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35章 修为突进

第三十五章 修为突进

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的余晖穿透云雾缝隙,自天空倾落地面。

玄玉宗内一切依然如旧,气象祥和,林木葱茏,圣兽行走,门人吐纳吐气。

禁脉无法修炼,陈扬在宗内众人眼中等同弃子,根本无人去关注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

但没有人知道,此时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角色,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蜕变。

屋子内一片阴暗,陈扬双眸紧闭着,身体一直保持着盘坐的姿势,他那菱角分明的脸上竟是一片苍白,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从青莲空间中退出后,他根本来不及多做任何反应,整个人很快就被磅礴的雷能量和无尽痛苦包裹了。

那些雷能量正是来自冥分身小麒麟,对于冥来说这点能量根本微不足道,但对陈扬而言却是极为浩瀚。而且陈扬还发现,那光点中不仅蕴含浩瀚的雷能量,里面还有一篇圣术“羽雷掌”。

不过现在他无暇去考虑那羽雷掌,只见他的眉心一个光点闪亮着,那光点中蕴含着磅礴的雷能量,那些那些雷能量源源不断的从光电钟传出,形成大量的雷弧在陈扬的身体内乱窜,这使得陈扬遭受极度的痛苦。

“无名造化,心执虚雷,天崩不惊,地裂犹定;意游虚空,气定神闲,杂念不生,浑然无物……”

关键时刻,陈扬脑海中浮现了无名雷诀的口诀,他连忙闭上双眸,身体盘坐起来,开始按照无名雷诀修炼起来。

随着功法的运转,光点中的能量更是汹涌的朝着他汇聚而来,他的身体周围不断的窜动着雷弧,这些雷弧让他一次次的遭受雷击剧痛。

无名雷诀不愧是混沌青莲传下的功法,它神奇无比,即便再痛,只要功法在运转,陈扬的意识都始终能保持清醒,这让他一直处于一种绝佳的修炼状态。

雷的特性之一就是霸道,它们在陈扬体内穿梭,就仿若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他的身体般,它们极为活跃却又杂乱无序。

然而尽管这种痛苦是一种极大的折磨,但陈扬很清楚,要提升实力必须忍受这些,他全力吸收那些被提纯的雷能量精髓,将它们化为自己的圣力。

经过半刻钟的适应,陈扬对雷的特性已然有了几分了解,这让他修炼起来也更为轻松了。

光点内的雷能量涌动得更是剧烈,陈扬心中却镇静之极,不急不慢的引导雷能量进入自己的丹田。

渐渐地,在陈扬的丹田内,出现了几缕细微的紫色气丝,随着雷能量的不断汇入,那些紫色气丝的数量越来越多。

这些紫色气丝正是雷圣力,感受到丹田内雷圣力不断增多,陈扬眉尖微微一挑,脸上的苍白之色也微微有些缓和,眉宇间更是透着一丝喜色。

体内出现了圣力,这就证明筑基成功,已经正式成为一品圣徒了。从今往后,他将再也不是那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他终于打破禁脉不可修炼的定律。

但光点内的能量仍旧没有消失,陈扬也决定一鼓作气突破圣徒一品,将修为提升至二品。

不过提升至二品比他想象的困难多了,感受着雷能量源源不断的汇入,化成一道道的紫色气丝,但这里圣力却始终无法发生质变。

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一旦他认定了某种事,那他就绝对不会放弃,哪怕再痛再苦!

大量的雷能量在他经脉中窜动,过度的膨胀甚至使得他的经脉出现了破裂,然而雷能量对于人体的刺激极大,可以激发人体的活力和潜力。

陈扬的经脉虽然不断破裂,却又在雷能量的刺激下飞快的恢复,就在这样不断的破裂和修复下,陈扬的经脉整整拓展了两倍,终于可以容纳体内那磅礴的雷能量。

而他丹田内的圣力也在飞快的增加,不知过了多久,陈扬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层薄膜破碎了一半,丹田内的圣力猛地发生质变,变得更是深厚密集。

与此同时,那光点旋转速度也越来越慢,片刻后光芒更是黯然了下来。

“圣徒二品!”陈扬双目缓缓睁开,那黑瞳在黑暗中竟是显得格外晶亮。这光点中蕴含的雷能量的确惊人,其中大多能量用于修复他的经脉了,却依旧能让他提升到圣徒二品境界。

“那些认为我是废物的人,若知道我的状况,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吧!”陈扬嘴角微微翘起,略带嘲讽的轻笑道。

接着他轻吐出一口浊气,虽然他的毅力极强,然而这长达数个时辰的修炼中,他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幸好光点能量消耗完了,否则他也难以承受。

“嗯?”陈扬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眸子中掠过一抹异色,发现此刻他身体外出现大量黑色污渍,整个屋内都有一股淡淡的腥臭气息。

他摸了摸下巴,沉吟片刻后也就释然了,雷的特性在修炼过程中他也相当熟悉了,雷能量可以刺激肉体活性,让肉体加快自我恢复。在刚才经脉破碎又修复的过程中,他的肉身实则进行了一番洗筋伐髓,那些黑色污渍就是排出来的身体杂质。

摇头笑了笑,陈扬也不再多想,此时他实在是疲惫到了极点,也不管身上脏不脏,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陈扬缓缓睁开双眸,一抹阳光透过破落的窗户洒落在他脸上。

陈扬眸子微微一眯,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刺目的阳光,然而他很快猛地一惊,透过五指的缝隙,他竟看到了一个身着月白色锦袍的少女。

墨玉般的青丝自然地披在双肩上,冷漠的脸却依然掩饰不住那天生丽质的玉颜,她安静的站在那,一双漆黑的美眸就那般一瞬不动地注视着陈扬。

但当看清少女的模样后,他顿时放下心来,这少女正是夏清影。

“怎么回事?”看到陈扬醒了,夏清影修长的睫毛眨了眨,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语气依旧冷漠地说道。

对于她冷漠的语气,陈扬并不介意,他知道她性子就是这样,他身体坐了起来,整个人很慵懒的靠在床头,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大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得很么?”

夏清影那清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现在她更是发觉陈扬有些不同了,昨天的陈扬面对她虽然也很自然,但没有这么随意和自信。

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扬在一夜之间打破禁脉禁咒,而且成为二品圣徒了。

不过见陈扬没有多说,她也不愿多问,微微颦眉道:“你身上瞧你一身脏的,还不去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