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45章 迟来的惊喜

第四十五章 迟来的惊喜(推荐收藏)

早在高台下有人叫出唐松的名字时,方山奇就默然后退了几步。唐松却不在意那些人的呼喊,也不在意那么多人眼神复杂的注视。

任你如何评说,任你如何看我,我自是我。

面对潮水般的注视都无动于衷灯松看到柳眉突然涌出的眼泪后,脸色立时变了,“坏了,这丫头又想多了。早知道就不玩儿什么惊喜了”。

口中说着,他已转身向雅阁外走去。将将要走到门口时回过身来,“山人且请稍待,或许还有借重处”。

“既如此,我随你一起下去便是了”

方山奇随唐松一起出雅阁下了看台,却见一个皂服红裹肚的公差恭恭敬敬迎上来,脸上带着点儿谄媚的笑容叫了一声“老神仙”

方山奇停住步子,笑着点点头后绍介道:“这位是唐公子,这位是襄州八班衙役总捕,亦是张族子弟”

唐松笑着向那张总捕见了礼,墨差头子显然也是早听过唐松名字的,不过他虽口称久仰大名,但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不过是普通的寒暄酬酢罢了,其实心里并没拿唐松真当回事儿。

在这位张总捕眼里,唐松的份量比之方山奇真是差但远了。

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此时掌管着百十个公差的一州州衙总捕虽然官职不入品流,但其实际权力甚至比后世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更大,也更少限制。加之又不是读书人出身,唐松这无官无职的白身人自然入不得他眼里。

对此唐松一笑而已,眼见那张总捕要与方山奇长聊的样子,遂就招呼一声先往密棚去了。

挤过拥挤的人群好容易到了密棚前,门口却被两个壮棒汉子把守的严严实实。唐松说明了与柳眉的关系,又打赏了一贯酒钱后才勉强进了门。

密棚面积很大,今晚所有参加演舞台表演的歌儿舞女们都在这里准备。刚一走进去,顿时就有一股浓烈的胭脂水粉气味扑面而来。

唐松大大的打了个喷嚏,边往里走边问人,好在柳眉今晚的表现足够出色也足够另类,密棚中的人倒是都知道她的所在。

这是密棚中分隔出的一个极小的房间,里面的设施也极简陋。门是开着的,里面除了尚不曾换装的柳眉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

柳眉与中年对面而坐,中间窄窄的小几上胭脂水粉都被扫到了一边儿,上面显眼的摆放着两张竹纹纸,内容自然是看不清的,但纸上那几个鲜红的手印却是触目惊心。

中年人脸带笑容的等着手印干后收起竹纹纸,柳眉则低头看着红彤彤的拇指,面无表情。

虽然没看到竹纹纸的内容,但自当日晴雪在首县衙门外跟他说过这事后,唐松现在不看也知道这张契约是柳眉答应出任今年龙女的书定。

看到这一幕,唐松真是悔之无及,明明有好消息非得藏着掖着不肯说,这后世人的“惊喜”情节真是坑死人哪!还有柳眉也真是个糊涂丫头,当日晴雪都说了,这签书定的时候必然要有家人在侧的,她怎么连这规矩都不讲,干脆利落说摁手印就给摁了。

自己原本可是计划着在她签书定,摁手印前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按照后世的惊喜情节的常用套路,这不是最好的时机嘛!

郁闷哪,这丫头……太不知道配合了!

就晚了一步,也不知道又要费上多少手脚。

唐松压下心中的后悔迈步走了进去,那中年居然是认识他的,见他进来先自起身见了一礼,态度甚是和善。

但等唐松说到要带柳眉走时,这中年却是立刻就变了脸色。

听这厮说了一通后,唐松也知道这回真是玩过火了。祭祀龙神的龙女,这可真不是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的。且不说这里面关涉着在襄州势力最庞大的几个行会,单是这事扯上了龙神就足够要命。

在这个时代,一旦啥事跟神扯上关系,那……可是实实在在能要人命的。

唐松肠子都悔青了,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正在他心急如焚,想着是不是要厚着脸皮去找方别驾的时候,房门外又传来一阵儿脚步声响,却是方山奇领着那张总捕走了进来。

事情很简单,三两句也就分说清楚了。听完方山奇没说话,只是微笑着向那张总捕点了点头。

张总捕很诧异这位素来不好亲近的老神仙为什么会对一个白身士子如此在意,但他是聪明人,不该问的绝不会问。此事既然是老神仙让办的,那就漂漂亮亮给办好了就是,这可是难得巴结的机会啊!

对于襄州张门子弟来说,这位老神仙……那可是通天的人物儿!

“林算盘,别扯这些有的没的!现如今上面演舞台上的表演都还不曾完,你就已经选好了龙女,这可是不合规矩吧!如此敷衍,你就不怕亵渎了龙神?我还真就不信了,今晚这么多人里面,就没一个比她强的?这不对吧,怎么我看着有好两个都比她好!”张总捕说着,用手指了指柳眉。

这林姓中年乃是本州渔业行会的执事,也是个有名的鱼商。但凡是做商贾贸易的,就不能不在意公门中人,更别说这位还诗门总捕。

张总捕一进来,这厮脸上顿时满脸是笑,此时虽然说话间还是咬定柳眉必为龙女,但语气上已不敢像之前那般生硬。

张总捕却没理他,先自回过头来向方山奇赔笑着道:“这地方腻的慌,实不是长待的好地处儿,要不请老神仙先回雅阁,我稍后自去回话”,说完,这公差头子又向唐松点了个眼色。

方山奇闻言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外走去。

唐松不是笨人,也不再跟那林算盘说什么,拉起柳眉就走。

“不”,柳眉这会儿却犟上了。

唐松既没时间也没心情说话,见她如此,身子一弯,两手一抄,将柳眉抱在怀里后大步向外走去。

见到唐松如此,方山奇哑然一笑。

这间小房外的密棚中歌儿舞女们你来我往乱糟糟的极是热闹,但随着唐松大步走出,原本热腾腾的密棚中迅速安静下来。

这样的场面可真是少见哪!

柳眉原本还硬着身子挣扎,却耐不住唐松抱得极紧。随着两人走出小房走进密棚,这丫头的身子由硬到软,越来越软。

天热,唐松穿的轻薄,隐隐就觉得怀中柳眉埋脸的地方隐隐传来些潮润的湿意。

密棚门口,唐松放下柳眉。

眼角处泪痕尚未擦拭干净,小丫头呈现出唐松的却是一副春花绽放的笑脸。

唐松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紧紧拉起她的手跟着方山奇向外走去。

挤过拥挤的人群,看台下方的栅栏后人少了许多,也安静了些。唐松不准备再上雅阁,便向方山奇告别。

对于唐松诚挚道谢的话语,老道随意的摆了摆手,看了柳眉一眼后淡淡然道:“平生只恨欢娱少!现在你总该知道这话说来容易,真要做到却是难!那刺客的事情你就无需担心了,这些日子且安心准备明岁的科考吧”

老道说完,再次摆摆手后便上楼上雅阁去了。

唐松沉默着站了一会儿后,拉起柳眉的手向场外走去。今晚发生的事情不可谓不多,都对他颇有刺激。

他不说话,柳眉也不说话,乖的就像只迷途的小羔羊,跟着唐松的步子向前走。

一路沉默着回到家中,唐松也不曾放手,径直将柳眉带到了自己房中。

“做龙女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这一路走得很快,柳眉为跟上唐松的脚步,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尚不曾卸妆的脸上益发红扑扑的像苹果一样。她却不曾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唐松牵着她的那只手。

“还去不去做龙女?”,唐松的语气很硬。

柳眉的语气很软,像极了温顺听话的小媳妇儿,但答出来的话却让唐松火冒三丈。

“该去的总是要去的”,说着这话的时候,柳眉依旧是笑盈盈的,似乎她说的不是十成十必死的龙王祭,而是在阳春三月踏青出游。

看她这样子,唐松什么都不想说了。自怀中掏出那份“惊喜”后“啪”的一声拍到了柳眉面前。

PS:感谢昨天五位书友的打赏!求票,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