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5章 岘山之会

第二十五章 岘山之会

这些日子唐松的生活看着没什么波澜,但着实是滋润的很。

可惜这样滋润的好日子不过持续了十多天而已,这一日上午,唐松正赤着双脚在门前菜畦里摆弄那些菜蔬时,有些日子没见的张启玉却派小厮郑而重之的送来了一张请柬,邀其明日同游岘山。

若要说襄州名山,岘山当数第一,甚至连鹿门也有所不及。此山是典型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纯以风景论至少在唐松看来是不如鹿门的,他原想着待将鹿门胜境细细赏玩之后再游岘山,是以一直就没去。而今既有了张启玉的邀请,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收了请柬,打发了那小厮一些酒钱任其自去后。唐松复又回了菜畦。山上购买菜蔬不易,他也不愿柳眉每天跑出老远到山民家里去买菜蔬,索性就当个乐趣自己种上了。

他种菜的手艺自然是比不上庄海山,好在他本就是心闲自在的务弄,既不在意原本的六畦菜地只剩下两畦,也不在意菜蔬其实长的并不好。两个人能吃多少菜?剩下的这些尽够了。

醉翁在意不在酒,唐松则是在心不在菜。古代读书人不管显达不显达,素以耕读自诩。耕与读联系的如此紧密,除了生活所需外,未尝没有雅趣在其中,唐松自认达不到陶渊明的境界,但既然穿越回来而且还顶着个读书人的招牌,却也不介意体验一把“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的田园之乐。

再则他心中也有怨念,穿越后不能在网上玩偷菜了,那咱自己种还不成嘛!

唐松务弄菜畦,柳眉洒扫庭院,洗衣做饭。这真是好一副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生活景象。

第二天一早,唐松向岘山而去时身边多了一个女做男装的柳眉。唐代社会风气比不得后来,携女子出游没什么不妥。唐松更不觉得女人就应该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既然是出去游玩,柳眉要去带她去就是了。

唐代思想开明,文化开放。反映在服饰风尚上,除了胡服影响极大外,还有一个就是女做男装的很多,这不是什么小说里的女扮男装,就是女子喜穿男人的衣衫。其中的典型代表便是杨贵妃的姐妹,跟玄宗同样有一腿且极受宠爱、显赫一时的虢国夫人。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就是这么一位用脂粉都嫌污了颜色的极品美妇,平日里却喜欢穿男装。唐人就是这么古怪,到哪儿说理去!

柳眉本就绝色,一穿上男装当真是唇红齿白,耀人眼目。就连唐松这后世被传媒上美女轰炸习惯的人一时也有些失神,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居然是《断背山》。

妖精,真是妖精啊!

岘山与鹿门隔江而望,距离算不上近,饶是两人走的早,过江到了岘山下的登岘亭时也已花了不少时候。

约定为相会之地的登岘亭中只有两个长随守着茶炉等候,两人奉上茶来,边不时偷瞥柳眉,边言说家公子并其他诸客已于两柱香前登山,请后至者自行上山,而后大家与堕泪碑再聚。

唐松昨日从那送信的小厮口中也知道今天张启玉邀请的人多,凡是在鹿门山中结庐的士子都在被邀之列。人多事杂,不可能一一等候,所以对此也就不甚在意。

在登岘亭中吃茶歇脚之后,唐松便带着柳眉向山上走去。岘山又分为上中下三岘,其实都不高。只是临汉水,环襄州,背靠大荆山的地势着实重要,举凡襄州本地或是往来襄州的名人墨客必定来此一游或长居,长而久之,就留下无数的胜迹,而这所有的胜迹中最让后世文人们念念不忘的自然便是堕泪碑。

唐松边悠闲的上山,边解说着堕泪碑的典故。柳眉身为襄州人自然是知道这些的,只不过却是知之不详,而现今正在读书识字的她更好奇书上到底是怎么记载的。

“晋时羊祜都督荆州诸军事,驻地就在襄州。此人素好山水之乐,每逢天气晴好之时必登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但他经常在兴致正欢时莫名忧伤。随从问其缘由,这位羊大人说:‘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如百岁后有知,魂魄犹应登此也’。其人死后,他的部属便在山中他日常游息之地建碑立庙,年年祭祀不绝。那块碑据说见者莫不流泪,后西晋名士杜预就将之命名为‘堕泪碑’”。

柳眉听的迷惑,“羊大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羊大人的意思是说岘山千古不变,但人的生命却太过短促,也就是天地无穷而人生有尽的意思”。

“天地无穷,人生有尽”,柳眉低声重复着这句话,再看着周遭的岘山及山下的茫茫汉江时,心里竟浮现出一股从不曾感受过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轻愁。

柳眉心理的表现自然反应在了眉宇之间。唐松见状,轻笑道:“伤春悲秋,唯有读书人才会如此,柳眉你也算入门了”。

“我才识得几个字,说什么读书人”,柳眉居然有些扭捏,“要说你可是正宗的读书人,怎么说到羊大人这话却没有半点悲伤的意思?”。

“天地无穷,人生有限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为此伤悲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再说,正是因为人生短促,活的好了才能更显精彩,就像那流星,虽然转眼即逝,却比天上无数颗千年万年不灭的星星更令人难忘。这人哪,真要跟乌龟王八千年万年不死,恐怕也没什么意思?”。

这时代的读书人一上岘山必会想起羊祜那句名言,一想起这个必定会伤春悲秋唏嘘不已。唐松这穿越的异类此刻说到这个却是笑的洒然,笑的爽朗,“柳眉,人生关键是活的快意,活的不负己心,其它的都是浮云。你这伤春悲秋来的实在不值”。

“说得好,眉儿,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个洒脱俊朗的读书公子。却不与姐姐绍介绍介”,一串带着天然媚的笑声里,一个容貌美艳,衣裙华贵的女子从山路上快步赶了上来。

“雪晴姐,好巧”,柳眉见到这女子也极是高兴,凑上去叽叽喳喳的说了好一会儿,这还是唐松第一次见她如此小女儿模样。

唐松与之见礼后,三人相携上山。途中慢慢弄明白了女子的来历。此人花名雪晴,乃是襄州快意楼花牌上排行第一的镇楼大娘子。柳尚此前就是在快意楼做乐工,且主要是为这位大牌伴乐。因是有着这层关系在,柳眉三年前就认识了雪晴,且不管是乐艺歌舞还是生活中都颇得其照顾。两人虽然身份悬殊,但感情却是极好。

她今日是应张启玉之邀来为岘山之会歌舞助兴的,不合早晨慵懒贪睡,是以也来得迟了,却正好跟在唐松两人身后。

山行途中,雪晴却不时扭过头来瞧他,然后再笑着与柳眉咬一通耳朵,只把柳眉的脸蛋说的跟三月桃花一样。唐松自然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只是这话题委实轮不着他插嘴。

将要到堕泪碑时路中有一个疾弯,唐松刚转过去,蓦觉眼前一黑,闪身一让才好悬没撞着人。

对面来的是两个三旬左右的汉子,身形并不魁梧,看着却精壮的很。唐时男子衣装仍以宽大为主,尤其是长衫更是如此。譬如唐松身上穿着的襕衫便是典型的“宽袍博袖”。但对面那两人却是奇怪,穿着的虽然也是读书人惯常的襕衫,但袖子却是紧缚住的,就连衫角也提起塞在了腰间的挞尾里。

他们的目的自然是为行动利索,但把襕衫这样穿却实在古怪。

那两人也没想到此刻竟然还能碰到上山的士子,迎着唐松打量的眼神,右边那人冷冷一眼看过来。随即就被左边那人拉着快步走了。

好冷酷,好犀利的眼神!不管是在后世还是穿越来唐之后,唐松见过的人中从没有哪一个能有这样的眼神。

唐松愣了一会儿,再抬头去看时,正见着那两人出山道钻进一边的林中去了。

看两人刚才穿襕衫的样子,必定不是读书人。不是读书人为什么要这么穿?还有那古怪的眼神,诡异的行径,这两人身上真是事事透着古怪。唐松心中的这份疑惑一直保持到堕泪碑亭时才被放到了一边。

虽然早知道张启玉今天邀约的人不少,却没想到他把场面弄的这么大,此时堕泪碑亭附近儒衫飘飘的竟有不下百人之多,这些人或站或坐,或独自吟思或二三小聚议论着什么,竟让素来清静寂寥的山中有些热闹的不堪。

唐松是到的最晚的,不过又是最醒目的。这次也算一个文会,那些个士子们看到他难免立时就想起了上次的鹿门寺之会,还有那首“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以及因为此诗给唐松带来的市井间的一片赞誉。

自当日这首诗一出,尤其是经过襄州县衙的教谕引用宣示之后。士子们之间的高低之争且不说他,至少在市井间唐松已成为知名度最高的一个,百姓们教育自家的小孩好生读书时,张口就是“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或者就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样的场面看得多了,却让这些个士子们情可以堪。

读书人,归根结底都是好名的!如今这风头却被一个人给抢得干干净净,而且抢风头的还是个他们历来瞧不上眼的呆子,这让人怎么想的过去?

是以唐松刚一露面,顿时引来满场关注,原本喧闹的场面渐次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先先后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拜那首“颜如玉,黄金屋”所赐,唐松居然成了今日文会的焦点人物。

不过看这些士子的眼神,他这焦点人物可真是不好当。

………

PS:本周更新调整一下,一天仍是两章,但章节字数由目前的两千调整到每章三千。敬请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