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2章 混沌青莲

第三十二章 混沌青莲

少女身着一袭月白锦袍,挺直的小巧鼻子,尖俏的下巴,不施粉黛的玉颜更是透露出清雅的气质,但此刻她的目光却是冰冷如霜般注视着赵峰一行人。

见到这少女,赵峰等人顿时收敛了先前的高傲,这少女正是玄玉宗宗主之女夏清影,即便是内门弟子也不敢随意招惹她。

“嘿嘿,夏师姐,我们只是和陈师弟开个玩笑。”或许是被夏清影那冷漠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赵峰终究忍不住讪讪一笑道。虽然夏清影的年龄比赵峰要小,但夏清影在门派内地位高,且自幼出身在玄玉宗,故而不少新入门的弟子都称她为师姐。

“同门圣兄弟,为了避免伤了彼此情分,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夏清影也没有多追究赵峰等人的行为,淡淡地说了一句,毕竟她也只是宗主之女,虽然在宗内地位极高,但却没有真正的实权。

“师姐所言甚是,师姐在此想必有事处理,我等就暂先告辞了。”赵峰满面笑容地对夏清影拱了拱手,他倒是不在意伤了和陈扬之间的情分,但他对夏清影显然不敢轻易得罪。

只不过在转身离去时,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夏清影那清秀动人的面容,眼底深处掠过一抹不为人察觉的贪婪,心中更是暗想:“极品美女呐,若能把她弄到手,不仅可以好好享受,还能从此找到宗主这个大靠山。”

夏清影自然不知赵峰所想,她根本没有在意赵峰等人的离去,而是转目看向陈扬。

瞧着陈扬那英气脸庞上尚未消失的汗迹,她便知对方即便在得知自己是禁脉后依然未放弃修炼,冷漠的眼神也不禁缓和了不少,轻启朱唇道:“这应该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我知道你是兰蔻香的制作者,第二次见面你更是创造了香水,至于第三次……”

陈扬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夏清影,自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女开始,便很少听她开过口,却不料此刻她居然对自己说了那么大一番话。

夏清影根本无视陈扬的表情,声音顿了顿,依旧漠然的视线缓缓的扫过陈扬全身,柔长的睫毛微微眨了眨,接着道:“我更是看到一个全新的你,若常人得知自己是禁脉,恐怕早已放弃希望,可你仍然在坚持。白羽大圣,每一次,你都给了我不少惊讶!”白羽大圣,这个在白云城乃至整个青州都名气不小的称号,这世上只有四个人知道,夏清影便是其中一个,而且她和许琳还是这个世上香水的第一批使用者。

陈扬一开始还在静心的听着夏清影的话,然而在她说出“白羽大圣”四个字时,心头不经意的跳了跳。尽管他一直很清楚夏清影知道他就是香水制作者“白羽”,但真正听到这两个字时,他的心中情绪还是极为复杂。毕竟这是他前世的名字,虽然已经与前世永别,但那记忆却不是那么容易遗忘的。

只是等他平静下来后,却又有些疑惑,不知夏清影为何在他名字后加“大圣”二字。

虽然“白羽大圣”之名已在青州极为盛传,但事实上他这个当事人对此却一无所知。在来到玄玉宗前,他一直在沉浸在阅览有关这个世界常识的各种书籍,根本没有出门,后来进入玄玉宗后更是闭在房中修炼,这半个月来他对外界的了解是极为闭塞的。

看到陈扬那有些茫然的模样,夏清影微微有些愕然,她没想到,在外面传的如火如荼时,他这个当事人对此居然一无所知。

“有趣。”夏清影轻轻抿了抿嘴唇,一向漠然冷静的她,心中竟难得的升起一丝俏皮的想法。她决定不将此事告诉陈扬,她倒想看看,这个少年何时才能自己得知此事。

不过夏清影毕竟性子有些冷漠,即便她自己也未想到竟会对陈扬说这么多话,眼帘微微下垂,袖子中的小手紧紧的捏了捏自己的掌心。

待彻底冷静下来后,她才重新看向陈扬,淡淡道:“即便不能修炼,我想你也同样可以在这个世界大放光彩的。”

话音未落,她脚步已经朝着远处走去,直到行至远处陈扬视线触不到的地方时,她才停了下来,抬头望了望天空娇艳的太阳,轻声喃喃道:“风雨后的阳光,的确很迷人呐!”

月如银玉,星辉斑斓。

微凉的夜风轻轻从窗外吹入,带动一片树叶在空中飞舞旋转,扫过陈扬的脸庞,最终落在床沿。陈扬轻闭着眸子,胸膛平稳的起伏着,鼻尖发出均匀的呼吸,沉睡中的他对于这一切浑然不觉。

“无名万物之始,继无名之心,承无名之法,汝意如何?”意识混沌之中,一个声音突兀的在他脑海中响起。

朦朦胧胧之间,陈扬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被一股温暖的热流包裹,他不由睁开双目,疑惑的朝四周望去,然而这一望,他便彻底呆滞住了。

这是一处陌生的古怪地方,四处漆黑一片,没有风,安静得令人感到窒息,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根本就没有重量。

最让他震惊的是,在那头顶上空,漂浮着一颗神秘的青色莲子,这莲子竟是前世导致实验爆炸的那颗莲子,可以说,它便是让陈扬身死穿越的罪魁祸首。

此时此刻,莲子静静的悬在空中,没有所谓的耀眼光芒,也没有什么圣洁气息。

荒古,压抑,这是陈扬看到这莲子后心中最深刻的想法,在这个神秘古怪的地方,它不再像前世那样毫不起眼,而是展现出了可怕的威压。它仿佛是天地的中心,仿佛是世界的源头,无需任何光芒和气势,陈扬的视线便完全被它吸引住了。

“继无名之心,承无名之法,汝意如何?”那个陌生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沧桑古朴,透着极强的威严。

陈扬猛地惊醒过来,震惊的朝四周张望,可是除了那颗莲子外,他却什么都发现不了。

“你是谁?”前世的陈扬是个唯物主义者,这一世虽然来到一个玄妙的世界,但无论前世今生,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诡秘的事,心神震撼的他忍不住对空大喊道。

那声音沉浸了良久,半晌后它才缓缓道:“吾名为‘冥’,青莲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