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95章 冯小宝与武则天

第九十五章 冯小宝与武则天

唐松领了敕令走出小堂,片刻后上官婉儿也跟着出来了,当即便在外间值守的禁军中点派了四人跟随唐松一起出这趟差事。

在那四个禁军准备马匹时,上官婉儿走到唐松身边。此时的她再没了前几日在庄海山小酒肆中的随意模样,表情沉肃,行事端稳。

递给唐松一份宫城通行腰牌后,上官婉儿转身便向小堂内走去,堪堪将要到门口时却又停住了脚步。

唐松机灵,见状走了两步到上官婉儿身边。

“多事之秋,慎行,慎言”压低声音留下这句话后,头也不曾回的上官婉儿便迈步进入了小堂内。

目送她走进去,唐松会心的没发出任何声音。

一会儿的功夫后,禁军备好马匹。唐松上了健马,在身后四个禁军的环护下出小院儿直往宫城西门而去。

对于唐人,尤其是要为以后的漫游做准备的读书人来说,骑马实在是最基本的技能,恰如后世人骑自行车一样,那是上学时便必然要学会的。

唐松承继的这具身体同样也不例外,虽然骑术算不上高,却也能应付。

一行五人没有再走皇城的宣仁门,而是直接出宫城西门,再经洛水上的天津桥直接进入洛阳城。

出城之后马速更快,没过多久唐松一行五人便到了名满天下的白马寺外。

在寺门处通报了身份来历,随即便有知客僧领着他们到了白马寺后厢一处并不对香客开放的雅致院落外。

“左相便在此处澄心静思,一并连本寺主持亦在其中”那知客僧说到本寺主持时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也毫无半点儿要同去拜见主持的意思。话说完向唐松合什一礼,宣了句佛号后便转身回山门去了。

对此,唐松也不在意,转过身去屈指叩了叩雅致小院儿的门户。

院门开出露出了一个锃亮的光头,但头上却无香疤,且剃痕极新,显然是刚削发不多久的。光头下的那张脸上也是满脸横肉,面上凶狠与油滑之色并存。

这哪里是什么出家人?分明是地痞街霸削了头发冒充的假和尚。

这假和尚看到那四个禁军后,脸色好了些,“敲门作甚?”

此人一开口,顿时便有一股酒肉的臭味喷出老远,唐松皱着眉头退后了几步,自有随行禁军上前与他说话。

听说是天子派了人来传敕令,假和尚忙大开了院门,道一声“得罪”之后便急急往院中的正堂跑去。

院门一开,便有丝竹管弦及女子的嬉笑声传出,至此,唐松也忍不住的大皱眉头。

白马寺乃佛教最古之丛林,堪称天下有数的名刹。而今却是藏污纳垢到了这等地步,真是荒唐到了极致。

唐松在四禁军的环护下于院门处站定,约莫小半柱香的功夫后,院中正堂门户訇然中开,上次见过的文昌左相武承嗣迎了出来。

两人是见过面的,且相互之间印象很深。走近前来的武承嗣见是唐松来传敕,微微一愣后笑道:“初见时是你被人拘管,再见时却是某被禁足。佛家讲缘法,看来本王与唐小友还真是有缘法的紧哪”

唐松边随着武承嗣向正堂走去,边轻浅笑道:“王爷只是静静心,在下上次却是生死一线。境遇差别可谓天远地隔,如何能比?”

武承嗣一笑,继而压低声音道:“自本王禁足于此以来,多蒙薛左卫常来开解。某是推也不能,却之不恭,遂只能谨守本心,牢记圣神天子谕令,不敢稍有荒唐之嬉”

这番小声说出的话分明是为自己开解,武承嗣想说的是这些酒肉歌舞俱都是薛怀义安排的,他虽然推辞不了,却也不敢接受,更不曾有违武则天的谕令。

此刻两人相距极近,却闻不到他身上有半点酒肉气,此言当是不假。唐松微微点了点头,“王爷放心”

闻言,武承嗣脸上的笑容更轻松了些。

这时两人已到正堂门前,武承嗣停住脚步束手礼请唐松先入。

唐松此刻是以天子使者身份而来,理当先行,所以也就没再谦让,迈步当先进了正堂。

这正堂面积挺大,一应装饰布置也极为精巧雅致。此时堂内当然再看不到酒肉以及歌女什么的,然则空气中的那股子气味及脂粉香却难一时散尽。

堂内最尊的方位处铺着厚厚的波斯毯,一个身形高大的和尚偏腿坐在上面,两只醉眼朦胧的眼睛正打量着走进来的唐松。

这和尚坐姿极其不雅,脸上醉意醺然,全无半点高僧气度。但他身上披着的却是一袭紫色袈裟。

紫色极其尊贵,便是朝堂之内也只有顶级权贵方可服紫,民间完全禁绝。至于佛教丛林之内,除天子钦赐紫色袈裟外,便是名满天下的高僧大德亦不敢私自制穿紫色袈裟。

唐松印象中曾被武则天亲赐过紫色袈裟的就只有一真一假两个和尚。

真和尚便是曾奉诏进京为天子**的北禅宗六祖——少林寺住持神秀,也就是与慧能争衣钵传承,写出‘身为菩提树,心如灵境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的那位。

至于另一个获赐紫色袈裟的就是武则天的男宠,街头买药出身,原名冯小宝,后名薛怀义的伪白马寺住持大和尚。

眼前这满脸酒意,坐姿粗鲁的当然不可能是少林神秀,那就只能是冯小宝了。

没想到偶然之间居然能碰到这位“名人”,冯小宝醉眼模糊的打量唐松时,唐松也在看他,这一看还真看出些东西来。

冯小宝虽然人极粗鲁,但长相却极英俊,眼大鼻挺,五官非常标准。襟怀散开露出的胸腹间可看到线条分明的劲健肌肉。

好相貌、好肌肉再配上他那高大的身材,若依着穿越前的后世标准,这厮简直就是一个极品型男。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厮实在是太白了些,这种白甚至到了有点儿生生晃人眼的地步。一个男人却长着这么一身白生生的皮肉,真是妖孽呀

怀着浓浓的猎奇心理将冯小宝一番打量后,唐松见他不动,自也没有跟他见礼的意思。

眼见武承嗣已在备好的香案前拜伏完毕,唐松便径直走到香案后,口宣了那道简短的敕令。

耳听姑母皇帝解除了他的禁足,武承嗣自然是欢喜无限,但等这欢喜的劲儿一过,心中却是起了疑惑。

近几年来他的权势可谓是煊赫之极,宫中朝中皆有众多党羽耳目。所以他人虽然在白马寺禁足,但消息却是半点都不闭塞。此前分明没有探到半点儿要放他出去的风声,甚或好几个宫内的耳目还说圣神皇帝对他的气儿还不曾消尽。

源自于此,武承嗣心中实已做好了再禁足两三个月的心理准备,怎么此刻却突然来了这么一道敕令?

唐松传了敕令便要回宫交令,谢恩罢的武承嗣站起身来,便陪着他往外走边小声探问道:“宫中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相爷真是太高看我了”唐松闻言笑着指了指身上的青衿儒服,“我只是赶着巧儿正好被陛下抓了个差,宫中真有什么大事儿,又岂是我能知晓的?”

人总是好夸耀,分明不知道的也要吹嘘三分已显示自己的消息灵通与地位重要,宫中出来的人这毛病尤其重。似唐松这般说话的实在罕有,见他这话确实实在,武承嗣也就不疑有它。

此时两人已走到正堂门口,武承嗣在此禁足月余,总要略略收拾一下才能还朝,唐松也不用等他,正要告辞先行时,却听身后一个带着醉意的声音道:“你是谁,什么时候进宫的?刚才的敕令怎么会让你来传?”

不等唐松回身,武承嗣先已伸出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暗暗使劲外推,意思分明是让其先走。

武承嗣既已如此,唐松也就没理会那冯小宝,径直出正堂带着四个禁军回了宫城。

在他身后,武承嗣转身迎上了冯小宝,笑着道:“不过是一个崇文馆的学子,赶巧儿被陛下抓差跑这一趟。这样的人还值得薛左卫动问?”

“原来是个读呆书的小酸儿”冯小宝哈哈一笑,任胸怀袒露着一把揽住了武承嗣的肩膀,“适才那个曲儿还不曾听完,来,咱们再饮”

见冯小宝不再留意唐松,武承嗣心底长出了一口气。他可知道这个活宝最是个能惹事的,而那唐松毕竟是奉了天子令来给他传敕令的,若是在他禁足之处闹出什么事儿来,他也实在不好交代。

且不说武承嗣如何从冯小宝那里脱身。单说唐松一路入宫城回到小堂时,堂内却已不见了武则天与上官婉儿的踪影。

这时有留守此地当值的小黄门走上前来,言说上官待诏有吩咐,圣神皇帝此刻已前往凝碧池,着他回宫后前往凝碧池缴令。

凝碧池乃是禁苑中一处风景绝佳之所在,唐松跟着导引的小黄门一路到了这里,随即便在凝碧湖边的一处亭台中看到了侍立的上官婉儿。

一步步走向亭台时,唐松的心绪实在有些复杂,三次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经历后,这一回总该能亲眼目睹武则天的真容了。

渐行渐近,就见亭台中放有一张类似民间所用竹夫人般的软榻,只是更大也更华丽些。一个女人正躺在这张软榻上,任暖暖的春阳照在身上,看来极是惬意。

或许是为遮蔽阳光,女人的脸上随意的覆着一方锦帕,这样子,还真有几分后世晒日光浴的风采。

上官婉儿就侍立在锦榻一侧,不消说这躺在锦榻上的女人就是武则天了。

走到亭台前五步远近时被人挡住了去路,唐松遂就于此处朗声缴令。说完,便听亭台中武则天的声音传出道:“进来”

唐松迈步走进亭中,锦榻上的武则天随意的抬了抬左手,当即便有两个宫女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武则天显然不习惯于仰脸看人,方一坐起便抬手向下虚压了压,“坐”

亭台内原有石雕出的胡凳,唐松应声而坐,隔着五六步的距离恰与武则天四目对视。

穿越一年多,饱经磨折之后。这一刻唐松终于亲眼见到了中国王朝史上唯一一个名实相符的女皇帝。

武则天身量高大,其锦榻的高度本就比石雕的胡凳要高上一些,再加上她这高大的身形,同是坐着的她竟然比唐松还高出了一指节左右。

武则天发髻高挽,乌黑亮泽。这让唐松极疑惑,不对呀,这与其年龄明显不相符合。

转念之间猛然想起后世曾看到的一则史料,说唐代贵族妇人素来好用假髻,其中尤以玄宗朝贵妃杨玉环为最。眼前的武则天分明也是戴着假髻。

假髻之下是一张形如满月般的脸,唐松初一看去,却只看到了那双眼睛。

直到此时此刻,面对武则天的双眼时,唐松才真正体会了睥睨天下的真正含义。

随侍在一侧的上官婉儿见唐松不仅不低头敛目,反而与武则天四目对视,脸色微变之间极隐蔽的做了几个示意。

唐松浑然不觉。

恰在这时,武则天开口道:“你在看什么?”

“看女皇帝”唐松几乎是随口而答。

“噢?”

此时唐松终于注意到了上官婉儿的眼色示意,收了眼神低下头来,“能见着皇帝已经极难,更别说是自三皇五帝以来的第一位女皇帝有了今天这次面圣,在下便不枉了这一趟神都之行”

唐松此刻所说确乎是发自真心,真心说真话,言语中便自然会有真诚流露。武则天何许人也,焉能觉察不出?

闻言,武则天淡淡一笑间深深的看了唐松一眼,“前次重开科考,你帮办的不错,取才也就罢了,那些章程倒是发前人之所未见,可谓有大功于朝,且说说吧,这些个东西你是怎生想到的”

这已是君前奏对的模式了,唐松也就收了那些散乱的思绪。沉吟片刻后开口道:“科举涉及士子众多,可谓繁杂。要做繁杂之事必先溯本追源,在下不过是多想了些罢了”

“本如何?源又如何?”

“民是邦国之本,然小到一县一州,大到一国一天下,断然少不了官来治理,所以官员可谓朝廷之本。官员如此重要,那取才选官就不可不万分谨慎。自夏商周以来,取才选官先有世卿世禄之制,后有九品观人之法,既已有此上古之法,为何陛下及朝廷还要舍此不用,而定制科举?”

唐松自问自答,“弃之不用必然是因为其弊端太深。这两法弊在何处?在下窃思良久,不过一个‘私’字。陛下既然因为其‘私’而舍世卿世禄及九品观人两法,那新定制的科举必然求的就是一个‘公’字”

言至此处,唐松不知不觉之间又已抬起头来看着武则天的眼睛了。这实在是没办法,后世几十年的习惯真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在后世说话不看人那可是太不礼貌了,久而久之,这种说话方式已经成为习惯,既是习惯想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迎着武则天的眼神,唐松微微一笑,“既然想明白了陛下开设科举力求的是一个‘公’那后面的事情也就简单了。在下只不过是竭尽全力做好这个‘公’字而已。示天下以公,以公心取才,只要有这份心思,那些个章程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朕取你这个‘公’字儿。不过,那些章程若真是你说的这般简单,为何之前的那些个考官都想不到?”

听到这一问,唐松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在下聪明,也不是那些位考官想不到。或许他们只是不愿去想罢了,自科举定制至今已非一年两年,科举中的诸般弊端也已广为人知,对症下药,循因补漏这样的事情一人两人想不到也就罢了,焉能那么多位大人都想不到?陛下此言真是小觑了天下英才呀”

眼见唐松在武则天面前的表现越来越随意,上官婉儿先自断喝了一声,“放肆”

武则天闻言抬起手向后挥了挥,示意上官婉儿不要多言。看着唐松道:“你继续说”

“还是那句话,归根溯源,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愿想,或者想到了也不愿去做”

武则天看向唐松的眼神里自然而然的又有了几分欣赏,明知故问道:“何以如此?”

“表面看来是因为这么做太得罪人,追本溯源是因为他们只是官,而不是君。官者,不过是领俸禄替君治理天下而已。又何必为了别人的天下给自己招来那么多怨恨?”

唐松这话实在是已经浅白到了极处,武则天听完展颜一笑,”说得好不过,你又何以能做到如此?你甚至连官都不是”

“因为在下是寒门出身,此前又曾遭遇岳宋两位主考私心戕害。是以在下不愿再以私心害人”言至此处,唐松笑了笑,“其实这么说也有不妥,在下又何尝没有私心”

“尔私在何处?”

“在下既是寒门出身,而今又有了帮办科考的机会,自然也希望能多取些寒门士子。此即在下之私心也”

“说得好”这一遭,武则天是真正的笑出声来,“尔之私心恰与朕之心思暗合,朕取你这私心,不怪你”

说话间,武则天从锦榻上站了起来,边负手于后在亭台中悠悠漫步,边沉声道:“弃九品观人法而将科举定制,朕意便是要广纳天下寒门才士以充朝官之用,以分世族门阀之权。这些人恰如尔适才所言,视家族大于天下,跟家族利益比起来,什么百姓天下,乃至于朕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万事因循,私心自用,朕身为天下之主,岂能容之?”。.。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