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32章 倾城一笑,千古绝唱

第三十二章 倾城一笑,千古绝唱

“与一个女人的眼泪和终生幸福比起来,我这一点斯文颜面又算得了什么?”。

唐松的声音不大,但这最后一问却是掷地可作金石声!

此言一出,许县令三人尚无言语,一边站着的唐缘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刚刚收了的眼泪扑簌簌落下来,本是强忍的啜泣也如堤坝溃洪般化作了呜咽哭泣。

哭声同样不大,却有着撕心扯肺的痛,实让人不忍卒听。

方别驾三人万料不到他会冒出这般理正辞严的一问,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说唐松不对,说不过去!要说他对吧,又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其实这怪不得他们,说穿了不过是后世与唐朝,两种文明的冲突。

后世女权主义高涨,女人的地位已无需赘言,虽不能说压着男人一头,但总算基本做到男女平等。但在这唐代,女人尤其是出嫁而又被休的女人地位之低远非后世人所能想象。

诗经《虻》篇中,那女主人公被休沦为弃妇后,同胞兄弟不仅没有给他撑腰,没有同情安慰,而是冷血到极点的嘲笑。同样的汉乐府名篇《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被休回家后,其同胞兄弟也是厌烦嘲笑,并因贪图财货一再逼其改嫁。同胞兄弟尚且如此,遑论他人?又能对弃妇有几分真正的同情?

在这个连白居易这般声名素著的大诗人都能把怀孕小妾送给别人的时代,在这个《唐律》中明确规定女奴等同畜产的时代,女人,尤其是身为弃妇的女人地位又能有多高?

而同一个时代里,读书人的地位却是最高的。这一高一低之间可谓判若云泥。所以在方别驾等人看来,唐松为了唐缘这么个弃妇做出有损斯文颜面的事情就实属不该,不值,不智。

这也不能说方别驾等人的看法就错了。他们本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接受的是这个时代的现实,又怎能苛求他们的见识能超越时代?

唐松是穿越者,他的价值观是在后世形成的,所以他认为自己今天做的不错。与一个女人的眼泪和终生幸福相比,读书人所谓的斯文颜面值得什么?同样,方别驾等人也认为自己的评判没有错。追根溯源,这次争端其实无关对错,不过是对人的价值的认识与判断有分歧,是两种文明的冲突罢了。

公堂之上不便多言,几人草草说了几句后,许县令便陪着方别驾与黄司马到后衙奉茶。唐松则扶着全身几近虚脱的唐缘向外走去。

今天这个案子案情极简单,但过程却是曲折。直让堂下观审的百姓们觉得不虚此行,但美中不足的遗憾是案子竟没有当堂定断,这就如同听故事没个结尾一样,让人心中难受。虽然县令老爷退了堂,百姓们却并没就走,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

此时人群中已有反应快的想明白了案子的原委,原来这唐家早就握着必胜的杀手锏。之所以把个简单到三句话就能完成的案子强拖到现在,存心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下揭开李茂阉鸡子不男人的阴私,扒掉李茂的面皮,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唐家小相公真是好犀利的手段!

这张纸一被揭破,堂下栅栏后的议论声顿时暴涨了两倍不止。那些个结了婚的妇人都在暗自叹息自家怎么没有这么个能仗腰子的血性兄弟。至于那些已经娶妻的男人则是暗自庆幸,还好没摊上这样的舅老爷,这可是要人命啊!

出公堂向外走时,唐缘面对如此多的观审百姓,条件反射般的低了头,身子也缩在了一起。

唐松扶在唐缘胳膊上的手紧了紧,低沉的声音里有着让唐缘无比安心的支撑,“抬头挺胸拔背,咱要笑着走出去”。

唐缘性格柔弱,本就没什么主见,如今更是将唐松视为最坚实的依靠。闻言之后强行照做了,虽然着实笑的勉强,但毕竟还是笑了。

“坚持,坚持住”,感受到她的迟疑与怯懦,唐松不断的耳边小声鼓励。

唐缘极力坚持着昂首挺胸面带微笑的姿势,唐松则屹立如松,混不在意周遭人的品评议论。两人便这样搀扶着走过涌涌的人群,走出了阴暗压抑的首县衙门。

其时阳光朗照,百姓们看着这两人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直到许多年之后,今日前来观审的百姓们或许忘掉了这件案子,或许也忘掉了唐松,却无能如何也忘不掉这对姐弟面带笑容搀扶着走进阳光中的画面。

因为这是他们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

阴暗压抑的官衙中,观者如潮的睽睽众目下,一个女人,一个身为弃妇的女人抬头挺胸,面带笑容的一步步走了出来,走进了那一片灿烂的阳光中!

自此之后,再不复见!弃妇唐缘这一笑,实有倾城之美。

倾城一笑,千古绝唱!

出衙门不远,唐松听见有人招呼,扭头看去,那人掀开胡帽上缀着的轻纱,露出一张白生生的俏脸来。

快意楼头牌晴雪。与她一起的还有一辆马车,两位婢女。

唐松扶着唐缘走了过去,“晴雪姑娘怎么在这儿?”。

“唐公子好算计,今个儿这场观审真让人太快心胸”,晴雪脆生生一笑,向唐缘含笑点头,“能有这么个肯出头的弟弟,姐姐好福气”。

她也是跑来看热闹的。唐松笑笑,“晴雪姑娘是在等我?”。

“正是,敢请借一步说话?云儿,你下来陪陪唐家姐姐”,唐松闻言也不扭捏,跟在晴雪身后上了葱油小车。

“眉儿今天怎么没来?”。

“家里有些事情要她帮着照应”,这葱油小车看着雅致漂亮,但里面的空间对于唐松来说却有些嫌小,他也不想在此多做逗留,“晴雪姑娘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怎么,我这儿就这么惹你厌烦?”,不愧是快意楼的头牌,这似嗔似娇的一笑都是别有妖娆风情,不过她也没多跟唐松玩笑,“我今儿得了信,龙华会就要开始了”。

“好啊,柳眉盼这个已经很久了”。

“她真的盼着这个?”,晴雪飘渺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缕缕说不出意味的担忧。

约莫半柱香功夫后,唐松从葱油小车上下来,看着唐缘时轻轻一笑,只是眉宇间多了一层察觉不出的隐忧。

重新油漆过后泛着亮光的大门,修葺一新后整齐雅致的围墙,如今唐家的宅子比这坊中任何一家也不会差。唐松两人刚进大门,穿着石榴色九破间裙的柳眉就从二进院子里跑着迎了出来。

艳美逼人的脸蛋上红扑扑的,眼神里满是兴奋之色,头上代表未嫁之身的三丫髻晃晃悠悠。这些日子彻底放掉了戒备之心,日子又过的富足安定之后,柳眉开始逐渐显露出十五岁少女原本该有的样子,娇艳、青春、活泼。

若是只跑这么一小截断不至于让脸蛋红成这样,也不会有兴奋,不消说,这丫头肯定是悄悄跑去衙门观审了。

唐松原是怕她性子来的太快,所以今个儿到县衙时就没带她,不过此刻再说这个也没什么意义了,“行了,知道你偷跑去了,也不用你再说什么,先扶姐姐回房休息吧”。

“姐,我们走”,柳眉这声姐喊的比唐松都顺溜,对唐缘的称呼由“缘姐”到简简单单却又更亲热的一个“姐”字,柳眉或许自己都没察觉到心中的变化。

扶着唐缘向二进院子走时,柳眉将左手藏在身后,悄悄向唐松竖起了大拇指!

唐松,你今天的表现———够男人!

Ps:票票,求票票,急需啊啊啊啊!

另:给书荒的童靴们推荐一本重口味的书——《娘西游》,就是娘版西游,你们懂得!书号:2054808

建议喜欢日漫的童靴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