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77章 石破天惊的安排

第七十七章 石破天惊的安排(求月票)

听到武则天声音不大却含蕴着滔天杀意的旨意,唐松站的更端正了些,虽然对那首《湘灵鼓瑟》有着十足的信心,但要说此刻他毫不紧张那却是不可能的。

生死之间悬于一线,即便是穿越者,又有谁真能毫不挂心?

或许是承继了祖父上官仪的优良基因,上官婉儿是那种在诗赋文学上极有天赋的人,十四岁时由宫中贱奴一飞冲天被武则天赏识看重,其在文学上表现出的才能可谓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这么多年专司制敕拟诏之事,亦是对她这一才能的充分肯定。

既有天赋,眼界亦高。近年来武则天每在宫中举办诗会时,负责最终裁定备家诗作之优劣高低之人便是上官婉儿,因其裁定的结果公允,能为备家所心服。是以上官婉儿渐渐就有了“诗秤”的别号。

此事不管是史书还是唐人笔记中部多有记载,唐松自然知道。以上官婉儿“诗秤”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那首《湘灵鼓瑟》的妙处。

更不可能宋之问,岳子奇两人取中的那二十七人都能写出比这首《湘灵鼓瑟》更好的科举诗。

进士科考试有诗亦有赋,但赋一般较长,且自西汉武帝骚体大赋鼎盛一时之后,以华丽辞彩炫人眼目,但内容却多有欠缺的骚体大赋便有着越来越严重的模式化。简而言之就是骚体大赋“文”胜“质”远矣,且套路化严重,是以自西汉之后就渐渐没了鼎盛时的荣耀。

进士科科试中,众考生几乎是按照同一个套路来,是以赋作呈现出极严重的千人一面的特点。这情形与后世的八股文颇为相似,真正好文学者若非是为考试需要不得不为的话,其实是不太愿意看这些千人一面的东西的。

应试赋文有此特点,又长,加之看圣神皇帝的意思是要立等结果的,实不能花费太多的时间。是以本就不太好赋文的上官婉儿便没有看那些赋,径直将唐松并二十七名取中者的诗作挑了出来。

知道这次看诗的重点是在唐松,所以上官婉儿先将那被取中的二十七首诗俱都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准谱儿之后,这才最后拿起了唐松的诗卷。

展开来先看字,倒也平平。但一看诗,上官婉儿的眉头顿时一展。此次进士科所出《湘灵鼓瑟》的诗题,题旨是取自《楚辞.远游》

“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

唐松诗卷上写的是: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

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

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

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

流水传湘浦,悲风过洞庭。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诗的开头两句点题,赞湘灵善鼓瑟,优美动听的乐声常常在耳边萦绕。以科举诗而论,这开篇点明题旨的两句诗可谓是极精到了。

随后便是想象驰骋,湘灵美妙的瑟音吸引了水神冯夷,冯夷好此绝妙瑟音,忍不住于水上合节欢舞。但冯夷其实并不曾真正听懂瑟音中隐藏的哀怨凄苦,亦使他的欢舞显得徒然。

但那些“楚客”是懂得湘灵的心意的,譬如西汉之贾谊,譬如历代被贬谲南行而经过湘水的天涯失意人。

中间这四韵,一共是八句,极力描绘湘灵瑟曲的神奇力量。这就使诗句避免了科举诗中盘常见的呆板叙述,显得瑰丽多姿,生动形象。

然此诗最佳妙处还在最后两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前诗紧扣题旨,反复渲染,已经将湘灵鼓瑟之妙绘写的淋漓尽致。倾听妙曲,想见伊人,但诗中竞不曾直面写到湘灵。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其间真有无限扑朔迷离的怅惘,用词堪称极妙。

而更具神韵的是“人不见”之后却以“江上数峰青”收结。这最后五字实是神来之笔,将此前湘灵鼓瑟所造成的一片似真如幻,绚丽多彩的世界,瞬间归于烟消云散,让观者由瑰丽的想象世界回到现实。地点依然是湘江,依然是湘灵所在的山山水水。只是,一江如带,数峰似染,恬静的山水美景中,给人留下无限悠远的思恋。

上官婉儿看诗极快,也很静默,但看完最后这首《湘灵鼓瑟》,却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幽远的轻叹,若非囿身于这富城之中,她还真想去楚地走走,去湘水走走,去听一听那湘灵的绝妙瑟音。

有诗文天赋者每遇佳作便好沉迷其中,这是伴随天赋而来的天性,恰如人之痼疾是很难改掉的。

这便如北宋末年有名的奸相蔡京,不管他平日有多少个朝政倾轧的心思,但一遇到上好的书帖,却也忍不住沉迷其中,这一刻的他倒是纯粹的多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无它,只在于蔡京亦好书法而已。

相随十五年,武则天对上官婉儿知之甚深,听她这一叹,便知其看诗已毕,遂问道:

“如何?”

在武则天身边跟随多年,上官婉儿逐渐揣摩出许多与这位圣神皇帝的相处之道。正是她的这些静心揣摩与总结才是其十五年荣宠不衰白勺根源,而在她揣摩出的这些个相处之道中,排列第一的便是一一诚实。

圣神皇帝绝不是仁慈之君,但其绝对是英明之主。跟着这样杀伐果决而又善察人心的主子,上官婉儿若还敢玩心眼儿耍欺瞒,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哪里还有十五年的荣宠不衰。

十五年来,上官婉儿见过太多试图欺瞒最终却弄巧成拙被杖威一团血肉的人,从神龙夭后到圣神皇帝,这位女帝都是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

在武则天还不曾完全老去之前,有一说一绝对是与她相处的最英明之道,上官婉儿恰是最深诸此道之人。

“臣女皆已看完,单凭此诗,这襄州唐松实应取中,便是。状头‘也尽坐得”,说话间,上官婉儿一并将唐松的诗卷呈了上去。

帘幕外,唐松听到上官婉儿此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武则天亦有诗才,在唐松穿越前的后世,她的一首诗仍然广为流传,被人称道不已。

看朱成碧思纷纷,支离憔悴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能写出这样流传千载依然为后人称道的佳作,武则天自然不缺乏鉴诗的眼力。

片刻之后,自进小堂以来便无人理会的唐松听到帘幕中传出了一句考语,“这倒的确是一首好诗。科考场上匆匆之间能写出这样的诗来,确属不易”

耳听此言,唐松心底对武则天的认识又加深了几分。看来史书中关于其“有胸襟”的评价的确不是虚言。

自己今天带领贡生们闹出如此风浪,不啻于狠狠的扫了武则天的脸面,但她面对这首《湘灵鼓瑟》时依然能做此持平之论,这份大气,这份胸襟确实值得称道。

想到这里,唐松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己这感慨实在有些多余oBil!

说起来,武则天对于上官婉儿而言可是不折不扣的杀父仇人。亲自授命杀掉上官仪及上官芝后,却将上官婉儿留在身边,不仅是留在身边,而且是贴身到连饮食衣饰都交由其安排的地步,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便不说女皇帝,纵观古往今来所有的皇帝乃至上位者,有几人能像武则天这么做?又有几人敢像武则天这么做?没有大胸襟,大气度,又如何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更不说其死后留下的那座无字碑了!

唐之后骂武则天的很多,有骂她残暴不仁的,有骂她**荡不堪的,但无论怎么骂,却没有一个人是骂她小肚鸡肠不大气的!

作为一个女人而有如此大气,单凭此一点,武则天不仅足以傲视她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须眉男子,亦足以傲视古往今来的绝大多数帝王。

能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既有其实,又有其名的女皇帝,武则天绝非侥幸!

耳听武则天已经看完考卷,并给出了这么个考语。唐松心想着下面自然该是问询于他的时候了,孰料他依1日是没人理会。武则天说完考语后便转过话头儿向上官婉儿吩咐道:“传苏味道。准其于富城骑马,速来”

帘幕后有跪伏于地静等使唤的太监宫女,上官婉儿遂指了一个素来沉稳的太监去办此事。

武则天还是刚才那风格,要么不动,一旦开始理事后便是雷厉风行,中间几无停顿。

“拟敕!给事中李峤为人首鼠,无人臣之德,着即出为琼州司户参军”

准备君前问答落空的唐松听到这敕令,不免要替李峤悲哀一下,唐代的琼州便是后世的海南,可是这时代人眼中的天涯眼角及不毛之地。此时唐朝海南岛的条件之艰苦,远非后人所能想象。这一情况即便是到北宋也未有根本性改观,只看苏轼的贬谲诗便知道了。

贬往海南,还只是官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司户参军,这可是比贬到岭南更远更狠!对于李峤来说,实是不折不扣的“远窜”,最终还能不能回到中原,回到洛阳,那就纯属天意,要看他的命数了。

唐松顾自感慨,武则夭的敕令却是一道接着一道,就从这一点上便能深刻的感受到这位圣神皇帝雷霆霹雳般的治政风格。

要么就是不动,隐风雷于九天之上:一旦动起来便是狂风暴雨,毫不给人半点喘息的时间。

“谴使,问梁王武三思:今科取才弊情甚深,学士宋之问难辞其咎,尔意当如何处断宋之问?命其面答使者,不得迁延迟疑”

听到这最后一个布置,唐松明悟过来,看来宋之问之所以能突然杀出成为今科主考官之一,根子是在武三思身上。

明白了这个根底再想到武则夭这谴使一问,真是意味深长!尤其是最后那个“面答使者,不得迁延迟疑”的注脚更是神来之笔。

使者一到劈面就问,武三思急切间根本没有深思的时间与余地,此时无论他怎么答,都能从中窥探出其人的本性。

而且这一问本身就不好答。站在武三思的角度,不管对宋之问是杀是保,其间的选择都是干难万难!

唐松正思忖时,武则天最后的一道敕令随之而下。

“拟敕,庐陵王清心自守,着赐蜀锦百匹,钱十万,新罗参十支,女乐一部。此敕悉传六部,务使百官周知”

“臣女领命”

上官婉儿牢记了武则天接连不断的三道命令后,便自去一边备有笔墨纸砚的书几上拟写敕令。

一时间,整个小堂又安静下来。至此,唐松仍然是无人理会。

恰在上官婉儿拟好敕令交由武则天御览罢用印之后不久,一阵小碎步的声音传来,有小黄门进来禀说苏味道已奉召前来。

“进”

苏味道年近五旬,身形魁梧而不肥,面如冠玉,须髯飘飘,实是堪称”美风仪”。这人进了小堂后,便即快步趋于帘幕之前,俯拜于地口呼万岁不绝。

“罢了,平身吧”,武则天叫起苏味道后也无废话,径直道:“今科取才情弊太深,朕意罢废之!拟于一月之后重开科考,此事就交予卿家了”

一听此言,苏味道当即色变,驱前两步急道:“陛下,科举乃抡才大典,何等重要?若轻易罢废,轻则招致天下物议沸腾,重则大损朝廷及陛下威严。此事臣固以为不可。伏请陛下收回圣命”

“朕定制科举是为朝廷选才拔贤,若此初衷不谐,不罢何为?今科情弊已使贡生们闹出这般泼天动静,再言朝廷及朕的体面岂非掩耳盗铃!哼,今科不罢,仍在这榜单上修修补补,岂不更让天下人笑朕小家子气”

宋之问还待再劝。乾纲独断的武则天却已不容他再说,“此事朕意已决,卿用心办好就是。此外,传语洛阳令,让其据礼部名录给赴试贡生发一月柴米钱。告诉他此事当用心去办,不得遗漏一人,否则朕不饶他”

不到半个时辰前才对狄仁杰说十日后给答复,怎么转眼间连重开科考的时间和主考都给定下了?甚至连贡生们多在京中耽搁一月的柴米花费这等问题也都考虑到了,这可不像临时起意呀!

难倒宋之问与岳子奇刚一供认今科情弊的时候她就已经拿定主意了?

撇开这些个没用的不去想,只说眼下,武则天到现在也没说该怎么处断自己,却不知这重开的一科自己还能不能参加?

情势陡转而下,唐松正在琢磨的时候,突然听到帘幕后传出了一句足可被称为石破天惊的话语:“此子乃襄州唐松,这次重开科考便由他为你帮办。朕累了,你们就退下用心任事吧”

一次天下人瞩目,涉及到整个士林的科考竟然一言而罢。不管是这个结果还是产生这个结果的过程之迅速都让唐松没想到,这也就罢了,毕竟武则夭不是凡人,或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大气与魄力。

但让自己参与主持科考,这……世间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

他刚刚才带领贡生们反科考弊案,反帮办宋之问。

怎么转眼之间他就成了新的帮办,要去负责新一场的科考了!

都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但在他身上也转的太快了吧!

根本没容唐松发表意见,武则天对苏味道吩咐完后便自帘幕后起身去了。

唐松有些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回不过神儿来。一脸苦色的苏味道路过他身边时淡淡,甚至有些厌烦的说了一句,“准你休息一日,后天到贡院”

说完,这位美风仪的诗客便摇头苦笑着走了,隔着老远都还能清晰听到他的叹气声。

一声接着一声。

上官婉儿如影子一般跟在武则天身后向宫城深处走去,静静的走了一会儿后开口道:

“苏味道诗才称于天下,又善章奏,出任主考的资历自然是够的。但臣女亦曾听闻,其人曾有言日:。处事不欲决断明白,若有错误必贻咎谴,但模棱以持两端可矣7,皇城之中常称其为’苏模棱’”

“此次陛下决意重开今科选才,实是断不容再出差错的,如此大事交予苏大人,臣女倒有些怕”

御蘩上的武则天闻言,轻笑了笑,“苏味道’模棱手7之名朕知之久矣”

“那……”

“你以为岳子奇并贡院那二十九个流内品秩官朕都是白杀的不成?有这等先例在,似苏味道这等深谙避祸之道的人焉敢再有丝毫放纵?放心吧”

上官婉儿早就等在这里,眼见水到渠成之后,遂将真正想问的问题抛出,“既然如此,陛下又何须谴唐松那狂生帮办考务?可是为取信于贡生们?”

“此其一也,却也是最微不足道的效用”,武则天手指轻叩着身前的小几,淡淡声道:“经岳宋两人弊情之事后,这重开的科考恰如你所言,是断不能再出问题的。但朕且问你,自科举定制以来,又有那一科放榜之后是能令士子们俱都心服口服的?”

这个问题上官婉儿甚至都不用去想,因为根本就没有!

其时距离科举成为定制不久,又毫无前例可循,是以整个考试的环节都尚处于摸索积累经验阶段。恰如后世所说的“摸着石头过河”,只要是摸着石头过河,磕磕碰碰乃至于摔跤就是必然少不了的。

一方面是断然不能再出问题,另一方面却是根本无法避免不出问题。可以说这场定于一月之后重开的科举就是个解不开的死结。

在这个死结中将唐松放进去,其用意……至此,上官婉儿终于明白了武则天的心思。

此前不对唐松置一词,亦不曾对其处罚,原来圣神皇帝早就安排好了最大的处罚。

让唐松帮办考务是假,使其背黑锅才是真实目的之所在!

既然这场断不能再出问题的考试会出问题,那就让唐松把这些问题都扛起来,一旦他把所有的问题污点都给背了,那考试本身自然也就完美了!

由此再想到唐松乃今日贡生暴乱引领者的身份,这个安排就愈发耐人寻味了!

上官婉儿不得不承认圣神皇帝的算计之精,但不知怎的,这一刻她的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此前在宣仁门城楼上看见的那一幕,进而又想到了那个让她始终无法理解的祖父。

鬼使神差之间,她居然又问了一句,“若是那唐松真能想出法子使这一科天下钦服又当如何?”

武则夭看了上官婉儿一眼,似乎在诧异她怎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一次科举涉及数千人的前程荣辱,彼辈既是不得不争,又是人多口杂。办这样的事情还能使天下钦服,何其难也?若唐松真有这本事,朕或许就该弹冠相庆了”

言说至此,武则天展颜一笑道:“朕该庆今科终于选得一真才,朕又得一真才”

此言一出,这次重开的科考本身就成了另一场科考,但考生却唯有唐松一人。

中,入天子法眼!

不中,万劫不复!

唐松自然是不知道武则天与上官婉儿这番对话的,此时的他正随着引路小黄门向宫城外走去。

边走边思忖着武则天对自己这种安排的用意,但仅仅想了一会儿,他便将这个问题暂时抛开了。

从早晨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澜起伏后,现在的他实在是心力俱疲,此刻不仅是身体难受,脑子也不愿再强思冥索了。

暂且抛开那个问题之后,唐松心里涌现出来的就是感慨了。

感慨进京之后诸事不顺,原本从襄州出发时的安排打算一到神都竟然全部落空。

寻刘中丞不遇,遂使补乡贡生名额之事横生波折。等到乡贡生名额到手参加科举后,居然又闹出了更大的风波。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原本规划中的太乐丞似乎已是离自己越来越远,至于下一步要走到那里,却是一片茫然。

世事如棋,不如意事常十有**,人算不如天算哪!

唐松正自无言感慨时,偶一抬头,却看到左侧不太远处有一个极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