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87章 风波

第八十七章 风波

何云惜惨败,被打得完全失去战斗力,这一下完全震撼住了周围的观众,陈扬的强大已经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裁判也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强忍住内心惊讶,望着下方宣布道:“玄玉宗陈扬,胜,!”

这名裁判的声音并不大,然而随着他声音传出,却是立即在广场上掀起一阵惊涛狂潮。

“陈扬竟然胜了,要知道何云惜可是九品圣徒,太不可思议了!”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陈扬修为虽然不如何云惜,但是掌握的圣术威力却是极大。”

“就是,你们大概没有注意到,陈扬能够击败何云惜,就是施展了一门诡异神奇的指法圣术。何云惜早已被这圣术重创,可她仍旧强行运行圣力攻击,这才遭到反噬。”

“看来先前我是小看了这陈扬,此人并非一味的锋芒毕露,而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哼,我早就看出这陈扬不凡了,万兽窟试炼中,他可是获得玄玉宗积分第二名,这种事情没有实力怎么可能做得到。”

“这一届的白云城大比可是高手云集,真正的精彩了,嘿嘿,恐怕沧澜学院也压力不小。”

各大势力的弟子们议论纷纷,内心情绪更是复杂不一,那些先前嘲讽陈扬的,一个个郁闷之极,而极少数看好陈扬,则是得意非凡,觉得自己极有先见之明。总之人们心中或羡慕或嫉妒,但不可避免的是,大多数人心中都隐隐有些畏惧和忌惮,连何云惜都败了,这陈扬绝对不能招惹。

胜局终于敲定,夏无尘和许琳脸上都露出喜悦之色,宗门的弟子越强,潜力越大,他们自然越欣慰。那吴长老神色则是一阵阴沉,可很快就化为无奈之色,内心长长叹息一声,如今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陈扬能胜过他的两名弟子,的确不是侥幸。

“呵呵,原宗主,看来不能如你所愿了。”许琳侧头看了落涧宗宗主一眼,笑吟吟道。

原宗主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冷哼一声道:“不过是个诡计多端的小子,若非他施展那诡异的指法圣术暗算何云惜,他岂能获胜!”

“诡计多端?原宗主,莫非你没听说过,计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敢问一句,陈扬施展那神奇的指法,可否违规了?”许琳似笑非笑的看着原宗主,语含戏谑道。

被许琳说得哑口无言,原宗主只得偏过头去不再理会,目光却是凌厉的刺向擂台上的陈扬。他也很清楚,陈扬的确潜力不凡,但却是玄玉宗的弟子,而且几次三番间接的让落了面子,对于陈扬他自然是厌恶至极。

“小琳,想不到这陈扬掌握的圣术威力如此之强,而且他的步法和指法都我没有见过,看来你们玄玉宗隐藏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叶初蓝心中也微微一震,美眸中闪过异色,偏头对许琳笑着道。

闻言,许琳表面虽然没什么变化,可心中却是一愣,夏无尘和吴长老也是苦笑,此刻他们才想起来,陈扬施展的圣术的确威力强大,可是即便他们也没有见过。

他们不由相视一眼,内心同时升起一个想法,在数月前宗门内曾传言陈扬有奇遇,而且很可能是得到了神玉,他们不禁猜测,陈扬的圣术莫非是得自那神玉中?

不过虽然疑惑陈扬的圣术从何得来,但他们也没有打算逼问陈扬,而且还需要替陈扬遮掩,毕竟陈扬的潜力他们已经看到了,自然要好好保护,不让外人怀疑。

表情最为难看的则是欧阳家两兄弟了,欧阳启死死的捏着拳头,咬牙切齿道:“他怎么可能击败何云惜,怎么可能……”

只是虽然他们脸上一片难以置信,可心中却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们的实力和陈扬相比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

而在场中一片哄乱时,主裁判席台上,沧澜学院高层所在的坐席,一个中年妇女眼中寒光一闪,脚步轻点,几个闪掠间便来到三号擂台上,急忙将瘫倒在地面的何云惜扶了起来。

见到这中年妇女,许琳和叶初蓝等人脸上皆浮现惊色,这中年妇女他们自然极为熟悉,是沧澜学院两大副院长之一,名周朱华。

周朱华手指在何云惜手腕上轻轻一探,脸色顿时大变,目光冷冷的看向陈扬,寒声道:“好小子,竟如此歹毒,不教训一番,今后好了得。”以她的实力自然察觉出来,何云惜体内情况极为糟糕,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修为尽废。

见到这中年妇女语带杀机,陈扬也是心中一凛,这妇女无疑便是何云惜的后台,而此刻是真的想借机报复,而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若真的出手,他根本无法抵挡。

但是在周朱华准备出手时,裁判席上一道曼妙的身影飞窜而下,正是许琳,她拦在陈扬身前,冷笑道:“此间谁是谁非,我想周围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周朱华,你身为沧澜学院副院长,莫非想公报私仇,公然破坏大比规则?”

闻言,周朱华神色一沉,但看到周围众人皆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她时,她也不敢真的立刻发作,只得恨恨的甩了甩袖子,抱着何云惜离开擂台,前去为其疗伤。

看着那周朱华离开,陈扬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对身前的许琳旁人听不到的声音道:“许姨,多谢了。”

许琳转身看向陈扬,原本冷厉的目光缓和下来,嫣然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长辈保护晚辈,这是理所当然的。”

陈扬微微眼帘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升起淡淡的温馨,许琳对他的恩情深厚之极,这些以他如今的实力无以为报,只能铭记在心。

在这场风波来得快消散得也快,回到自己的位置后,陈扬却是没有忘记刚才的情形,对打击何云惜他并不后悔,直到现在也觉得爽快解气。那个周朱华对他露出的杀机,他也只能埋在心中,等到实力足够再还以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