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98章 要命

第九十八章 要命

唐松得到这个消息时天已近午,眼瞅着就是断中的时间了,皇城各衙门有会食制度,可以在衙门内吃大锅饭,他们这里却不成。

贺知章通报完消息后就没再说话,唐松也是无言,公事房内便是一片沉默,沉默的越久,渐渐的室内气氛也变得压抑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唐松站起身来,“走吧出去吃饭……”

贺知章心神不属的跟着唐松向外走去,出门时还被门槛绊了一下,若非唐松伸手拉得快,他非结结安实摔一跤不可。

正是这一摔让贺知章醒过神儿来,“大人,狄公……怎会谋逆?”

唐松没回头,继续向前走去,“狄公何曾谋逆?”

“狄相人都已被拘拿……”

“那只是有人状告狄公谋逆这与狄公已经谋逆有天渊之别……”

唐松话到此处后便再不说什么了,贺知章又嘀咕了几句见唐松不接口后也就不再说。

两人默默的出了东宫与皇城。

走出宣仁门,唐松一眼就注意到路边人群中道衣飘飘苒方山奇。

“你且在此等我”向贺知章交代了一句后,唐松就向方山奇走去。

方山奇面色凝重,见唐松走过来,勉强的笑了笑。

“山人何以在此?”

“某是陪光远公子而来……”见唐松不甚明了,方山奇遂跟着补充了一句,“狄相家的公半……

唐松点点头沉吟片刻后,低声问道:“神龙天后登基不过三载,依仗诸武处正多,怎会自断臂膀?弹劾诸武有何用?单是如此也就罢了,怎能还扯上庐陵王?”

“哪有什么庐陵王那是陛下……”方山奇将这四个字咬的极重,“奏请将陛下移往京畿道伊川县安置是桓大人的主张……”

言至此处,方山奇也是一声叹息,“张公及狄公并不知晓此事。至于弹劾诸武,岂是无用?”

“何用?”

“总得有人站出来告诉神龙天后,告诉整个朝堂,告诉整个天下,诸武不法民心在李……”

哎!又是武李继承人之争,终究还是为了给武则天施加影响。法子倒也不错,选的点也不错,可惜事情坏在了那本牵扯到庐陵王的奏章上。这实实在在是触了武则天的逆鳞。

话已说完,唐松转身要走。待其走出两步后,方山奇唤了一声,“唐小友……”

唐松转过身,方山奇凑前两步……“你身居帝侧,若得着机会……”

不等其将话说完,唐松先自挥了挥手,“某素来仰慕狄公。你等若能联系上狄公且代我传一句话……”

“什么话?”

“认罪”

这轻飘飘的两字出口,直让素来沉稳的方山奇目瞪口呆。

这也不是长篇大论解释的地方,唐松看了他一眼后接着说道:“你将此话传到狄公自然明白……”

低低声音说完,唐松不再多留,向方山奇点点头后转身去了。

在外面吃完午饭,唐松与贺知章刚回到崇文馆小院的公事房不一会儿,便有小黄门进来报说上官待诏有请。

跟着小黄门出了院子,便见到上官婉儿俏生生的站在院门不远处。身后跟着上次见过的那四个随扈,穿着禁卫的服饰,手牵着六匹健马。

清脆竹林边身穿淡黄宫裙的上官婉儿简直就是一幅画,见唐松出来,上官婉儿招招手,“你的宅子已经办妥这就去看看吧……”

唐松走上前去与她并肩而行,“这等小事何劳上官待诏大驾?”

“你这是陛下亲自交办的事情,我可不敢怠慢……

又走了几步后,上官婉儿才又淡淡声道:“能有机会出去走走也好……

闻言,唐松笑笑,“那待诏岂非该感谢我了!这几天一波连着一波皆是大事,宫城里压抑的紧能出去走走确是好事……”

上官婉儿侧脸瞅了唐松一眼,“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唐松停下步子,向上官婉儿拱了拱手……“多谢待诏关心……

上官婉儿虽有在宫城骑马的权力,唐松却不行,是以两人便缓步向外走去。这一遭上官婉儿也没经西门的天津桥出宫,!路向皇城走去。

见状唐松笑了笑,由宫城西门出去就是到洛阳南城,而从皇城宣仁门出去就是北城,看来上官婉儿给他操办的这宅子必是在北城无疑了。

出宫城刚走上皇城,就见前面阔大的皇城场院上有一堆人拥挤在一起,其间还隐隐有叱喝声传来。

皇城里不是官就是吏,平时大声说话的都没有,贺知章在此小跑都是异类。像眼前这种景象可真是难得的很。

上官婉儿见状皱起了眉头,脚下也加快了步子。

走近人群,上官婉儿一声咳嗽,那些个嘻嘻哈哈看热闹正起劲儿的小官小吏们回头一看是她,立即将脸扭回去,随即脚下抹油四散开去。

人群散开,唐松就见到冯小宝正攥着拳头在揍人,旁边的苏味道则是扎煞着手苦劝。

此时他那袭紫色袈裟已经襟怀散乱,锃亮的光头上也有了点点滴滴的汗珠。但冯小宝浑然不觉,全部注意力都在手中攥着的那人身上,一拳一拳打的甚是尽兴。

被他薅衣领劈面揪住的是一个三旬中年,白白净净俊雅的脸上已经是青一片紫一片,身上的衣衫更是被扯的七零八落,真是狼狈到了极处。

眼见着苏味道的苦劝毫无作用,冯小宝又一拳下去将那白净中年的鼻子砸得鲜血长流,上官婉儿冷声道:“去”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两个随扈上前,生生将冯小宝与那白净俊雅中年分开并从后抱住。

冯小宝挣扎不脱,待看到上官婉儿之后也就不挣扎了,伸出手摸着油亮的光头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姓沈最好书城的,今天算你运气,不过你也莫要高兴的太早,从今以后爷爷见你一回揍你一回……”

那姓沈的中年闻言全身一个哆嗦,冯小宝见状笑的更大声了。

上官婉儿也不与那冯小宝搭话,吩咐随扈护送那中年回家之后,便继续迈步向前走去,唐松遂也跟上。

此时上官婉儿的另一个随扈已经放开冯小宝,这伪和尚整理着紫色袈裟时却见唐松有些面熟,遂顺口问道:“这人是谁?某似平在哪儿见过……、

见上官婉儿两人已渐行渐远,苏味道喘着气道:“这就是自去岁以来名动神都的少年俊杰唐松了……”

听到少年俊杰四字,冯小宝就有些不高兴,“某看他分明不是官儿,怎么却从字城里出来?”

“他如今在宫城崇文馆……”答完,苏味道漫不在意的补了一句,“当日满朝反对陛下却亲自将他拔擢到了宫城真是信重宠爱到了极点……”

到这时,冯小宝也已想起来,当日往白马寺传敕令的岂非就是这个少年?

一个白身士子却能去传敕令,还被放进了宫城,爷爷我现在还在白马寺装和尚兰而今更与上官婉儿同步出心……冯小宝越想越是火大,刚刚痛揍沈南理的畅快也已一扫而空。

“好个老武竟敢欺我……”冯小宝也不进宫了,向苏味道粗粗一拱手之后便怒气冲冲的循着唐松与上官婉儿的方向而去。

苏味道端端正正的还了一礼,又整了整衣裳,喘匀了气息后方才踱着步子凤到了中书省。

出皇城后,上官婉儿取了一顶覆面雕胡帽戴上,而后翻身上马向前行去。唐松紧随其后。

过了最靠近皇城第一横排的五个坊区后,上官婉儿控马左转,进了第二横排五个坊区最中间的履顺坊。

随即,唐松就在履顺坊深处见到了上官婉儿给他安排下的那套宅芋。

占地十一二亩的面积三进外加一个后花园的格局在唐代确实算不上大府邸,但这处府邸却胜在装修的极其雅致精美,而且日常生活所用诸物一应齐全,拎个包裹就能过来入住。

上官婉儿领着唐松将府邸粗粗的走了一遍后开口道:“这是一个犯官的私宅。这人做官不成,享受倒是不肯委屈了自己。可叹其花大力气置办整修下这个宅子尚不到十日便事发了,宅子也随之抄没入官。如何,你可还满意?”

履顺坊不是北城最显眼的第一横排坊区,但离皇城却极近,往来非常便捷。还有这处宅子在履顺坊的位置也是极好。面积虽然称不上很大,却胜在精美雅致且方便。

不管从那个方面看这套宅子都属于那种不乍眼却极舒服的所在,对于当前的唐松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能在寸土寸金的神都得着这么一套宅子再要不满意那可就是贪而不知足了。唐松更知道若不是上官婉儿居中照顾,这样的宅子断然是轮不着他的。

“多谢了……唐松看着眼前姹紫嫣红的后花园微微一笑道:“这番可真是承待诏大情了……”

上官婉儿浅浅的抿了抿嘴“你喜欢就好……”

唐松见她转身以为她这就要走。伸手一拦堪堪拉住了上官婉儿的手腕,“承此大情无以为报,你若是有闲,且容我沽些酒,再下厨理几样小菜,咱们便在这后花园中设宴对酌一回如何?”

上官婉儿没说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后又抬头看了看唐松。

唐松放开手,迎着上官婉儿的眼神很清澈的笑了笑。

“宫中事情甚多,留不得了。走吧,去前院儿我还有几个人要交托于你……”上官婉儿边说边向前走去,唐松在后面悠悠一声叹息,“可惜了这大好春光啊……”

再回到前院时,除了上官婉儿带来的那两个随扈外,又多了六条年纪都在三十多岁的彪形大汉,这些汉子容貌不一,却都有着粗糙的皮肤、凌厉的气质。

“这些人都是我远房族人,自小在边塞长大,十几岁便入军中服役,凭着一刀一枪的厮杀,从一介贱奴以军功杀到了捉生将。去岁家母五十寿辰蒙陛下开恩准我赦免十人为家母祈福,我遂借此脱了他们的军籍。我常在宫中,一则身边用不了这么些人再则也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瞅着你刚立下宅子就留在你这里帮衬吧……”

“求之不得多谢待诏了……”

上官婉儿转过身来,双眼紧盯着唐松沉声道:“这些人都是我的族亲,我将他们留在此处是帮衬于你,却容不得你将他们视为奴仆。此外将来这些人娶妻成家之事也就一并交给你了……”

不用上官婉儿深说,唐松也明白这必然与上官仪当年的事情有关。上官仪父子是在二十九年前被杀的。整个上官家族直系血脉被血洗一空,上官婉儿母女全凭着一个做高官的舅舅才得以幸免,并充入宫中为奴。

算算时间,这些人当是受上官仪父子连累的上官家族远房。似这些人的身份放在郑府也的确是不合适。

一念至此,唐松也没有点破一一仔细的将那六人打量了一番后,肃容正色道:“都是为国征战,染血沙场的英雄好汉子,我唐松敬且不及,又怎会视之为奴待诏太小瞧我了……”

上官婉儿静静的盯着唐松将这番话说完后,点点头道:“如此就好……”

交代完这件事后上官婉儿又与那六人说了几句话后便动身返回了宫城。看来她之所以会亲自跑这一趟,目的倒不是带唐松看宅子,也不是为了出来走走,更多的还是为安置这六人。

上官婉儿走不一会儿,唐松正与六人攀谈时,蓦然便听宅门处一声轰然巨响。

此时,宅子里也没有门房什么的。然则不等唐松去看,便听一阵沉重的脚半声从外传来,一并响起的还有花架的倒地声花缸的碎裂声,乱成一团。

再然后,就见一群多达二十几个的锃亮光头绕过照壁走了出来。领头的正是身穿紫色袈裟的冯小宝。

走到前院,随着冯小宝手一挥,那些随在他身后,手抄着哨棒的假和尚便雁翅展开,将唐松等七人围在了中间。

冯小宝抬头看了看这精美雅致的宅子后,恶狠狠的目光就盯在了唐松身上,“谅你个白身小酸儿也买不起这样的宅子是赐下的吧……”

言至此处眼睛都已微微发红的冯小宝蓦然一声怒喝,“砸给爷爷都砸干净……”

那些个手抄哨棒的假和尚本就是冯小宝收罗的地痞街霸干这一行真是再顺手不过了,闻言暴应一声后便四下扑出,随即便听这一进院子的正房厢房处响起了一片打砸声。

上官婉儿留下的六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不约而同的看了唐松一眼。

唐松铁青着脸缓缓摇了摇头。

见他如此,那六人便没有异动,只是站位上微微散开,隐隐将唐松护在了中间。

唐松刚刚得下的一套新宅子就这样被人砸得稀里哗啦。

那边砸得尽兴,唐松却丝毫没有动静。这让冯小宝非常的不快活,分明是想来出气的,但找着的对象却既不反抗也不惨叫告饶,这还有什么兴味儿。

眼瞅着这一进院子所有的正房厢房都已犁了一遍,那些个假和尚们正要往后面的院子扑去,等不得的冯小宝一声吼叫又将那些地痞街霸又招拢回来。

看着人手已经收拢,冯小宝再次将目光投到了唐松身上好一番打量。

果然俊朗,果然年轻,尤其是这年轻两字儿狠狠的刺激了冯小宝。陪伴圣神皇帝多年,他知道那位就喜欢年轻的,尤其是这两年随着她年纪渐大,这份喜好就表现的越发明显了。

跟这个唐松比起来,三十多的老白脸沈南理真就算不得什么了。

难怪啊,这都好几个月了,她却没召过自己一回,原来是得了这么个年轻的新宠。

这一刻,冯小宝心里既有着“由来只有新人笑,无人听见旧人哭……的悲哀,更有着无边的愤怒与恐惧。

愤怒于这个小酸儿竟然敢跟他争宠,恐惧于他若彻底失宠,眼前的一切荣华富贵可就都没了。

悲哀、愤怒与恐惧掺杂一起,使得盛怒而来的冯小宝更加的疯狂,伸手一指唐松,“给爷爷打打不死这厮也废了他的阳货……”

此言一开那些个地痞街霸发一声喊,抄起哨棒就向唐松扑来

上官婉儿留下的六人再次向唐松看来。

唐松盯住冯小宝冷冷一笑,“莫沾性命打残勿论别跑了那紫和尚……”

六人既没有轰然齐应,也没有说什么脸上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只是稳稳守住自己的方位向那些个扑来的地痞街霸迎去。

别看是以少应多,唐松却没有半点担心。这份底气不是来源于这并不了解的六人,而是源自于他们的身份~~一捉生将。

这是唐代边塞上一个极其特殊的军职,他们的任务就是潜入异族的地盘,在虎穴里挣功劳,对他们的记功最简单也最实在,就是数那血淋淋的人头,一个人头一份功,没有人头说什么都没用。

这样的人堪称是边军精锐中的精锐无论武勇、头脑与心智皆是上上之选。玄宗时的安禄山与史思明就是从捉生将杀上位的。

场面正如唐松的预料,那些个地痞街霸的人数虽然是四倍之多,且都带着哨棒做武器。但那六个捉生将一出手,便如虎如羊群,尤其是劈手夺了哨棒做武器后,地痞街霸更是全无还手之力。

这六人下手极狠极准每一次带着风雷之声的哨棒下去,不是断臂就是废腿,短短的时间里,小院里就响起了一片的惨嚎。

眼见着自己带来的人被打的落花流水,那六条沉默无语的汉子又手毒到了极点,冯小宝的脸色由急变惊,最后变成了惧。

地痞街霸们倒下的更多了,冯小宝狠狠的咬咬牙,转身便走。刚走两步一条带着尖啸风声的哨棒从后面狠狠的砸中了右腿。

腿上一阵儿剧痛,冯小宝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

唐松走上前去,抬起右脚缓缓的踩在了冯小宝那颗锃亮的光头上,而后缓缓用力,将这颗正挣扎着要起来的光头一点点,一丝丝的重新踩下去。

直到那光头已经彻底贴地之后,唐松的脚才又左右使劲摇晃了几下,带着冯小宝粉白标准的脸在地上来回摩擦。

冯小宝伸手要去抓唐松的腿,手刚一伸出,一条哨棒便如电火闪过崩在了他的胳膊肘上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这条胳膊就此废了。

直到感觉到那光头再也不挣扎着往上挺起时唐松才缓缓的挪开了自己的脚,“架起来……”

两条哨棒从胳膊下穿过去一交叉冯小宝便被生生的架了起来,可惜他此时的形象实在是有辱武周第一男宠的名头儿,半张正在渗着血丝的脸彻底毁了他赖以成名的白脸儿。

这厮倒也硬气,被架起来后既没开骂也没威胁,只是看着唐松道:“我往你来,咱们这也算走平了,你放了我咱们就此一笔勾销……”

闻言,唐松盯着冯小宝的眼睛轻浅的笑了,“这话你信?”

说话间,唐松已走到了冯小宝面前,“放终究是要放你的,不过总得留下点东西吧……

听说唐松会放他,冯小宝眼中的喜色与厉色一闪而逝。

唐松也笑了笑,伸出手去摸了摸冯小宝完好无损的白嫩嫩右脸,手掌顺着他的右脸滑下攀住了那同捍白嫩的脖颈。

唐松这动作让冯小宝莫名所以,但心里却本能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恐惧。

就在这时,唐松手一紧,冯小宝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下一刻,就见唐松蓦然抬腿弹膝重重撞向了冯小宝的**。

看到唐松这动作,看到他这动作中透出的狠劲,那六个捉生将中都有三人忍不住的咧了咧嘴。

这一下子对男人来说可真是太要命了。

似有轻微的碎裂声传出,随即就是冯小宝不类人声的惨叫。

唐松松开手拍了拍膝盖部,“这样才是扯平……”

说完他便再不看那冯小宝一眼,向身边的捉生将道:“还要劳你们帮忙请个大夫了至于结果如何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说着,唐松一并将袖中带着的所有飞票及钱财都掏了出来递过去,“我这就要进宫面圣,你几位请了大夫之后就先避避,以后若还有机会咱们再聚……”

“我等不缺钱……那捉生将顿了一下后又道:“你这人做事倒是挺合我兄弟脾性早点回来……”

唐松笑笑,将钱收回袖中后什么也没再多说,转身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