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6章 不过如此

第二十六章 不过如此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中透射而进,细碎的柔光洒落在香水瓶上,淡金色的阳光和瓶内的紫色香水交融在一起,泛出炫目的紫金耀光。

“香水,好一个香水,恰如其名,恰如其名!”罗安目光灼热的看着香水瓶,他搓了搓双手,大声说道:“陈扬,你的确给了我一个大惊喜,天大的惊喜。”

“罗前辈,虽然我可以理解你的激动,但是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冷静下来了?”陈扬有些无奈的看着罗安,自看到香水后,对方已经足足兴奋了半刻钟了。

听到陈扬的话,罗安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尽管他的脸皮已经磨练得够厚,但此时脸也不由微微一红,讪讪一笑道:“咳咳,这可不能怪我,谁知道你会制作出香水这等匪夷所思的神奇之物,陈扬,你能否将这香水给我一看?”

“罗前辈此话从何说起,要知道这我香水的制作原料都是从你这取得。”难得见到罗安这番模样,陈扬忍不住调侃的笑了笑,旋即没有半分犹豫地将香水递给罗安。

“这原料很容易得到,但这香水却只有你能制作出来。”罗安神色却是没有半分玩笑之色,很是认真地说道。他小心翼翼的将香水瓶接过,深深的嗅了口,赞道:“真是稀世之物,若拿去拍卖的话,我想定然卖出高价。”

“拍卖?”陈扬的眼眸蓦地一亮,他先前只想到拿到店铺中销售,还真的没有想到拿去拍卖,现在被罗安一提醒,顿时暗暗称赞,这罗安不愧是商人。如今这大陆上还没有香水,他手中的香水可谓奇货可居,与其大量制作销售,还不如拿去拍卖。

“当然是拍卖。”平静下来后,罗安很快恢复他的商人本色,不急不慢的说道:“这香水如今只有陈小兄弟你一人会制作,世间独此一份,如此稀物,定能拍卖出高价。而若是大量出售的话,陈小兄弟太累不说,所买的价格未必比拍卖高。”

“罗前辈所言甚是,现在只有我一人会制作,即便全力制作也未必能制造出多少香水。在只有我一个人会制作香水,的确以拍卖为佳。”陈扬点了点头,微笑道:“不过我想,拍卖的价格再高,市场也有限,我可以尽力秘密培训一些制作香水的伙计,到时可以将香水生意延伸到大陆各地。”

“陈扬,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天才,不说你制作出了香水,光是你这种灵活的头脑,将来经商的话也定可以成为巨富。”罗安惊叹不已,陈扬所说的话正是他心中所想,但是他有着十多年的经商经验,而陈扬却是初次进城的山村少年。

罗安的惊赞让陈扬心中不禁暗窘,这些东西在前世都是很寻常的知识,前世大部分普通人都可以张口即来。

不过他自然不可能说出自己灵魂穿越的秘密,话锋一转,道:“罗前辈,这香水虽是我所制,但我志不在经商,今后香水的销售便委托给你了。”

“哈哈,这样天大的好事我想任何商人都不会拒绝的。”罗安没有故作推辞,爽朗地答应了,道:“不过我是个生意人,所以今后的收益分配必须说清。你是香水的创始人,若是你亲手制作的香水,收益你得九成我得一成,若不是你制作的,销售所得你得六成我得四成。”

看到罗安如此爽快,陈扬也微微一笑,若是罗安故意推诿,他只会觉得罗安此人不可深交,但现在罗安毫不虚伪的答应,而且将一且收益分配都手轻,他反而觉得罗安有着商人的率直,对罗安的好感也上升不少。

不过他知道,在罗安的分配中他还是占了很大便宜,这是罗安有意让他多得益。

但他今后要走的是强者之路,根本没有空闲打理香水生意,自然不愿占这种便宜,摇头道:“虽然我是香水的创始人,但即将香水生意的一切都要由你去主持,所以若是我亲手制作的香水,收益我得七成你得三成,若不是我制作的,你我五五分成。”

从陈扬的话中罗安知道陈扬心意,对陈扬也好感大增,大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陈小兄弟,有句话我不得不说,所谓怀璧其罪。香水生意将来能赚取的财富无疑是惊人的,但以你我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保全这项生意,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势力合作,让他们充当我们的靠山。”

陈扬沉默片刻,旋即苦涩的笑了笑,点头道:“罗前辈说的没错,若不找个靠山,将来我们只会为他人徒做嫁衣。”

瞧着陈扬在如此巨大的财富下依然冷静如斯,罗安心中暗赞,笑道:“昨日许夫人和你约好在七天后相见,我想,到时你可以和她商谈。”

陈扬也正有此意,经过昨日的交谈,他感觉得出许琳还是可以信任的,不过他还是不能完全肯定,现在听到罗安的建议,顿时做出了决定。罗安在伏虎镇中经商十余年,眼力肯定不错,他对许琳都很肯定,这足以说明许琳的人品可以令人信赖。

七天时间,眨眼间便一晃而逝,在香料铺二楼,许琳坐在靠窗的位置,脸上含着优雅的笑容看着陈扬。而夏清影则坐在她身边,唇润成蔻,鹅脂鼻腻,香培玉琢,月眉星目,只是玉颜上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陈扬从容地从袖中取出早已备好的香囊,笑了笑道:“许前辈,这里面正是完整的兰蔻香。”

许琳伸出白皙的右手接过香囊,打开香囊将之凑至鼻尖下,轻轻的嗅了嗅,神色微微动容。

片刻后她轻吐了口气,笑眯眯的看着陈扬,惊叹道:“不愧是真正的兰蔻香,比我想象的还要清香,相比那些大城中的顶尖香料也只强不差。”

一旁的夏清影闻言眼波微动,从许琳手上取过香囊闻了闻,眸子也掠过些许的诧异和喜色。

“我相信兰蔻香的品质。”陈扬黑瞳中透着淡淡的自信,旋即却又嘴角微翘,笑道:“不过香料虽好,但只能至于香囊之内,在我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_____

晕死,昨天二十二点的飞机,本来二十四点就可以到家的。结果到了机场上了飞机之后,飞机准备开始时,发现引擎还是啥出了故障,结果修了三个多小时,弄得我现在下飞机。家里人现在都睡了,干脆在外面网吧上传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