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41章 乡贡有你

第四十一章 乡贡有你

人美,歌更美!

普通百姓们的感受已是如此,两边看台上读过书的人就更不消说了,在一个诗歌的国度,在一个取士都要考诗的国度,读书人对这等名诗佳词的判断力与感受力是毋庸置疑的。

更何况这确实是一首上佳之作,它的美好已经过最无情的时间检验,便如那稀世明珠,无论在宝匣中深藏多少年,一旦脱匣而出,必定光耀四方。

此前那些个歌儿舞女们在表演的时候,这些看台里总难免有些笑闹的杂声。但此曲一出,至少是“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句一出,连绵不绝的看台上便逐渐没了嬉闹闲话。直到唱罢许久,这看台上依旧保持着龙华会上难得的安静。

今晚普通百姓只能在高台下的场地里面观看,能在看台上的不是读书人,便是非富即贵。不知他们是震惊于词曲之美,还是因为由这词曲想到了什么,是浮生长恨欢娱少?还是肯爱千金轻一笑?

总之,这首样式新颖的歌诗除了表面的好听之外,也确乎是勾住了他们什么!

高台下以及看台上的彩声就这么蓦然而起,迅速化为涨潮般的汹涌澎湃,最后余音缭绕,经久不息,其间还有跳脱少年不断高喊着来一曲,再来一曲!

天尚未黑,这些看台和江上游船的花灯都还不曾点燃,但今天的龙华会却已因为这个珠玉少女一曲歌唱瞬间冲上了彩声如海,欢声雷动的**!

高台上的柳眉福身作礼致谢,但她每一谢都迎来更多的彩声,十六岁的小姑娘啊,又不像青楼红阿姑们那般经验丰富。此时的她既是激动幸福,又有点紧张的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了。

其实她平日里接人待物是挺稳妥的,无奈今天的场面太大,而场下的反应又远远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所以一时就懵了。

我都已经福身作礼谢过了呀,怎么还不停?我……该怎么办?是现在转身就走,还是继续致谢?

一小会儿的功夫,柳眉总算是反应过来,面对如此场面,她只要还待在台上,只怕再福身也没用,现在该转身下去才好。

慌乎乎的柳眉转身就走,却忘了此刻她穿的是曳地长裙,这一下步子迈的太大,脚下正好踩着裙角,于是乎,小姑娘就悲催的摔倒在了高台上。

柳眉真的要哭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她急忙从那波斯毯上爬起来,走了两步又想到不妥,复又转过身来致礼,但面对着这黑压压的人群,她又因刚才的摔倒而更尴尬,一礼不曾完,先就伸手捂住了脸,捂住脸后又想起裙子还没拎,复又放下手拎起曳地的裙角,就这样如受惊的小鹿般一路向后跑了下去。

彩声刚刚结束,笑声哗然而起,不过这笑声里没有什么看笑话的意思,柳眉这一连串的动作真是很欢乐很可爱呀!刚才的她在高台上很明艳也很惊艳,但这种惊艳却让人难免有不可逼视的疏离感,此时却因为这一系列有些手忙脚乱的动作显得可亲起来,就像邻舍那个可爱的丫头,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疼爱。

唐松笑的也很欢乐,甚至比大多数人更欢乐,丝毫没有因为柳眉的慌乱而担心。比起初见之时,他更喜欢现在这个柳眉,活生生的,会出丑但是很可爱可亲。而不是那副冷冰冰总是戒备着什么的样子。

柳眉的这一番表现让方山奇与方别驾也忍不住畅笑出声,笑过之后,方别驾起身走到依着看台护栏而立的唐松身边,“好一个‘红杏枝头春意闹’,这又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唐松笑笑,“我原以为似大人这般日日辛劳的人该是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更有感慨些才对,看来我还是料错了”

方别驾看着唐松笑着摇了摇头,似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意思,不过眼神里对这少年的欣赏却是流露无遗,“你这诗才……嘿……怎么?某在你眼中就是个如此不堪的逐利之徒?”

看到柳眉慌慌的下了高台,唐松笑的愈发欢畅,闻言也没回头,“大人误会了。所谓‘肯爱千金轻一笑’说的虽然是‘金’,其实真正指的又岂是这个?金钱、权位、美人、声名,凡世人极力追求之物尽在其中矣!归根结底它说的是人心中藏着的**”。

“这诗写的妙,这话解的更妙”,一边的方山奇听的快意,觉得唐松这字字句句都入了心,顿时抚掌而赞。

“方山人谬赞了”,唐松向方山奇含笑致礼,眼见方别驾意欲反驳,遂先一步言道:“方大人,我不是说人就不应该争取金钱权位乃至声名理想,没有这些东西想欢悦就是一句空话。这些东西我也很想要,甚至比别人都想。”

“我的意思是在极力追求这些东西的同时,也该多注意些生活中的美好,别因为一些东西似乎是唾手可得就随意的忽略了,别总想着以后再怎样怎样,没准儿眼前似乎唾手可得的东西就没有以后了。到那时悔死都来不及了”。

此时天色渐黑,凭栏而望的唐松脸上笑容没了,却多了些淡淡的惆怅。方别驾看着他心情异常复杂。

这个少年给他的感觉太怪了,至于怎么个怪法却一时又很难说的清楚。似乎有些生而知之的神异。

但不管感觉多么的复杂难言,但这唐松毫无疑问是他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最出色的少年,没有之一。

与方山奇对视了一眼后,心情复杂的方别驾难得的没太顾忌风仪官威,竟极亲近的伸手拍了拍唐松的肩膀,“且不说这些永远辨不明之事了,倒是你这些日子该收收心好生准备一下明年二月的科考了”。

唐松回过身来,方别驾哈哈一笑,“今岁本州向礼部报送的乡贡生必定有你”。

“多谢大人了”,唐松谢过后,居然有身子猛然一紧的感觉,那份隐隐的紧张与期待竟与后世高考及考研前的心态有些相似。而那因“过劳死”产生的阴影似乎在这段时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也或许是因为又有了明确目标的缘故吧!

随后天色渐渐的黑了下去,演舞高台,看台上下乃至江上游船俱都将早已准备好的花灯悉数点燃,数百千盏牛油花灯绽放出耀眼的光华,直将整一整片场地耀的亮如白昼,真真有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热闹气象。

又过了一会儿,第一轮的歌舞全部表演完毕,唐松也安下心来,这些歌舞他都是认真看过的,还真没有一个人比柳眉更出色。

第一轮歌舞结束,唐松出了这个专为方别驾准备的雅阁往五谷轮回之所。

这看台离地约有两层楼高下,中有木阶可供上下。唐松正往下走时,对面迎着走上来一个穿着仆役服饰的汉子,手里端着一只托盘。

这汉子戴着一顶皂麻幞头,幞头明显有些大,松垮着滑下来深深的遮住了眉,头也埋的很低。

木阶宽度有限,也不过是够两人错身而行,加上汉子手上那个红木大托盘就有些勉强了。唐松往下走并不曾停,谁知那本该避让的汉子也没有停的意思,两人将将要撞到一起时,唐松忙闪身避过了。

那汉子明显是不知道在想什么出了神,此时反应过来,忙点头哈腰的给唐松致歉,但他这动作实在僵硬,哪有一点儿惯做仆役者的样子,而且他的动作总是透着一股紧张的意味。

唐松淡然的点点头,径直向下走去。心里却是惊疑到了极点。

怎么又是他们?

说来唐松见此人已有三回了。第一回是在岘山,第二回是今天早晨在打花橹上,刚刚是第三回。

第一回两人从穿着上看是襕衫士子,第二回是船工,现在居然又变成了仆役。

后世加穿越,唐松从没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因有这事压在心上,方便之后迅速回到上面的看台。

这看台是联排而建,里面是长长的木廊,外面向着高台的部分则被分隔成大小不同的雅阁。此时木廊上来来往往的人着实不少,唐松一路走向方别驾的雅阁,没再看到刚才那人。

正在这时,便听江面上传来隆隆的鼓声。一听到这声音,原本在木廊中的人都纷纷快步回到了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