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91章 开战

第九十一章 开战

星榭漫舞,光晕朦胧,高台上清音绕梁,舞姿曼妙,整个梦月阁内恰似人间圣境。

男装少女故作大大咧咧的坐在陈扬二人对面,拱了拱手道:“你们二人倒挺有意思,在下上官离,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方才隔得远陈扬还未细看这男装少女,此时双方距离不到半丈,陈扬可清晰看到这少女的模样,琼鼻微翘,瞳如点涛,俏脸奶白如玉,身上更是有股淡淡的幽香传出。

对方这幅刻意模仿男儿的样子,让陈扬心中暗暗好笑,但见对方那略带得意的神情,他也不打算揭穿,笑着道:“陈扬!”

莫崖瞥了陈扬一眼,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显然也已经认出这少女的真实性别,但看到陈扬没有说破,他也不会多事,道:“莫崖。”

“陈兄,莫兄,我出来好多天了,难得遇到你们两个臭味相投的人,今日一定要不醉不休。”上官离瞧着对方两人都没有看穿自己的真身,心中暗暗得意,脸上笑意更是浓郁。她却不知,她的真实性别早已被人识破,只有她自己恍然未觉。

陈扬也觉得这上官离虽然是个少女,可性格却是有趣得很,也不打算就这样离去,举起手中酒杯:“今日还要多亏上官兄,若非你出现,我们恐怕要遇到不小麻烦。”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即便你们不在,让我遇上这种纨绔恶霸,也同样要好好教训一番。”上官离挥了挥袖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她动作语气极为自然随意,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华贵的大气。

这种气势只有那种习惯高位的才能拥有,这让陈扬心中一惊,尽管不知这上官离是什么人,但通过对方的实力和气质,便可以判断出她的身份定然不凡。

随后三人痛快的畅饮了一番,这上官离虽然是个女子,可酒量却是惊人,连陈扬都微微有些醉意,可她依然精神奕奕,双眸清澈无比。

三人边饮边聊了近半个时辰,梦月阁大厅中突然有两名锦衣男子走了进来,这两人目光锐利有神,行走间更是气势惊人。

看到这两人后,陈扬目光不禁一凝,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这两人的实力很强,绝对不在玄玉宗那些长老之下。

而这两人一出现,上官离更是脸色微变,旋即她对陈扬二人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慌忙道:“两人兄台,在下突然想起还有急事未办,暂先告辞了。”

说罢也不等陈扬和莫崖回话,瞥了那两名锦衣男子一眼,然后用袖子蒙着头,匆匆朝着门口潜去。

等到她走出门口后,那两名锦衣男子也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转身追去。

不知那两名锦衣男子和上官离究竟是敌是友,陈扬也略微有些担忧,但是那两个锦衣男子任何一人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招惹的,即便担忧他也无可奈何。

……

阳光透过朦胧的薄雾,倾洒在广场上,十强比斗已经开始,整个广场上的气氛比以往还要火暴。

能在白云城大比中进入十强,无一不是有着强大实力的,比斗时的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今日上午安排了两战,第一战是韩林对战莫崖,第二战是陈扬对战楚阳。由于比赛进入了后阶段,其余的擂台已经撤走,整个广场上只剩下一个中央擂台。

此时擂台上,莫崖正在和韩林战斗着,前者是金系圣徒,后者是土系圣徒,两人的战斗方式皆倾向暴力攻击,故而擂台上战况可谓激烈异常。

莫崖的实力的确很强,然而韩林的实力更为恐怖,即便在沧澜学院的圣徒中,他也仅次于楚望,和楚阳并列,此刻莫崖已经被韩林压制,渐渐落入下风。

看到这一幕,陈扬也只能一叹,面对韩林这种高手,即便他出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让他心情有些沉甸甸的,韩林就如此强大,那楚望呢?

“可惜了,莫兄在战斗经验和圣术上皆不弱于对方,但是修为却是有着差距!”这时,陈扬身边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扬转头看去,只见昨日认识的上官离,正手握一把折扇站在他身边,笑吟吟的看着他。

“上官兄怎么会来到这里?”陈扬笑了笑,问道,心中则是暗惊不已,虽然他在关注着战斗,但潜意识中的谨慎让他习惯留心身边的情况,然而此刻上官离来到他身边,他竟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这让对上官离的实力更为吃惊。

“昨日遇到一些麻烦,摆脱麻烦后我便打听到白云城大比在此地举行,在下想着陈兄和莫兄这样的人杰,极有可能也会参加者大比。后来我打听一番后果然得知,莫兄和陈兄今日都要参与比斗。”上官离摇了摇手中折扇,她化妆成男子本就极为俊美,这一番动作倒是让周围一些没有认出她性别的少女目光一亮,对她暗送秋波。

这情形让陈扬哭笑不得,若这些人知道上官离是少女,不知会作何想,但他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些,目光依然留意着擂台上的情形。

此刻战斗已经进行到**阶段,原本就处于下风的莫崖,更是被全面压制住了。这早已在陈扬预料之中,他现在担心的是莫崖会太过执着,弄得伤势过重。

“放心吧,我看莫兄自有分寸。”察觉到陈扬的担忧,上官离在一旁宽慰一声,旋即道:“不知陈兄的对手是谁?”

“沧澜学院的楚阳。”说着陈扬古怪一笑,看了一眼上官离,道:“此人你倒也认识,正是昨日在梦月阁被你赶走之人。”

“竟然是他!”上官离星眸微睁,鼓了鼓好看的腮帮子:“陈兄,昨日我没有揍此人,今日你可得好好教训他一番。”

“这楚阳实力可不比我弱,胜负还尚不可知。”陈扬摇头苦笑道。

“陈兄,我看好你。”

没有在意上官离有些孩子气的话,陈扬转头看向场中,此时双方战斗得更为剧烈,都施展出了各自的底牌,而莫崖却是稍逊多方一筹。

尽管完全处于下风,但莫崖尚未完败,可他却是异常果断,没有再继续战斗下去,对韩林拱了拱手,然后看着裁判道:“我认输。”

对常人来说,认输是极大的耻辱,可莫崖却是极为坦然,淡笑着跃下擂台,来到陈扬身边。

莫崖的表现让不少人愕然,而主裁判席上的夏无尘则是面露欣慰,虽然莫崖败了,可是莫崖敢于认输的气度,让他极为欣赏。

“此子可成大器!”叶初蓝也不禁赞了声,能坦然面对失败人不多,年轻人更少。

“莫师兄,我还以为你会坚决战斗到最后一刻呢!”见莫崖尽管失败,却安然无恙,陈扬也松了口气,开着玩笑道。

“早晚都得失败,何必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莫崖摇了摇头,随后却是愕然的看着一旁的上官离:“上官兄?”

上官离还未回答,便听擂台上传来裁判的声音:“玄玉宗陈扬,对战沧澜学院楚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