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48章 觉醒,穿越者!

第四十八章 觉醒,穿越者!

唐松撇开“供奉”这个念头,迎着方别驾的目光沉肃问道:“在此事上我能做些什么?”

这一问出口,方别驾看向唐松的眼神里有着不加掩饰的赞赏。这才是他欣赏的唐松,若是一遇到困难便唉声叹气,毫无风骨,那便是再有才情也是虚妄,“问得好,有担当”

赞过之后,方别驾续道:“此事还是得着落在科考上,若你能顺利科举中第。于吏部‘关试’后便可自请出任太乐丞。如此以来,宫中左右教坊就在你的治下了,到那时虽不能放了柳眉出去。但每日见面照拂却无问题,待时间稍长些,未尝不能想到变通的办法把人放出宫中。不过……”

“不过什么?”

“真要走这条路的话,除了诗赋及策论之外,这些日子你还需多花些时间在音律上才行啊,毕竟那是太乐丞”

科举,只有科举,至此,唐松在赴京应考一事上已再无退路。尽管这也是一条无比艰辛的攀登巅峰之路,他却别无选择。

从方别驾府中出来后,唐松并没急着回家,想到前些日子柳眉如出笼小鸟般的快乐,他就真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跟柳眉说这事。

再者,作为穿越来唐后身边最亲近的人,唐松实也不舍得柳眉如此远行。一入宫门深似海,别时容易见时难哪!

唐松终于到家时,却见门口处停着一辆极眼熟的葱油小车。

晴雪怎么来了?

略一思忖后,唐松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以晴雪快意楼头牌的身份,消息必然灵通,更别说这次主要征召的是民间歌舞出色的清白女儿。

此时此刻她会出现在这里,只能是为柳眉被征召一事而来。

唐松的如释重负正是来源于他不必亲口把如此残酷的消息告知柳眉了。

踱步进去,刚刚走到二进院子门口,就见着柳眉正陪着晴雪走出来。

柳眉低着头不知在说些什么,自然也就看不清她的脸色。当她得了晴雪的提醒抬起头看向唐松时,微微一愣之后露出的是跟前些日子没什么区别的灿烂笑容。

此时此刻,再看着柳眉这明媚如花的笑容,唐松心中猛地一酸。

真是个傻丫头,真是个刚强的傻丫头啊!

唐松明白柳眉的苦心,遂也将一副酸楚的心肠深深收起,一笑之间迎了上去。

晴雪是最知趣儿的,没有多留便自去了。唐松跟着柳眉一起将晴雪送上了葱油小车,随后两人又默默无言的走了回来。

无言的沉默了许久后,柳眉率先开了口,“听说神都很漂亮呢,襄州城中谁要是去过一趟都城,回来都是眉飞色舞,好让人羡慕的”

“是啊,神都很漂亮。尤其是每年四月的牡丹花一开起来更是满城锦绣”

“那可真好,我本就喜欢花的”

“嗯”

“听说皇宫是天下最富丽堂皇的地方,对吗?”

“皇帝住的地方嘛,当然最漂亮。尤其是这洛阳的宫殿,前年圣神皇帝登基时才刚刚修葺过的,雕梁画栋,亭台楼榭俱是天下无双”

“我能去那么热闹的地方,住在那么好的房子里,还能跟宫中的名师学习曲乐歌舞,真好!喂,你该为我高兴才是啊”

听着柳眉故作欢喜的语调,唐松心底刚刚勉力压下去的酸楚又一阵阵儿的往上翻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他才不至于变了语调,“高兴,我当然为你高兴”

说话间,已到了柳眉房前。

柳眉快步到了房门处,唐松默契的没有跟上去,现在的她怕是早已心乱如麻,需要独自好好的静一静吧。

柳眉推开门的刹那,蓦然又转过身来,“喂,听说士子们考中进士之后是可以入宫城做官的,对吗?”

唐松用力点点头,“对呀”

“那我就在神都的宫城里等着你,等着给你跳一曲《拓枝》舞”

“好”

闻言,柳眉粲然一笑,雨过天晴后的阳光照在她那明媚的脸上,只有说不出的清新明丽。

听到这个消息后,自始至终,柳眉没在唐松面前露出半点哀伤,半点难过。

一笑之后,柳眉推开了房门,随后,这扇门就从里面死死的关上了。

房门合上的刹那,柳眉的脸上已有泪珠滑落。她不怕到神都进宫城,她只是不舍,不舍得那个白衣襕衫的少年啊!

一入宫门深似海,下一次见面又当是何时?

尽管心如刀绞,柳眉也不愿在唐松面前露出半点的忧伤,因为她永远永远也不想看到唐松难过的样子,哪怕只是一瞬!

有什么苦就自己吞下去吧,满天神佛,他是好人,好人就该有好报的,你们一定要保佑……保佑他一生平安喜乐!

柳眉房门关闭的刹那,唐松扭过了身子,心底翻涌起的酸楚再也不受控制的奔涌而起,尤其是想到柳眉进门前那个明媚的笑容时,这奔涌而起的酸楚竟使得最看不得眼泪的他也潮润了眼角。

既然已经有了约定。那么神都,宫城,我就一定会去,一定!

三天后,艳阳高照,柳眉以及另外两位精擅乐舞的少女踏上了州衙派来的轩车。就此启程,经重重驿站向遥远的神都宫城而去。

此刻,这一幕几乎在大唐辖下三百六十州同时上演,一千余位泪眼朦胧的少女离家别亲踏上了前往洛阳的长途,迎接她们的将是深不可测的未来……

一波放平,一波又起。

柳眉离开后的第六日,州衙门口的布告栏中张贴出了今岁襄州拔解乡贡生名单,其时柳尚正好在左近,闻风当即跑了过去。但任他一连听了三遍,也没有听到唐松的名字。

没有!今年的襄州赴京科考的乡贡生里没有唐松!

柳尚传回的这个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不说唐达仁了,便是素来遇事静定的唐松乍一听到也是神色立变。

以前他不太在意科举的时候,方别驾说今年的乡贡生必定有你。

此刻唐松背水一战,无比在意科考的时候,州衙布告中却没有他的名字。

人生啊,为什么总是这么阴差阳错,起伏跌宕!

柳眉是个活生生的人,对于唐松这个在后世几近孤独了一生的孤儿来说,更是一个不啻于亲人般的存在。她不是唐朝史书上一个干瘪的名字。因为这个活生生、会笑、会含羞,会脸蛋红扑扑像苹果般的活生生的人,唐松终于彻底放弃了穿越以来一直抱有的,此前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看客心态。

即便是无关于情爱,无关于亲情,像柳眉这样的丫头也不该是“上阳宫中白发人”的命运。

这一刻,唐松出离了愤怒!

这一刻,唐松隐藏在骨子深处的刚锋开始熊熊燃烧!

这一刻,唐松带着一个现代人的灵魂融入了唐朝!

这一刻,唐松再不愿意让别人来随意摆弄自己及家人的命运!

穿越者,终于觉醒了!

……

Ps:悲剧呀,晚上还要开会,抢着先把这章更上来。感谢“726my”及“晓州”两位兄台的打赏!求票,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