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43章 突破

第四十三章 突破

周围的天地能量明显的躁动起来,陈扬却是早已冷静下来,心境一片镇定平和。

他首先要做的便是控制住体内的圣力,否则圣力完全压制不住时,他的经脉和丹田很可能直接被涨破。

无名雷诀在体内开始运转,陈扬神色淡定从容,按照无名雷诀口诀双手交错结印。

渐渐地,随着无名雷诀的运转,丹田中圣力虽然仍旧活跃异常,却不再暴乱躁动了,他终于完全放下心来。

圣力修炼之路充满无数坎坷,而每一次突破既是机遇,也是一次危机,成功则迈入更强境界,败了则很可能万劫不复。

时间不断推移,陈扬周围的雷能量也越来越多,不久后,他身体外始而出现一丝细小的雷弧。紫色的雷弧发着毫光,在他体外窜动,雷能量的特性极为霸道,桀骜不驯,而陈扬所修炼的事无名雷诀,吸引的是天地间雷能量的精华,这使得他的修炼更为困难。

可以说,无名雷诀能够让陈扬获得尤为强大实力,但世间没有不劳而获之事,正因无名雷诀的强大,它的修炼也异常困难。若说雷能量是恶徒,那无名雷诀所吸收的精髓雷能量,就是恶徒中的刺头。

如今陈扬有些了解为何拥有无名之法,还必须有无名之心,若无相应的心境,修炼无名雷诀必死无疑。

而在陈扬沉浸于修炼之时,玄玉宗主殿玄玉殿中,却是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议论。

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青铜为柱,屋顶上雕刻着上古圣兽,整个玄玉殿内装饰陈列皆透着一股庄严。

在大殿内聚集着玄玉宗大半高层,除了一名闭死关的长老外,十三大长老来了十二位,宗主夏无尘和宗主徐林皆在场。这些人是玄玉宗的最强者,每名长老实力都至少是元圣八品,掌门夏无尘更是玄圣二品强者。

“怎么可能?禁脉怎么可能修炼?”长老席中,一名紫袍老者惊呼出声,这人正是当初主持入门测试的周长老。

“周长老,这的确难以叫人相信,可是这却是事实,那天宗门有不下百位弟子亲眼看到。”另外一名长老抚了抚胡须,神色肃然道。

“可是,当初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是禁脉,这……”周长老仍旧有些不敢置信,在他心中,禁脉无法修炼的观点已经根深蒂固了,可现在却突然被打破,他实在难以接受。

“哼!”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冷哼一声,脸色阴沉道:“周长老,你不用怀疑了,这是事实,我的那张峰徒儿现在还躺在**,这正是那陈扬所为。”

闻言,周长老更是震惊不已,对于张峰他还是有所了解的,那可是即将成为二品圣徒的人,竟被陈扬那个禁脉被打伤?一时间,周长老只觉自己的思想全被颠覆了。

“好了,陈扬可以修炼这是事实,而且据那日围观者们所看,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圣徒二品。”见众人还要争论下去,宗主夏无尘突然开口道。

夏无尘虽然已有四十余岁,可看起来只有三十不到,浓眉星目,风度不凡,且由于实力不凡加上身处高位,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不弱的威势。

他一开口,长老们顿时安静下来,尽管长老们不受宗主管束,但宗主毕竟是一宗之主,他们对宗主还是有着一定的尊敬。

在大殿内安静下来后,夏无尘收回自己扫视众人的目光,道:“我们现在讨论的事,是如何对待陈扬是禁脉,却可以修炼之事。”

“禁脉无法修炼,这不仅是我们这样认为,即便大陆那些大势力也同样这样认为。所以我觉得,若非遇到奇遇,这陈扬怎么可能突然能够修炼!”夏无尘话音刚落,张峰的圣父吴长老眼中便掠过一丝阴沉,说道:“能够解开禁脉,又出现在我们玄玉宗,想必大家应该都能想到什么。”

“神玉?”在吴长老身边的一位蓝袍长老身子微顿,震惊道。

其他人也同样动容不已,纷纷沉思起来,在玄玉宗中一直流传着神玉之说,传闻上古之时有神玉遗落在神玉山中。可这上万年以来,却从来没有人发现丁点神玉的踪迹,所以人们只把这个传闻当成笑话。

可是现在,宗内突然出现一个禁脉,而且这禁脉竟能够修炼,就不由得众人不多想了。

“正是。”吴长老双目中闪动异样的光芒,语气有些阴测测地道:“神玉事关重大,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陈扬控制起来,让他交出神玉。”

吴长老此话一出,殿内不少人脸色大变,要知道,玄玉宗向来奉行门人弟子各有机缘,只要不违反宗规,宗门对门下弟子所得机缘不予干涉。而吴长老这话,显然是在违背这原则了,所有长老都感觉有些不自然了。

“不行,我们身为宗门长老,怎么行这等不尊门规之事,这岂不是自坏根基!”一个名为姜晨的长老更是坚决反对。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真有的神玉,大家可以想想,本宗必将兴盛!”吴长老心中不悦的冷哼一声,对陈扬伤害他的弟子,他是极为恼怒,自然是想着法子惩戒陈扬,可他表面上却是一副为门派着想的样子。

吴长老这样一说,果真有不少长老动心了,毕竟宗门大兴,是在场每个人心中的梦想。

“对此事我不多说,我只提醒一句,若真的有神玉,以我玄玉宗的实力,保得住么?”就在这时,一直未说话的许琳淡淡的说了一句。

许琳的话若当头棒喝般将那些动心的长老们敲醒了,神玉那是何等宝物,上古遗留之物,若真的出现,那些大势力定然不会放过。玄玉宗在伏虎镇乃至整个白云城都无人敢惹,可是相比那些真正的大势力来说,玄玉宗太弱了。

那吴长老也说不话来了,此前他的确存了借此事惩戒陈扬一番,可也没有想到若真的事神玉出世,那将引发什么后果。

“没错,非但保不住神玉,这还会让陈扬心怀怨恨,事情传出后,玄玉宗的声名更是会大损,这等百害而无一利之事,断然不能做。”此前那发对吴长老的姜晨一脸赞同的说道。

“事情大家已经讨论清楚了,想必其中利害所有人都知道,从今天开始,我们非但不能去追问陈扬此事,还必须将此事列为宗内最高机密。若是陈扬真的得到了神玉,他今后的成长定然非凡,而他身为本宗弟子,对本宗有利无害。”说到这,夏无尘神色蓦地变得一片冷厉,凝重无比地说道:“现在我宣布,有关陈扬是禁脉和可能得到神玉之事,列为玄玉宗最高机密,任何泄露秘密之人,都等同于是叛宗!”

瞧着夏无尘的神色,众长老心中也是一凛,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不能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