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91章 谜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谜

太平这一笑很突然,唐松偏过头看了她一眼,“你笑什么?”

“你身边那个叫水晶的丫头不是张柬之的孙女嘛,我原还以为你必定也是支持嗣李的”

“以前谁当皇帝我还真是不在意,但现在嘛,倒还真

是庐陵王继位了”,说到这里,唐松看着太平摇了摇头,“若是你能当皇帝倒也不错,哎,可惜……”

闻言,太平脸上似笑非笑,神情古怪的很,“你当真有此想法?又可惜什么?”

如今唐松与太平说话时只要不涉及到上官婉儿这样的绝密,倒也能放的开了,加之此地又无第三人在场,环境也堪称私密,“庐陵王胆子已全被陛下吓没了,据闻如今每一听到朝廷有使者来,皆以为是陛下要将其赐死的,进而涕泪横流,几欲自绝,全仗着韦王妃安慰才勉强撑下来,一个人惊怖之症到了这等程度,还怎么君临天下?”

“至于魏王武承嗣,为相也已多年,但这么些年下来却无一样能拿得出手的政绩。16kbook小说网皇城中常有人议论魏王是‘位尊为无功,俸厚而无劳’,如此这般,即便是登基为君也难使臣民归心”

唐松摇晃着手中的茶盏,“以某之所见,公主你的心性和能力都比这两人强的多了。更兼具李唐之女及武氏之妇的身份,自然也是有资格问一问鼎之轻重的。但可惜的是陛下根本无意让你参政,而在当前的情势下。没有陛下的强力支持是绝不可能登临大位的,尤为可惜的是你经营的时间太短,根基也太浅,没有足够的实力说什么都是枉然”

在沈思思这件香闺里。唐松这番话算是彻底把太平一直云山雾罩着的最幽深心思给彻底捅破了。这也间接的将两人的关系推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太平静静的听着,听完时脸色已彻底沉冷下来,再没有了往日堪为遮掩的艳媚,“噢,你这番话究竟是在撩拨我?还是在劝我知难而退?”

太平啊太平,你终究还是承认了!

唐松放下手中的茶盏,摇头笑道:“适才这番话公主怎么想都行。我是真不在意谁当皇帝,但如今朝局发展至此。因为武党中的梁王对我威胁太大,所以我也只能衷心期盼李党能够取胜了。你我既为盟友,某这番心思与苦衷便不能不先行告知”

“自作聪明”太平冷“嗤”了一声,不屑的看着唐松。“二武之间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纵然现在沆瀣一处,但他两人之间的裂痕却绝不可能一朝泯灭。武承嗣本就是天性多疑,我敢担保他若真能登上帝位,第一个要收拾的必然是对他威胁最大的武三思。反之。武三思又岂是甘居人下之人?这些年是因为有母皇在上面压着,否则他二人之间早就斗的你死我活了。你素日自忖机变,难倒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

“我何曾自忖机变了?”唐松回了一句,但心中却不能不承认太平关于二武之间关系的分析是对的。这在后世的史书中是有明确记载的,武三思的确不仅一次的有过谋求嗣位的举动。

既然如此。二武这次怎么又会合流?这是历史中原本没有的新变化,也是唐松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缓缓在屋子里踱步了许久。唐松蓦然转过身来紧盯住太平的眼睛,“莫非……武三思是在利用武承嗣,他还有后手?!”

太平闻言展颜一笑,恰如国花牡丹绽放,艳媚无双。

唐松从歌舞升平楼离开,与太平分手后回到家中时已是暮色四合时分,刚走进二进院落,就见到两个梳着双丫髻,年纪在五七岁的幼童在院子里玩儿的尽兴,幼童身边跟着展开双臂如护雏老母鸡般的唐缘。

唐缘显然是很喜欢孩子,照顾人的经验又足。是以不仅把这两个孩子照顾的好好的,且是自己也乐在其中,笑意吟吟的脸上透出了浓浓的母性光辉。

而在更远些的地方,陈玄礼斜靠在一株桂树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带着些傻傻笑容的他看的实在太专注了,以至于连唐松进来都没发现。

夕阳西下,玩耍的孩童,一脸慈爱照看着他们的女人,还有更远处那个带着傻笑看着这一切的男人。眼前的这一幕真是太温馨,太和谐了。

看着这样的一副画面,唐松心中蓦然一动,又想起当日花月楼与禁军军将们痛饮时的玩笑话来,那时搅局的张四郎等人还没到,殴斗也还没开始。众人正一边等待镇楼大娘子沈思思的到来,一边拿死了老婆的鳏夫陈玄礼开着玩笑。当时唐松还拍着胸脯说,他一定要给陈大哥找个好老婆。

甚至当晚殴斗过后,他从太平哪儿

遇到去而复返的陈玄礼时,还曾又以此话题开过玩笑的。

思及那些玩笑话,再看看眼前这无比温馨的一幕,实在让人心有所感。

唐松放轻脚步,悄悄的从院子另一边向陈玄礼绕过去,可惜这番做贼般的举动却被陈玄礼的两个儿子给发现了,进而也就惊动了唐缘与陈玄礼。

“陈将军来了好些时候了,定要说等你

再置酒”

“姐,你带我这两个侄子玩儿,我跟大哥好好喝几樽”唐松伸手搭住陈玄礼的肩头,边往里走边用极随意的语气道:“怎么样,我姐不错吧?”

陈玄礼不疑有它,很郑重的点了点头,“令姊心善而性柔,确是个好女子”

这下子唐松却是不干了,瞪起眼睛,“怎么?就只是善良好脾气?”

陈玄礼愕然的看了唐松一眼,而后尴尬的一笑,“这个……当然,令姊的容貌也堪称佳人”

摸清楚了陈玄礼对唐缘的看法之后。唐松没有再就此多说,一则是有些话以他做弟弟的身份来说不合适,再则也是欲速则不达,反正两家如今来往密切的很。先培养培养感情再说吧,最终能成的话就是水到渠成,如果不能成,唐松也绝不勉强,毕竟唐缘实在禁受不起另一场悲剧的婚姻了。

进了花厅两人对坐共饮,陈玄礼此来说的还是前次禁军退役老兵的安置问题。经过这些日子的悄悄摸底询问,万骑本年度三百多退役老兵中有六十七人愿意到弘文印社做事。

但这些人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要求,就是他们的老家在那个州。唐松就需将他们安置到那个州的弘文分社。如此既能与家人团聚,亦能得着一份薪俸不错的活计。

这对唐松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这些要求都能满足,不过大哥你先从这六十七人中帮我挑……十六个伶俐口风又稳的人出来。我在京中有些事情需要人手”

陈玄礼放下酒樽深看了唐松一眼。

唐松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放心吧,我既不会让他们杀人放火,也不会让他们作奸犯科。就是跑跑腿罢了”

陈玄礼点点头,也就没再多问什么。

彼时只要置酒。那一顿饭吃起来的时间可就长了。月上柳梢时唐松送走陈玄礼后转身就到了上官谨的房中。

上官谨与刚恢复没有多长时间的上官明正在吃饭,衣服上的灰都没掸干净,显然也是刚

不久。

唐松没打扰他们吃饭,只是在一边坐了下来。倒是上官谨一边吃着一边主动说道:“这些日子尽跟着武三思跑圈子了。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查着。这么着弄不是个事儿,我与明弟商议过了。梁王目标太大,他真就想做什么其实也不太方便自己出面。必然是交给下面人经手的。因此,从明天起,我们就改盯武辉。或许能更有些收获”

“就是上次来的那个梁王府大管家?”

上官谨点点头,唐松也就不再多问细节,只是说了那十六个万骑退役老兵的事,“这些人只是给两位哥哥搭把手,跑跑腿的。具体事由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们,还是那句话,能盯就盯,实在盯不出什么也无妨,总之一切以安全为先”

“放心吧,我们理会得”

三言两语把事情说完后,唐松也就没再打扰两人吃饭,回到房中安歇了。

第二天早晨,唐松如常起身,如常上衙,不过这一遭他却是转往了尚书省最里边的一个小院子。

尚书省地方大,位置好,陆元方又是该衙的直管主官之一,遂就在这里觅了一套藏在最深处的小院子作为新考功标准起草专班的办公之地。

这一上午唐松先是到原本的尚书都事公事房与属下们见了面做了说明,一并挑了主事王峰等三人带走,而后又去请见刘郎中与韦员外郎这两个顶头上司做说明。刘郎中依旧没见他,员外郎韦播也依旧很热情,笑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还是尚书省的都事嘛,又都在一个大院儿,得空自当去看你”

唐松谢过之后,就带着面色复杂的王峰三人到了新公事房,而后就是打扫布置,到吏部领资料,忙忙碌碌了将近一个上午才勉强安定下来。

将近散衙时,姚、宋、唐三人中年级最大,品秩最高的姚崇以此地实际负责人的身份召开了人员聚齐之后的第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也不过是对所有人员的一个相互介绍与分工,另外说明任务所在,本来是个极简单的事情,但开到一半时却被生生给搅了。

搅乱这次会议的是外面一片聒噪之声,一个伶俐的吏员出去问清楚后进来为难的看了看唐松,而后才加以说明。

这又是上次那份名录的后遗症,陆元方对名录全盘照用之后,前几日来找过麻烦却闹得灰头土脸的那批官们不甘心,遂又找到更多的失意者纠集一处去吏部讨说法,不知怎么地随后又找到了这里,口口声声要唐松与他们一起到吏部,到政事堂。

听明白事情原委后,满屋子人都看向了唐松。唐松站起来向姚崇、宋璟及众人歉意的笑了笑后。便欲推门而出。

“你坐下,我去”叫住唐松的是姚崇,说话的时候他人

站起来了。看到这一幕,满屋子的官吏们都觉得有些提气。外面那么多官儿在聒噪。这明显是个麻烦事,遇到这样的事情作为负责人的姚崇不仅没躲,反而主动挺身而出,他这种担当无形中提升了这个新团体的凝聚力,也强化了他的领导地位。

毕竟在官场上不管是谁,都

能遇到一个有担当、敢担当的上司。跟着这样的上司一起干活,提气啊!

眼见姚崇直接就向门口走去,唐松也就没再跟他争什么。按他的说法安静的坐了下来。

姚崇出去后。外面的聒噪声先是小了下来,但后来又慢慢的大起来。就在唐松

推开门要出去时,外面突然又传来一个新的声音。

这个声音一起,顿时聒噪全消。屋内有识得的吏员顿时就激动的叫出声来,“是陆相,陆相来了”

虽然都在皇城,但对普通吏员来说政事堂的相公们也不是那么好见的,更何况这位还是自狄仁杰去相后政事堂内威望最高的相公。当下屋里面的秩序就有些乱了。吏员们纷纷挤到了窗前门边向外看去。

对此,宋璟与唐松都未阻止。

因为隔的距离不算太远,陆元方的声音倒也能听的清楚,“唐松不过一从七品尚书都事。比尔等许多人的品秩都低,这么大的事情他能做得了主?仆又岂能让他做主?这一切都是出自仆的授意。他干的不过就是誊录名单的书吏活计,尔等身为朝廷命官却听信谣言。真是荒谬。就凭这一条捕风捉影,仆与吏部就不能取你们”

言至此处,没好气的陆元方也不再跟这些人多说,直接点了姚崇的名字,“元之,你把今日到的人都给我记下来,哼,仆稍后再与你们好好说话”

不管是声望还是官职,陆元方都将这些来闹事聒噪的官员压的死死,这番话再从他这个主掌选事的相公口中说出,那些官们顿时心惊肉跳,纷纷以袖掩面做鸟兽散,当真是来的快,散的更快。

陆元方这分明是为了保护他把一切怨恨都揽到自己身上了,对此,唐松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轰走了那些官们之后,陆元方就直接到了房中,也没跟唐松单独说什么,只是对众吏员好一番温言勉励。

从各处抽调来的吏员们见他们这个新组建的机构竟能让政事堂中声望第一的次相亲来训话,顿时群情激奋,此前来时还心神不宁的王峰甚至还向唐松投来感激的一瞥,大感在这个地方有干头,有前途。

对此,姚崇、宋璟与唐松三个知情人交视之间俱都黯然神伤。

陆元方与众人见面说完勉励的话后就走了,随即也就到了散衙的时间。

唐松因实在是吃不惯衙门里会食的温吞饭,遂就想着到皇城外面随便找家酒肆吃午饭,谁知刚走到尚书省的衙门口,就撞上了一个青衣小吏,言说李昭德相公要见他。

李昭德现在正跟武承嗣掐的厉害,见我干什么?说实话,这敏感时刻,唐松也不想见李昭德,但他既然寻到了自己,却不容他有丝毫拒绝的余地了。

一路上揣测着到了李昭德在政事堂的公事房。孰料这位李相公要说的事情跟他的揣测八竿子都打不着。

待那引路的吏员退出去了好一会儿之后,李昭德方才刻意的压低了些声音出言问道:“云露现在到哪儿了?”

闻言,唐松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李昭德问的是水晶,云露是水晶的闺名。

“算算行程,现在该还在京畿道内”

李昭德看着唐松,语气很郑重的说道:“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快联系上云露,让你安排的那六个护送之人将她安全送往襄州。此外,这是一封给襄州别驾方公南的信,也一并送去”

唐松接过信等了一会儿,李昭德见状摆了摆手,“去吧,此事抓紧办,务必要保证云露的安全”

唐松迷迷糊糊的出来了,任他此前猜来猜去也实在想不到李昭德找他一遭居然就是为了这事。

李昭德最近可谓是忙碌不堪,心急如焚,就算再怎么关心张柬之的孙女,找个人传个话不就行了吗?何至于亲自见他交代这样一件对宰相而言实实在在的小事,而且语气还如此郑重其事?

此外,李昭德怎么知道自己派去护送水晶的是六个人?难倒他一直在悄悄的关注着水晶?就算李昭德与张柬之的私交再好,这种关注也显得过份了吧。张柬之的子孙可是不少,难倒他还能都如此?

总而言之,李昭德对水晶的关注与关心

完全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这事越想越蹊跷,越想里面越有内容,但究竟蹊跷之处在那里,唐松却是毫无头绪。

从武三思跟武承嗣合流的真正想法,再到李昭德对水晶安危异乎寻常的关注,随着这次李党与武党的大决战拉开序幕,一个又一个的谜突兀而来,让唐松恍若走进了一团团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