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01章 启禀陛下,臣下从不敷粉

第一百零一章 启禀陛下,臣下从不敷粉

安静了一会儿,再说起这事时,上官婉儿道:“就在昨天,秋仁杰等八人认罪了”

秋仁杰认罪唐松并不意外,只是他认罪的这个时机……正卡在百姓们热议纷纷,国子学士子蠢蠢欲动的时候认罪。他这一认罪,国子学学子就是再想做什么也做不成了。

分明已经被诬下狱,仍能顾念到法度,顾念到朝廷,这还真是识大体啊!

狄仁杰的这一番苦心并不复杂,武则天真能看不到?

誉满天下的狄仁杰居然认了谋逆之罪,这消息何等震撼?但唐松的反应却堪称平淡,上官婉儿转过身来仔细的看着他。

唐松脸色自然,“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而今对于狄相来说,危险不在于陛下,而在于来俊臣。秋相已入此酷吏之手,若不认罪,不等沉冤昭雪先就被刑杀在了狱中”

上官婉儿习惯性的向左右看了看,“慎言!”

“我不是个多嘴的人。这里是冷宫,我的面前只有你”

上官婉儿看了唐松一眼,“谋逆大罪乃‘十大逆,之首,这岂是好认的?”

闻言,唐松笑了,“婉儿这是在考校我?便不说陛下,就是你,难倒真相信秋相这等人也会谋逆?”

上官婉儿对考校的话题闭口不言,接着问道:“陛下若是不信,何以会任由来俊臣将秋仁杰拘押这么些时日?”

“来俊臣虽然凶名素著,但以他的身份若是背后无人支撑指使,焉敢冒然对政事堂相公下此重手?”

“陛下断不曾做过这等事”

“陛下当然不会做。但陛下却在弹劾诸武的风潮刚起时,将在白马寺禁足的武承嗣放归还朝,有此举动就尽够了”

听唐松说出这话,上官婉儿眼中陡然一亮,随即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考校的如何?”唐松笑了笑。

上官婉儿也笑了笑,却什么都没说。

这一晚的最后一个话题是唐松问及了上次的一件事情。

自被关进小黑屋之后,唐松于沉思乃至反思之余总会想到一个疑惑。论说他与冯小宝并不熟,那日冯小宝在皇城暴揍沈御医时,他也只走路过静观,且连话都不曾说一句。

照此情形来看,冯小宝就算要找他的麻烦也断不会去的那么快。

上官婉儿在他那赐宅里呆的时间不长,她刚一走冯小宝就到了,再加上冯小宝召唤纠集那些个假和尚也需要时间,这样算算的话,几乎就是他刚与冯小宝在皇城照面,冯小宝便已确定了他武则天男宠的身份。

这实在不合情理。

想来想去这就只有一种可能,必是有人在那个时刻对冯小宝说了什么至关重要的话,才使得其有了随后的那些个举动。

唐松现在想知道,并托了上官婉儿去查的就是这件事。

那个人究竟是谁?

“当日人多杂乱。是谁实难确定”言至此处,上官婉儿顿了顿之后才又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当日皇城中最后一个与冯小宝说话的人是中书侍郎苏味道”

唐松轻轻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苏味道”

此后的一段日子,唐松依旧被关在小黑屋里,生活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但他却通过上官婉儿掌握着外面朝堂上的风起云涌。

秋仁杰认罪之后第三日。此前在皇城中四处游走却找不到丝毫门路的秋光远终于得到了面圣的机会。

秋光远随即将狄仁杰拆被头帛布写成的诉冤书上呈圣神皇帝。

随后,圣神皇帝传召秋仁杰等八人面询,“既为冤屈,前何承反?”

狄仁杰答曰:“向若不承反,已死于鞭笞也”

圣神皇帝又问:“何为做谢死表?”

秋仁杰答:“臣无此表”

武则天拿出之前来俊臣呈进的谢死表,细观其笔迹,方知是为伪造。

是日,被拘押多时的狄仁杰八人悉数被释放。

随即,前政事堂相公狄仁杰被贬为彭泽令,同案诸人亦被远窜地方,着令即刻离京。

狄仁杰释放当日,文昌左相武承嗣亲往御史台坐镇三日,遂使一众弹劾来俊臣之章本不出御史台一步。

此案办完后又五日,唐松在掖庭宫小黑屋中已被拘押满月。

满月后又两日上午,往常死一般冷寂的掖庭宫中突然热闹起来,宫人净道,禁卫排布妥当后。当朝圣神皇帝乘着三十二人抬的肩舆悠悠进了掖庭宫,进了唐松所在的小院儿。

走下肩舆,武则天缓步走到小黑屋铁窗前向里探看。

此时唐松早已走到窗边,躬身为礼。

“抬起头来”

唐松应声抬头。

武则天将唐松打量了许久,唐松表情平静。依稀与当日凝碧池畔面圣时差相仿佛。

看完之后,武则天方才开口道:“打开门户”

禁卫应声上前,吱呀声中,紧闭了三十二天的小黑屋悄然开启。

“出来吧”

唐松走出来,却见武则天已转身过去,负手于后缓缓声道:“薛左卫已经身死,尔可知之”

唐松摇头道:“不知”

“若论尔罪,杀之亦不为过,尔可知之?”

唐松沉默。

“嗯?”这短短的一声里有着无尽的威压。

唐松终究是不能在沉默了,“是”

“念你曾有功于朝,此次重罪权且记下。此后行事若再敢如此咨意妄为,两罪并罚,联必诛你”

“是”

“月来在此静心,可有所得?”

“前次陛下交办之事,臣下倒是有了些头绪。只是还不曾拟写为章程。这地方没笔墨啊”

听到最后这句抱怨,背对着唐松的武则天嘴角处微微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罢了,你明日来见小]说~就来o联时再细说此事。如今且随宫人去沐浴梳洗。一个时辰后随联往禁苑参加文会”

文会?

武则天却没理会唐松的疑惑,“来呀,带他前去沐浴梳洗,赐锦袍,一并将宫中所藏上品敷粉赐予,再拨两个老于妆容的宫人前往伺候”

听到武则天如此细致的吩咐,侍立于她身后的上官婉儿脸色微变,身子也随之轻颤。

沐浴梳洗唐松真心没意见,但这敷粉嘛,他却是实在受用不了,当下朗声道:“启禀陛下,臣下从不敷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