女子停了洒扫站直身子眼睛也随即看了过来。

一眼之间,四目相对。女子剪水双瞳般的眼睛里居然时时含蕴着盈盈水光,一轮一转之间的情致实是动人到了极处。这女子本就已极美,再有这样一双天生无限风情的眼睛,恰如画龙点睛,将其原本的美艳提升到了逼人的地步。

是啊,美艳逼人,四目对视之间,唐松甚至觉得有些刺眼。柳叶的这个妹妹真是太漂亮了,漂亮到锋芒毕露让人乍眼的程度。难怪那么多青楼敢打包票说三年之内即能将之捧为红阿姑。其实岂止是红阿姑,有她这样一份天生丽质在,只要她愿意委身青楼,就是烟花魁首的位子也尽能够争一争了。

夕阳漫天,绿荫苍翠的榆树下,柳眉亭亭而立,连带着那自然朴拙的草庐也多了几分颜色。四目对视过后,女子盈盈拜下身去。

说来虽长,这其间的过程不过是短短瞬间而已。女子拜下身去时,唐松也已迈步走到了草庐前的柳树下,“你就是柳眉吧,果然是芙蓉如面柳如眉”。

“见过唐少爷”。

“我既答应了你姐姐,就当尽力不使你失望”,唐松伸手出去虚抬了抬,示意柳眉起身,“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柳眉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请唐少爷示下”。

这女子太漂亮,想必打她主意的人很多,是以戒备心甚强。唐松看破她的心思也不点明,微笑着说道:“我想请你教我弹琴,必须教会!”。

柳眉闻言脸色顿时轻松下来,展颜一笑,“奴实是并不擅琴,但若只是教会的话,定当竭尽所能”。

“那就好”,唐松点点头后先向草庐内走去,“我还有一个条件”。

跟在他身后的柳眉愕然站住,“什么?”。

“以后跟我说话时不许笑”,唐松闲步走着,口中随意道:“五色使人目迷,你这笑的让人眼花,眼睛都花了还怎么给你写诗?”。

唐松这话说完时人已经进了草庐,跟在她身后的柳眉却闻言猛然停住了步子。欲恼却恼不起来,以前打她主意的都是些脸上一本正经,心底龌龊不堪的人。眼下唐松说的光月斐齐,实打实是夸她丽质天生,光明正大的一点龌龊心思都没有———至少她没看出来。就是想恼心里也气不起来。但要是不恼吧,听了这样的话总该有个表示,因为这话多多少少总有些调笑的味道。一时间柳眉颇是有些纠结,最终还是带着脸上腾起的那一抹泅红进了屋。

时间已到饭时,庄海山早就准备好的,只等唐松回来。当下三人坐在一起安静的吃了饭,谁也没说什么。心中本还有些忐忑的柳眉在饭桌上偶尔与唐松的眼神无意中触碰了几次后,心里彻底松下一口气来。

经过刚才在门口的见礼之后,唐松现在偶尔看向她的眼神里很干净。以柳眉的身份及容貌,这两三年中戒备男人实已成了本能,从男人的眼神里读心思也已练就出专家级的水平。不管男人表面上表现的如何一本正经,伪装的有多么好,他们的心神是伪装不出的,若真有那龌龊心思,必然会有所显露,尤其是这偶尔之间的眼神交流最为准确。

此时这个唐少爷的眼神如此干净,足以说明他的内心了。

唐松自然不知道柳眉的这点小心思。后世里男女同事之间见面夸人漂亮真是再正常不过了,甚至都成了一种礼仪,他既无心也真没觉得刚才的话是调戏。加之后世里资讯发达,美女也是见惯了的,看得多了免疫力自然就强。刚才的花眼是不仅是因为柳眉的确漂亮,还是那种一点都不含蓄的惊艳式漂亮,更重要的是她那一身典型的唐代穿着打扮。

后世里美女自然是看的多,但如此正宗而又原汁原味的唐装版美女就少了,陡然之间乍遇一个,一时有点惊奇眼花也是正常反应,此时看的习惯之后自然也就正常了。

没有饮酒饭吃起来就快,待三人吃完时看看草庐外天色,正是黄昏时分。

“随我到书房来”,唐松交代了一句后便先到了书房中坐定,将窗外的夕阳黄昏凝视了一阵儿后,边援笔引墨的写着什么边对跟进来的柳眉问道:“可带什么乐器来了吗?”。

“琵琶、手鼓”。

唐代歌女最常用的伴奏乐器便是琵琶及牙板,她这么说再正常不过了,至于手鼓嘛,想必是代替牙板用来打节拍的。唐松点点头,手中的东西也已写好了,吹干了上面的墨迹后,将之递了过去,“你且用琵琶伴曲唱唱这个让我听听”。

PS:今天有点事耽搁,更新晚了些,抱歉!另,呼唤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