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70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第七十章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就在唐松怒火填膺,整个人几乎要爆掉的时候。

同在他乡为异客!按说在这千里之外的神都贡院能听到襄州的乡音应该是件很快活的事情,但此刻,此人都是绝对的例外。

人群里,往日最注重穿戴打扮的金宗庆已是儒衫褶皱,甚至因为太过拥挤还有些凌乱。但他却全不在意,微微敷了粉的脸上同样是挂着汗珠,他也毫不在意。

其实他比唐松更早挤过来,也更早看过了名录。但他看过之后却不肯走,死撑着站在榜单前,任这么多人挤着难受的要死也不肯走,就是为了等唐松,等这一幕。

金宗庆的老爹很早就是县丞,进而升为县令。他又是跟在其父身边长大的,所以金宗庆从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周围人对他的恭维抬捧,即便后来到了襄州鹿门山结庐,在那么个州郡里,他那家世在一众结庐士子中依旧算得上出众。

这样的经历使得金宗庆几乎没怎么受过挫,没怎么丢过面子。汉江之游上的那一回堪称是唯一的一次。

就是这唯一的一次却来的太生猛。愣是在整个襄州士林面前,在两位本州主官面前活生生将他的脸面扒了下来。

当日汉江之游后,为了图谋那位在八卦池畔夜半鸣琴的张家至宝,金宗庆简直是咬碎了牙才能强忍住屈辱在鹿门山继续呆下来。饶是如此,他已不可避免的成了众人眼中的笑柄,这样的讥嘲一直持续到他这次上京。

当他去欺辱别人时,他觉得那是理所当然,似你这等贱民就该被我欺辱!

当他自己辱人不成反辱己后,他却会将这份屈辱放大十倍百倍的去仇恨,去报复。

这就是金宗庆,一个脑子挺好用,但心胸却狭窄到极点的县衙级别的衙内。

科举高中的狂喜,暗箭成功的兴奋,自己得意仇人却失意的刺激让金宗庆那张印堂发亮的脸甚至都有些扭曲了,但他浑然不觉,一双狼一般的眼睛只是紧盯着唐松。

暗箭之后是明枪,此次他也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用最“合适”的言语好生羞辱唐松一番,不如此,他怎么能够快意!

金宗庆挤过来,蓦然喊了一声,“唐呆子!”

唐松冷冷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看着唐松这冰冷的眼神,金宗庆全身的血都开始燃烧起来,心里已经酝酿了太久太久的恶毒言语马上就要喷薄而出。

但是唐呆子根本就没给他施放明枪的机会,因为,就在此刻……从他身上收回目光的唐松猛的攀上了告示栏前的那尊石狮子。

自科举定制以来,贡院就是怨气最重的地方,同时还是最容易生疫情的地方。毕竟是几千人聚集在一片极狭小的区域,古代卫生条件又不好,士子们吃喝拉撒都在那狭小的考棚内自然容易生疫。烽火_中文网

为镇怨气也好,为镇邪避瘟也好,自有科举以来,历朝历代的贡院里都必然会有大型的石雕镇兽,唐松攀上的这座高可及人的石狮子就属此列。

这是哪里?天下士子心中最神圣的贡院哪!

那石狮子是什么?镇邪避瘟的神兽啊!

在如此神圣的贡院,攀上如此神圣的镇兽,甚至还是踩在那镇邪神兽的头顶,唐松此举真是破天荒之未有!

他那里是踩在石狮子头上,这……这简直就是踩在主考官们的脸上啊。

居高临下,数千人中踏狮而立,这一刻,唐松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众人瞩目的中心。

甚至就连那些个好容易挤到榜单前的贡生们也抬起头来骇异的看着唐松。

面对着几千颗仰望着他的头颅,唐松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指定了石狮子下的金宗庆后,用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朗声道:“在下唐松,此人名叫金宗庆,我二人不仅同出于襄州,甚至还曾同在鹿门山中结庐数载,我对此人纨绔放浪,一年中大半年都不会摸一下书的行径可谓了如指掌。但今天,偏偏这样的士林败类居然金榜题名了,这说明了什么?”

经过前面那两波席卷神都的风潮,唐松的声名在洛阳士林间可谓是如日中天,偏偏他声名鹊起之后便即深隐,实是十足十的神秘人物。此刻这么个神秘人物以如此震撼骇异的方式登场,他这一自报家门,顿时引来哗然一片。

这片哗然还不曾消散,就因为唐松的这番话更加的响亮起来。

下边的士子们一边挤的紧紧的堵住那些正赶过来的贡院吏员。一边有人七嘴八舌的发问,“说明了什么?”

“唐松,你可中了?”

唐松看了看脚下人群外正拼命要挤过来的吏员,抬手压了压。

人群迅速安静下来。

“多谢众位学兄关心,在下跟大家一样也不曾中。但在下要说不是这个。在下想告知诸位的是,连金宗庆这等人都能金榜题名,这只能说明”

言至此处,唐松顿了顿,再次深呼吸了一口后,沉声怒喝道:“天道不公,科场舞弊。孔圣蒙羞,士林荼毒”

在一片安静中,唐松这声怒吼如九天惊雷般轰然炸响,震的那些个士子们心神摇荡。

贡院吏员们挤的更快了。

因是声音太大,唐松的嗓子都沙哑起来,但他却不敢休息,仅仅是一顿之后,镇邪神兽上的怒吼复又响起,“今科的考官们就在这里,就在这神圣的贡院,就在至圣先师的座前肆无忌惮的戕害了我数千圣人子弟”

唐松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疾,似匕首,似投枪,似那九天霹雳雷鸣而下,“他们玷污了诸位学兄十年寒窗的辛劳,玷污了你们考场上的呕心沥血,玷污了神圣的贡院,玷污了圣神皇帝的信任,玷污了天下士林的清白,玷污了至圣先师的荣耀!苍天呐,我等忝为圣人门徒,难倒就只是眼睁睁看着他们肆意行此禽兽行径,肆意侮辱孔圣荣光?”

此时的贡院依然安静,但无数人的喘气声却越来越粗,便在这时,唐松发出了最后的怒吼,“人心不正,吾等正之!除邪卫道,舍我其谁!诸位,请圣像,入皇城,朝天子!”

自有科举,历朝历代就从不曾少过科举弊案,更不曾少过大闹贡院进而轰传天下的事件,自唐以下无一例外。遑论这一科的舞弊实在是太黑暗,太明目张胆。没有一个士子在付出十年寒窗的辛劳后还能忍受这样的不公,以前他们不敢发泄,并不是不恨,不怒,不怨,只是因为没人领头罢了。

这情形就如秦末,天下虽苦秦之暴政久矣,但只因无人领头就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太平景象。一等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几乎是瞬时之间,整个大秦便暴民四起,处处烽烟。

而今有声名如日中天的唐松率先而起,有这般杜鹃泣血般的行动动员,除了那些只占极少数的金榜题名者之外,众多满心不平之气的乡贡生们在唐松的最后怒吼声中相应如雷:

除邪卫道,舍我其谁!请圣像,入皇城,朝天子!

气氛已成,唐松转身跳下石狮子,看也不看正在人群中瑟瑟发抖的金宗庆,只一脚便将面前那副贴着取中名录的告示栏给踢翻在地,其它的几块儿尚不等他抬脚,便已被**起来的贡生们给推翻在地。

虽然只是几块简单的木制告示栏,但其承载的象征意义却太大,木板倒地的声音就像一声惊雷,一个宣言,一把烈火。

木板倒下,点燃了贡生们更加沸腾的热血和决绝。

欢呼声就这样陡然而起。

看到这种情况,人群中那些奸猾如油的小吏们再不肯往前一步,他们害怕一个不慎,下一个倒下的或许就是自己。

告示栏倒下,前面一片空旷。

在漫天而起的欢呼声中,唐松踩着脚下的新进士名录昂然向供奉着孔子木雕像的正屋走去。

请圣像,入皇城,朝天子!

他的身后,是一片黑压压高达数千人的乡贡生洪流……

至此,因今科弊案引发,由唐松引领的贡生暴动已如烈火燎原,势不可挡……

PS:感谢“燃烧火龙果”、“水阴”、“无极限1”、“锅锅”、“安憩”五位学兄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点击和推荐!一并请还不曾收藏本书的书友收藏了吧!

继续求票,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求票!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特别提示:

推荐阅读:

字母分类:

本站所收录作品隐相最新章节来源于网络,部分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玄幻为您提供- 、 、 、 等小说在线阅读! ,

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

当然,您一定不会奢侈每天您的

,尽情投给水叶子会让您更快获得更多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