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章 陈扬之怒

第七章 陈扬之怒

张虎和他的两名跟班们立刻转头看去,周围的围观者们也纷纷将目光投向开口之人,只见人群中一个青衣少年飞快的奔了出来。

看到这人后,张虎一眼便认了出来,脸色一沉,怒道:“陈扬,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陈扬却暂时没理会他,一脸心疼的看着受尽委屈的妹妹陈柔,柔声安慰道:“小柔,不要哭,哥哥在这。”

陈扬的出现顿时让陈柔找到了支柱,泪珠在眼眶打着转,然后顺着脸颊滑落,她紧紧拽着陈扬的衣角:“哥哥,是我不好,把你的饭弄掉了。”

陈柔的话让陈扬心头更是一阵发酸,对妹妹的无比爱惜和对张虎的怒火同时在心中翻腾,他用手指轻轻拭去陈柔的眼泪,强笑道:“小柔,这不能怪你。”

此时张虎看到陈扬居然不理会自己,心头的怒意再也无法控制:“陈扬,你这个软蛋,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阿福阿越,给我狠狠的打他。”

张虎身边的阿福和阿越纷纷冷笑起来,上前将陈扬夹在中间。

这些人的举动彻底让陈扬的怒火爆发了出来,他微红着眼睛,还没有等周围人反应过来,抬腿便狠狠的朝阿福踹去。

陈扬前世在大学里练过两年多的国术,而这具身体由于从小干活素质也极好,这一脚力度极强。阿福在没有准备下,根本就无法抵挡陈扬的攻击,整个猛地就被踢倒。

看到阿福被踢倒,阿越一时间不由愣住了,不仅是他,在场所有人都没预料到,陈扬竟然敢还手反击,而且如此迅猛。

张虎一脸难以置信,等他回过神来后,大怒道:“陈扬,你敢打我的人!”

陈扬双目中凶光闪动,侧身一拳猛然打在阿越腹部,阿越惨叫一声,紧接着抱着腹部在地上打着滚。

解决了张虎的两名帮手,陈扬这才冷笑着看向张虎:“我们之间的账,早就该算算了。”

“你这个软蛋杂碎。”张虎气得脸色发白,即便陈扬打倒了阿福和阿越,但他也不认为陈扬又多厉害,他心中只觉得陈扬是偷袭才能获胜。

“等会我一定要把你骨头踩碎了。”张虎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整个人猛的加速窜向陈扬,旋即一脚使劲踢向陈扬腹部。

陈扬目露不屑,身体飞快一闪,避过张虎一脚,然后右脚凌厉踢出,直接击中张虎的肚子。

张虎速度本来就快,此时被陈扬一踢立即被踢得倒飞出去,剧痛让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若只是打我,我还可以容忍一段你时间,但你居然敢欺负我妹妹!”陈扬走到张虎身边,抓住他的衣服将他提起,一巴掌毫不犹豫的甩出。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人包括陈扬好友李凡在内,都用一种惊异之极的眼光看着陈扬,这还是以前那个自卑的陈扬么?

“陈扬,打我你一定会后悔的。”张虎眼中疯狂大盛,死死的盯着陈扬。

“后悔个屁。”陈扬嘴角微微一抽,瞳孔中凶光闪动,右手一松,张虎顿时瘫倒在地。

张虎还以为陈扬被自己威胁的话吓到了,脸上露出得意冷笑:“陈扬,今天的账我记下了,走着瞧……”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陈扬右脚对着他胸口一踢,紧接着一脚踩在他脸上:“你这样的人渣,若不揍你我才会后悔。”

“给我住手!”在陈扬还要教训张虎时,一道怒喝声突然从远处,私塾院长吴德满脸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围观的人纷纷给吴德让出一条路来,同时用既畏惧又悲悯的目光看着陈扬。

吴德看了眼地上躺着的张虎三人,脸色一片铁青,指着陈扬斥骂道:“还不给我把张虎放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时陈扬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他要在私塾继续念书,还真的必须听从吴德吩咐,只得将脚从张虎脸上收回。

张虎神色阴沉无比,愤愤的瞪了瞪陈扬,心理盘算着一定把今日耻辱讨回。

陈扬无视张虎的眼神,心中冷笑不已,若是张虎还敢招惹自己,下一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了。陈扬自前世以来为人就较为沉着平和,但并不代表他可以任人欺辱,平静下掩藏的是更可怕的火山。

“陈扬,你在私塾里肆意斗殴,我看你是不想在这里读书了。”吴德也根本没去问事情原由,直接劈头盖脸的对着陈扬一顿大骂:“家里穷的村野之民,果然是没什么教养。”

陈扬即便再能隐忍,听了这话也是勃然变色,说自己没教养,那岂不是把自己的父母也骂了进去,他实在难以想象,以往的陈扬是如何忍受这种老师的。

“院长,我想问一句,在骂我之前,你可否问清事情是非?”陈扬愤怒抬头,看着吴德反唇相讥道:“还有,你可以骂我,何以辱及父母,你这样岂配为人师表。”

吴德没想到这个一向懦弱的穷小子,竟然敢顶嘴,一时间颤抖的指着陈扬说不出话来,周围众人更是瞪大眼睛看着陈扬。要知道吴德是在村里唯一的老师,在村里地位不低,即便家境殷实的子弟也不敢对吴德无礼,但这陈扬居然敢反讥。

使劲的喘了几口气,吴德这才缓过神来,怒极而笑道:“好,好,你是不是不服我,不服我你就不要来这私塾上学。”

陈扬听了差点就想拂袖而去,但这时李凡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衣服,他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若是自己就这样走了,那该怎么面对在自己身上寄予厚望的父亲?陈扬紧紧握着拳,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陈扬的反应让吴德更是得意,他心中料定陈扬不敢离去,冷声嘲讽道:“怎么你还不走?哼,以后记住自己的身份,我是老师,你是学生!”

陈扬身后的李凡生怕陈扬忍耐不住,连忙站了出来,微笑道:“院长,这件事我一直在旁边观看,事情是由张虎挑起来的,所以陈扬即便有错,张虎也有错。”

吴德闻言微微一滞,不过虽然他心中对李凡不悦,却也不敢对李凡肆意斥骂,毕竟李凡家可不同陈扬,李凡父亲在村里可是有一定势力。

他只得冷哼一声,话锋一转:“此事他们双方的确都有错,但即便陈扬反击张虎可以谅解,他顶撞老师却是不可原谅。”

说着他目光扫了眼地上的翻掉的饭盒,眼中闪过冷笑,板了板脸道:“陈扬,今天中午你就不用吃饭了,倒我书房外罚站,以此抵过。”

陈扬强忍住心中怒气,说道:“我给我妹妹交代几句就去。”

吴德冷冷的点了点头,双手负背,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陈扬没有去看吴德,拉着陈柔走到私塾外,柔和安慰一番后道:“小柔,今天私塾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爹娘,知道么?”

陈柔虽然年纪不大,但冰雪聪明,明白此时告诉父母只会让父母担忧,乖巧的点了点头,但很快又心疼道:“可是哥哥中午怎么能不吃饭。”

陈扬嘴角泛起温煦的笑意,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小柔,哥这里你不用担心,一顿饭不吃又不会饿死,你自己先回家吧。”

————————

二更,求推荐!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