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一十五章 大非议大笑话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非议,大笑话(求票)

朝局动荡,形势微妙。殚精竭虑制定出的那此章程无法推行,至此唐松留在宫中,留在崇文馆已无甚实际意义,遂请求出宫希望能另辟蹊径走出一条路来。

听了他的憩法,武则天沉吟良久,最终点头应下了。

见她答应,唐松心下一松,随后又说及了支持之事,武则天一并答应钱粮场地等必须之物俱由内库支应,并不经户部及京兆衙门。

听到这个消息,唐松心中一块儿犬石落地,躬身一礼作谢道:“陛下,据臣下所知,在国子学中明法、明算诸术科素来并不受看重。既然如此,莫如将其从国子学中将这一部分录离出来,也好给臣下搭个架子?”

“你真是得寸进尺了……”看到唐松这雷给一就要二的商贾嘴脸,武则天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前几日丙说过国子学不可轻动,联岂能朝令而夕改叼再则,便是联愿意为尔行此方便,那些个明法诸科的士子岂又愿意往你门下?”

武则天此言一出,唐松还真说不出什么了。

的确,虽说他办学校的目的是为培养通科学子,然则这“通科”本身对于唐人而言就是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新鲜事物。

接受一件闻所未闻之事本身就已经够难了,更别说还是押上一生的前途做赌注。读书人思虑多,本就处事谨慎,让他们干这样的事情委实是难。

明法等术科在国子学虽然不受重视,但其毕竟是顶着国子学的名头,这就如同后世北大清华的烂专业学生,即便本专业再难,但对外毕竟还是顶着北大清华的名头儿。

而今要让这些学生放弃这个颇有光环的名头去一个闻所未闻的地方,即便是朝廷下了诏令,没准儿也得激起好大的风波来。

唐松适才所提之事说来容易,但当下真要实行起来,几无可能。

万事开头难,更别说唐松要搞的还是一个唐人听都没听说过的全新开头。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这句话说着真是豪气,但真要做起来,就注定了唐松必将面对无数的艰难险阻。

然事已至此,唐松已无退路,与其在这里想着事情多难多难,还不如回去好生谋划该如何行事。

该说的都说了之后,唐松便即起身陛辞。

目送他走出,侍立的上官婉儿眼神中露出了丝丝担忱。

看了身前的武则天一眼,几度张口欲言的上官婉儿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静默了一会儿后,一边注目着唐松的背影,一边把玩着他刚刚缴还的内宫通行腰牌的武则天开言了,‘婉儿”

“臣女在……”

“着万骑禁军选拔两队百人精锐入卫清心庄口并着京兆衙门时时留意之,唐松但有所请不得以任何缘由推拒之……”

清心庄位于龙门山下,乃是隶属于内库的一处产业,亦是指给唐松办那通科学校的所在。

“臣女领命……”

“此后有关唐松之举动你多留意着,一则方便回报联听,再则也是多照看着他些,此子是能大用的莫让他被人糟践了去……”

闻听此言,上官婉儿精神一振,有圣神皇帝此言,唐松的安全当无忧矣。

“啪”的一声脆响,武则天将手巾把玩的内宫通行腰牌扔了过来,“若见着他时可将此物退还准其入宫见联可也……”

上官婉儿上前从御案上收起通行腰牌,再次应命。

微微一笑之间,武则天似自言自语道:“这个唐松脑子稀奇,经带发前人之所未见,偏生他这些想法若细思之还真有些道理口他是个能折腾的人,带拘在宫里未免可惜了,而今联犬开牢笼准其天高海阔,剧真想看看他又能折腾出什么犬动静儿来或者曲径通幽也未可知啊……”

见武则天兴致盎然的样子,上官婉儿顺势接了一句话道:‘若是他折腾的一塌糊涂又当如何?”

此前是她命唐松制定章程,而今唐松夙兴夜寐的将章程给弄出来了,却由于稳定朝局的原因,这份凝集着诸多心血的章程却无法推行,今日召见唐松时,武则天虽然身为皇帝,无人敢于指责,但心中对唐松未尝没有歉疚,虽然这份歉疚绝对不多,但一星半点总还是有的。

唐松性子刚烈激切,却在今日的事情上敏感的注意到了她稳定朝局的需要,章程虽不得推行却没吵没闹,这跟之前的冯小宝比起来,真是让武则天省心到了极点,亦使其此刻的心情很是不错。

正是这份微妙的心思,使得武则天对唐松益发多了几分带着怜惜的看重。

“天塌不下来”武则天说话间侧身看了上官婉儿一眼,“婉儿,联让你留意唐松你莫要监守自盗了……”

这是武则天最典型的开玩笑时才会用到的腔调,但听在上官婉儿耳巾却是心下猛然一跳,借着装那通行腰牌的掩护低下头来笑回了一句……”臣女总在陛下身边,朝臣们都笑话臣女就是陛下的影子。便是有监守自盗之心,也脱不开身去。再者,那唐松性情丙烈,主意又大的很,那里就那么容易盗了?……

说到这个极女人,极内帷的话题时,武则天发出了近日来难得一见的大笑之声,“婉儿你说没空闲是假话,倒是后面一句却是真的,这唐松就是个能踢腾的烈性马驹子想要驯服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陛下说的是……”

却不说宫中这此个***人间如狼似虎的八卦话题,单说唐松出宫城的消息本就是瞒不住人的,是以很快就传扬开来。

秘书监郑知礼是在散衙准备回府时听到这个消息的,听完之后脑子一转随即便命御者转了方向……”先不回府了且往崔府……”

已经入相的崔元综并不曾更换府邸,依日用的是当年在本αpo京中任职时置下的老宅。那时他不过是个五品官,这置办的宅子又能好到哪儿去?位置偏不说,宅院也小的很。

马牟驶进这个距离北市极近的坊区时,郑知礼听着外边乱糟糟的声音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个崔元综啊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焉有身为宰相却不华堂美宅的?似他这般受人轻贱了不说,便是入了政事堂做了宰相又有什么趣味?

想到这里,郑知礼复又想到崔元综自入相以来还不曾见过他,心里不免又不舒服起来。

前些日子自己可是一本接一本的往上呈送奏章荐举他入相的便是没有功劳,总还有些苦劳吧。这个崔元综,生性实是太凉薄!

走着想着,不一时便到了崔宅门前,郑知礼下了马车正要往里走时,却被那满脸粗砺的老门房给拦住了。只说老爷有过交代,有事自往皇城公事房说话,若其不在府不得其首肯外客例不入私宅。

郑知礼虽无实权品秩却是不低,这么多年在京中还真不曾被人堵在门口过。此刻却在司为四士族的崔元综府上遇到这事,脸上的尴尬与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外客……”郑知礼伸手指了指自己价脸,“你且看清楚某是谁?”那门房冷面无言。

郑知礼见状便要发火,但心下总还顾忌着崔元综丙丙入相,威势正盛,兼且今日又是有求而来,遂强忍了转身回到车巾等候。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时辰眼瞅着天色已经黑定时,才见到崔元综的马车在禁卫的环护下回来。

待崔元综的马牟停稳,郑知礼先一步下了马牟笑着上前迎候。

面相忠厚的崔元综依日是那昏冷面寡言的样子,这让郑知礼的寒暄异带难受。

两人进了崔宅,在花厅中坐定后,郑知礼便言说了唐松出宫之事,‘听说当日陆元方曾有意荐其入礼部,是崔相极言不可?”

崔元综点点头。

“好”郑知礼抚掌而赞后高声笑道:“这一遭,这狂妄愚笨之小辈可知四士族不是好招惹好相与了……”

“唐松或者狂妄却绝不愚笨……”

难得崔元综主动开口,郑知礼精神一振,“哦?”

“细察其入神都以来种种作为,看似愚笨无度,但桩桩件件却是与陛下圣心暗合,不说本朝,便是从前唐开国算起,何曾有人似他这般年纪便声名达于帝听,且为天子诸多回护的?”

郑知礼脸色一沉,“还真不曾有……”

“你再细思,其入京以来行事看似莽撞无度,但其可曾做过一桩深深得罪武党及李党之事?”

“亦不曾有……”

“而今朝中李武党争如此激烈,唐松这么个看似莽撞无度之人却能不获罪于他两方,桩桩件件只是针对我士族而来这样的人岂是真个莽撞门……”

“崔相的意思是?”

“此子大不简革,唯其如此便益发要将其堵在仕宦之外。一个白身人便是再折腾危险总是小得多……”言至此处,崔元综看了郑知礼一眼,“唐松不是个能安分的人,这此日子郑贤弟多留意着他,观其欲有所作为时能打压便尽力打压,若能使其就此湮没无闻最为上佳……”

郑知礼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此事我与明伦兄自当留意……”

崔元综‘嗯”了一声,一时间,屋里安静下来。

郑知礼今日来崔府原就不是为唐松之事,这不过是他预备下的一个弓子罢了。

此时弓子说完,郑知礼轻咳了一声后道:‘某自七年前入职秘书监以来,至今已是三任有奇,时日久了难免有静极思动之心,还请崔兄……崔相体谅此个……”

闻言,崔元综深深的看了郑知礼一眼,“工部门……”

“啊?”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让郑知礼一愣,继而明白过来,心下大喜的点头不迭。

“某已知之,自当见机行事成你心愿……”

崔元综这话真如仙音,郑知礼之前对他的那一些小小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又说了好一会儿的感激话后,知道崔元综脾性的郑知礼便起身告辞。

崔元综起身相送时,问起了之前安排下的那此事。郑知礼恭谨答道:“诗文集及选出的一些士林仰望的孤本、善本书籍已然雕版刻印完毕。往三京及天下各道州交游士林的人选亦已选定,第一批前往神都的已经动身其他的不日也将起行……”

“如此甚好……”

从崔宅辞出,郑知礼乘了马牟起行回府。初时脸上还是满面笑容,但蓦然想到一个问题后,心里却不自在起来。

为何我丙说有静极思动之心,崔元综便知我是欲往工部?他是知某有理政工部之才?还是知道某在意工部那流水般的过手钱粮?

直到回到府中之后这个问题还如一根刺般横亘在郑知礼心头,不免使其心巾的快意大打了折扣。

唐松出宫的消息丙一传开,其要办学校的消息也随之不胫而走。

因为声名着实响亮的缘故,他要开办学校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皇城传遍士林,很快的乃至于神都市井间也都传的沸沸扬扬。

办学校实在没什么稀奇,往远不说孔圣开私学,弟子三千贤者七二的往事。便是前隋末年,初唐四杰之王勃的祖父大儒王通就曾开办过一家声名达于天下,弟子人数逾千的私学。

办学校确实不稀奇,稀奇的是唐松如此年纪居然就敢开办学校。他才多大力今年不过十六七而已,古往今来,可曾有过十六七岁就敢开办学校的力

便是才哗天纵如孔圣,也是“年十五有志于学”待“三十而立”博学之名在鲁国远播之后,方才开门授徒口至于隋末大儒王通亦是学问犬成之后方敢如此。

这唐松居然以十六七之龄就敢开办学校,还不是什么小私塾,这……真是狂妄的无边无际的地步了,将置孔圣于何地?置天下士子于何地?

其人虽有才名,但其才名皆是由曲子词而来,《五经正义》都不知可曾读通,这样的人居然大言不惭要开办学校,天下间那个父母,那个士子敢入其门下就学?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弓来皇城与神都各色人等无限热议,士林且不必说,这一回就连素来对唐松印象极佳的普通百姓们也是毫不看好此事,皆认为唐松实是少年心性不稳,此举实是误人子弟。

消息传开的几日,百姓们相互热闹闲话时都好拿此事打趣,只是却无一人肯将孩子送到唐松门下。

这个消息还不曾消化完,一个新的更加震惊的消息随之传扬开。

那唐松要办的学校与漫天下所有的学校都不同,竟是个什么“通科”。

大多数人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根本不明白这所谓的通科究竟是什么意思。辗转来回打听了许久后才勉强明白过来,原来这位声名偌天的唐松要办的所谓通科就是什么都教,什么都要学的学校。

《五经正义》、歌诗辞赋、明法、明算、明书等等等等,总之就是一个杂货堆子,入了他那里便都得学。

这个消息一经确认,朝野士林,神都百姓之间已经不是哗然一片这么简单了,众人简直以为唐松是失心疯魔怔了。

“螃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而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着用心躁也……”荀卿《劝学篇》巾的名言是士林读书人们说的。

便不说歌诗辞赋,革是《五经正义》便何等的博大精深?知海无涯而人力有尽,一个士子一生能将这五经读通就已是犬难事,遑论还要学那许多东西?唐松此举那里是开办学校,又岂是误人子弟这么简革,分明就是蛊惑读书人不沉潜守业,分明就是异端邪说,此风一开,则士林学风犬坏矣!

辱没斯文,辱没斯文哪!

好在唐松此举虽将士林刺激的不轻,士林的读书人们却还有可堪告慰的地方,他们还真就不相信有人愿意到这等学校里去读书。唐松此举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市井百姓们自然不会上升到如此高度,不过他们朴素的相信“术业有专攻”,相信世间虽有三百六十行,但一个人却不可能端两只饭碗。

什么“通科”?这就跟耕田一样,一块田里怎么能什么都种?若是什么都种,那不就是什么都种不成?这简直就是瞎胡闹嘛!

还有一此个妇人很艰难的弄明白了通科的意思之后,顿时就是“呀”的一声惊呼开来,“天爷爷,人的脑壳就那么大,若是这般什么都学,什么都往里塞,岂非要撑爆喽?”

随着这个通科消息的传出及热议,就连原本还勉强替唐松申辩的人也偃旗息鼓的销声匿迹了。

哎!唐松实是不知自爱,成名不易怎么就不知道爱惜羽毛呢?自作孽,自作孽啊!

距离前次凝碧池畔诗会不久,唐松便再次成为神都热议的焦点,只不过这一回却没一个人看好唐松,尤其是那些曾被其得罪的权贵们,更是幸灾乐祸到了极处。

就不说这瞎胡闹的通科学校能开办成什么样子,单是第一关就足以让人笑掉大牙了。

既是学校就总要有人来就读吧。

且看你唐松从哪儿去糊弄学子来?

外面热闹的不堪,各种非议简直能把人给淹死批死,处于风暴中心的唐松却是不为所动,一边看着经由内宫调来的将作监工匠们改造校舍,一边往各处搜罗开办学校所需的诸科老师。

他有内宫的支持在手,那些个被他找到的人便不得不来,不过这此人虽然不敢不来,但来的时候脸色之难看,实是到了如丧考妣的程度,看向唐松的眼神也是如见不共戴天之仇敌一般。

但不管如何,随着龙门山下清心庄逐渐改造完成,随着从刑部、犬理寺、工部、将作监、钦天监、太医署等地搜罗的人相继到位,唐松开办的这个新学校在风雨飘摇中总算是把架子给搭起来了。

到这个时候,最难,同样也是最芎人注目,最被人等着耻笑的一件大事被提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招生力

学生从哪儿来?

没有学生,还叫什么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