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8章 官司(二)

第二十九章 官司(三)力求推荐!

异类,真是异类呀此时来观审的都是住在襄州城中的百姓,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但任谁也从没见过这等上衙门跟逛自家院子一样的主儿,顿时,观审百姓们的目光便齐刷刷的集中到了他身上,议论之声也随之蜂起

“斯文败类呀,真真是污了那一身儒服,污了我圣人衣冠”,这痛心疾首的是个坐馆糊弄蒙童们的老冬烘

“看他这样子,他姐姐在这铺官司里必定是占着理的,要不然能是这么个模样?做贼还心虚呢”

“哎呀,谁占理谁不占理现在说不清要我说,这小娘子有这么个兄弟真是好福气,一个读书人连斯文脸面都不要了,你们想想这小伙子对他姐姐得多好?张家婶子,你兄弟也是读书人,要遇着这事他肯陪你?”

“屁”,那张家婶子是个直肠子,而且看来对自家兄弟也是积蓄了诸多不满,“他那脸面可是值钱的很哪,上回我在西市跟胡屠户吵骂,他从后面过都没帮我说一句话,跟不认识似的,生怕丢了他的人就这,还敢指望他陪我上公堂”

这妇人的话引起众人一片哄笑,哄笑中便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这小郎真是好风流相貌,人瞅着也真是顺眼的很”

“怎么?红姐心动了那你就认下这个兄弟呗,没准儿啊他对你比对他亲姐姐还要好啧啧,看这小郎恁的会长,真是爱煞个人”

“认就认,到时候你可别眼馋,又使那狐媚子手段”

“您我是‘香火兄弟’,他若真随了你,那便是我弟妇,我跟弟妇亲热亲热也是正常红姐你可别见这小郎俊美风流就忘了‘突厥法’”

这二位烟花中的姐姐一开口,顿时惊倒一片原本与案子相关的议论顿时歪楼歪的一塌糊涂,却也引着众人将目光关注到了少年的相貌风仪上,一时间少不得又生出许多个怪话与赞叹

这些个议论少年听不太清楚,也没心思听,此时他已陪着姐姐进了公堂

他这一亮相,许县令眼神一缩,一边观审的方别驾也猛然“咦”的一声

“大人,怎么了?”,黄司马微侧过身子低声问道

“那少年名唤唐松,如今在鹿门山中结庐读书,我见过他两回,是个有真才情的不想这弃妇竟是他姐姐”,方别驾兴致大增,扭过头来低声道:“对了,某读过他的诗,竟与你家公子昨日文会中的那首《登岘山》韵意极近,这真是奇巧某昨日就曾想着待汉江之游时将他两人聚于一处,做瑜亮之争,也为我襄州士林添一段佳话”

这少年就是唐松?听完方别驾的话,黄司马心慌意乱,“大人见过他?”

“初至襄州有故友邀约同游鹿门胜境,其间与他见过两回,也算深谈了一次,甚是欢悦此子诚可谓是我襄州士林后起之秀,黄司马不可不识”

方别驾对唐松的欣赏之意就是傻子也听得出来,这让黄司马准备好的“读书人就当潜心书斋,诚不该与人争讼”的点眼药绊子话生生憋住心急火燎的怀着最后一丝侥幸道:“人虽不曾见,但他的诗我倒也听过,如今遍襄州市井间疯传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便是出自他手不过,这诗与小儿那首《登岘山》似乎……”

方别驾想起那次的对谈,欢然而笑,“我说的不是这首这少年肚子里藏的东西多,且待汉江之游时司马大人便知”

“是……”,点头应是的时候,黄司马脸上的笑容真跟吃了黄连一般……

这边厢两人小声的咬着耳朵,那边许县令深深看了唐松一眼后已开始问案

唐时衙门问案当事人必须要到,但也是可以请人代为陈述的唐松此来就是承当这个角色,若只是唐缘怕是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事情的起因其实也是巧的很昨日从文会上走后,他与柳眉将左近的岘山胜境好生游览了一番,一并在雇来渡江的船上吃了渔老大亲手炮制的地道河鲜后这才兴尽而归,因是柳眉有一段时间没见柳尚有些想念,就提议回城一趟唐松也有心去看看家里整修的如何,遂就答应下来

两人进襄州城时正是黄昏时分,见天色尚不算太晚,就一起到了西市想给家人带些东西孰料进了西市走不几步就见到一处绸布庄前围满了人两人好奇的凑上去一看,里面被围在正中的居然是唐缘

天气渐渐热起来,唐缘此来西市是想买些布料回去给父亲和弟弟添置几身夏天的衣裳,走到这家绸布庄前正好碰见前夫李茂带着小妾从里面出来两厢里就这样撞了个正着,想避都避不过去

唐缘心中一酸,低头闪到一边让他们过去李茂也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本来这事虽然尴尬,双方走了也就了了不合那小妾刚在绸布庄里看上了一袭湖缎的石榴裙,却因价格太高李茂就没舍得给她买,正是一肚子气的时候,而今正好撞上唐缘,那气顿时就习惯性的化作邪火撒了出来

这小妾本是青楼出身,而今又是一肚子火的时候,那话说的还能好听了?就连唐缘这绵软性子到最后也忍不住的顶了一句,“我是不下蛋的母鸡,可你这肚子也没见怀上啊”

就这一句,不仅是那小妾炸了便连李茂也是勃然大怒,两人一起上阵,可怜唐缘这绵羊般的人儿那是对手,愣是被骂的站都站不住,蹲在地上面红耳赤眼泪滚滚,恰在这时,唐松到了

见此情状,唐松挤进去拉起唐缘就走,其间看都没看李茂与那小妾一眼,别说与他们对骂及动手厮打了

他就这么拉着唐缘要走,柳眉却是不干了,瞪起一双杏子眼就要进去,却被唐松伸手拖住,“这么多人看热闹,你却去与他们闹腾,他们不要脸,你也不要了?”

柳眉的手被唐松拉住,整个人顿时就绵软下来,“那……莫非就这样白白便宜了他们不成?”

“你先带家姐回去”,柳眉还待再说什么,见唐松一皱眉,她撇了撇嘴后安抚着唐缘往回走去

唐松隐身在人群里跟着意气风发的李茂认准了两人在城中的住处后方才回家,今个儿一早衙门刚刚开衙他的状子就到了,两贯酒钱撒出去,那两个领了牌票后颇不耐烦的公差就如飞的将李茂及那小妾给拘来了

唐松在公堂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唐缘在李家四年忍辱负重的苦日子是不厌其繁琐说的极细,他本就口舌便给,这又是确有其事的一通陈诉下来真是将唐缘昔日所遭的苦难说的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绵羊般性子的唐缘听着弟弟的诉说,终究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今个儿上了公堂,她这良家女子本就是怯生生,这再一无声啜泣,是悲戚可怜到了极点堂下那些个观审的人里面妇人本来就多,此时一见这场面,顿时就是议论之声哗然而起

丈夫不到一年之间连纳两妾也就罢了,宠妾逼妻,这事儿任那个女人听了都难免生出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愤慨,所以这喧哗的议论只是一边倒站在了唐缘这边

切不可小看了这时代观审百姓的议论,只要人多声音大,那是实打实能影响到主官断案的

恰在这时,李茂及那宠妾被公差从堂下另一边的厢房中带上来早上去拘他二人应堂的公差受了唐松的好处,下手着实没留什么体面虽然不至于打骂什么的,但因其催逼的急还不曾起身的两人勉强穿了衣裳就被带到了县衙,梳洗打扮什么的一概全免所以此刻走来真是蓬首涩面,看着异常狼狈

从厢房到公堂的短短距离里,两人的脊梁骨都要被人戳烂了,坊间百姓说话能有什么好听的?什么“负心贼”,“破烂货”之类的话语劈头兜脸向李茂及那宠妾盖去,只将两人骂的面红耳赤这两人终究还是要脸的,实在忍受不住便都高抬了衣袖遮住脸面,勉强上了公堂

且不说这堂下的热闹,堂上阴影处坐着观审的方别驾听完唐松的陈诉后颇有些不解的轻“咦”了一声

黄司马侧侧身子,“怎么了?”

“黄司马对这刑名之事知之不多呀此案简单到极处,那唐松是必赢的,其实竟可不必让这李茂到堂他又何必弄出这么大阵仗,带累其姐也受了这一趟磨折”

黄司马脸上微微一红,不过事涉李茂还是要问一下,“别驾大人何以说唐松就是必赢?”

“稍后便知,如今且看那李茂有何说辞?”

李茂两人上堂,许县令问了休妻之事,李茂当即应是许是刚才被人骂的上了火,又或许是隐约见到了黄司马,他回起话来真是气壮的很,哪有半点羞惭的样子

见他如此,堂下观审之人是群情汹汹,然而众人声势刚起,堂上的李茂就朗声来了一句,“家中三代单传,我这一辈中只我孤单一人唐家女与我成亲四年却一无所出,眼见家中香火难继,始有休妻纳妾之举敢问大人,我可错之有?”

唐代律法中关于婚姻关系的“七出”规定是承袭前朝这休妻的“七出”或又称“七弃”本是源于礼,而后入于律它的目的不在于保障婚姻的持久,也不是专给男人离婚的便利,其核心是为了维护建立在宗法主义基础上的家族利益

对于家族利益而言,还有什么比血脉传承大的?所以明确记载于《唐律》中的“七出”条款就是将“无子”设为第一,至于其它的“**逸、不事舅姑、口舌、盗窃、妒忌、恶疾”六款都大不过它去

有这么个背景在,李茂此言一出,堂下刚刚起来的群情汹汹顿时如雪遭热汤般迅消弭下去

尽管那名叫唐缘的女人确实是可怜,但谁让你四年都没生出个儿子呢?一家一户的没个儿子能成?那香火都要断了,对不起老先人哪那李茂虽然薄情纳妾急了些多了些,但人家毕竟是三代单传之家,心里着急些也说得过去这漫襄州,乃至整个天下无子而纳妾的人家多了去了,就凭这个告人家说不过呀

就算一纳妾就休妻不对,但你自己生不出儿子又怨得了谁?将来不拘是那个妾室生了儿子,你这正妻之位也同样保不住上次闹的挺大那个案子中不是说了嘛,这《唐律》里可是有记载的,“妻年五十以上无子,听立庶以长”

那意思可不就是说即便不休妻,妻子如果到了五十岁还生不出儿子,这嫡妻的资格也就没了

说来说去,毕竟是唐小娘你没本事生出儿子,虽然还这么年轻将来未必生不出儿子就被休了,李茂着实有些薄情,但这薄情贼实打实也没有违反国朝律法

堂下观审人群汹汹而起的议论风潮就此被一棒子打了下去,愤怒的声讨谴责是彻底没有了,有的只是一声声的叹息甚或还有一些个男人就此掉转了口舌,言说唐缘自己生不出儿子却告了丈夫,实在是狠毒妇人心

至此,李茂上堂虽然不过是瞬间功夫,却凭着一句话便彻底扭转了场面与风潮

唐缘的眼泪流的多也快了,刚刚壮起的一些胆气也就此消失干净,柔弱的身子又开始瑟瑟轻抖起来要不是知道不能那么做,现在的她真想就此跑出去,跑的越远越好

………

PS:本章四千字算上零点的加,今天共三章九千余字,尽力了,真是尽力了,水灵灵的叶子实实在在蔫了诸位书友们,俺够给力了,给推荐票,给打赏啊

尤其是打赏,悲催的,已经好几天都没见着是啥样儿了啊啊啊,度给啊

另:介绍一本书《天下锋芒》,书号:2119950

身在人世,只为求一场夜尽天明……

王府中的小人物,连睡眠都成为一种奢望,因为他们的命运低贱,随时可能在黑夜之时获得永寐

丹炉中重获生的少年,睁开那一双漆黑无比的双眸,冷漠凛冽

诛天下,唯天下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