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0章 禁脉

第三十章 禁脉

白色的光芒在天盘上亮起,旋即以水波弥漫的速度朝外扩展出去,到了第五个格子才停下来。

玄玉宗的执事们脸上都露出了喜色,即便那紫袍长老也满意的笑了起来:“赵灵月,年龄十三,圣力天赋,水系五等,通过,可为内门弟子,重点培育。”

紫袍长老的宣判,让少女赵灵月长松了口气,得到门派的重点培育,她今后的前途不言而喻。

下方尚未测试的人们,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羡慕,不少少女更是满怀嫉妒。

时间不断推移,测试飞快的进展着,在接下来的测试期间,淘汰了近百人,通过的人却只有九人,内门弟子更是仅有两人,除却之前的少女赵灵月外,还有一个名为赵峰的少年。

从测试开始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眼见即将轮到自己,即便是陈扬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下一个。”紫袍长老的声音忽然响起。

陈扬隐在袖子中的拳头紧紧的握了握,平静下情绪才步入引灵之阵内,在那罗盘正中盘坐了下来。

就在陈扬盘坐下来的刹那,若烈日般的紫光便从天盘内爆发出来,那耀眼的光芒仿佛在向世人宣布一个天才的临世。

玄玉宗的执事们一个个猛地站起身来,眼中精光爆射,就连紫袍长老的身子也微微颤了颤。

一时间,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陈扬身上,从这等猛烈爆发出光芒的看来,这少年的天赋便不会低。

紫光从第一格开始以不可阻挡之势朝着四周冲去,一格、两格、三格……五格、六格,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停滞了。玄玉宗的执事长老们更是心跳加快,每三格之间代表的都是一个大的等阶。四格到六格算是天才,但若是能突破六格进入七格以上,那便是超级天才。

在人们紧张的目光下,紫光的冲击并没有停止,竟是又朝前猛冲了两格。八格,所有玄玉宗的人都有些呆滞了,他们没有想到,这种超级天才竟会出现在玄玉宗。

可是让众人心脏抽搐的是,紫光居然还没有停下来,而是以缓慢的速度外延伸,一直延伸到了九格。

若是十格,那便是千年难遇的绝世天才,这种人才别说玄玉宗,就是那些大陆上的顶尖势力也不敢奢望。而对于玄玉宗这种三流圣者门派来说,即便是九格,那也足以挑战人们的心理极限,九格,那是超级天才中的顶尖分子。

在场的玄玉宗门人眼睛一个个发着光,看向陈扬的眼神灼热无比,他们近乎看到了玄玉宗蓬勃发展的未来。

而这一幕让之前几名通过测试的人心情更是复杂,虽然他们也将成为玄玉宗弟子,但和陈扬的天赋相比简直就有着天壤之别。

“陈扬,年龄十五,圣力天赋,雷系九等,可入门派核心……”紫袍长老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然而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却是异变突生,那天盘内的光芒就陡然消失了。

这等变故是在场任何都料想不到的,在之前的测试中,只要天盘上的测试者不离开天盘,定格下来的光芒便不会再变化。但是现在,天盘内的紫光却毫无征兆的消失得无影无踪,这让在场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玄玉宗的执事们脸上顿时没了笑意,一个个疑惑的看向紫袍长老。

紫袍长老的神色也为之一变,同样是惊疑不定的走到陈扬身前,死死地盯着陈扬。

越看下去紫袍长老的脸色越是不好看,神情间流露出无尽的惋惜和郁闷,最后更是无奈的一叹:“难道上天要残酷地夺去我玄玉宗大兴之机么?”

人便是如此,若陈扬此前未显露出惊人天赋,玄玉宗长老执事们定然没什么感觉,但现在陈扬先是展露顶尖天赋,后来又发生让人绝望的事,玄玉宗众人便为之懊恼。

“周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一名执事忍不住问道。

周长老的仍旧有些呆呆发愣,一字一顿地说道:“禁脉!”

听到这两个字,在场有一些玄玉宗门人脸色大变,但大多数人神色依旧茫然疑惑。

周长老也终于回过神来,见到许多人疑惑不解,便解释道:“在这世上,有一种特殊体质,这种体质对天地灵气的吸引力虽然极强,但身体却无法与灵气进一步沟通,更不能储存灵气。正如大家刚才所见,这位少年能吸引大量的灵气,引发天盘大亮,但最后天盘光芒却突然消失,正是因为他的体质无法与灵气继续沟通。”

在周长老解释完后,众人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失望,甚至有些玄玉宗门人看向陈扬的目光充满不善和怒意。在他们看来,陈扬给了他们希望,却又将之掐灭,简直罪大恶极。

而那些测试者们则是不少人暗暗幸灾乐祸,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看到同龄人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

陈扬心中更是波澜起伏,嘴角带着一抹自嘲,面对突然从天堂掉到地狱的境遇,这是人恐怕没有几人能够保持淡定。即便陈扬前世经历了十余年的磨砺,此刻仍旧有着浓浓的失落。

“禁脉,无法修炼?”这些话简直如同晴天霹雳般轰击在他脑海中,在他踏出望山村时就决定要走上一条求强之路,若是不能修炼的话,那谈何变强!若不是陈扬的心境远超常人,换做其他人恐怕现在已经昏倒了。

见陈扬在这种情况居然还能保持冷静,周长老心中更是暗暗叹息,如此心境,若不是禁脉的话,将来成就不言而喻,可惜可叹!

“禁脉是无法修炼,所以……”周长老正要宣布陈扬被淘汰,可之前门口的一名玄玉宗弟子匆匆走了进来,在周长老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周长老闻言表情一阵变化,目光立即朝着陈扬看去,说道:“你有宗主夫人的信物?”

陈扬愣了愣,仍依旧点了点头,从怀中将许琳交给他的玉佩取出。

周长老看见玉佩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良久后沉声道:“陈扬,十五岁,雷系禁脉,可入外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