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58章 瞎猫撞上个死耗子,碰巧了

第五十八章 瞎猫撞上个死耗子,碰巧了

新书推荐:

这一天的黄昏,洛阳北城清化坊郑府冠盖云集,热闹异常。

北城二十九坊,依据位置的不同又被都城百姓自然而然的分了三六九等。这分等的依据嘛就是距离宫城的远近,距离圣神皇帝所居宫城越近的等次就越高,越远自然就越低。

譬如青楼聚集的兴艺坊便是距离宫城最远的,自然在百姓们的心中地位要低一些。唐松赁居的归义坊则是不远不近,地位也就不高不低,多是六部五品左右官员集中安宅的地方。

但这郑府所在的清化坊却是距离宫城宣仁门最近的六坊之一,可以说在神都里边除了天子所居的宫城之外,这就是最显身份地位的地界儿了。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洛阳城中的顶级权贵,普通一个六部尚书进出时都得细声细气的。

郑府没有男主人,而且府名用的也是女主人的姓氏。

一个没有当家男人的府邸能稳稳当当立在清化坊就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更别说这府名用的还是女主人的姓氏。

以女人的姓氏立府,这可是走遍天下也见不着的咄咄怪事啊!

郑夫人以前自然是有过男人的,只不过高宗朝的时候她的男人连同公公一起被卷进了谋逆案,结果父子双双被杀。并且因为这谋逆案正是当今圣神皇帝亲自定下的,所以直到现在,郑夫人也不敢将府名换上亡夫的姓氏。

一个没平反的逆贼遗孀居然能堂而皇之的住在清化坊,还能在今天铺排出这么大的阵仗过寿,这真是奇中之奇了。

这所有奇怪事情的根源,就在于郑夫人生了一个人生际遇更奇的女儿。

这个女儿复姓上官,闺名婉儿。

上官婉儿。前贞观进士、高宗朝宰相、诗坛领袖上官仪之孙女,上官芝之女。麟德元年,因替高宗起草废武诏书事,其祖为当今圣神皇帝所杀,父上官芝一同赴死,家族籍没。尚在襁褓之中的上官婉儿与母亲郑氏同被配没掖庭,充为宫中贱奴。

年十四,姿容初成,妖冶艳丽,秀美轻盈。兼且天生聪秀,过目成诵,文采斐然,声名传于内宫之中。于仪凤二年获武后召见,当场命题让其依题著文。上官婉儿顷刻而就,珠圆玉润,书法尤其秀媚,格仿簪花。武后见之大悦,当即下令免其奴婢身份。

上官婉儿因此一飞冲天,年仅十四便出掌宫中诏命。

悠悠十五载过去,如今上官婉儿在宫中的地位已如泰山之安,虽然还不到后来“内相”的地步,却是圣神皇帝须臾不可离身之人。当今天子所下制诰,多出于上官婉儿手笔。

遍数当今朝臣,堪称天子私人者,唯上官婉儿一人而已。

有这么个天子私人的女儿,不说别人,但是宫城皇城六部的谁不要来凑凑热闹?即便那些个最顶级的权贵自矜身份不曾亲至,家中的正室嫡妻却是必然要携重礼而来的。

至于那些六部里的司官们更是一个不落,谁都知道这位郑夫人好热闹之外,也是个喜欢与人为善的。虽然她说的话在女儿那里不一定管用,但她毕竟还是会说呀,这要是能在寿宴上给她留个好印象,备不齐就能传到宫中那位耳朵里。应景儿的时候或者就能有大效用。

除了这些个官们儿,进京赴试的士子里但凡有一点门路的也都拼命的挤进来,至于原因嘛,大家就心照了吧。

因是如此,这郑府今天真是热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硕大的宅子里各进院落都开满了席面,花团锦簇,人声鼎沸。

唐松此时就在第三进,也就是郑府的主院儿里。

郑夫人今天就是在此院的正堂接受贺寿,是以能坐进这第三进院落的无一不是当朝宠臣。以唐松的身份断然是坐不到席面上的,甚或连郑府都进不来。之所以能混进来,甚至还混进了这最核心的院落,还多亏了沈思思。

月白的道衣换成了下人们所穿的短打青衣小帽,唐松此刻的身份就是沈思思的跟班儿。

凭着前大花魁,歌舞升平楼镇楼大娘子的身份应邀前来歌舞助兴,沈思思随行的人自然少不了,乐工队伍不消说,其他总还得有一些负责胭脂水粉、舞裙舞鞋之类杂物的小厮跟班儿。唐松就凭借这个混了进来。

跟在他身边的还有呆呆一句话都不说,随在他身后如同影子一般的小跟班儿。不消说大家也知道,这人就是被唐松强拉来的流云裙少女了。

流云裙少女对凑这样的热闹毫无半点兴趣,只是唐松见她天天在家里憋着实在难受,又寻思今天过来只是单纯的看热闹,遂就将她强行拉了出来。

白衣胜雪的流云裙换成了唐松一样的青衣小帽,脸上也细细的做过妆饰,雪白的肌肤刻意画黄了,两道斜飞入鬓的眉毛描画的又黑又粗,秀挺的鼻子也刻意画塌了,总而言之就是怎么丑怎么来。

对此,唐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如此就凭少女那祸国殃民的长相实在是太招人眼,带不出来呀。

沈思思的身份毕竟跟其他那些歌儿舞女不同,郑府因就在院子两边的厢房里单辟了一间安置,今天受邀前来歌舞的人中,也就只有她和如意娘有这待遇了。

进来之后,其他那些个乐工小厮们忙着为稍后的歌舞做准备。唐松反倒是无事一身轻,带着化妆后呆呆的少女半开了厢房的窗户向外看热闹。

“水晶,你看这人来人往的多热闹。你才多大点年纪,总是呆在屋子里太安静了不好,以后就该经常出来转转,这样才有活力元气嘛”,唐松曾几度问过少女的姓名,少女却始终不曾说。唐松想着这时代女子的闺名是等闲透露不得的,一般只能是亲人和丈夫知道,所以也就没再多问。

看着她晶莹剔透的模样,随口就喊出了“水晶”这个代称,这么些日子下来倒也习惯了。

流云裙少女水晶自然是没有答话的,对此,唐松真是很无奈,这些天里他是想尽办法引着想让她多说些话,但目前看来效果实在有限。

“你呀……”,唐松伸手过去在少女挽成小厮发髻的头发上揉了揉,既无奈又怜惜,随后伸手将她拉近些,好向外面看的更清楚。

正在这时,外边院子里有郑府下人导引着几人来到了最接近窗户的这处席面上。

郑夫人好热闹,贺寿的人又太多,屋里根本坐不下,是以这每一进院落中也都安排了席面。上有大树浓荫可蔽阳光,树荫遮不到的地方则覆有轻纱为障,再加上院落四周十二具香炉燃香袅袅以驱蚊蚁。这本是露天的院落竟被生生改造成了别致的凉亭,除了没有冰盆之外,倒比屋里坐着更舒服。

郑府下人导引来客安坐的这处席面实在距离厢房窗户太近,仅有窗外的一个台阶相隔,唐松见状,伸手将窗户掩了掩。

这边窗户刚掩好,那几位客人也已安坐完毕,随意闲话,便听其中一人笑声道:“延清,前几日你随驾龙门之游的事情某可是听说了的,这番你独占鳌头,在圣神皇帝驾前大大的出了个彩头,诚然可喜可贺。既有此好事,不能不请某等一醉为贺呀。列位大人,你们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同坐之人纷纷大笑附和,“仲连此言极是,延清这个东道断不能少,否则,你得的那件御赐锦袍需是穿不得了”

距离太近,即便是窗户掩的极小,唐松也难以直接去看外边的情形,只是半侧着身子在窗户后听席面上的闲话。

少女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安静的站在唐松身边。

窗外席间又是一阵儿笑声,随即就有人打问那独占鳌头的细故。

“献松你寡闻了”,那字唤仲连的人调笑了一句后倒是细细解释了事情的原委。

前几日天气暑热,圣神皇帝国事之余动了游兴,遂就出城去了龙门。

圣神皇帝是雅好文辞乐章之人,其间自然少不得让随行的臣子们赋诗以助游兴,并取锦袍一领作为悬赏之物。

随行臣子中有官居左史的东方虬率先成诗,圣神皇帝以锦袍赐之。但不等东方虬将锦袍披上身,这位字唤“延清”的《龙门应制》诗也已完成,其诗“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称善”。

圣神皇帝见状遂笑夺东方虬之锦袍亲手赐予了这位延清,此事诚为当日龙门之游上的第一段佳话。

那字唤“献松”的官员因这几日忙于他事,所以不曾听说。此刻听了也是抚掌而赞。

外面说的热闹,唐松在里面却是听的傻眼,这“夺锦袍”的轶事可谓流播极广,唐人笔记里多有记载。后世里只要是学中文出身的人都会知道此事。

要说这件轶事中的两位主人公,一是那倒霉的,陈子昂的好友东方虬,另一位便是初唐末期诗坛领袖之一的宋之问了。

宋之问?窗外席面上那位字唤“延清”之人便是宋之问!

瞎猫撞上个死耗子,事情还真有这么巧的?

……

PS:感谢“我最爱软糖”、“闲庭碎步”、“桔子香水”、“虚彩”等书友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只是貌似这两天的推荐票很不给力呀,我是看到书评区一位书友不要章章要票的建议,所以这两天的更新里就没来聒噪大家。但一不聒噪,真让水叶子情何以堪哪!

求票,满地打滚求票了!新书自发布以来,二十六天更新了十六万字,中间无一日断更。除第一卷结束的那一天是单更之外,其余都是双更,小叶子实实在在是想一章一章的挽回人品,还请大家给予支持鼓励!

另:新书期间,一些个章节里免不得要介绍人物背景,若有时占用篇幅稍多,实属无奈。确乎不是想要灌水的,对此还请书友们理解之,宽谅之!

《》是作者“水叶子”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