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65章 你还是你,这就够了!

第六十五章 你还是你,这就够了!

宋之问期盼许久终于得到梁王武三思召见的同时,从万福万寿楼送走岳郎中后,回到赁处的唐松也见到了一个数月未见的故人。

这晚夜色很黑,唐松正走在抄手游廊上,却见赁处第三进院落中亮起了引路的灯盏。暗夜中的这一盏灯火份外显眼,也将提灯那人清清楚楚的显照出来。

须发半白,道衣的大袖飘飘,依稀便是当日鹿门山八卦池畔初见时的模样。

方山奇!

认出这人,唐松心中油然而起了一丝疑惑。

方山奇怎么会来这里?

这第三进院落中住的那个低调到极点的月白中年究竟是谁?方山奇又怎会从他的居处出来?

这个道人的交游还真是广阔诡异的很哪!

那边亮,这边黑,唐松看得到方山奇,方山奇却不曾注意到他,提着灯笼渐行渐远。

眼见方山奇便将走出三进院落的门户,唐松暂且按下心头的疑惑,扬声招呼了一句:“方山人”

阔别数月未见,虽然心底对方山奇的来历满是疑惑,但当唐松与这道人面对面站在一起时,还是有着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晚间暑热已褪,这抄手游廊处更是凉风习习,让人甚是舒爽。两人便在此间叙话。

“山人什么时候回京的”,唐松问完这句,又含笑指了指那三进院落,“又怎会从此间出来?”

方山奇的心情看来也不错,“那个赁房的襄州士子居然是你,真是巧啊!我回京不过两三日。至于这位李少兄乃是我多年旧识,此番是来请他绘一幅老君图的。怎么,莫非小友还不知道?这位李兄可是一位丹青妙手啊”

“噢!这个还真是不知,一来这位李兄深居简出,便是同居一宅却也很少得见其人,更别说叙话晤谈了。再则我这些日子忙着补录乡贡生名额之事,也委实有些忙杂”

“补录乡贡生名额?”方山奇讶声道:“何以如此?”

夜色太黑,灯火也有些朦胧,唐松也看不太清方山奇脸上的神情。

说了进京后寻刘中丞不遇的经过,唐松一并笑着将行卷多日石沉大海的事情也言说了。

“居然会如此”,方山奇听完,沉吟了片刻后转过身来迎着唐松的眼神似笑非笑道:“在这神都之中行事,若无人照拂实是万事艰难。某虽不才,倒也识得一两位在皇城里能说上话的达官们,我尽可为你引荐绍介,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来了!

耳听方山奇此言,唐松油然想起当日襄州龙华会那晚,想起了方公南遇刺之后与这道人的一番对谈。

道人认识权贵唐松一点都不怀疑,但这是些什么样的权贵就着实让人思量了!

这里面的水太深,连狄仁杰这样的宰相都差点没整死。

若是初来京城,寻刘中丞不遇、苦苦行卷不果时遇到道人说出这话,唐松或许还会思量一番。但现在……

明知道那是一片惊涛骇浪,稍有不慎便会身死族灭,又为什么一定要踏进去?

朦胧的灯火中,唐松淡淡一笑:“多谢山人好意,只是眼下我还应付的来”

……

这一次的碰面与晤谈仍像上次那般无果而终,只是相较于上次,方山奇更主动了些。

送别了一盏孤灯的方山奇,唐松返回后园精舍的路上心思颇不宁静。这次科考他已寄望太多,因为考不上就是负了柳眉的那个约定,只是此前从不曾想到过一个问题。

假如一切顺遂,考上了那就要做官,他极力想谋取的那个官职不仅是在京中,而且是在武则天眼皮子底下的宫城里。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距离政治中心如此之近,设若他真是如愿以偿的做了太乐丞,还能像现在一样避开,又能避得开那武李继承权之争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正因为其没有答案,所以使得唐松的心绪愈发难以平静。

将将要走完抄手游廊时,天际的那一片厚重云彩散去,夏日明朗的月光如水一般洒照下来。

唐松缓步踱进后花园,正要回精舍时,却见园中远处西北角的那一丛竹林中似有点点烛火透出。

闲步过去,走不甚远却听到一阵鸣琴之声铮铮传来,这是一支从不曾听过的琴曲,却依稀有丝丝熟悉的感觉。但也正因为琴曲不曾听过,所以难以断定。

脚步益发的轻微了,唐松走到竹林边,却见林中设置的石桌石凳上,水晶正穿着那一袭白衣胜雪的流云裙在据案抚琴。

石桌上除了那具太古遗音外,尚有香炉一只,庵茶一瓯。

轻轻的进去,轻轻的坐下,轻轻的端起庵茶,琴曲悠悠,哀而不伤,国手技艺,王道之音。

唐松面如止水,心下却是波澜惊涛。

良久,良久,恰在那这一曲琴音收拍作结时,唐松蓦然张口长啸,啸声久久乃绝。

水晶抬头看来,眼神中再不是以往的云淡风轻,而是有深深的讶然之意。

便正是这一片讶然,使她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神交已久,今日终得一见,实在可喜。夜深无酒,庵茶又实在太素,只能以此长啸为贺”

流云裙少女脸上有纯净的笑容如即逝昙花般绽放,“你……听出来了?”

“如果前些日子你早点像这般弹奏一首完整的曲子,想必我早就该听出来了”

“不……不迟”

眼见少女很艰难的似乎要长篇大论什么,一直盯着她眼睛的唐松蓦然淡淡一笑,“我不问你是谁,你也莫要告诉我”

少女眨了眨眼睛,果然不再说话。

片刻之后,唐松突然又开口道:“水晶,你还是水晶吗?”

那昙花般纯净的笑容再次闪现。

看着她这不见一丝半点杂质的纯净,唐松心底的骇浪惊涛终于慢慢平静下去,“不错,你果然还是水晶,这就够了”

鸣琴之声再起,唐松手持庵茶,背靠修竹缓缓闭上了眼睛,任那淙淙的琴音流进耳中,流入心里。

鸣琴淙淙,幽篁青青,明月林中照,清风吹我襟。

一切都如当日八卦池畔的月夜闻琴一样,唐松很快便沉进了琴音中,悠然忘我,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