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章 冲突

第十六章 冲突

自认识罗安以来,吴德便很少看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慌忙道:“那陈扬太过放肆,在私塾里殴打他人,且目无尊长,已经被我驱逐了。”

听到吴德的话,罗安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目光更是锐利的盯着吴德,冷笑道:“吴德,你闯大祸了,实话告诉你,今天我之所以来找陈扬,是受玄玉宗的宗主夫人亲自吩咐的。”

“玄玉宗宗主夫人!”听到这个尊称,吴德顿时有些傻眼了,尽管他只是一个山村私塾院长,但玄玉宗的赫赫大名他岂会没听过。玄玉宗那可是整个伏虎镇的天,玄玉宗宗主夫人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份如此崇高之人,竟然会来找陈扬这样一个小小的山村少年。

“罗掌柜,你没有开玩笑吧?”吴德使劲的咽了咽唾沫,牵强地笑道。

罗安脸上浮现一抹别样的意味,淡淡的瞥了吴德一眼,漠然道:“吴院长,你觉得我有这份闲心和你开玩笑么?”

闻言,吴德头颅立刻耷拉下来,他自然知道罗安不会和他开玩笑,此前发问也只不过抱着侥幸的心理。

怀着恐惧的心理,吴德双目中带着一抹希望看向罗安,哀声道:“罗掌柜,此事还望阁下能救我。”他很清楚,若陈扬真的和玄玉宗有关系,那要惩治他一个小小的私塾院长简直轻而易举。

“现在能救你的只有陈扬,你现在立刻去陈扬家中赔罪,若他能饶恕你,你自然没事,否则的话,哼!”对吴德的哀求神色罗安恍若未见,他和吴德关系本就一般,此人是死是活他根本就不在意。

而学堂中的学员则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心中无不震惊,吴德居然要去找陈扬赔罪,而且陈扬还不见得会饶恕吴德。众人只觉这个世道都变了,曾几何时,那个卑微的穷小子,竟有如此可怕的能量?

“这个木头,啥时变得这么有能耐?难道真的是上次受伤后开窍了?”陈扬在私塾中的唯一好友李凡也同样不禁挠了挠头,无比困惑的想着。

此时吴德在学员们心中的威信已然尽失,但他却无暇多顾了,毕竟相比自己的性命而言,威信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事关自己的性命,吴德不敢有丝毫耽搁,在学堂中宣布一声下课后,便带着罗安匆匆赶往陈家。

床榻之上,陈扬随意的半靠在床头,他右手两指无意识的捏着那张空白的玄经,双目静静的望着屋顶。深思中的他,那修长的眉毛透着坚毅,那双幽黑的瞳子在昏暗的屋子中更是显得深邃无比。

陈扬脑海中思绪纷纷,经过今日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更是无法再困守在望山村中,他的灵魂不属于这个山村。

在这个山村里,一个小小的山村私塾院长就可以判决他的命运,这种弱小的滋味让他无法忍受。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习惯于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他必须尽早走出这里。

只有与更广阔更精彩的外界接触,他才有机会变得更强,才有机会为了自己的命运拼搏。

就在陈扬沉思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这让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他将手中的兽皮纸玄经重新放回床头,翻身下床,毫不犹豫的朝着门外走去。而当他来到院子中时,却看到门口围了不少人,这让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快速冲到门口。

此时陈家院子门口被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堵住,他身后并排站立着四个随从,父母和陈柔正和这些人对峙着,而周围聚集了大量围观的村民。

“陈老实,你家那个小畜生打伤了我的宝贝儿子,你快点把他交出来,否则的话,你陈家今后在望山村别想有立足之地。”那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一脸的凶神恶煞,盯着陈柱恶狠狠地说道。

陈柱在望山村村民们心中的印象向来是老实木讷的,所以大多数人都称呼他为陈老实。

听到那中年壮汉凶狠的话,陈柱气的脸涨得通红,他本就因为上次没有护住自己的儿子而一直内疚,一怒之下,竟是情不自禁的顶了句:“扬儿向来老实听话,若不是你儿子要打他,他岂会主动招惹你儿子。”

中年汉子本以为陈柱在自己的威吓下定会老实服帖,却不料对方居然敢顶嘴,怒极而笑道:“陈老实,看不出嘛,你的胆子居然变得这么肥,难怪你家那个小畜生敢对我儿子动手。”

见这中年汉子如此辱骂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王小荷忍不住柳眉一竖,冷声道:“张铁,乡亲们都在这里看着,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张铁正是张虎的父亲,他不仅是村中唯一的铁匠,还经常将蒙泽森林中的一些动物贩卖到伏虎镇中,在望山村中有着不小的势力,即便是村长也不大愿意招惹他。

张铁双目微微眯起,视线缓缓扫过王小荷的娇躯,眸子深处掠过一抹不为人察觉的贪婪。王小荷的姿色在整个村子中都算是顶尖的,若非顾忌王小荷有位野蛮的哥哥,他早就将她抢过来了。

不过想到这样一个难得的美人居然嫁给陈柱这样木讷的人,张铁只觉内心妒火中烧,脸色当即一沉,舔了舔嘴唇,阴冷着嗓子道:“欺人太甚又怎么样,要怪就怪你丈夫太窝囊,你家那个小畜生也不该来我儿子,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我儿子双手废了,你儿子的双手和双脚都不要想完好。”

说到这他脸上尽是狰狞,对身后四名随从摆了摆手:“来人,给我进去把那个小畜生找出来。”

陈扬可是陈柱的希望,他岂会容忍自己的儿子被人废了,抱着宁愿自己废了也要保住儿子的心理,他,猛地大吼一声:“张铁,我和你拼了。”

老实木讷的陈柱,在护子心切的心理下,内心的勇气完全爆发出来,竟然提着手中的木条就对张铁狠狠的拍了过去。

张铁根本没料到陈柱敢动手,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幸好他本身懂得几招庄稼把式,及时抬起右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

推荐很惨淡,大家帮忙推荐一下吧,~~~~(>_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