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6章 只要是狼,总是会吃人的

第十六章 只要是狼,总是会吃人的

回城途中唐松专门找了柳尚说话,意在要他辞了当下的差事来家中帮忙。一来是家中人丁实在太单薄,再则苍头老赵虽然忠心,但办事能力实在有限。柳尚毕竟是在青楼呆过多年,世事见得多也历练得多,实在是管家的上好人选。

与在青楼里做乐工看人脸色比起来,读书人家的管家明显是更好的出路。加之又有柳叶的事情在前,柳尚对唐松的这番安排实没有拒绝的道理。

当天下午,柳尚就搬了过来,开始按照唐松的要求联络工匠准备整修残破的宅子。柳眉是随着柳尚生活的,自然也一并随了来,只不过她这身份就有些模糊,好在也没人说这个。

晚上,在院子里转了一天思谋怎么整修宅子的唐松刚吃完饭,就见唐达信携着老大唐达礼与唐达勇一起登门。

唐达礼与唐达勇只是被唐达信拉来做见证的,而唐达信与唐松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至于四弟唐达仁,看来也是任那小畜生当家作主了。

这番被一个素来瞧不上眼的侄子来了一出强车吃马,唐达信的心情可想而知,他也没有寒暄绕弯子的心思,将剩下的钱往老四唐达仁面前一敦后,便将眼神瞅向了下首陪坐的唐松。

唐达仁看着这么多飞票放在自己面前时身子就是一震,再看看三哥那阴沉沉的脸色,脸当即就涨红了,脖子梗了梗要说什么时却被走过来的唐松一个眼色给止住了。

唐松拿起那些飞票后仔细的点了点,他这动作顿时让唐达信的脸色更黑了,攥在一起的双手上骨节都泛了白。

唐松这样的举动连唐达勇都看不过去了,欲待起身说什么时,却见老大唐达礼微微摆了摆手。他素来惟大哥之命是从,见状总算是没再动,却免不得重重的哼了一声。

唐松没理会这些个,仔细点完飞票后,向着唐达信灿然一笑,“多谢三伯了”。

唐达信气的要吐血,“那封信呢?”。

“烧了”。

这话一出,唐达信“虎”的一声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那信笺干系太大,留着总是个祸患,要是有个万一……我也实在担不起干系,昨个儿事情都说开后,我这心里也是一松,再也不愿受那煎熬,遂就连夜将信笺给烧了。三伯就此尽可放心了”。

唐达信气的身子直打颤,难得他一个身宽体胖的人居然能吼出那么大的声音,“小畜生,你欺人太甚”。

他这反应早在料中,唐松的脸色也跟着变了,“怎么,唐达信你信不过我?”。

脸色铁青的唐达信却不再跟他说话,转身过去盯着唐达礼道:“大哥,这小畜生如此行事,需怪不得我不讲宗族情分了”。

说完,唐达信转身向外走去,他家素来富庶,家中养着的下人众多,要干什么也不难猜知。

“三伯好走。对了,柳叶与庄海山今个儿去了洛阳,因是走得早也就没给三伯辞行,遂就托我代为感谢三伯的成全。只盼着三伯一家人丁兴旺,代代福寿”。

唐达信原还想着事情到了这一步,要想此后不再受唐松威胁就只能霸王硬上弓,好歹带着家丁们围了宅子将信强搜出来。想来这么重要的物件唐松也不可能放在别处。只要那要命的东西一到手。唐松这小畜生当场就能打残他,只要不落下人命,这事断没有不能了结的。反正依着大唐律,若是宗族之内起了冲突,照例是先由宗族内部处理,结果报衙门备案即可,大哥断没有偏着这小畜生的道理,至于老四那呆子更是好摆弄。

今天就是能拿到那封信,这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后续手段。这次吃亏太狠,唐达信痛定思痛,早就收了那附庸风雅的心思。只要你这小畜生还在宗族之内,还在这块地面上过日子,我就不愁没有收拾你的时候!

而今这所有的盘算都随着唐松这句轻飘飘的问候落了空,庄海山与柳叶那贱人去了洛阳。那可是当今圣神皇帝长住的地界。如今唐松与庄海山人分两地,谁知道那信究竟在谁手中?若不能拿着那封信,他又怎么敢对唐松动手?

去洛阳先找庄海山?那近百万人口的首善之区找一个人不啻大海捞针。再则人离乡贱,就凭他一个襄州商贾就是在洛阳找到了庄海山又能如何?逼的紧了那小奴才当即就能举告了他……

唐达信越想心中越空,此前恶向胆边生的躁火此刻也都化作了一片悲凉。进而是悔不当初,为何要贪占老四这院宅子。

难倒一切真是报应?

唐达信没有再回头,回到自己家后第一件事便是分派了家人速去襄城县衙探查今天申领过所的记录。

这边,唐松则正在送唐达礼兄弟出门。一路上众人不约而同一片沉默。

走到门口,唐松拱手一礼,笑道:“昨个儿听家父言及再有十多日便是大伯寿辰,届时小侄自当备下重礼前往恭贺。宗族血亲,那是打断骨头也还连着筋的,小侄还真能举告了不成?大伯二伯尽可放心。至于三伯那里,小侄就实是无可奈何了”。

“你三伯也是性子太急了些,等这些时候过去,他自然也就好了”,唐达礼深深看了唐松一眼后,携着唐达勇走上了坊间长长的斜街。

也许是这两天惊吓的很了,唐达勇走在路上犹自义愤填膺。

唐达礼扭头看了看他,想了许久,终究是对这个素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弟弟道:“老二,老三和老四这次是彻底反目成仇了,以后他们两家的事情你尽量别掺和进去,能躲就躲着点儿”。

唐达勇茫然,“为什么?”。

“你昨天的话没说错,老四家这唐嵩的确是个狼崽子,但你莫忘了,只要是狼,总是会吃人的”,斜斜的长街上,唐达礼低沉的叹息悠悠回荡,“想不到老四那榆木疙瘩竟能养出这么个异种。或许,我唐家真要出个人物了……”。

Ps:感谢诸位“无极限1”、“昨夜海棠依旧”、“菩提树下观想”、“黄昏前面”等书友的打赏(限于篇幅不能将所有人一一列举,敬请原谅),尤其是“无极限1”兄台成为本书第一个舵主,呵呵,难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