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76章 暗雷指

第七十六章 暗雷指

慵懒的半躺在**,感受着体内那澎湃不息的圣力,一种命运在手的感觉油然而生。

陈扬发现自己沉醉于这种感觉,这让他内心更是坚定,只有实力不断强大,才能确保自己不被命运抛弃。

转了转右手灵动的五指,陈扬的心神渐渐平定下来,想到自己虽然修为突破了,然而掌握的圣术仍旧只有两种,他不由动起了心思。若是让其他圣徒得到他的想法,必会气得吐血,要知道即便是那些十品圣徒,大多也只能掌握一两种次级圣术,极少有人能够掌握元品以上的圣术。

然而陈扬所修炼的两种圣术,皆是元品以上,可他却仍旧觉得有所不足。

“以我的实力虽然对上寻常九品圣徒没多大问题,可若对方也有什么强大的杀招,我就未必能胜了,看来掌握得圣术还是不够呐。”陈扬微微低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由暗道:“冥,你那应该有适合我的圣术吧?

正在趴着睡觉的冥,闻言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陈扬你也太不知足了,你瞧瞧你那些玄玉宗的同门师兄弟,哪一个在圣徒境界就能掌握元品圣术的,而且还是两种。”

陈扬没有在意冥的话,那双柳叶刀眉轻轻一挑,狡黠一笑道:“冥,你不是说我什么青莲传人,堂堂青莲传人,莫非要沦落到连常人都不如?”

听到陈扬的话,冥不禁一怔,旋即默思了片刻,沉吟道:“你说的倒没错,青莲传人岂能和那些凡夫俗子一样。虽然圣术的修炼,在于精而不在多,不过你前两种圣术已经掌握得较为纯熟了。也罢,我便再传你一门圣术,暗雷指!”

话音未落,陈扬就感觉自己的意识微微一白,当清醒过来后,他便发现脑海中多了大量的信息。

“暗雷指:雷系指法,将雷系能量压缩至指尖,引出雷能中的阴雷之力,对敌人施以攻击,适合暗袭。指法共分三层,每一层威力皆可在上一层基础上倍增……”

沉浸在这暗雷指的信息中,陈扬心中越发的震撼,这暗雷指正面攻击的威力不见得比起羽雷掌强,但是用来偷袭却是绝佳的。而最让人吃惊的,是它还可以不断提升品级,第一层暗雷指只相当于元品中阶圣术,但若修炼到第三层,绝对可以堪比玄品圣术。

长长的吸了口微凉的空气,陈扬这才感觉自己的脑海略微有些清醒,不得不说,冥所传的这门圣术,的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陈扬不由想到,只要将这门圣术的第一层修炼成功,在战斗过程中突然使用出来,恐怕即便是十品圣徒也会中招吧!

“嘿嘿,陈扬,你也不必如此崇拜我老人家,只要你尽快提升实力,今后定然可以得到更强的圣术。”看到陈扬一脸的震撼,冥不由得意起来,旋即更是黠笑道:“不过威力越强的圣术,要修炼成功也越困难,还有两天就要参加白云城大比,我看你与其在这吃惊,还不如赶紧修炼。”

冥的话顿时让陈扬惊醒过来,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两天了,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修炼成暗雷指这等圣术,的确极为艰难。

在沉默数个呼吸后,陈扬的眼神再度变得坚定起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成功。

“冥,要修炼成暗雷指,有没有什么快速的方法?”知道若按正常方法修炼,至少要半个月才能略有小成,陈扬干脆询问冥。

“嘿嘿,暗雷指的修炼,重在压缩圣力,引动雷能中的阴雷之力。而要提高压缩圣力和引动阴雷之力的效率,必须要借助一些阴性能量。”冥有些不怀好意地笑道。

冥的古怪笑声顿时让陈扬心中发毛,但是为了修成暗雷指,他只得硬着头皮道:“哪里有阴性能量?”

“有压力,且阴性十足的地方,深潭之下最为合适。”仿佛已经看到陈扬被虐的不成样子,冥笑的越发阴险和开心了。

神玉山北面的瀑布之下,陈扬站立在瀑布边上,望着瀑布下那幽深的水潭,脸上浮现无奈的苦笑。这水潭深不见底,仅仅是靠近它就感觉阴凉之气十足,若在水潭之下修炼,那无疑是巨大的折磨。

不过他知道自己迟早得下去,狠狠地咬了咬牙,飞快的除却身上的衣物,然后“噗通”一声,果断的跃入了水潭之中。

一入潭水,阴冷的气息便将陈扬笼罩,此时外面的温度只是清凉,但这水潭中却是冷冰。

“压力不够,阴性能量也不足。”冥却是很不满意地说道。

陈扬也只能继续朝着水潭更深处潜去,身为八品圣徒,丹田内的圣力使他的呼吸远比常人绵长,可以坚持一刻钟不呼吸。

一直潜到潭水下方两百多丈后,冥才让陈扬停了下来,在这里开始修炼起来。

强大的水压让陈扬的身体受到巨大的压迫,尤其是潭水下的温度更是阴冷之极。那些阴气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往自己的体内钻,即便是陈扬也不禁一阵哆嗦,牙缝中倒吸冷气。在这种环境下修炼,无疑是对人的巨大考验,但陈扬的心志不会有半分动摇。

承受着强烈的折磨和痛苦,陈扬却是没有浪费丝毫时间,立刻冥想起暗雷指的圣纹,旋即飞快的在手掌上进行刻纹。

修炼一刻钟后,陈扬感觉自己的胸口已经极为压抑了,浑身充满一种窒息感,他不得不暂时停止修炼,朝着上方游去。待在潭水外呼吸够足够的空气后,他没有停歇片刻,又再度潜入潭水深处,继续修炼。

感受着体外的强大压力,在不断的刻画圣纹同时,陈扬冷静的对圣力进行压缩,将它们逼入右手食指中。尽管一次次的失败,可陈扬的脸上却是充满执着和倔强,忍受着痛苦的折磨,不断的重复着这般可怕的修炼。

即便是向来喜欢幸灾乐祸的冥,看到如此刻苦不屈的陈扬,那双巨大的眸子中,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