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4章 不义之财,不敢辞!

第十四章 不义之财,不敢辞!

今天的事情实在太离奇,变化的又太快,心情激荡起伏之下,书呆子唐达仁的脸上就有了一层不正常的泅红,“孽子,其它的信在哪儿?还不快拿出来,这都是一族血亲,你……你想干什么?”。

若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唐达仁只要发话,跟他性情一致的儿子唐嵩就断没有违逆的道理,但今天毕竟是不同了。

“他们刚逼着你在那买房文书上签字画押的时候,我可没看出半点同族血亲的情分”,唐松嘲讽的一笑,“若没有这信,咱这一家子现在就得流落街头,却不知有哪位伯父兄弟会念着血亲情分舍我们三屋两瓦住住”。

“你……”,唐松这番话说的唐达仁一个倒噎气,他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更是说不出话来。加之今天的“儿子”太陌生,陌生到让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达仁说不出话来,一边的唐旭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齿道:“资助叛逆可是形同谋反的十大逆重罪,这是要九族同诛的,唐嵩你要真有本事就去举告,大不了咱们绑一块儿死”。

“你脑袋真是被驴踢坏了?”唐松口中的嘲讽之意更浓,“依《唐律》同族举告谋逆不仅无过,反而有功。若再据本朝圣神皇帝的匦检之制,我这举告之后朝廷的赏赐不论,便是你家被抄没的家产也得分我一半。要不,咱们就试试?”。

在“周武革命”的斗争中圣神皇帝武则天赢了,却被后人诟病极多。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建立了一种最让人痛恨却又恐惧的匦检制度——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告密制度。

简而言之,武则天不仅喜欢人告密,而且不惜重金高官之赏的鼓励人告密。而在告密的所有内容中她最感兴趣的内容正是谋反。

告密制度再配合上紧随其后的酷吏制度,这年头一旦被人举告跟谋反扯上关系的话,说一句生不如死真是丝毫都不过分。

在武则天革唐命称帝的过程中,不知有多少人以及他们的家族因被人诬告谋反而被急于建功的酷吏们折磨的生不如死。那还是没什么证据捕风捉影的诬告,唐松手中掌握的可是再切实不过的证据。

不服气的唐旭还要再说,站在他身边的唐达信已是重重一掌掴来,同样是“啪”的一声脆响,但因其用力过大,唐旭嘴角破裂,隐隐的沁出了血丝,“混账行子,你堂弟若要举告何需等到现在?孽障,退下!”

唐达信打完儿子长叹一口气后向唐松走近了一步,“资敌谋反,觊觎四弟家宅,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万没有连累宗族的道理。唐松,庄海山与柳叶的事情一笔勾销,随后我一并命人将柳叶的身籍文书送来,此事就此了结,你看如何?”。

不得不说唐达信的确是个好商贾,关键时候还是懂的审时度势的。不过他终究还是把唐松当小孩子看待了,这开出的条件距离唐松的期望终究是差了些。

所以唐松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向旁边站着的唐达礼看去。

这还是老四以前那个窝囊儿子?唐达信真要将一口牙都咬碎了,“罢了,今日为房舍之事惊扰了四弟,我再一并奉送三万贯家私为四弟压惊”。

此言一出,满屋皆惊。别人不清楚,唐达礼对唐达信的家底还是有些谱的,这个数字即便不到唐松所说告密后可得的一半家私,至少也有三分之一了。这也是唐达信当前能抽出的几乎全部现钱。

“爹”,唐旭嘶吼着喊出了这句,他觉得自己的身子马上都要被气炸了。

唐松闻言,抚掌一笑。

事情谈完,唐达礼等人半刻都不愿再留,黑着脸往外走去。老四唐达仁口中喏喏却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最终一声长叹后,扎煞着手相送大哥等人,只是唐达礼几人却连一个好脸色也没有,更别说说话了。

唐松顿了一下,也跟着唐达仁将四人送到了门口。转身回来时就见柳眉与柳尚已从旁边残破的门房中迎了出来,正眼巴巴看着他。

“他二人如今都在正房”,唐松正要随他们一起过去,却见唐达仁黑着脸从门外走进来,“孽障,过来”。

“你们先去,我稍后就来”,唐松向柳眉两人摆摆手后跟着唐达仁到了刚才的厢房。

“孽子,枉你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你今天做的事情可还有半点宗亲之义?”。

平时不发火的老实人一旦发起火来是很可怕的,不过唐松对他这调调儿真是难以接受。一个殷实的家底被他折腾精光,家人生活都差点难以为继不说。如今别人抢祖宅都抢到鼻子面前了还在冲自己人计较这个,说好听点这是读书读呆了,说不好听的这简直就是窝里横。

唐松要真是他儿子,真是唐家人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天的事情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但他不是啊。

“你老人家读书倒是多,我且问问,是忠大还是孝大?”。

“先忠后孝,这还用说?”。

“那好!孟子曾有言:‘君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对君父尚且如此,未必宗亲还能大过君父?今天这些个宗亲趁人之危夺我祖产,我以寇仇待之又有何错之有?”。

“谬论,诡辩”,唐达仁嘴上这么说,气怒之下一时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反驳言辞,“便是他们做的有错处,抹过庄海山之事也就罢了,你又为何要他那许多不义之财?”。

事已至此,两家已是彻底撕破脸了,似这等不义之人的不义之财还真是不要白不要,再说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心下这么想,嘴上却不便说,唐松只是一笑道:“《礼记》有言:‘长者赐,不敢辞’”。

唐达仁又被堵住了,唐松见他还要再说,抢先一步道:“罢了,知道你老人家素来不喜料理家事,这些个琐碎俗事就交给我好了,您老安心写那部书去,且等书成之日,我必找一家上好的雕版社给刻印出来”。

近十年来,已然绝了科举之念的唐达信将全部心血都倾注着他这部著作上,只是每常感叹这部呕心沥血之作怕是难有面世之期,毕竟在唐代请雕工刻板出书是一件大花费之事。午夜梦回常以此为大憾恨,唐松这句话可谓是挠到了他心中最痒痒处,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顺口道:“此话当真?”

话一出口,他才觉出不对,黝黑清瘦的脸上居然起了一片臊红。

PS:新书期,无大推荐时期一天更新近八千字,俺尽力用事实来表明对本书的创作态度,也请大家的支持给力些!强烈呼唤推荐,呼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