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二十五章 跑总有跑不了的时候

隐相 一百二十五章 跑?总有跑不了的时候 书旗

“我要唐松……太平公主此言一出,上官婉儿虽然尽力保持着神情不变,但眼神却猛然一紧。;~~??~~

原本面è和乐的武则天眉头一紧,“唐松?自你去岁染病后便少有外出,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太平公主容貌美但这种美貌却并不以柔弱取胜,尤其是那双剑眉令人过目难忘,此时猛一扬眉,顿时就有一股英气勃勃而出,“就在中秋之夜nv儿病好之后在mí思园办下的场大诗会就被这唐松给搅了……”

思园诗会之事武则天自然是知道的,太平这一提她顿时就想了起来思园与清心庄只有一墙之隔,四世家借你一百二十五章 跑?总有跑不了的时候那园子来办诗会本就是没安被搅了也不冤枉……”

“母亲!”太平公主闻言一声嗔怪,随即接着说道:“nv儿心有不服,待宾客们都散去后,便带人到了清心庄,想看看那唐松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敢在神都如此狂妄……”

闻听此言,上官婉儿心中一动,圣帝没说错,这位太平公主可真不是好相与的,她若存心要找唐松的麻烦,那还真就是个大麻烦了。

武则天挑了挑眉头,“如何?”

“nv儿赶得倒是巧,方到园处就正听着有一个乐伎在唱词,那词……”脸上有了淡淡笑容的太平公主说到这里时竟然有些词穷,往日伶牙俐齿的她居然不知该如何形容那首《水调歌头》了。

略一停顿之后,她索将那首让人一听之后便过目难忘的曲子词给轻了出来。

完之后,太平悠悠一声叹息,“月有yīn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字宇句句就像都说到了人心里,中秋之夜听一百二十五章 跑?总有跑不了的时候到这样的曲词,不瞒母亲,纵然是nv儿也不免为之心弛神摇原本满腔的怒气竟被这一首曲子词给浇灭了不少……”

“确实好词!婉儿,你且记下了,稍后着兰三娘用心习练改日咱们也好生听听……”

“还不止于此。那乐伎方唱完这首曲子词,唐松又长了一首《问月》的歌诗,亦是绝妙神品让人一听之后便再难忘怀……”

言至此处,太平起身从御案上拿了一支紫毫御笔,就那么敲着身前的刑窑白瓷茶盏,循着唐松当夜的语调将《把酒问月》长了一遍。

完之后,太平看也不看那被她敲出了许多小缺口的茶盏,双眼闪动着亮晶晶的光芒说道:“nv儿府上竟无一个文词之臣能与这唐松比肩的,母亲……”

不容太平再多言,武则天先已把话给堵死了,“你要别的皆可但这唐松不行……”

这许多年来,太平凡有所求,武则天还真没有不答应的,此次却为了一个白身士子破了例。\这让刚刚大病初愈的太平心中满是委屈,苦求着只是不依。

看着这个跟自己年轻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小nv儿,想想她网刚大病初愈,并则天难得的心软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

唐松是断不能给她的,随着太平公主求肯愈多,武则天心里慢慢有了些烦躁,脸è也随之yīn沉下来。

便在这时,上官婉儿突然轻咳了两声。

待太平公主看过来时,上官婉儿向她打了个眼

这时,太平终于注意到武则天脸è的不对了,当下住口不再多说。

有四位兄长的遭际在前,尽管太平公主独得宠爱多年,但当面亲眼母亲脸沉时心中难免有些忌惮。

唐松没要到,心堪称骄纵的太平公主自然快活不起来,勉强陪着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后,便起身告辞。

从宫中出来,太平的心情就一直不好,直到鞭打了两个眼è不到,词候不周的随行从人后,才勉强觉得爽利了一些。

“公主,是回府,还是去园子?”随从小心翼翼的来问行程,却惹得太平又是一阵心烦,少不得又是两鞭子后方才烦躁声道:“回什么府?去园子……”

车马拼耕,沿途所遇之车驾无论士庶官宦莫不闻风避让,太平一路出城顺利的返回了mí思园。

在园子中闲走了一回后心里还是安静不下来,自小心就极强的太平最终咬了咬牙,带了三两个从人到了清心庄。

见是她来房老张暗暗叫苦,却又无可奈何。太平一路直接到了唐松的公事房后,也不叩就直接闯了进去。

此时唐松刚刚看完快马从陈子昂处取来的书序,正要出将之送往印社,刚走到口,却不防户猛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这下子,那扇椎开的就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唐松的鼻子上。

一阵剧痛袭来,迈步而入的太平公主刚一进就见到唐松捂住鼻子,眼中被刺jī的泪水直流的尴尬模样。

刹那之间,太平公主的心神一阵恍若时光倒流,她又回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在长安,她推开了一扇户,撞上了在里面不安的等待着她到来的那个人。

那一年,那个人一如唐松这般的年纪……如唐松这般的俊朗。

那一年,那个人也是因为紧张在屋里走来走去,正走到边时却被她猛然推开的户给撞住了。

那一年,那个人被他撞中的同样也是鼻子。

也就在那一年,在无数次拒绝之后,她终于点了点头,最终那个人成为了她亲自选定的驸马。

那个人的名宇叫薛绍,没有谋反,却最终以谋逆罪被母亲下狱并死于狱中的薛绍。

太平公主伸手掏出绢帕,走到唐松面前递过去,“你吧?”

与十年前一模一样的问话。

甚至连太平公主自己都没有察觉,她说这句话时语调里居然一丝温柔。

久违的温柔!

唐松狠狠的瞪了太平一眼,但此刻的他实在太忙,甚至没有时间问问眼前这个漂亮的疯nv人到底是谁。

他也没接太平递过来的绢帕,从袖中取了自己的擦擦眼睛后,便即伸手拉住太平的手臂将她扯出了公事房。

出了公事房,唐松反手之间就将公事房给锁住了,随即再没多看太平一眼,拿着陈子昂的序文快步往侧走去。

从小到大,太平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无视看着唐松的背影就要发怒,但转念之间不知她又想到了什么,居然生生的忍住了,不过脚下却迈开步子跟着唐松走去。

清心庄侧不远便有一个小型马厩里面常备有三匹健马,唐松选了一匹,策马直往洛阳城而去。

等太平气喘吁吁的跟到侧口处时,唐松早已一骑绝尘去的远了。

太平见状,恨恨的一脚踹在侧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跑总有你跑不了的时候……”

在侧处值守的那几个禁卫恰是见过太平公主的,如何招惹的起她?目睹她如此也直若未见但移目它顾而已。

入城之后唐松直接到了神都最大的雕版印社这是家老字号,同时也是内宫钦定的印社,武则天崇佛,其刻印后赐予臣子的佛经皆都出于此社。

近日唐松常来此地,是以也就没用房通报,直接走进去。

印社占地极大,走进前面的几进院子,就见着许多匠人正在干活。每人面前都有一块固定好的整块木板匠人们正手执小凿,或yīn文或阳文的在木板上雕刻出一个个的字。

在木板上雕宇本就不易,加之无论繁简都要求宇休大小如一还万万错不得,一个笔划之错,整块雕版就得随之报废。细算起来,这工作真是比绣uā都烦难,因是如此,匠人们的速度自然也就极慢。往往制成一张可供印刷的雕版就需耗费数日之功。

一张雕版只是一页书的容量,若想印成一本书,所需雕版常以数百甚至上千计,其所耗时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因雕版所有的是木材,硬度不够,常常一版印刷个几十部书后,宇迹就开始模糊湮灭。

雕版太慢,太耗人工,加之不可持久,遂也就使得雕版印出的书籍极其昂贵。

唐松一路向里,直接到了最后的一进院子。

这进院落隐藏在印社的最深僻处,院落内外安排有十数人严密看守,唐松进去之后,很快就找到了在清心庄西院厢房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两位匠人。

见是他到了,满脸喜è的梁姓匠人师傅快步迎了过来,“唐,大喜,昨日下午,那四千个胶泥活宇已经烧制完成,今天分拣完毕竟试印了一回,其效果比之雕版尤有过之这活宇印刷术成了……”

“噢,我看看……”

“对,看看,看看”梁姓匠人口中说着,人已转身跑了回去,以他的年纪竟然有此刻如此的娇健,真是人逢喜事jīng神爽。

不一会儿,梁匠人便拿来了一张竹纹纸,唐松接过一看,上面印出的宇虽然比不得后世的书籍,但比之雕版印刷出的确是半点不差。

“不错果然不错……”唐松看完之后,一并将手中的序文递了过去,“既如此,我那书就正式起印吧,这是序文直接检字之后放在最前面就是……”

这本是早就说好的,梁匠人闻言也不意外,接了序文问道:“印多少?”

“且要五百部时间最好是在四日之内……”

“四天?”梁匠人掐指良久,“四日之内五百部或许太难了些,但三百部当无问题。给公子印书自有内宫走账,钱来的爽利且多些匠人们便是日夜不息也是甘愿的……”

“如此就好”唐松微微一笑,心头放下了一块石头。

就在今天,八老正式于国子学中开坛讲学,第一讲是为“修身”,开坛之初,八老便于国子学中宣言,四日后会将其重牟携来京中的诗文集赚与士林。

四日之后,你出,我也出!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起起落落,到现在稳定,而且成为目前更新最快的文字小说站!我心里也高兴!但是我感觉做网站很难,要做好就更难了,所以如果你感觉本站不错的话,请把址://发给你的朋友或微博并添加到你的浏览器夹,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我也有更多的用心,去做好他,为大家提供更多更好的小说阅读环境!当然免费第一,更新速度也要第一!谢谢大家的支持!F!!!;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