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一百五十一章 太平的决心开皇榜

一百五十一章 太平的决心,开皇榜

阳春三月,春寒虽还不曾完全退尽,大地已是一片春暖huā开景象。洛阳宫城冉牡丹发枝,杨柳萌绿,真是好一雷生机勃勃景象。

凝碧池畔bō光粼粼,春意盎然,刚在上元节中晋位为“供奉”的兰三娘正手持牙板,伴着身侧坐部伎乐工的琵琶伴奏曼妙而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lù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念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不觉泪下洛衣裳……

此歌诗名为《燕歌行》乃魏文帝曹丕所作,写一位女子在不眠的秋夜思念长留他乡的丈夫,情思委屈,深婉感人,轻盈柔美之间自有一番入人肺腑的力量。

上官婉儿shì立在武则天身后,耳听着这样的曲子,满腹心神顿时化为滚滚不尽的绵绵思念,思念一起,顿时便觉得这首《燕歌行》所写,兰三娘所唱皆是为她赋情,字字句句都在说着唐松的远离,她的寂寞家……

数着日子算来,唐松离开神都南赴扬州已是四个多月了,四个多月一百多今日子,一百多个夜晚,真是怎样一番,“明月皎皎照我chuáng,星汉溪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等何辜限河粱”的闺怨之思。

这一百多今日子里,就连上官婉儿都感觉到自己敏感了许多,也脆弱了许多。前两日闲暇之余信手翻开《诗经》,偶见到《静女》篇中,“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句子时,她这个被圣神皇帝赞誉为能喜怒不动颜sè的人居然在不知不觉之中珠泪鼻结。

一念至此”“相思刻骨寂寞杀人”蓦然又从脑海深处闪现出来,一并闪现出的还有唐松说出这番话的情景,掖庭宫那一夜的月亮,那一盏宫灯,还有他说这话时棒住自己脸庞的双手历历在目。

于是,脑海里的画面毫无征兆的再次跳转,唐松离别前夜,高楼小

几上,半窗月光下赤luǒ相对的疯狂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几乎是刹那之间上官婉儿脸上就起了一晕如三月春情般的潮红。

恰在这时,坐于凝碧池畔锦榻上的武则天摆了摆手,似是说了什么。见状,上官婉儿忙收摄了纷乱的思绪凝神去听,却没太听的清楚。

好在这不碍什么看兰三娘停住歌声收了牙板的举动想必是武则天不想再听这首《燕歌行》。

兰三娘正唱到好处却被叫停,心中大感奇怪,她在教坊多年,深知这首《燕歌行》乃是武则天素来喜欢的曲子,往日里只要一唱此曲从没有被中途叫停的先例。

奇怪是奇怪,她却不能多想,心思急转寻思着该再唱一首什么才好。

仅仅是片刻功夫,兰三娘双眼一亮从乐工手中接过琵琶自拨自弹的唱起了一首《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去石榴裙。

作为近二十年来的第一个内廷供奉,兰三娘的歌艺已臻大成境界,这番用心唱去更是曲音渺渺,动人心魄。

上官婉儿耳听此曲神sè不动之间心底暗道这兰三娘果然聪明,但怕只怕聪明反被聪明误。这首《如意娘》乃是武则天昔年之名作,但其诗却是写给前朝高宗皇帝的,而今高宗已逝,李唐江山都被武周给夺了,此时再听到这首曲子圣神皇帝会作何感想,有什么举动都实难预料。

自上元节时晋位“供奉”以来,这兰三娘随着身份的变化胆子也大了不少啊。

心中想着,上官婉儿悄然向武则天看去却见安坐于锦榻上的她不知何时已经微阖了双目,脸上神情却没lù出半点喜怒。

一曲《故意娘》歌罢武则天却未置一词,微阖的双眼亦不曾睁开,目睹此状,兰三娘也不免紧张起来,一时间,凝碧池畔轻松闲适的气氛陡然冷沉下来。

良久之后,武则天睁开眼睛微微侧身了向上官婉儿一声笑叹”“果然是春情萌动时节,就连三娘都乱了心思,开口不是思就是念”

见武则天没午发怒,上官婉儿也松了一口气,笑着附和了一句。

那边的兰三娘更是如释重负。

一句说完,武则天又转回身去扬了扬手,示意再唱。

刚刚受了一惊的兰三娘此时真是万般为难,思来想去,唱的却是一首俚曲:昨夜海棠初着雨,数点轻盈jiāoyù语。佳人晓起出兰房,折来对镜化红妆。

问郎:“huā好奴颜好?”朗道:“不如huā窈窕”

佳人闻语发jiāo嗔:,“不信死huā胜活人”

将huā揉碎掷郎前:“请郎今日伴huā眠”

这首俚曲本就写的极有趣味,再经兰三娘唱来更是将佳人情状绘声绘sè的复现出来,她这最后一句刚刚唱完,锦榻上的武则天已笑出声来。

她这一笑,左右伺候的人皆都放松了跟着笑出声来,凝碧池畔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武则天从不曾听过这样的曲子,放松的大笑了一回后,手指兰三娘道:“好你个老货,从那里淘弄来这般村俗俚曲?”

见武则天如此高兴,得了个大彩头的兰在三娘自然欢喜,福身之间盈盈笑道:“陛下好没道理,这可不是什么村俗俚曲,实实在在是名词啊”

她这乘势卖乖让武则天更是高兴”“噢?竟是谁人能写出这样什么体例都不合着的曲子来?”不待兰三娘作答,却听旁侧一个略显低沉暗哑的声音道:,“除了那行事总是标新立异的唐松,还有谁能写出这样古怪惹笑续曲子!”

说话声中,一袭烂漫宫裙,肤光胜雪的太平公主在几个宫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边走边没好气的说着,“这唐松真是好个风流xìng子”竟是与兴艺坊的那个甚么大huā魁过从甚密,人虽然走了,却还想着给这个沈思思留下好些曲子词,这曲《妒huā》就是其中之一,不知有什么好的?居然一唱便轰传京城了”听得这话,上官婉儿心中一动,瞥眼看向太平时,恰逢太平也正看过来,四目交视之间两人俱都微微一笑。

收回目光后,上官婉儿面sè不变,心中却有些发紧,好个太平,说到唐松给沈思思留了曲子词时,她的眼神里竟然有着掩都掩不住的妒娶。

“就是再爱美”也该注意着时令”太平穿的有些单薄,武则天爱怜的说了她一句后才笑着道:,“这《妒huā》竟走出自唐松,那倒难怪了!至于什么大huā魁,令月你还是不知道他,这个唐松生xìng里又傲又硬,似他这般的人物是断不会沾染青楼女子的”

闻听此言,上官婉儿抿chún一笑。太平虽酷肖其母,但若论入木三分的看人眼光,却真还差的远。

“说到唐松,他离开神都有多少日子了?”

“四个月零快五个月了”总算上官婉儿反应的快,没将具体的天数说出来,否则就太lù行迹了。

,“嗯”武则天点点头”“他在神都实是个惹事的根苗,怎么这一去倒没个消息了?”

这时太平蓦然插话问道:“母皇”唐松是去了哪儿?”

武则天看了这爱女一眼后笑嗔道:“这等小事都要朕操心不成?”

闻言,上官婉儿脸上lù出一缕淡淡的笑容。

太平似有不甘,武则天却不再提唐松之事,只是问她来此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母皇?”太平作jiāo作痴,武则天却对她知之甚深,笑骂了她几句”“你现在若是不说,稍后可不许再提”

太平笑着又说了几句暖人心的好听话之后才道出来意,今年科考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只待御览之后便可放榜”她就是为此而来的”“那陆元方真是倔”女儿跟他说了许多好话,他却一丝风声都不lù,难怪满皇城都说他那张嘴啊,天生就带着一把锁”

上官婉儿见太平说的兴起,yù要提醒,想了想还是不动声sè。

果不其然,太平刚刚说完,武则天的脸sè蓦然yīn沉下来”“放肆,宰执乃国之重臣,岂是你能谑笑的!”

武则天并不是一个经常安怒的人,但在女儿面前却并不掩饰。她这一发怒,周遭随shì而来的宫人顿时就是一哥噤若寒蝉的模样,就连素来得宠的太平也招架不住,敛笑福身请罪。

太平的乖巧让武则天脸sè好了许多”“太平,莫忘了先高宗皇帝与朕赐你这封号的因由。若要得真太平,有些事还是离远些的好”

太平愈发的恭谨乖巧”“臣女谨记母皇教诲”

武则天还yù说什么时,有值守宫人来报,政事堂陆元方相公请见。

“见”

太平悄悄的吐了一口气,肃容轻步的到了锦榻之后,与上官婉儿一左一右shì立于武则天侧后。

没多久,陆元方就到了。

尽管这是一个极随意的场合,但陆元方陛见时的行礼却是一丝不芶,与大朝会上毫无二致。他这种举动其实有些招人烦,但武则天素知他为人,是以也不曾出言让他少礼,连带着自己坐在锦榻上的身子都肃正起来。

见礼罢,陆元方开始奏报起今年的科考之事来,从最初的准备,到考试的过程,再到最后的结果,凡所应奏之事一件不少,且每言及一件必是叙事谨严,甚至数字都精确到个位上,整个奏报过程可谓是条分缕析,清清楚楚。

最终将事情奏完,已是半个多时辰之后了,陆元方边进呈今科拟取中人员名录,边难得的开口言道:,“自唐松去岁拟定这一套新的科考章程以来,这两年间所取之士远胜往昔。去岁科考所选之才分发地方已近年余,臣前些日子命人叙了一回他们的考功,卓异者几达三成,至低者亦为中平,此诚前所未有者也”

,“再观今岁取才,老臣以为当不逊于去年。有此两科为例,臣敢言纯于章程论,自上古以来选材之制未有胜于今日者!”言至此处,陆元方一声长叹”“臣méng陛下信重,执掌选才之事多年,却未能早设此良法,实尸位之至也!想那唐松实有才华,臣忝为政事堂宰辅却未能引其入朝堂为天子所用,亦尸位之至也!”

陆元方一手执掌科考及官吏升迁调转之大权多年职司敏感,加之天生的君子讷于言的xìng格,是以素来说话极其小心,

尤其是涉及到具体人物的评榫时更是惜言如金,也正是这个缘故所以才有,“嘴上带锁”的风评。

而今这样一位慎言到如此地步的陆元方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且都是在赞誉唐松,甚至隐隐间还有为其鸣不平之意,这样的景象真是太少见”以至于上官婉儿与太平都是满脸诧异”就连武则天也暂时合上了手中的名录,将陆元方好一番安抚。

只是她这安抚的话语中却没有一句是言及唐松的,见状,陆元方又是一声叹息。

安抚完后,武则天重新将名录展开,边看边问道:,“今科取士,通科取中了几人?”

“当日大朝会中经群臣聚议,陛下定断为准取六人”今次实取中四人”

,“四人!”武则天沉吟了一会儿,却没对这个数字做任何评价,接着问道:“此四人陆卿准备如何分知”

听到这话,上官婉儿一愣。虽然名义上六品以上官员的升迁调转之权都掌握在天子手平,但以武周疆域之大”六品以上官员之多,天子是顾不过来的。唯有三品以上官员的安置才算真正入天子法眼。

六品官尚且如此,更别说这些授官最高也只在正八品的新进士们了,按照往年之惯例,天子是从不会过问这等事情的。

今天这一问实实在在是破了例。

闻问陆元方也觉意外,但此事他q有考量”“自当如杂科新进士们一同安置”

所谓杂科便是除进士、明经之外的其他诸科。

“嗯,授官的品阶上自当如此”武则天点了点头”“但这四人毕竟与其他诸科新进士们有所不同。陆卿,朕意将这四人都分发至下县,先给其半载时光习熟政事,半年期满,使其权摄县令之职可也”

周承唐制,将天下所有县治分为上中下三等,举凡下县必定是人丁稀少,土地贫瘠之地。将杂科新进士分为下县倒没什么异常,只是半年之后就让他们行县令之权未免就有些太过于破格了,好在前面还加了个,“权”字,勉强称得上进退相宜。

若依往日奏事的习惯来说,举凡武则天在用人上要搞这样的破格之举,陆元方不管反对有没有用,必定都会反对。但这一次或许是他明白武则天的用意所在,是以竟不曾谏言反驳,而是极顺利的躬身领命了。

此后武则天又随意问了几个新进士的出身之后,便再不曾多说什么,将整个名录看完后取朱笔在上面画了个大大的红圈。

至此,御览已罢,今科新进士正式新鲜出炉。墟元方恭敬的接回名录,双手捧着陛辞而出。

目睹陆元方远去,锦榻上的武则天展颜笑道:“朕每见他必要肃肃然如对大宾,这不是个招人喜欢的人,然其人实有古大臣之遗风。朕得他执掌领选之事,可无忧矣!”

陆元方在侧,连武则天都有肃肃然如对大宾之感,太平自然也就没能提前看到她想看的东西。再一听到这话,撇撇嘴后却不敢再说陆元方什么,只是道:,“那唐松有什么好?连陆相公都如此夸他”

听太平这话,武则天淡淡一笑而已,其身后站着的上官婉儿亦是微微一笑,两人都不曾言。

目瞪此状,太平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一日,太平在宫中一直呆到夕阳西下时分才出来,其间多次向武则天及上官婉儿曲折套话,想要打问唐松去处,奈何却什么都没问出来。

待出宫回到mí思园之后,太平即刻唤来心腹管家,恶狠狠的吩咐着就是掘地三尺,一定要将唐松的行踪给查出来。

管家领命而去,太平转身回到书房,遣退身边伺候的宫人后,方才于箱笼深处取出一枚秘藏深锁的檀木小匣,取出颈项中贴身携带的钥匙打开匣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本卷册。

在灯火辉煌的灯树边翻开卷册,只见上面所记的皆是一些人名,每一个人名后面又详细录有此人的籍贯及履历等信息,记录之详细甚至到了此人有几房姬妾,几乎几女,与谁人有心结仇怨的地步。

尽管这本卷册上的每一个字都是她亲手书就,早已乱熟于心,但太平依旧将之又细细的看了一遍,看着看着,原本的坏心情在不知不觉之中已一扫而空,似是这本卷册能给她带来无限欢乐一般。

良久良久之后,太平终于看完,重新将卷册收回檀木匣中锁定。

正要将匣子放回原处时,却迟疑了一下。

随即,她复又掏出钥匙重新打开了匣子,再次取出卷册,在那翻开的空白册页上用漂亮的簪huā小楷写下了,“唐松”两字。

与其它册页不同的是,这一页上除了,“唐松”两字外就再无别的记录。

太平写的很慢,用笔很重,一笔一划之间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执着。

三日后,神都贡院,皇榜正式张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