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二十七章 斗诗

一百二十七章 斗诗

回到雅阁,唐松在上官婉儿身边坐下来,顺势就牵过她的手抚弄起来。

上官婉儿扯了一下却没挣脱,遂也就不再挣扎了。说来自掖庭宫小黑屋之后,但凡她与唐松单独相处时,这个看来比她小很多的男人总是手脚不肯老实,而且还很霸道,实让她无奈的很。

抚弄着抚弄着,唐松就开始在那粉嫩的小手上画起圈子来,指肚上,掌心里,一个个圈子画的上官婉儿痒嗖嗖的。

上官婉儿本是专心在听外边的议论,却被唐松捣乱着听不成了,几次三番示意毫不见效后心中恨极,猛的一下将手抽了回来,切齿道:“外面可是在说你,就不能安分老实些,真就一点不操心?”

美人就是美人,即便是嗔怒起来也别有一番美态。但她却忘了面前坐着的这人每次与他独处时总会化身成了无赖,对于一个无赖来说,她这般的嗔怒能有什么作用?

上官婉儿嗔怒未休,便觉腰间一紧,整个人居然就此被唐松抱了起来,下一刻,权倾六宫的上官待诏就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唐松怀里。

双臂将上官婉儿圈在怀中后,唐松低下头来嘴唇贴着她的耳朵轻笑道:“某那诗词集中所选皆是佳妙天成的绝妙神品,崔卢李郑四家诗集与之相比不过土狗瓦砾而已这结果本就不需看,你又何必浪费时光?”

絮语细细,“你出来一趟着实不易,我们能有这般独处的时光更是不易。唯其不易,更应珍惜,何必被这些无趣之事给虚废了?婉儿,你该记着两句曲子词才好”

唐松的声音极轻极柔,让上官婉儿飘飘然的发痒,刚才的痒是在手上,现在却是经由耳边直到了心里。这种痒痒只让上官婉儿身上顿时没了力气,本是为了矜持的挣扎也停住了。

算了吧,算了吧,既然只是徒劳,何必还要挣扎?

身子柔软下来,上官婉儿整个人都窝在了唐松怀中,口中随意漫应着:“什么?”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口中说着,唐松的手已从上官婉儿的细腰移动到了她那如花娇颜上,十指如三月春风般轻轻的划过了眼眉,划过了面颊,最终停在了那红润芬芳如四月牡丹花瓣般的红唇上。

口中低低的呢喃着这两句曲子词,上官婉儿冰封三十年的眼神渐渐如遇暖水般融化下来,盎出丝丝春意。

两人在雅阁中**正浓,雅阁外议论的抱怨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

抱怨的根由是书太少,但想要书的人却太多。

此时此刻,唐松与八老,乃至崔卢李郑四家的纷争已是士林最为关注的话题。继迷思园诗会之后,双方又于同一天出书,且消息早已传开,如此火爆的场景下,他们两家的诗集也好,诗词集也好,谁不想先睹为快?

想要书的人太多,但书数却是有限的很,八老重车携来的四家诗集七八百本,唐松的诗词集则只有三百本,僧多粥少之下,能得着一本书的人都极少,更别说还是两本齐得了。

士子们被这士林少见的大热闹刺激了好几天,如今虽然没得着书却也不肯走,就聚在这里闲话议论。因是看不到作品,这议论就虚的很,说着说着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抱怨。

留意了一会儿听着的却全是抱怨,上官婉儿也就收回了本就不多的注意力,伸手按住唐松那只似小老鼠般钻来钻去极不老实的手,“前两日的大朝会上,四世家子弟相继进言要废除通科,已为陛下所拒,不过明岁通科的取中名额已降至六人”

唐松从那一片雪腻中抬起头来,“嗯,我听说了”

“这两日,陛下连下敕令,或升或赏了九人,皆是崔卢李郑四姓官员,秘书监郑知礼调往工部出任侍郎之职”

“他?”唐松抽出手来,沉吟不语。

迷思园诗会后,郑知礼实已声名狼藉,不仅是士林,便是朝官对他亦颇多非议,这些武则天不可能不知道,为何还要作此安排?

郑知礼私德有亏,工部却是个钱粮如流水的地方,这等安排让人看不透啊

正在这时,雅阁门户处传来了轻微的剥啄叩门声。

闻声,上官婉儿从唐松怀中脱身出来去开了门户。

马老三站在门外,见开门的居然是上官婉儿,唐松却安坐不动,眼中的古怪神色一闪而逝。

他也没有进来,就在门口处躬身一礼道:“待诏,八老中有五位到了酒肆,刚在另一间雅阁中安顿下来”

闻言,唐松哑然。上官婉儿伸手往右方指了指,马老…点头。

“知道了,你去吧”闻言,马老三再次躬身后转身退走。

上官婉儿关好门户,边回坐处边低声笑道:“看看这时辰,八老今日在国子监的讲学当已结束,其来此的目的当如我们一样。心有不安,想来听听士林的议论”

上官婉儿刚说到这里,叩门声又起,刚刚才走的马老三又回来了,言说太平公主到了,如今就在外面的大堂中。

上官婉儿脸色一沉,到屏风前伸出手指略一摆弄,屏风上顿时出现了两个棋枰大的小窗,窗外设有两树大盆景以为掩映。

这般布置,外面的人既不会靠近屏风,也难发现这两处小窗。

马老三走近,伸手向窗外指了指,唐松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外面可容纳数百人安坐的大堂角落处,有一个身穿士子儒服的女子独居着一处座头。她身周两处座头上的那几人当是护卫。

因那女子是侧身而坐,唐松也就难以看清她的面容,却总觉着这人似是颇为眼熟。

“公主不知来了多少时候,我也是刚刚发现”马老三低声的解说着,“待诏,是否要将她请了进来?”

上官婉儿摇摇头,“看她如此装扮,分明是想微服来看热闹的,图的就是个乐子,你若真将她请进来,或者还惹恼了她,但做不知就是”

马老三低声应是,等了一会儿见上官婉儿再无吩咐后,无声而退。

“太平素来关注士林,你不曾大闹贡院之前,历次科举就数她荐举的人最多,其人眼力还是有的,每荐举者多是士林一时之选。因是如此,诸多皇亲之中,以她最得士林赞誉”

对此唐松并不意外,史载这位太平公主权势最盛时,当朝政事堂七位宰相有五个都是出自她的门下,至于其他的党羽更是遍布朝野。这则材料除了说明太平公主权势熏天之后,亦足以说明她深厚的人才储备,而这断非是朝夕之间可以成就的,必然有着长时间的人脉培养和积累。

“太平如此插手选才之事,陛下难倒不知?”

“陛下虽宠幸太平甚矣,然则亦有铁律,绝不允其涉入朝堂政事。因是如此,她这般举动倒并不遭忌,又因每受其荐举者多有真才,是以与陆相之间也无冲突”言至此处,上官婉儿轻声一叹,“别看她是个女子,但若论识人的眼力,不说梁王、魏王不及她,便是满堂朝臣能赶上她的也不多”

唐松点点头,上官婉儿转过身来,双眼紧盯着他道:“太平自小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正因如此,其生性乖张,行事也极为大胆。当世除陛下之外,她再无忌惮之人。便是这样一个人,嫁给薛绍后却是安分守己,由此可见出她对薛绍用情之深”

“后薛绍之兄薛参与到宗室李冲的谋逆案中,薛绍因受牵连亦被陛下杖责一百后饿死狱中。此后陛下先杀定王武攸暨之妻,继将太平下嫁于武攸暨,太平虽勉强承命,但心中实深拒之。她现在正是心性极为不稳之时,万万招惹不得,唐松你可要切记之”

“我招惹她干吗”唐松笑笑。太平的声名太盛,这样的女人出于好奇当然是想见见的,但说到招惹,那还真是敬谢不敏了。

这是个属蝎子的女人,而且现在还正处于暴蝎状态,极度危险。

“嗯,此事切切,你牢记住最好”上官婉儿说完,转身过去取了大氅与雕胡帽开始穿戴起来,“陛下早朝后是往太平府上的,如今太平既已到了此地,陛下定已回宫,我也该回去了”

唐松走过去将上官婉儿拥进怀中,“来何匆匆,去何匆匆”

上官婉儿停止了动作,在唐松怀中静静的依了片刻,不过却没说儿女情长之事,“我已让那六个族亲到了清心庄,有他们在总能护住你的周全”

闻言,唐松不曾说话,只是将上官婉儿拥的更紧了些。

“不过,这终究不是治本之道。士族门阀何其势大,唐松你一个白身孤人,如何与他们抗手?我意你还是该与士族门阀和解才是正理”

“便是我欲和解,世家门阀又岂能愿意?”

上官婉儿沉吟良久,猛一抿唇沉声道:“近日时机不便,且待八老还乡之后,我来安排此事。郑知礼、卢明伦等人不足惧,那崔元综虽为相公,总还要卖我几分颜面,保你一个全身而退当无问题”

“若答应和解,则清心庄必然不存”,看着怀中上官婉儿一脸的忧心,唐松终究没将这句话说出口来,“便是我答应,崔元综也能答应,陛下岂能相容?”

“陛下对你……与其他人有些不同处。总之,你若肯退,料无问题”上官婉儿前行两步后反身过来双手捧住了唐松的脸,就如同一个姐姐面对着总是爱惹出祸事,又吃了许多苦的小弟,满眼满脸的爱怜,“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又何必自苦如此?有我在,断少不了你的钱财花用,以你的才情,何不漫游名山,泛舟五湖,做一个富贵风流的清闲山水郎”

唐松整张脸都被包在上官婉儿的掌心里,感受着她这一片情意,唐松心中陡然涌起一股温暖,“我走了,你怎么办?我在京中,若想与你独处片刻都如此艰难,一出神都何日方得复见?”

“你先去,总有一日我会与你相聚于江湖”

江湖是一个早在《史记》里就曾出现的词汇,乃“草泽”之意,在古人语境中是一个与“庙堂”相对的概念,宋范仲淹名句“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可谓显证。

“江湖?”听到上官婉儿口中说出这话,唐松忍不住笑了,“庙堂何尝不是另一个江湖。尤其是你这等身份,进去了再想出来,谈何容易。”

说完,唐松也不再多言,“此事以后再说不迟,你且先走吧,莫要迟了”

上官婉儿低头转身,毅然远去。

她既已走了,唐松便不愿一人呆在这雅阁。索性向马老三寻了一顶低檐的帽子,又在酒肆的大堂内安排下一处最偏的座头。

随着八老今日讲学完毕,这家附近最大的酒肆中随之涌入了大批国子学生,唐松趁着这股乱劲儿进去,又带着低檐的帽子遮盖住了大半张脸,一路行到座头处时感觉还真没人注意到他。

唐松坐下后也没有取了帽子,静静的闲看着大堂里热闹的喧哗。

随着国子学生的到来,话题先是转到八老今日讲学的题目——孟子的“五伦”学说。

说完五伦,大堂内随即就说起了唐松与八老出书的事情。

国子学生自然是力捧八老,贬抑唐松。这本也没什么,随着八老进京,近日来这样的说辞实在并不新鲜,但随着那些年轻气盛的国子学生将八老越捧越高,将唐松越踩越低,就引起了普通士子的插言。

这些普通士子们说的话其实也算不上过分,只是说八老固然学高望重,诗名久播,但唐松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否则他也不会名满天下,每有诗词必能轰传神都,广为传唱。

这本是持平之论,奈何国子学生们因为出身以及此时的身份不同,优越感太强,遂就份外听不进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言语。

少年气盛难免如此,酒肆大堂又是个谁都能说话的随意地方,如此你一言我一语,双方火气越来越大,争执喧闹之声也就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简直就成了一场大论辩,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聒噪的满堂不宁。

正在这争吵最热闹的时候,蓦然便听大堂角落处“啪”的一声脆响,一条威猛大汉摔了手中的酒盏猛的站起,“吵什么,似你们这般能争出什么结果来,让人酒都吃的不爽利”

唐松应声看去,见这大汉就是从太平公主身边座头上站起的。而随着适才国子学生的涌入,太平也戴上了一顶覆有面纱的雕胡帽,此时难以看清她的面容。

众士子们的争吵声小了些,那大汉也不就坐,向着大堂朗声道:“尔等之争要分出胜负也简单,某是个好博戏的,你等可敢一搏?”

大汉此言方罢,顿时就有人高声问道:“如何搏法?”

大汉哈哈一笑,伸手从座头上拿起两部书来,“这两本书卷一出于八老,一出于唐松。稍后某自去寻几个能识文墨的歌女,在酒肆寻一间雅阁,将这交予她们,任其自选。而后,召来当众歌之,歌女们唱谁的歌诗多,自然就是谁胜。如此,岂不比你们空口白牙强争不出结果要好”

这是唐人斗诗时时常喜欢采用的一种方式,说来也算不上新鲜。但相比众人的没个根据的争辩,这却是当下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加之满堂的士子们见过这两本书的着实是少,此时也想听听里面究竟是些什么,是以大汉刚一说完,顿时就有许多人附和。

那大汉倒也爽利,起身与同伴们很快就腾空了两副座头,一人出去传召歌女的时候,另外的人则开始张罗着士子们下彩头。

少年气盛谁肯让谁?不过片刻功夫,两副并在一起的座头上就堆满了钱财,终究还是国子学生家底更厚实,是以仅从押注的钱财看来,八老的声势就远胜唐松。

后世里唐松曾在史书中看到过“旗亭画壁”的记载,说的是玄宗开元年间,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齐名,却难分高下。某一雪天,三人相逢于道左,遂同往道旁之旗亭共饮。

旗亭内有富贾宴饮,中有四乐伎歌诗助兴,唱奏的都是时下有名的曲子。三人私相约定:“你我三人俱有诗名,然一直难分优劣。今天且悄悄地听这些歌女们唱歌,谁的诗被唱到最多,便为优胜”

片刻后一乐伎首先排众而出,唱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闻听此曲,王昌龄微微一笑,就用手指在旗亭墙壁上画了一道印记:“绝句一首,先拔头筹”随后一歌女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高适伸手画壁:“我一首绝句”

又一歌女出场:“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王昌龄惬意而笑,复又伸手画壁:“两绝句矣”

三人中王之涣自以为出名很久,可是歌女们竟然没有唱他的诗作,见高王两人如此,真是份外尴尬。遂对二人说道:“适才三人皆是潦倒乐伎,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词耳岂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因指诸ji之中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二子争衡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

片刻后,四乐伎中容貌最为风流的上前一步,放声一歌正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一闻此曲,王之涣大笑出声,揶揄高适王昌龄曰:“田舍奴,我岂妄言哉”

这是诗史上一段广为人传唱的佳话,不成想今日不仅目睹了一场唐朝版的旗亭画壁,却还成了其中的主角之一。唐松正自兴致盎然的看着眼前的热闹时,有一大汉悄然到了他面前低声道:“我家主人邀公子前往共饮,请”

“你是公主府的?”那大汉闻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那大汉口中说请,举止之间却没给半点拒绝的余地。唐松不愿在此露了相,也想看看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太平公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遂就起身跟着那大汉而去。

头戴雕胡帽的太平一人独居一副座头,唐松到后背对着堂中众人,径直在她对面坐了。

唐人,尤其是男子出行非帽即冠,因由此风习,唐松与太平公主此刻的装扮也就并不显眼。

坐定之后,唐松伸手顶顶帽檐,将整张脸露了出来,“见过公主”

太平没有掀起覆面的轻纱,这就使得她的面容隐隐约约的,“果然是你,来呀,酒”

唐松的酒应声送到。

“饮”

唐松小饮了一口后放下酒樽,“未知公主传召所为何事?”

“等”

唐松茫然。

“等结果出来之后,我再与你好生说说过往”

过往?都没见过能有什么过往?而且这话怎么听着还有些杀气腾腾的感觉。正在唐松疑惑的时候,开始出去的那个大汉已经回返,身后还跟着七个怀抱琵琶的歌女。

酒肆这赌胜的动静闹的太大,将外面路过的许多士子也吸引了来,待打问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后,这些个士子便不肯再走,短短时间里,酒肆内便已被围的水泄不通,除此之外,尚有许多人正闻讯赶来。

那七个歌女进了酒肆后便被送进准备好的雅阁,众人在外面等候,堪堪等唐松将面前的第二樽吃完时,便见雅阁门户开处,一个歌女当先走出。

此歌女一出,闹哄哄的酒肆大堂里顿时安静下来,就连唐松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樽。

出雅阁缓缓前行了几步后,便见那歌女轻抚琵琶,放声唱道:

回首览燕赵,春生两河间。旷然万里馀,际海不见山。

雨歇青林润,烟空绿野闲。问乡何处所,目送白云还。

歌女方一唱罢,就听到国子学生哗然而赞,“好一联‘雨歇青林润,烟空绿野闲’此乃崔液之《冀北春望》,果然好诗,好眼力”

当此之时,太平蓦然开口,向唐松道:“如何?”

“好诗,果然好诗”唐松轻浅一笑,浑不在意。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