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三十四章 去留之间的搏戏

第二百一十章世间最难是选择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寒秋初冬时节万物凋零,在这一片萧杀气象中,上官婉儿身穿的那袭银泥诵红裙愈显鲜艳夺目,佳人莲步而来,赏心悦目。

盛唐之前,女裙尚浓艳之色。这样艳丽的颜色本是极不好穿的,但无论多么浓艳的裙装穿在上官婉儿身上皆能被压的服服帖帖,鲜亮的颜色更衬出她的肌肤美艳,华贵气度。搜索尽在ixi

萧瑟秋意中有佳人曼妙而来,这本是一副绝妙的仕女图景,然则此时此刻的唐松却是无心欣赏。

前次出宫时,宫城的穿行腰牌并不曾缴还,凭借于此他顺利的进了宫城,来到宣政殿侧的这处小院儿外,本冀望于能够面圣,但通报进去之后出来的却是上官婉儿。

“陛下不肯见我?”唐松的声音很急促。

“你是为国子学生之事而来?”

“是”

两人说话间,上官婉儿将唐松引进了小院偏厢的一处房屋。

挥手谴走了在屋中当值的宫人,上官婉儿也没用备好的庵茶,亲自取了茶具在红泥小炉上煮起茶来。

炭火细细,茶香袅袅,静听唐松说完今日在清心庄外发生的事情之后,上官婉儿轻轻声道:“陛下传召了理蕃院诸位官员议事……”

“我等”

上官婉儿注视着茶瓯中的水色,并不看唐松,轻叹声道:“等又何益?清心庄外之事陛下早已知之,谴娄相前往,以聚众殴斗速速处断亦是出自圣意。陛下既已开言此事断难再变……”

上官婉儿的声音轻柔细密,恰似泥炉瓯中腾起的茶香,袅袅无声无形,却凭空营造出一片静谧氛围。她虽不曾注目唐松,但这样的声音却使得唐松的情绪平复了不少。

然则怒火却不是说熄灭就能熄灭的,前次他领着乡贡生闹皇城,自己可谓是九死一生,难倒这遭国子学生们就该轻轻放过不成?

唐松愤愤而言,上官婉儿只是静静而听,待他说完后,方柔声道:“非以聚众殴斗速速了结,你却让陛下如何处断?”

这一问,让唐松实在难答。是啊,怎么处断?难倒像上回斩杀崔莅等人一样将这些国子学生都杀了?又或者是将这数千人都抓起来,交京兆衙门或大理寺开审,从而制造出一场武周朝第一大案?

法不责众,更别说这些人还是国子学生,他们的父兄亲人遍布各处衙门,且还都是手握大小职权的职事官,若真这样做,别的不说,皇城各部寺监立时就得瘫痪。

一念至此,唐松心中猛然一空,“那些集人?”

“既是聚众殴斗总不能只有一方吧……”上官婉儿终于抬起头来,目光中满含怜惜的看着唐松,“再则,农人毕竟只是农人,国子学生毕竟是国子学生能将两者同时用刑已必将引起朝中非议了……”

唐松无言,上官婉儿复又将身子转了过去看着红泥炉上的茶瓯幽幽声道:“你可知这些日子以来朝臣弹劾清心庄,弹劾你唐松的章奏有多少?其间有言当杀你以正士林之风者,有言当将你流放以儆效尤者……”

“^H小说?都市小说某有何罪?”此言方一出口,唐松随即很无谓的笑了笑,便是自己也知道这话实在说的很没意思。

果然,上官婉儿摇摇头,“欲要加罪于太,又何愁找不到借口?”

摇头罢,上官婉儿静等了一会儿不见唐松说话,续又道:“你是个有识见的人,自然知道当今朝中之大势。李武党争激烈,陛下对于士族门阀凝成的中间派一需安抚,亦有借重处。但这数月之间,你与崔卢李郑之间却是纷争迭起,尔如此行事实让陛下左右为难……”

话说到这一步,唐松已经明白。这一趟来,武则天不是没时间见他,实是不愿见他。此时两人之间所言,话虽然是出自上官婉儿之口,但意思却是都来自于武则天。

当初意欲限制打璛压士族门阀的是武则天,随后李武党争愈演愈烈,为稳固皇位之需,要利用士族门阀的依然是武则天。

时移势易,武则天翻手为云,却将他陷入了如此尴尬的境地。

数月以来,他与四家八老纷争不断,搅起神都士林无限风浪,看似次次争先,但在大势上他却是输了个干干净净。

大势已败,便是那三两次胜利又算得了什么?

归根结底,还是他力量太小,在力量的天平上份量太轻微。

这时,泥炉上茶已三沸,上官婉儿素手分好茶后,捧着茶盏递到唐松面前时低声道:“今日国子学生此举亦使陛下大怒,卢明伦国子监祭酒之位必然不保,强要面圣之举实是无益且先去吧……”

唐松接过茶盏时微微点了点头,此后什么都不曾再说,待一盏茶吃完,便起身向外走去。

上官婉儿一路相送,待出了小院两人将要分别时,唐松才开口道:“国子学生之事权且按下。

但那些农人……就不说他们是为救我而来,这些人都是家中柱梁,一受杖刑立时便无法劳作,家人顿时就有饥寒之虞。我一介白身,无权无钱此事也只能劳烦你了……”

“放心吧,此事我早……”言至此处,上官婉儿话语一顿,随即才道:“此事我自会安排……”

唐松听完,退后两步正色向上官婉儿行了一礼后,转身去了。

出宫城走上北城长街之后,唐松拍着健马的脖颈久久没有上马。

直到上官黎探问之后,唐松才翻身上了马背,“走,去宅子……”

数千人行刑耗时良久,这时必定还不曾完事,唐松又实不愿去见那些农人受杖的情景。加之此刻心绪也有些乱,索性就暂不回清心庄,一路到了北城的那处赐宅。

走进这处精致华美的宅第时,唐松心中居然莫名的自嘲一笑,“入京这么些日子了,做过的事情似乎还真不少但细数真正到手的却只有这一处宅子……”

入宅之后,他便去了酒窖,随后也没有招呼上官黎等人,自提了一瓯酒来到后花园中。

数月以来一直在不停的斗,现在是该好好静静心了。

国子学生冲击清心庄的事情闹的极大,唐松在赐宅中独酌静心时,政事堂内,李昭德正陆元方两位相公也正在说着此事。

陆元方以君子著称,也谨守着君子不党的古训,其人既非武党,亦非李党,也不是娄师德那种万事唯武则天马首是瞻的人物。谨守本份,涉及其所司之事时,便是圣神皇帝也免不了要顶撞的。

他这样的人实与李昭德没有太多的私交,但年余以来,每逢政事堂清闲些时李昭德总喜欢来他这公事房走走坐坐,闲话闲话,时日久了,陆元方也已习惯。

李昭德这样的举动自然不会是真的闲极无聊,对此陆元方心知肚明。然则李昭德也知道陆元方是什么样的人物,是以行事并不操切,甚至太刻意的话都不曾说过,两人就保持着这样一种融洽的同僚关系,清闲时谈谈说说倒也意。

今日便是这等状况,陆元方的公事房内也一如往日般,话多些的总是李昭德。

说完了清心庄前发生的事情之后,李昭德边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盏边随意浅笑道:“想来那唐松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陆元方抬起头来,”走?走到何处?”

李昭德工部出身,生性强直敢言,闻言笑出声来,“陆相又欲守拙乎?那唐松别的不论,但一心想要做事总是不假的,他有心做事,但现在日日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与人争斗上,还做得什么事情?尤其是今日国子学生这一闹之后,他那清心庄实已到了山穷水尽地步,既然如此,留在京中还有何益?走自然是要出京的……”

“某已老朽,实是不明啊!清心庄既已山穷水尽,那唐松便是走了又当如何?”

李昭德见惯了陆元方的装糊涂,遂也就见怪不怪了,“天下之大,国子学却只有一处,崔卢李郑士族势力虽彰,却难遍及天下。清心庄在京中固然是山穷水尽,但出此樊笼或者又是一番枯木逢春景象……”

陆元方端起茶盏小饮了一口,“嗯,李相见的明白。如此说来,那唐松早就该出京才是也省了此前的那许多纷争……”

“希仲兄欲考我耶?若无此前的纷争,唐松一介僻州白身士子何以在短短时间搏得如此大名?换言之,正是崔卢李郑四家,是崔沉、崔莅,郑知礼乃至八老为唐松推起了天下之名。方今非议唐松者虽多,但这些非议皆因通科而起,却无一人再置疑他的才华。经过这一场绵延良久的纷争,唐松声名已固。

如今不仅稳居士林后进第一人,亦可谓天下寒门士子之旗帜,这声名之事说来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但真到用对却是无双利器此获益者一也……”

陆元方不言,静听李昭德继续言说,“其二,正是得益于此前的纷争,使得通科之事遍传天下,而今无论士林对通科如何评议,却也都知道了通科是为何物。若论传播之竟是比朝廷露布天下更显效用……”

唐松与四世家及八老之争太引人注目,由此,通科也借势传扬开来,这话见的明白,是以陆元方虽然依旧没接口,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场纷争如此激烈,四家却依旧没能从明岁的科考中废除通科,经此一场暴风骤雨,通科在明年虽然只有六个取中名额,却是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此获益其三也。眼下通科虽然艰难,但只要科考不倒便是前途不灭。星点之火异日未尝不可成燎天之势,届时凡通科取中者皆可谓是唐松之门生,若真有那一日这唐松不啻于以只手之力开一学宗……”

言至此处,李昭德一声笑叹,“有时细想想这唐松可谓是真聪明人也……”

“此言太重,唐松可受不得李相慎言……”

见陆元方终于开了。,李昭德笑的愈发爽朗了,“你我笑谈罢了,此中之艰难,唐松未必便能成事。总之,他三利已经俱得,此时出京正当其时。怎么,希仲兄又动了惜才之念!”

陆元方居然真就点了点头,“唐松确是有几分才华的,此等人不能用之于朝堂实是可惜啊……”

这事上李昭德却不曾接话,转口问道:“以希仲兄之见,唐松所倡之通科究竟如何?”

“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通科究竟如何,总要待其取才之后,审以考功方知现在说什么都是虚妄……”

李昭德哑然一笑,“闲来无事,某且与希仲兄做L搏戏如何?”

“如何搏法?”

“你我二人便搏搏这唐松是否会主动离京……”

“好”陆元方刚一答应,随即道:“某便取唐松定当离京,李相以何为搏戏之彩物?”

闻言,李昭德愕然一愣,随即后仰着身子大笑出声。

国子学生大闹清心庄这天,见多识广的洛阳百姓一连目睹了两场好戏。

前一场是国子学生浩浩荡荡出城,其声势之大,气势之壮似乎更胜于去岁的贡生闹皇城。

至于后一场则是绵延不尽到前所未见的马车队伍,短短半天时间里,神都城中猛然涌出数千辆马车蜂拥出城,马车太多又太集中,竟使得宽阔的神都主街亦为之拥堵到难以行进的地步。

正在百姓们惊诧之时,消息传来,此前出城不久的数千国子学生被相公娄师德在清心庄前施了三十杖刑。

国子学生受刑了!且是数千人一起受刑,这场面想想就是壮观的很哪,而这些蜂拥而出的马车就是去接回那些国子学生的。

消息传开,整个神都都炸了,尤其是那些市井闲汉们简直是抱脚痛悔,当初为什么就怕事没跟去瞅瞅热闹,这样的盛事怕是一辈子都再也撞不上了。

随即,神都城中的大小郎中及药房顿时就门庭若市起来,尤其是那些个擅长跌打损伤的郎中,真恨不能分身多用。而各家药房中相应的药草也在短短时间里便到了几近脱销的地步。

因为国子学生的这一场大闹,意外为神都医药行带来了一场盛宴,这却让人始料不及啊。

事情虽然闹的大,但这一场大事也因为这三十杖被收的干干净净,唯一的变化便是执掌国子学多年的卢明伦因病去位。

清心庄在这样的冲击面前依旧屹立不倒,就在神都百姓皆以为清心庄这次算是彻底站稳了脚跟时,一个消息悄然传开。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