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86章 来了一个不该来的人

第八十六章 来了一个不该来的人

温暖的春日阳光,四处滚散的人头,淋漓的鲜血,死一般寂静的人群。

一切都配合的那么严丝合缝,长街上血腥的杀戮刚刚结束,京兆衙门的公差们就到了。

皂服红裹肚的公差们一手铁尺,一手专用于拿人的铁链,身后是一排看不到尽头的站笼。

因是站笼太多,京兆衙门的公差们竟有些不够用,不得不征发了一些徭役夫子。

完成杀戮的禁军策马缓步从长街中央向四方回退,皂服公差开始进入清场。

抱头蹲于地上不敢有丝毫动静的贡生被掐小鸡子一般拎起,随后被推入站笼。

空空的站笼一装上人,即刻便被推着向贡院方向走去,下一辆再递补上来。你走我来,整个过程有条不紊。

一旦被塞进站笼,便卡头卡臂再不得休息,其间滋味之难受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便是再精壮的大汉也受不得几日,更别说这些文弱书生了。

看刚才那杀气腾腾,生生把一场捕人变成杀戮的阵势,难倒朝廷想站死这些贡生?

这可是近二百的青衿啊

看着地上散乱的人头和被踩来踩去后已经发黑的鲜血,再看看那一辆辆你来我往,一眼望不到头的站笼。即便是春深时节,暖阳高照,观者们的身上依旧忍不住的阵阵发寒。

站笼装满,皂服红裹肚公差们押解着向贡院走去。适才随在公差们身后而来的义庄之人随即进入开始收捡人头、尸身以及那些个被战马碾压踏碎的尸块儿。

再然后就是神都火龙队的进场就近取水冲洗血迹。

此时大队公差们已经押着站笼前往贡院,禁军也已收了血刀回营,街边看热闹的百姓群中又开始热闹起来。

一桶桶的井水泼下去,暗沉的血迹开始慢慢变淡,最终归于乌有。

一样的春阳暖照,重新又干净起来的长街,渐次热闹的人群。

一切的一切,似乎刚才那场杀戮就不曾发生过

唐松静静的看完了整个过程,直到火龙队清洗完毕退去后,他才走上长街,一步步踏过刚才血腥的杀戮场向贡院走回。

看热闹的百姓有的散了,还有意犹未尽的便拥着簇着向贡院转移。

一溜近两百个站笼绵延开去将贡院的墙壁都给遮挡完了,远远走来猛一看到这景象,真是有着强烈至极的视觉冲击力。

目睹过这样一片连绵不尽的站笼之后,天下间还有那个贡生再敢闹事?

前次青衿们闹腾的那么厉害却没有处罚一人,并且重开科考。此可谓推之以恩。

此次崔莅引领的贡生不过二三百人,却是雷霆杀戮霹雳而下。此可谓凌之以威。

恩威并施不过是最简单的权术套路,但武则天这一用却实实在在将士林揉搓的服服帖帖,一并连新的考试章程也顺势确立并固定下来,真真是好手段哪

唐松走到贡院门前,那些个从贡院里跑出来看热闹的贡生们见他回来,忙转身回了贡院。

皇榜的结果虽然已经出来,但有崔莅这一闹,分明已经看完皇榜的众贡生们反而都不曾散去。

他们再等一个最终的结果,一个来自宫城的结果。

这一科放出的皇榜究竟该怎么算?

唐松走进贡院,刚一绕过照壁就看到了苏味道。

此前唐松一走,苏味道便再也偷不得懒,耍不得滑,左右奔走费干了口舌安抚剩下的贡生别也跟着上了街。尊臀上的那个黑脚印还是一个吏目赶着上去跟他提醒的。

苏味道拍掉屁股上的那个黑脚印时,免不得脸上又是一阵臊红。

哎在这些贡生面前,他这诗坛领袖可是把脸都丢尽了啊,还不知这些人各自散去后会怎么向人学说他今日的狼狈

长街杀戮一出,贡生们顿时安静下来,苏味道也长出了一口气,却也不敢就回公事房,依旧留在外边的场院中。

见唐松进来,苏味道冷眼看了过去,恰好唐松的眼神也正望过来。

四目对视,一片冰冷,随即两人不约而同的扭过头去,只将对方视若无物。

正在这时,便听贡院外传来三五骑急促的马蹄声。不多久,一个手捧锦盒的中年宦官在四位禁军的环护下走了进来。

苏味道经见的多,忙命吏目设香案。

香案设好,宦官拜过之后从锦盒中取出一件明黄帛书,众贡生叩拜过,那宦官便用独特的嗓音宣读起天子诏书。

唐松静静听完,这份天子诏书的内容共有四条:

其一,今次重开之科考至公至正,为国遴选出真正之英才,龙心甚悦。俟科考诸事完毕后,贡院上下人等给假十日。待新进士赐宴完毕后,另有恩赏。

其二,今科新进士于明日前往吏部接受“关试”,关试完毕,复往礼部学演觐见天子之礼。十日后,圣神皇帝将于城外十里洛水之滨的春明园赐宴今科新进士。

其三,春明园赐宴中,两位主考官并贡院新补入的流内品秩官一并出席此盛宴。

其四,今日闹事之士子无论生死,三代之内不得进学,不得科考。生者站笼三日后长流三千里,虽遇朝廷大赦亦不得赦之,非奉天子诏书不得还乡。

此诏一出,人心立定

今科取中的考生固然是心中大石落地,欢欣鼓舞的憧憬着十天后必将轰动神都的春明园赐宴。

未被取中的贡生则是心下惨然。但再一想想天子诏的最后一款,以及贡院外那连绵不尽的站笼,心中难免又生庆幸之念。

《唐律》中定有“十大逆”之罪,这十项名目不同的重罪却有着两个共同点,除了判罚极重之外,还有一款就是遇赦不赦。天子对贡院外站笼里的那些贡生定此一款,分明就是将他们今天的闹事视为十大逆之罪看待了。

除此之外的两条也是让人寒到骨头里。长流三千里,那能是什么好地方?非奉诏令不得还乡?天子今日将其流放之后,谁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想起这近二百人来?至于召还诏书?罢了,这些人九成九是要老死是乡了。

至于三代之内不得进学与科考,这就更狠了。长流三千里还只是针对个人,这款却是罪及子孙,活生生的挖断了这些个贡生之家的读书根哪

细想想,站笼里的那些人虽然侥幸留了一条性命,却实实在在是生不如死。或许前面死在长街上还更干脆些

此天子诏一出,这次重开的科考也就算正式落下帷幕了。

听完诏书,唐松习惯性的往后面的公事房走了两步,随即反应过来,现在贡院实已经没他什么事了。

眼见那中年宦官并无丝毫唤他进宫的意思,唐松一笑之间转身向贡院外走去。

也是到该回家的时候了。至于后面的,就等着十天后的春明园赐宴吧。刚才的天子诏中既已明言赐宴后会恩赏贡院诸人,那总该不会少掉他这个主考之一吧。

就是不知道那个圣神皇帝会怎么安排他呀。

唐松边走边想,将要走到贡院门口时,身后一个吏目气喘吁吁的急赶了上来。言说有众多进士科考生恳请贡院将那份评诗章程对外张布出去,他们要抄录了细细揣摩,以备来年再战。

“那就张布于贡院外的墙上吧,此后再有别事径去禀知苏舍人定断便是”因为这件事,唐松走出贡院时心情好了许多,脸上也有了清朗的笑容。

经此一事,经由这些即将还乡的落榜贡生们传播。这份聚集了后世千年间无数诗评家心血的律诗规范必将遍传天下,为所有读书人所遵从。

想想吧,这将带来一个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有这一套规范在,用这样一套成熟的理论去指导实践,随后的时间里诗坛上必然会出现更多更好更成熟的律诗。而这些作品原本是不存在于唐朝诗歌史中的。

更重要的是,现在只是初唐末年,大唐即将迎来最为辉煌,顶级诗人蜂拥而起的盛唐。在盛唐的黎明时刻经由他的手提前完成了律诗创作的理论准备,这又将多大程度上刺激盛唐的那些名家,又会产生多少原本历史上不存在的经典名作?

还有中唐,晚唐,宋,元,明,清

穿越以来他的确是剽窃了诗歌史上的一些经典名作,但经由这一份律诗规范的遍传天下,他将给予诗歌史数十乃至数百倍的回报,他将使唐朝的诗,诗的唐朝更加璀璨夺目。

索取之后,复能回报,且是取一还百,想到这些,唐松的心情又怎能不好?

尤其是再想到他这个穿越者以如此方式完成的与历史的互动,扯不清、理不明之间唐松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出声。

大笑声中,唐松走出了闭关月余的贡院,回到了自己的赁处。

赁处一如既往的安静,但一走进这所宅子,唐松的心情便莫名其妙的又放松了不少。

“看来是时候置办一套自己的宅子了”科考已经完毕,落榜的贡生们将陆续还乡。他也是以科考的名义住进这所宅子的,如今到了这样的时刻还一直住着可就不合适了,尤其是在主人分毫不取房租的情况下。

再者,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回不了襄州的,既然要在神都久居,那终归还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好,既不用和人混住,也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这不仅是住着方便,心理上也极重要。

没有房子就没有家,没有家心里总是难免会有漂泊的感觉,这很不利于身心的彻底放松。

边走边悠闲的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杂事,走完第一进院子刚踏上抄手游廊,却见左边的二进院子中一个侍女快步向他跑来。

唐松停下脚步。

那个随在水晶身边的侍女见他回来明显是很高兴的,提着裙角小碎步跑上抄手游廊,气儿还不曾喘匀便开始说话了。

说的内容嘛自然是关于水晶的,只说水晶上次去贡院被挡在门外后,这些日子看起来似乎心情有些不好,饮食确乎少了很多。

至于这侍女为什么说到水晶的心情时要用上“似乎不好”这样的说辞,那是因为她们很难确定把握水晶的心情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但饮食减少却是实实在在的。

“你家小姐现在在哪儿?”

“后花园”

“嗯,我这就去看看。劳烦厨下准备些饮食”

“我这就去通传,前些时小姐难得的开了一回口,自那以后厨下便一直备有过厅羊和抱芋羹,很快就好的”侍女说完,长出一口气后便如来时般提着裙角跑走了。

“这丫头……还真是多事”,唐松嘴上嘀咕,心里却是暖暖的,脚步也比刚才快了许多。

春深时节,暖阳高照,后花园中花红柳绿,竹林婆娑,美到了极处,也生机勃勃到了极处。让人随意一看便觉神清气爽,心胸为之一阔。

没在精舍中的小丫头独自一人在花园侧西方的那一处活水池塘边,身上分明穿着她最喜欢的流云裙,但她就那么不管不顾的随意坐在了池塘边的草地上,既没要个锦凳,也没要个波斯垫毯什么的。当然,身边也没要人侍候。

占地数亩的阔大后花园中,她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这大与小的对比本该是很强烈的,但唐松远远的看着她时却从她身上感觉不到半点冷清孤寂的意味,反倒是有一种莫名的和谐。

小丫头似乎就这样的与高照的暖阳、清清的池塘和碧绿的草地融合到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安宁。

真是个……神奇的小姑娘啊

唐松缓步走过去,走的近了才看到坐在池塘边的水晶分明已将鞋袜给脱了,两只脚就那么垂进了池塘里,一下下轻动着在水面上搅起圈圈涟漪。

这还真是会享受唐松见状,走到水晶旁边坐下后没急着说话,脱了鞋袜将双脚伸进水中。

虽经春阳暖照,但池塘里的水还是微微的有点凉,不过那种清新的感觉真是很舒服。尤其是对于唐松这样疯狂忙了一个月的人来说,此刻这天气,这环境,还有这一池碧水真是太合适了。

身子向后一仰,唐松索性躺在了茵茵碧绿的草地上。这一刻他真是彻底从之前一个多月的忙碌与紧张中放松下来。

开始时就不急着说话,现在倒是不想说话了。就想这么躺着懒洋洋的晒晒太阳。

他没说话,小丫头也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唐松正被那暖阳晒的昏昏欲睡的时候,蓦然便觉脚下一痒,随即又是一下,第三下……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水晶了,唐松忍着没动,再一下时猛然伸出两只脚去夹住了水晶嫩生生的小脚,一只脚将其固定在池塘的岸壁上,另一只脚伸过去在水晶的小脚底挠了挠。

随即,后花园中便传出了水晶清脆如银铃般的欢笑声。

两人的脚在水中打了一会儿痒痒仗后,这才慢慢安静下来,水晶的两只脚依旧是一荡一荡的挑起圈圈涟漪,阵阵水花。唐松迷着眼睛悠悠的开了口,”水晶,今个儿怎么没鸣琴?”

水晶忽闪忽闪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上一下的,“没……没人听”

“宅子里这么多人呢?”

“他们不是……用心在听”

“那个老爷子呢?”尽管在贡院憋了一个多月,唐松对赁处二进院子里那个嗜琴成癖的老爷子依然是印象深刻。

“师傅不喜欢听琴”

“他是你师傅?”这还是唐松第一次听说,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要说奇怪,还就是那么一位琴中圣手居然会不喜欢听琴?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唐松猛然坐起来,双手抚住流云裙少了的肩膀,“水晶,你刚才这句话说的很顺啊,再说一句我听听”

闻言,水晶扭过头去,不发一言了。只是那双有着长长睫毛的孔雀眼扑闪扑闪眨个不停。

见状,唐松也不再催促。

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唐松也算是彻底看明白了,这丫头分明是有着轻微的自闭症,她说话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说得太少而显得有些生涩而已。

慢慢来吧,反正这丫头还小,早晚给他调理过来。

稍后,水晶的侍女们送来了饮食,唐松强着给水晶回了碗儿,小丫头很乖巧的给吃完了。

一顿饭吃完,过厅羊、抱芋羹俱都干干净净。

吃完饭,继续躺在后花园的草地上晒太阳,边晒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引着水晶说话。不知不觉之间唐松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以及第二天整个上午都是在悠闲中度过的。然而第二天下午门房送过来的那份名刺却陡然打破了这份悠闲的宁静。

这份名刺并不像时下神都那些达官们惯常的那样泥金,素素淡淡的很清雅。

唐松打开名刺,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名刺上也没像其它那些达官们一样写上老长的一溜儿官衔儿,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九个字:

定州博陵崔师怀请见

他怎么来了?无论怎么想他也不该来呀

不仅来了,名刺上用的居然还是“请见”。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