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四十一章 印社

一百四十一章 印社

说到《珠玉集》……三人都走丫过来,但不等陈一哲说话……叶梦甫已先走到唐松面前收起了布垫上的书卷,“此书不论也罢,上官少兄初到水天阁,哲翁你再与伯高折辩起来没得坏了兴致……”

听到这话,袁三山当即就笑出声来。

陈一哲手抚白髯亦是一笑,张旭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收住了话头。

这倒是古怪,唐松还待探问,面上带笑的袁三山已走上前来携起他的臂膀向外引去,“少兄勿要再问,否则必要耳副脑涨,走某引你一睹水天阁之藏书……”

叶、黄两人如此,唐松遂将疑huò藏于心底,微笑着随袁三山出了此间副楼。

左副楼是为修订书籍之用,由叶梦甫总领其事。右副楼则是抄工聚集之所,负责抄录各处借来的书籍以补库藏,负责此间的自然便是袁三山。

两边副楼看完,唐松终于踏进了堪称当世第一的sī人藏书馆。

方一入阁,顿时便有一股书香扑面而来。放眼望去皆是一排排整齐的书架,漫步其中,就见闱中藏书是以经史子集各自归置,其间除了纸质书籍外,尚能看到为数不少的帛书与竹简。

边走边看,唐松赞叹不已,待行至一楼角落处时,前方有一处地方被空置出来,不曾安排书架,更无藏书,放着的却是一些时下读书人常用的书几与胡凳,正有十来个士子模样的人伏案读书。

一眼看去,这些人大多衣着寒素,甚或还有几人在这严寒冬日里也只是穿着几袭单衣,身子瑟瑟着。尽管如此,这十多人却是悄无声息,显然是读书入了神。

看到这些专注于书的寒素士子,走在前面的陈一哲习惯xìng的将乎抚上了颌下白髯,面lù笑容,状极欣慰。

“哲翁初建水天阁,便立志要藏于书而不守于书是以阁中常年对外开放,准各地士子前来阅看抄录。这些皆是扬州及江南各,展翅更新组地来的士子,楼上都有,这还是时令已寒若到了春秋二季阁中桌椅常不敷使用……”

尽管张旭给唐松解说时声音极轻,依旧惊动了那些正在看书的寒素士子,这些人见到陈一哲后,顿时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向其深施一礼,眼神中的诚挚感jī实在动人。

陈一哲还了一礼,脸上的欣慰之sè愈盛。

为免扰及这些人读书,五人转身退了出去。待远离那个角落之后唐松忽然停下步子转身过来如适才那些寒素士子般肃容正sè的向陈一哲躬身行了一礼。

陈一哲见状上前一步扶住了唐松讶然道:“小友何必如此?”

唐松执意将这一礼行完后才站起身来,“自秦之先,藏书家多有,然每每束之高阁,秘不示人。似博陵崔家,藏书甚多,然其家藏书从不出门,所谓‘代不分书书不出阁’是也。凡有敢于将书外借者,不予祭祖三次直至三年至于赠人者更将逐出家门……”

“博陵崔氏海内巨族,素得士林仰望,其家尚且如此,纵观天下,似这等藏书家岂在少数。惟其如此,哲翁二千年之善举益彰高行这一礼是代天下读书人谢哲翁……”

唐松说完,陈一哲等人皆是黯然叹息,“崔卢李郑四家数百年传承不绝,天下间若论藏书之精,无有甚于此四家者,若是四家肯将藏书公诸于世则士林承惠者多矣……”

叶梦甫点头道:“袁兄所言甚是……”

听至此处,张旭嘿然一笑,“袁兄叶兄好孩子气,比之权位富贵、银钱田亩,这些藏书才是四家得享大名,傲然士林之根本,四家凭此获利多矣又怎会自断根教……”

自唐末之后,曾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士族门阀便销声匿迹。究其根由,文化思想垄断的被打破实是其中极重要的原因之一,张旭此言,并不为虚妄。

“伯高你也想的简单了……”陈一哲抬乎示意众人继续前行,“就是崔卢李郑四巨族肯将数百年藏书之精华公诸于世,天下间士子若想尽观也殊为不易啊。

“哲翁是言书价太高?”

陈一哲点了点头,“佛道经书之外,雕版印社每一书出,其价低者亦可供三口之家半月之费,似经史之书,购者愈少,价值愈昂,多者可达一家数月之费似天下寒素士子便是有心也无力购入……”

这个话题实在沉重,说到这里,就连张旭也有些意兴阑珊了。五人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唐松轻浅开言道:“既然如此,哲翁何不自开印社,售书时少取其利便是惠及士林多矣……”

听到这话,陈一哲等人都笑了,叶梦甫道:“似你这般擅自压价,行会岂能容你?再则便是少取其利,书价也低不得太多毕竟工匠们雕版不易啊……”,展翅更新组

众人所笑唐松浑不在意,“若是有一印社能以方今书价之三成售卖各类书籍,叶兄以为如诃?”

“断无可能……”

一边的张旭也笑着接口道:“世间若真有人能做出这等事来,在士林不啻于万家生佛天下间不知有多少贫寒士子要为其立长生牌位了……”

闻言,唐松淡淡一笑,再不多说什么。

这个下午唐松便在水天阁中度过,晚上同上了那临江的新建高楼,把酒赏月不亦快哉。

一番痛饮直到夜深才散,当晚唐松便歇宿在了院中精舍。

第二天上午,唐松与张旭同车回城,路上问起《珠玉集》之事,张旭才笑着说起了其间原委。

《珠玉集》之精妙四人有口皆赞,然论及其中词作对,陈一哲却以为此事有碍江南文运。

“少兄初来有所不知,自这《珠玉集》传入以来,不仅是扬州,整个江南都为之洛阳纸贵。风潮一起,引得少年后进们纷纷仿效,沉mí其中者亦多。前些日子,有州学教谕们来拜,论及此事时皆以此为忧,说什么词风渐盛实不利于江南之文运,朝廷取士并不采词言诗方为课业之正道……”

“那日我也在座,听到这里,不合引了唐松一句‘诗词同源,驳斥,顿时让诸位教谕们心生不快最终不欢而散……”

说到这里,张旭笑着摆了摆手,“这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哲翁多年来热心士林,亦在士林享有大名,难免就认同了那些教谕们的胡言,自那以后,每每论及《珠玉集》时我二人必有争执是以昨日在水天阁中叶袁二兄才会那般行事……”

张旭这番话听的唐松无言以对,良久之后才尴尬笑道:“这有什么好争执的,词还真能取代了诗不成?少年后进们现在如此沉mí,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待风潮一过,自然也就收了心。那些教谕们虽是一片好心终究是太过杞人忧天了些……”

张旭哈哈一笑,“少危所言甚是……”

不一时,车马已到客栈外,唐松与张旭别后,也不曾进客栈,便直接寻到了郑岳所在的绸缎庄中。

见是他刚了,郑岳亲自出迎,唐松也没与他多言,直接问起了印社之事。

接住昨日没说完的话头儿后,唐松才知道了郑岳的难处,原来扬州已有六家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字号印社,这六家为保证利益,联全起来组成行会干起了垄断之事。举凡有新印社开张时,六家都是手段齐出将之挤垮了事。

前些日子,郑岳在筹备印社时漏出了风声,当即就有行会首领寻上门来一番言语敲打,随即本已雇下的工匠们纷纷四散,而今就连这些从外州新雇来的工匠们也有不稳的迹象。

说到最后,郑岳颇是无奈,“扬州,展翅更新组乃江南重镇,此六家印社在整个江南亦是根基深厚,工匠们以此为生业,断难不顾忌他们。是以若想开此印社,最好还是得了行会的首肯为佳。否则纵是强行开张,也难免麻烦不断,强龙难压地头蛇商贾贸易终究还是要和气生财……”

郑岳最后这几句话打动了唐松,他此来江南是想做事的,麻烦能少一些就少一些为好。

问明白了行会所在地,唐松要来纸笔给郑胖子些了一封信,着郑岳快马送往京中并继续准备印社之事后便离了此地。

从绸缎庄出来不多远就到了张柬之为水晶在扬州准备的住处,当唐松从这处雅致小宅再出来时,身边已多了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

今天是多日来难得的一个好天气,阳光正照而元风,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唐松带着水晶一路闲逛着到了扬州西市。

西市内异常热闹,商贾铺子一家连着一家,一眼望不到尽头。邢州白瓷、剑南绸缎,襄州漆器、海东珠货目不暇接,因香科铺子太多竟使得整条长街都笼罩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来往行人中奇装异服的异族比比皆是,论其繁华程度,竟是毫不逊sè于洛阳北市。

这样热闹的市井气息对于水晶真是再好不过了,是以唐松走的就慢,一路行来不住的向她绍介着两边的物品与奇装异服的行人,他刻意把话说的轻松有趣,水晶脸上清泉般的笑容就始终不曾断绝。

不知不觉之中,两人就到了一处占地甚大的书肆外,唐松抬头看了看那挂着的“万方印社”的牌匾后,就带着水晶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