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4章 许琳

第二十四章 许琳

精致优雅的阁楼上,一名美貌少妇背对陈扬站着,只见她身着一袭简净的紫色纱衣,优美的的背影显露出婀娜的体态,脖颈间不经意露出的一片细腻柔白的肌肤,给人以迷人却不失温婉的感觉。

在那少妇身边,站着一名少女,上身为月白锦袍,银色的腰带上绣着简单的紫色云纹,垂着一块月牙形的碧玉佩。

她正面看着陈扬,同时让陈扬可以清晰的看清她的面容,挺直的小巧鼻子,嫣红的菱型小嘴,贝齿雪白。她不施粉黛,没有穿耳洞,也没有带耳坠,浑身上下极为俭朴。更令人心凛的是,她不似其他少女那般神态多样,自始自终表情淡漠,目光若潭水般看着陈扬。

那少女虽美,但那冷漠得拒人千里的样子,让陈扬也对她没什么兴趣,连忙收回目光,转而看向那少妇。

恰在这时,少妇缓缓的转过身,她面容秀美,仔细看去可发现,那少女的面庞和她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她比少女多了几分韵味。

少妇那狭长的黛眉画入鬓里,一双幽丽的秋水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陈扬,竟投射出逼人的绚华光芒。

陈扬静静的打量着美貌少妇的背影,当她转身凝视过来时,触及她那眼中的光芒,他竟觉心中微震。若是换做常人此刻定然不敢与之对视,但陈扬是何人,前世的他虽然一穷二白,却从未向任何人低过头。

他强忍着内心的惊诧,毫不退却的迎着少妇的目光,伊始他只是不愿失了傲骨,但渐渐的他发现,少妇的目光虽然逼人,却没有丝毫恶意,心中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见陈扬不甘示弱的和自己对视,少妇眨了眨眼,眼中的厉光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颇具兴趣的目光。一旁的少女见到陈扬的表情,目光淡漠的眸子中也不由掠过一丝异色。

“罗掌柜,这少年比我想象还要有趣,怪不得你如此推崇!”少妇嘴角不禁泛起一抹弧度,盈盈笑了起来。

罗安略带紧张的面庞也缓和下来,他将陈扬带来时就生怕许琳不喜,尤其刚才陈扬竟和许琳对视,更是让他暗暗起了冷汗。

现在看到许琳对陈扬显然极为满意,他也放下心来,笑道:“许夫人欣赏,是这小子的荣幸,许夫人尽管询问这小子,在下暂先告辞了。”

这俏美的少妇正是玄玉宗宗主夫人许琳,那少女则是许琳之女夏清影。

许琳闻言对罗安点了点头,罗安当下便不再停留,朝着楼下走去。

对方既然已经开了口,陈扬自然不能不识趣,脸上浮现恰到好处的淡淡恭敬之色,不卑不亢道:“陈扬见过许夫人。”

许琳微微拂了拂袖子,在身边的木椅上坐下,旋即从袖子中取出一个香囊,用剔透好看的指甲挑出一点淡紫色粉末,笑问道:“陈扬,这兰蔻香是你所制?”

陈扬目光扫了那淡紫色粉末一眼,正是他所制的兰蔻香,当即点了点头道:“正是。”

许琳将指甲上的香料轻弹回香囊中,也不做作便将心中疑惑道出:“听闻你自幼生长在偏僻的山村,如何晓得制作这等上品香料?”

“大千世界奇人异士无数,即便是山村野民也不容小觑,即便是出生偏僻,未必就只会耕田织衣。”陈扬眉头微挑,没有丝毫慌乱,有条有理的说道:“人类亦并非生来就有城镇,人类的先祖也同样是居住在山村,但是他们却能创造出圣力和数不尽的事物。”

“晚辈虽然不是什么奇人异士,但也知凡事自有定律,万物皆有联系。晚辈父亲为木匠,所以晚辈常年会在山林间伐木,在山林中经常会碰见各种药草,也时常会将一些药草带回家中研究,久而久之便在药剂学上略同一二。”

陈扬之所以如此镇定,这是因为这个问题他早就想了很久,他的灵魂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懂的许多东西根本难以解释,所以他早就想好用这些借口来解释自己为何懂得药剂学等一系列事物。

“大千世界奇人异士无数,即便是山村野民也不容小觑……”许琳沉着下来,轻声念着陈扬的话,露出深思之色。

片刻后她抬起来,看向陈扬的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陈扬的话和他表现出的镇定让她不由为之动容,她发现自己远远小看了这个少年。

“若非亲身所见,亲耳所听,我实难相信这样的话出自一个山村少年,或许你说得对,山村之名也不容小觑,出身的确不代表什么。”许琳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划了划,若有所思道。

而这一幕则让夏清影心中暗吃一惊,她很清楚自己母亲的性子,虽然外表温和,但骨子却极为偏执,有时连父亲都无法说服母亲。但现在母亲竟被这个初次见面的少年说服了,而且还认同了这个少年的话。

“晚辈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呵呵,若有不当冒犯之处,还望前辈见谅。”陈扬歉然的挠了挠头,见自己初步得到许琳的认可,他也不介意适当的表现一番山村少年的憨厚朴实。

但是正当陈扬露出憨厚朴实的样子时,却见许琳脸上浮现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看来已经看穿了他假朴实真狡猾的本质。这让陈扬不由暗暗郁闷,许琳不愧是一宗之主的夫人,心机和洞察力都强得很。他虽两世为人,但前世毕竟也只有二十多岁,斗智远不是对方的对手。

瞧着母亲和陈扬两人之间的表情,一向冷漠的夏清影唇角也不由微微动了动,眼中更是闪过一丝笑意。只是这丝笑意出现得太过短暂,她脸上很快便恢复一贯的冷漠,根本没人察觉到她的异样。

经过这一番交谈,陈扬和许琳之间的隔阂也小了许多,双方也随意了许多。

许琳白皙的素手在那香囊上拍了拍,看着陈扬道:“上次前来这香料铺购买香料,奈何这兰蔻香只有一件,你能否再为我制作一些?”

“乐意之极。”陈扬也不再拘谨做作,温煦的笑了起来:“不过,事实上夫人手中的兰蔻香并不是真正的兰蔻香。”

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