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3章 他叫陈扬

第十三章 他叫陈扬

许琳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不知名的香料,她琼鼻微动,深吸了口气,转身看向夏清影,却发现夏清影也眼波轻荡,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香料。

这一幕让许琳不由嫣然一笑,在她心中,自己的女儿从来都对香料不感兴趣,然而现在也被这香料打动了。

“许夫人,赵小姐,这便是兰檀香。”罗安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檀木盒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却是看到许琳和夏清影都站在玻璃柜前,不禁一愣。

许琳身躯修长,静立不动,看到这不知名的香料后,她已经对兰檀香失去了兴趣,闻言只是指着玻璃柜中的香料道:“罗掌柜,这香料叫什么?”

见许琳竟对兰檀香不闻不问,罗安心中惊疑不定,不动声色的走到那玻璃柜前,当看到许琳所指香料时,顿时一惊,连忙道:“许夫人,这香料名为兰蔻香,俗称十里香。”

许琳眉目如画,美眸微亮,语带淡淡欣喜道:“兰蔻香,兰檀香,两者虽只差一字,却是天壤之别。十里香虽俗且有些夸张,但兰蔻香的确可当此名。”

听到许琳的话,罗安心中不安转为喜悦,知道许琳可能看上这香料了,笑道:“许夫人能喜欢,那是小店之幸。”

轻风拂过,许琳的衣袂随风翩翩舞动,她转过身,微蹙娥眉,目光直视罗安,嘴角带笑,问道:“上次我前来时为何没看到这香料?”

面对许琳罗安不敢有丝毫大意,她嘴角那莫名的笑意更是让他眼角微跳,定了定心神道:“许夫人,这香料上次小店的确没有,这是罗某三日前才得到的。”

“原来如此。”许琳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浅笑道:“罗掌柜,我和清影都看中了这兰蔻香,你将它取出来吧。”

此时夏清影早已回过神来,许琳的话让她俏脸上掠过一抹绯红,她知道自己此前的神态定然落入母亲的眼中了。平日里她觉得女子应保持自身本色,对香料自然不屑一顾,但今日看到这兰蔻香时,她却是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兰蔻香不似其它香料那般浓香,香味淡雅,而且闻之沁人心扉。

女儿的微羞神情让许琳双目中透出掩不住的笑意,这个女儿虽然很美,但性格却和其父相似,极为冷静漠然。若是一个男子如此冷静尚好,但身为一个女子有这样的性子,就太过冷漠了。而现在女儿流露出这般小女儿状的神态,反而让许琳欣慰不已。

罗安将兰蔻香从玻璃柜中取出,他内心也暗喜不已,他原本还有些担心着兰蔻香品级高,在这小镇里未必就有人买,现在有许琳真看上它,今后就完全不必担心它的销售了。许琳可是玄玉宗宗主夫人,以她的身份地位,她使用兰蔻香那就等于是给兰蔻香做了最佳的宣传。

将盛装兰蔻香的盒子托在手中,轻嗅着兰蔻香的幽香,许琳更是满意之极,看着吴德道:“罗掌柜,这兰蔻香很合我心意,多取几件给我。”

原本处于高兴之中的罗安闻言脸色顿时一变,苦笑道:“不瞒许夫人,这兰蔻香,小店目前只有这一盒。”

许琳柳眉微挑,白皙的纤指在手中盒子上轻弹片刻,脸色略沉,看着罗安道:“堂堂一个香料铺,只有一件这兰蔻香,罗掌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看到许琳面色不善,罗安暗暗叫苦,立刻解释道:“罗某岂敢开许夫人的玩笑,不过这兰蔻香目前虽然只有一盒,但我却有办法尽快进货。”

许琳神色微缓,脸上恢复明媚的微笑,说道:“这兰蔻香不知吴掌柜从何得到的?”

罗安心中大松了口气,对许琳他也不敢多做隐瞒,如实说道:“不久前许夫人在小店订下兰檀香,但制作兰檀香的原料缺少了丁兰草,所以罗某想到了在望山村的一位旧识。后来那旧识虽然也没有找到丁兰草,但罗某却幸运的遇到了一名少年。那少年不仅找到了罗某急需的丁兰草,还拿出了这上品香料兰蔻香,最让罗某惊奇的,这兰蔻香竟是那少年自制的。”

许琳红唇泛着动人的光泽,她嘴角微卷,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笑了笑道:“倒是个有趣的少年。”

非但是许琳,一直很少开口说话的夏清影也眨了眨眼睛,如雪的玉颜神色微动,好奇道:“那个少年叫什么?”

脑海中浮现陈扬那平静温和的样子,罗安也发自内心的微微一笑,道:“他叫陈扬。”

罗安的表情分明显露出他被那陈扬折服了,这让许琳心中更是惊奇,罗安这种人虽说地位不高,但人生阅历却不差,这样的人竟会被一个山村少年折服。

“有意思,我倒要看看这山村少年是何许人物。”许琳心中一动,看着罗安笑吟吟道:“既然如此,那罗掌柜便唤那陈扬前来和本夫人相见,让他尽早为本夫人多制作些兰蔻香。”

闻言,罗安心头微跳,旋即则是暗喜不已,从许琳的话中他听得出,许琳可能对陈扬产生了好奇,否则仅仅是制作兰蔻香的话根本无需和陈扬相见。

许琳那可是玄玉宗宗主夫人,和她见一面那便是难得一见的机遇,罗安对于陈扬他是极为欣赏的,有这等机会自然会为陈扬把握,他也乐意成就陈扬,当即应道:“夫人放心,罗某本就要见陈扬,如今夫人发话,罗某自会及时办到。”

“那后天我就再来一次。”许琳神色平淡的点了点头,她动作优雅的将手中的兰蔻香放入袖子中,微笑的拉着夏清影朝外走去。

望山村私塾。

陈扬嘴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身子慵懒的靠在一颗古树上,目光悠然的望着周围玩耍的学员们。

自前天和罗安进行交易后,吴德对自己的态度就越发恶劣了,在课堂上时常刁难自己,陈扬完全肯定,吴德对自己是恨之入骨,相信只要有借口,他就会立刻将自己从私塾驱逐出去。

想到这陈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对吴德他也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若非顾及父亲,他早就离开这个私塾了。

“小杂碎,原来你在!”就在这时,一个极为充满怨恨的声音响起。

陈扬不急不慢的抬眼看去,只见张虎和他的四个跟班正站在自己身前,他的目光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