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章 杀意

第二十一章 杀意

云丝缠绕的墨空之上,银月斜挂,淡淡的月光,柔和的倾落大地,给望山村带来几分静谧的色彩。

白日的喧嚣已然远去,夜色笼罩的望山村,陷入幽黑和寂静之中,一些村落的屋子中,偶尔传出几声呻吟和喘息,不时引起一阵响亮的犬吠。

陈扬所在的屋子中,少年从**翻身跃起,他眼中寒光一闪,旋即整个人前无声息的开门出去,朝着院子外窜去,渐渐的消失在夜色深处。

这是一座方圆数百丈的宅子,这宅子在整个望山村都极为有名,它属于望山村一霸的张家。

和村子别家一片漆黑不同的是,此刻的张家灯火通明,还偶尔传出砸杯子的响声。

在张家一间房屋内,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半躺在**,满脸的愤恨和怨毒,床边地面散落着不少破碎的杯子,此前发火砸杯之人无疑就是他。

在少年对面,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同样脸色阴鸷的坐在椅子上,他身边还有一个目光凶悍的妇女。

“爹,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报仇,陈扬那个小杂碎,他竟敢废了我,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少年正是被陈扬重伤的张虎,此时他眼中尽是狰狞戾色,咬牙切齿地说道。

张铁对陈扬也是充满恨意,只不过他一想到白日里那个中年胖子,心中就不由微寒,有些犹豫地说道:“我也恨不得将那个小畜生扒皮抽筋,可是这小畜生巴结上了小镇里的大人物,那个大人物我可惹不起,你们看看我今天受的伤就知道了,若我光明正大的去报仇,我也没有好果子吃。”

“孩子他爹,儿子他都已经这样了,这仇怎么能不报!”闻言,一旁的妇女不满看了眼张铁,目露狠毒的尖声道。

“就是,爹,这仇你若不帮我报,我心里根本就咽不下这口气。”张虎神色变得焦急起来,死死的盯着张铁。

张铁并未失去理智,面庞上一片森然,目光冷冷扫了眼张虎和妇女,骂道:“吵什么吵,我有说不报仇么,我只说不能证明正大的报仇,但不代表不可以玩阴的。只要不被抓到证据,我就不相信别人能奈我何!”

张铁的话让妇女和张虎眼睛都为之一亮,张虎更是激动道:“爹,原来你会帮我报仇,爹,你快点动手吧,我感觉我一刻钟都等不下去了,只要陈扬那小杂碎在外逍遥一天,我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你是我儿子,我岂会不帮你报仇,不过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明面对付陈扬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比废了他更让他痛苦的事情。”房中的灯火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张铁的脸上在那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阴森和诡异。

虽然双手被废让张虎变得有些疯狂,但他并不愚蠢,眼眸中露出猩红之色,阴阴一笑:“爹,你说的没错,我们可以对付他的家人。嘿嘿,陈扬那杂碎不是对他那个妹妹很关心么,他那个妹妹虽然年纪小,但还有几分姿色,我若将她妹妹玷辱了,陈扬那杂碎一定会生不如死!”

看着儿子那疯狂的神情,即便张铁也感觉心里有些发冷,但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儿子的想法,不让儿子报仇的话,他相信自己的儿子真的会发疯。

然而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商量着这些狠辣卑鄙的阴谋诡计时,一个身影正藏身在屋外的门边墙壁的阴影之中。

陈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他的目光冰冷到了极致,听着屋内三人正对自己的手段,他心中的升起滔天怒意,这怒意在张虎最终说到自己妹妹时更是转化成了杀意。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斩草要除根了,幸好自己今夜来了,否则就听不到他们的阴毒计划,若是自己当初决定放过张家之人,那自己的家人无疑将会遭遇可怕的残害。

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背部有些冷汗,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张家之人竟恶毒到这等地步,那张虎竟连自己的那幼小的妹妹都不想放过。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杀过人,这世上也没有人生来就喜欢杀人。但是今天,面对张虎这种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他不得不杀人。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他白天特意为晚上的行动所制作的东西,迷迭香。前世作为一个药剂学的痴迷者,他对任何药剂都充满兴趣,故而他特意研究过迷迭香。迷迭香是一种强效迷药,前世他并没想过用迷迭香去做什么事,只是出于兴趣,却没想到,在这一世他却有机会将这迷药派上用场。

趁着屋内无人注意时,他悄悄的在窗口打开一道缝隙,将一部分的迷迭香全部倒了进去,迷迭香的气味顿时在屋内弥漫开来。

而屋内张虎等人对此毫无察觉,依然在商量着各种毒计,只听张铁舔了舔嘴唇,目露**光,桀笑道:“不愧是我张铁的儿子,你老子我倒是对王小荷更感兴趣,陈老实那个木桩何德何等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婆娘。”

张铁的话顿时让那妇女脸上浮现妒忌之色,不悦道:“你这没良心的东西,王小荷狐狸精媚人,老娘我就不漂亮了?你若敢真把那个贱人收入房中,我要你好你。”

“嘿嘿,老婆息怒,在我心中你永远是第一位。”看到自己的老婆生气了,张铁连忙讪讪一笑,但很快他突然皱了皱眉,道:“不对劲,我怎么感觉头有些晕?”

话音未落,只听“砰、砰”两声,张虎和妇人的身躯同时倒下,张铁心中暗道不妙,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脑海也一阵眩晕,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地上栽去。

在屋内三人全部晕倒后,陈扬收好剩下的迷迭香,从容地打开房门,慢慢的走了进去,目光寒如利刃般扫过三人的身体,紧接着用房中的被单和绳子将三人全部捆绑起来。

将三人捆绑好后,陈扬毫不犹豫的用袜子把他们的嘴全部堵上,然后用冷水将他们全部泼醒。

————————

虽然不想多废话,打扰大家的兴致,但事关重大,仍旧不能不提,望见谅。

大家的推荐票,收藏,对于我至关重要,两者关乎到本书能不能获得推荐,能不能上架,可以说决定了本书的存亡,我努力认真的写,大家若觉得还行,就投票收藏吧,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读者的支持对作者是一种极强的力量,每当看到涨了的推荐票和收藏数,便会高兴不已,心中涌起无限的创作**。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