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53章 柳暗花明

第五十三章 柳暗花明

唐松离开赁房处将月前投了行卷的各家都走了一遭,看到的情形、得到的反馈让人彻底心凉。

月余时间过去,在许多家府邸里,他的行卷居然依旧停留在门房中,与其它那些散乱堆放的行卷混杂一处。至于什么时候能送到主人书房,主人又什么时候能看到这行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还有一些家情形倒是好些,行卷毕竟是送进内院儿去了,但也仅此而已。看没看不知道,只知道送进去后的这些日子里,主人没对此有过只言片语的表态。

一圈走下来,凡唐松送过行卷的六十四家莫不大同小异。

心灰意冷之余,唐松漫步在喧闹的洛阳街头,自嘲而笑。

来说去终究还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对那行卷抱有的期望太高,竟连其中最基本的关节都没好好想过,否则也断不至于浪费这宝贵的一月光阴了。

算上往年科考不顺后滞留京师的士子,再加上那些来自天下各州、四面八方的新乡贡,此时因科考之事汇聚于洛阳的读书人最少也有两三千之数,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日攀升。

这数千人都要行卷,而他们行卷的对象与自己去过的各家并没什么不同。这样算下来,“文章四友”及沈宋陈,还有那些个知名权贵们一天要收到多少行卷?

就算他们日日足不出户的看,且都长着四只眼睛也别想看的过来。

何况,这些人俱都是官身,日日还要当值应酬什么的,既无时间,又哪里沉得下心思去看那么多行卷?

想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后,也就明白了一个异常残酷的事实——被天下赴试士子们寄予厚望的行卷其实就跟后世买彩票一样,听起来前景很美,实行起来却是异常残酷,完全指望不上。

着身边意气风发,边昂扬而过边谈论着明日又要找谁行卷的新来士子们,心下冰凉的唐松居然忍不住的露出了个很黑色幽默的笑容。

想想后世史书中所见之诗仙李白第一次漫游天下十七年,行卷干谒无数却一无所获;再想想诗圣杜甫流落长安十年,同样行卷干谒无数,却最终沦落到寄食友朋,买药都市,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然后再想到自己之前行卷时的满怀希望,以及错身而过的这些士子们的壮怀激烈,唐松就忍不住的想笑,想大笑。

,唐松便在这熙熙攘攘的洛阳街头,在各色行人诧异至极的眼光中放声大笑。

这一笑便是悟了!

原来后世史书中连篇累牍写到的,被许多学者赞为“唐朝版自荐信”的行卷不过是个笑话儿!

原来这玩意儿竟是根本靠不住的!

要考进士需先搏名,要搏名指望别人终究是不行的。

原来在这一千三百年前的唐朝,真正要做什么与自己切身相关的大事时,行事的道理是与后世一模一样的。

做人,终究只能靠自己!

想明白了,悟了,在这唐朝的洛阳街头大笑了,终于不把做事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之后,唐松心里反倒真正静定下来了。

挥挥手,任那寻刘中丞不遇及行卷之事如浮云般飘散之后。常规法门已经用完,形势已到山穷水尽,但心思彻底静定下来的唐松开始深深的思考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他该怎么在毫无助力的情势下,单枪匹马搏出名满洛都的声名?

洛阳北城,冠盖盈满京华!

北城街头,斯人唐松孤独憔悴!

边走边想,沉思中的唐松不知不觉走过了归义坊,一直走到了北城兴艺与教业两坊的相交处。

此时天已暮黑,北城其它坊区已逐渐消散了白日的喧闹。但这块儿地方却是异常的人声鼎沸,空气里一阵阵儿飘过的都是脂粉香味,还有无数女子们作娇作痴的莺声脆语。

这样的环境里,唐松也从沉思中醒来,左右,他竟然是在无意之间走到了洛阳城的烟花荟萃之地。

史载盛唐长安最多曾聚集起四万妓家,长安城内的平康坊便是最著名的风流之地。而在这神都洛阳,妓家们则是主要集中在兴艺坊。

天已暮黑,月上柳梢,兴艺坊内花灯毗连,青楼座座,直有说不出的热闹。

唐松此时却没有趁这样热闹的兴致,转身正准备回去时,却听前方一阵喧哗,道路上的行人游客潮水般向两边退去,空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洛阳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大道前方,一辆比普通版足足大了两倍有余的葱油香车正缓步驰来。这驾特殊的香车遍扎香花,珠玉为饰,华贵富丽到先声夺人的地步。驾车的两匹马也俱是唐诗中一再提及的名驹——五花连钱马

香车宽大的车辕上分两侧站着两个黄衣小鬟,臂上俱都挎着一个竹篮,随着葱油车的行进,黄衣小鬟不时探手入篮,再扬手间便有片片花瓣迎风飘落,落在车前,也落在道路两边寻访客的头上肩上,迎来片片喧哗赞叹之声。

这一幕真叫唐松开了眼界!这可是达官贵人多如狗的神都洛阳啊,谁人敢用这么乍眼,这么炫目的车架阵仗?就不怕枪打出头鸟?就不怕碍着权贵们的眼?

“你是外来的吧?”,唐松的诧异引来旁边这个洛阳寻访客满眼满脸的鄙夷,“难怪连大花魁车都不认识!”

唐松的谦虚很好的满足了这厮的表现欲,经他解释后,唐松才明白了事情原委。

原来这辆特大号的葱油车便是所谓的大花魁车了,它并不属于某个私人,而是归属于神都烟花青楼业行会所有,是历届大花魁的专属座驾。

行会在向京兆衙门报备这辆大花魁车时一并申报了两项特权。即:天交暮黑之后,大花魁车在兴艺坊内驰动时可用香花导引,坊内一应人等见车架俱需回避。

当然,这两项特权只能在天色暮黑之后,也仅限于在青楼烟花汇聚的兴艺坊内施展,饶是如此也了不得了。

谁都知道这车是大花魁专属,是以车子一动,那大花魁可真是万众瞩目,风光到了极点。

唐松听完也明白了,说来说去这不过是洛阳烟花青楼行招徕顾客的手段罢了,凡来兴艺坊的不拘什么身份都是寻欢客,都好这热闹,自然也不会计较什么。

早就从史书中看到唐朝行会发达的记载,今个儿却是亲见了。

“这车中的大花魁是谁?”

唐松这一问,只让那洛阳寻访客连好眼儿看他都不肯了。

开玩笑吧,连大花魁是谁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来兴艺坊?

“声名常在云霄外,天下绝色她第一,如意娘啊!”,寻芳客说到如意娘时,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荡狂热之色,“她原是长安万福万寿楼年岁最小的镇楼伎家,自两年前来神都后,每一曲出必然轰动四方,引得兴艺坊内众青楼歌女纷纷传唱,随后扩展到遍布大街小巷的茶肆酒肆,而今听说就连京畿道辖下那些小州小县的青楼小娘们也都以唱如意娘新曲为荣”

“就这样不到两月之间,如意娘便暴得大名,听见过的人说她不仅是曲子唱的好,舞跳得好,人也是绝色。如此三绝集于一身,两年下来更是声名大振。最终在上个月被诸家青楼公推为新任大花魁,硬生生将这大花魁车从沈思思手里抢了过来……”

那寻访客说发了兴,唐松却没兴致再听了,心里来来回回滚动的都是“每一曲出必然轰动四方”这句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办法,似乎找着了!

……

:又到周末了,不得不求票啊,尤其希望凌晨时仍在上网的书友能支持本书一票,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