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11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第一百一十一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随着这一问,上官婉儿终于在唐松怀里彻底安静下来。

怕吗?

当然怕!越是跟随武则天的时间长,越是经历的多’越是武则天对她的宠信厚重’她就越是怕。

十四岁走到武则天身边’十六年来她就是在武则天那遮天蔽日的影子中长犬的’她对这位圣神皇帝知道的太多’了解的太多,怎能不怕?

想了又想,上官婉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思’终究没把武则天对唐松的另一层心思告诉他。

她怕点明了什么?

她怕点明什么后唐松又会生出什么想法来?

既怕圣神皇帝,以她那威霸天下的生性’看中的禁脔断不会容别人染指’她上官婉儿也不行!

又怕唐松’在男宠这等事情上’圣神皇帝尚没有强逼他人就范的先例,这同样源于她那威霸天下的生性’此等事她不屑为之。但……若是唐松自己心动了呢?若是他也想沈御医那般,天子稍有示意便迫不及待的凑上去了?

毕竟那是圣神皇帝啊’一旦得了她的宠幸就将拥有无穷无尽的荣华富贵’敢问世人有几个能忍受这等诱惑?

唐松能吗?他能一直坚持下去吗?

怕!

上官婉儿真的很怕!

唐松眼见怀中的上官婉儿静静的不动却也不言,遂开口道“我还清楚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那时的你丽质天成’威风凛凛,所到之处鸦雀无声。可怜我只不过是个无意间撞了你一下的小奴仆,你都恨不能打杀了我!一眼看去’顿时便让我落荒而逃”

言至此处,唐松笑叹了一声,“那时的你何等自信’你本就是丽质天成’再有这一份自信就愈发的美丽了,为何一进宫中之后便常常跟个受气小丫头一样,没得自伤了颜色”

唐松说完,静静伏在他怀中的上官婉儿良久无言。

待其最终开口时却全没接着唐松的话题,“那次初见,你那是什么奴仆?分明就是个来偷吃喝的小贼”

虽是午后’假山中的幽洞中却因为进折而昏暗,遂也就看不清楚上官婉儿的脸色,只是她的声音里多了些极轻极淡却缠绵的笑意,“我只恨那日怎么就没有打杀了你’以至现在要受你这小贼的无赖”

闻言’唐松在上官婉儿耳边轻轻的笑了,却不曾再说什么,只是拥着她的手越发的轻柔,柔的就像三月的春风,吹面不寒,但风中的那股生机与温暖之意却能润进肌肤直钻到心里。

唐松不言’上官婉儿也默契的没再说话。一时间’进折幽暗的山洞中恢复长久的寂静。

只是在这片寂静的幽暗中却有无声的温情晕晕流动,虽不激烈,却绵长沉醉。

寂静终有被打破的时候。

“陛下将要醒了,我该走了”似乎是不忍破碎了洞中的气氛,上官婉儿的声音很轻。

唐松拥着上官婉儿的手紧了紧,“不许再躲着我。别怕,便是天塌下来,也有我陪着你!”

随即,唐松轻轻的放开了手。

昏暗中听着这般三月春风般轻柔的话语’上官婉儿的心猛然一抽,“将作监已经将你那赐宅修缮完毕,你明日午后去一趟”

说完’上官婉儿低着头快步出了山洞,始终没让唐松看她的脸。

待上官婉儿走出山洞好一会儿后,唐松才从另一侧洞口处走出,随后又在假山附近流连了近半个时辰后,方才重新回转风爽阁外。

此前带他来此的内宦见到他’快步迎了上来,口中抱怨道:“陛下小憩后已经回瑶光殿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啊,走了?怎么这么快?”唐松一脸的后悔惋惜。

这一趟顺利的见到了上官婉儿’唐松遂也就不再提面圣之事’应付了那内宦,一并给了他五十贯飞票的酒钱后,便又随着笑眯眯的他出了宫城。

第二天’唐松就没再到崇文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后才起床,梳洗罢晃悠到附近一家常去的酒肆吃过饭后,也没雇车’继续晃悠着到了履顺坊的赐宅。

将佐监果然是将作监,当日被冯小宝带人砸的稀里哗啦的前院已经修缮如新’甚或比原本的更为精巧雅致。

这已是一喜,更让唐松喜欢的是进宅之后他又见到了上官婉儿的那六个族亲’六个捉生将。

看到他们,唐松当即快步走上前去’也不管那六人其实不太善于与人交往,大笑声中一人给了一拳’“今日能再与六位相聚真是人生大快意事’此宅中当有酒室冰室’且容我取了那波斯酿来,我七人一醉方休’

“今后我六人便要长住这宅中’若要痛饮什么时候不成?倒不必急在这一时”左边那人说完,伸手向一进院落的正堂处一指道:“那里还有人等你’去吧”

有人等我?

唐松心下疑惑’却也没再多问’向几人拱拱手后便向正堂走去。

方一走进正堂,首先看到的却是个内宦,见他进来,那内宦上前行了个礼后噶声道:“奉上官待诏令,人已经送过来了,你们说话,我在外面等着就是”

那内宦说完后便自迈步出去了。

人?

唐松先是一愣,继而心中猛然升起一股狂喜,眼睛还不曾将整个正堂看完’先已朗声喝道:“柳眉”

正堂里没有柳眉。

就在唐松心情一黯时,吱呀一声响动过后,正堂打开后靠着墙壁的宽大门户就此推开。

门户半开,露出了俏生生躲在门后,芙蓉如面柳如眉的柳眉!

全身气血逆冲而上,似有无数个太阳在头顶同时升起’这一刹那间’唐松只觉眼前金星闪动,眼睛都有些花了。

摇摇头,再次看了一回。

不错’那站在门后,身穿一身青色宫裙,此时正粲然而笑的正是柳眉。

此刻,她那笑容与去年离开襄州时一模一样。

一样的灿烂,一样的明媚!

唐松也笑了’带着满脸的笑容一步步走进,最终将柳眉搂进了怀中。

爽朗的笑着’但这笑容里却有着太多的怜惜,唐松轻轻的拍着柳眉的后背’“傻丫头,受苦了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柳眉什么话都没说,眼泪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先是一颗两颗,最终这些晶莹串成了串,连成了线,簌簌而下再无断绝。

因是眼泪流的太多又太疾,柳眉的身子都有些微微抽搐起来,但她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哭声。

唐松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背’不住口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许久许久之后,柳眉身上的微微抽搐停止了,随后就见她小心的将手也攀到了唐松肩头后

当她最终从唐松怀里退出来时,眼泪已经擦干,虽然一双漂亮的杏眼红彤彤的,但脸上却已是灿然的笑容。

一别经年,柳眉依然是那个柳眉,当她面对唐松升’脸上永远不会有眼泪,只会有笑容,灿烂而明媚的笑容!

两人并没有在正堂中待的很久,似乎这间正堂太逼窄,逼窄到装不下两人重逢时心中的狂喜。

一路跑出去找到酒室与冰室’取了波斯酿与藏冰后,唐松就将柳眉带到了花园中那处亭子里。

两人对面而坐,面前俱有一樽漂浮着碎冰的波斯葡萄酿。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然而此时手持波斯酿的唐松却很平安喜杀,因为这是一樽团聚的美酒。

最初的狂喜过后,两人自然而然的又回到了鹿门山中相处时的情景,在轻松、随意、甚或是不着调的话语中诉说着这一年多各自的生活。

回顾起自己从柳眉走后的生活轨迹时’唐松的话音很淡,一切都说的轻描淡写,颌贡生暴乱不曾说,刀刃枪锋之前闯皇城也不曾说’甚或就连前些日子的文会都不曾说。

他只是说了那些到神都以来曾碰到的,看到的最让人快活发笑的事情’所有的进折险阻,所有的波澜起伏都已收尽,此时在他口中,这一年多的经历就像一次长程的漫游,轻松、惬意、快乐!

柳眉的述说很琐碎,却也都是很快乐的事情,没有一点阴暗,没有一点委屈,似乎她这一年多真就住在世界最美的宫殿里过着公主般的生活。

说完’两人相视之间’俱是一笑。

说完过往说将来,说到这个唐松对柳眉的规扑有很多’很细,也很美好,总而言之就是要让受了太多委屈的柳眉从此过上他所能提供的最好的生活。

因是设想的太美好,唐松说着说着眼睛都眯了起来。却不曾注意到随着他越说越多’柳眉的神色开始有些不自在起来。

终于’当唐松将这一年多对柳眉出宫后的臆想说完之后,柳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后说出了一个很不想干的话题一一前次十使团朝贡中,有一个使团的所有成员俱为女子’她们代表着一个很奇怪的国家。

“孙波”见唐松对这个名字丝毫没反应’柳眉笑了笑后又道:“东女国可听过?”

说到东女国’唐松顿时就明白了。这是唐时很有意思的一个小国家。

这个东女国世居于吐蕃高原澜沧江畔的康延“很早就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国名当就是柳眉口中的“孙波”这个小国之所以在唐代挺有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们那“俗重妇人而轻男子”的习俗。

这个小国中世代以来都是女子为王,王有两个,犬者称王’小者称小王,类于中原王朝的太子’大王死则小王嗣立。不仅如此’国内各级官吏’上至类似宰相的“高霸”下至最普通的官员俱是由女子担任。

在这个国家里自然也是有男子的,不过男子多是承担家事,农事,外事则一概由女子执掌。

前太宗时有唐僧玄焚法师西极流沙十六载,前往五天竺拜佛求经。西行途中就曾路经此国’回唐后将此经历写入了著名的游记《大唐西域记》中’并最终被后世之吴承恩所吸收,遂有了《西游记》中的女儿国。

这个犬唐时真实存在的女儿国“孙波”最终于中唐时随着吐蕃的统一’被并入六牦牛部而湮灭无闻。

原本是说着这个,但柳眉说着说着,却冒出了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