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97章 出现

第九十七章 出现

午阳悬挂在高空,淡淡的金黄色泽倾落大地,沁人的暖意驱赶了秋季的微凉。

沧澜学院的中央广场,早已人满为患,火暴的气氛在空中沸腾,涌动的人潮中不断传出热闹的喧哗声。

经过不断的淘汰后,白云城大比终于进入了最后的**,冠军将在今日揭晓,所有人都无比的期待。

“真是要命呐,比赛恐怕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家伙居然还不见踪影。”莫崖一脸的焦急,语气苦闷无比,从昨日上午开始陈扬就闭关了,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这家伙难道就没有时间观念么?”黄陵神色有些不好看,抱怨道:“若是错过了时间,到时就等同于是弃权。”

“闭嘴。”闻言,一旁的上官离眉头好看的微微一蹙,毫不留情的冷斥了声。

黄陵脸庞顿时阴沉下来,然而当他抬目触及上官离那寒若冰刃的眼神后,竟是心中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原本欲犯讥的话也咽回肚子里了。

瞧着黄陵在上官离圣喝下竟如此老实,莫崖却没有感到惊讶,刚才即便是他也从上官离身上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这个妞来历果然不凡呐。”莫崖微垂眼帘,心中嘀咕道。

不过看到三人间的气氛僵硬住了,以莫崖温和的性格自然不会听之任之,开口道:“陈扬如今正在闭关,修炼之人不计时间,这也根本怪不得他。”

主裁判席高台上,坐着的莫修元站了起来,他一身蓝色大服,头戴高冠,双目如炬。历届以来,白云城大比最后的冠军争夺赛,都是有沧澜学院院长亲自主持。

随着他这一起身,先是靠近主裁判席台附近的人安静下来,而这种安静的气氛紧接着就如同潮水般,朝着四面八方涌去,偌大广场的哄乱声,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平息了下来。

莫修元可是实实在在的巅峰玄圣,堪称白云城第一高手,在白云城内几乎任何人对他都不可避免的有些敬畏之心。

然而除了莫崖外,没有人注意到,面对莫修元那迫人的威严,上官离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反而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让莫崖感觉自己头都有些大,这位姑奶奶的来历貌似比他和陈扬想象的还要惊人些。

“本届白云城冠军争夺赛即将开始,由玄玉宗陈扬,对战沧澜学院楚望。”莫修元目光扫视下方众人,缓缓道:“现在请比斗双方选手上场。”

话音落下不久,在众人瞩目下,一袭白衣翩翩的楚望从沧澜学院一方的席位站起身来,大步走向擂台,当临近擂台时轻身一跃便立在擂台上。

然而在众人等待陈扬上场时,却是愕然的发现,陈扬根本就没有出现,刚开始人们还在耐心的等着,但随着时间推移,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阵窃窃私语。

“陈扬怎么还没有来,不会不来了吧?”

“哼,我看他是怕了,要知道楚望可不同于别人。”

“嘿嘿,若他不来的话倒也识趣,楚望岂是他能够战胜的。”

“我倒觉得可能是他昨天受伤了,别看他表面上没事,恐怕已经受了内伤,毕竟楚阳可是服用了狂暴丹。”

“不到最后一刻,你们怎么知道陈扬不会来,我可是还期待他创造奇迹……”

主裁判席上,各大势力的宗主家主等人,在等待一番时间后,神色也是变幻起来。

“贵门的陈扬,架子倒是很大嘛!居然让整个广场上万人等他一人,其中还有我们这些长辈,嘿嘿。”落涧宗的原宗主冷笑着讥讽道。

对原宗主的话,许琳眼中隐现怒意,但心中更多的是疑惑,毕竟陈扬闭关之事至今为止只告诉了莫崖三人,其余人都不知晓。

夏无尘亦是暗疑,但神色依然如常,对着许琳道:“陈扬做事向来有分寸,想必是有要是耽搁了。”

“有什么事情比冠军争夺赛还重要。”有些宗主对玄玉宗陈扬异军突起颇感酸溜溜,此时有机会也忍不住加入批判夏无尘的大军。

“说不定陈扬小家伙昨天一战颇有收获,现在正在闭关突破呢。”许琳眼皮微跳,略带气恼道,她却不知,她赌气说的话,却是正道中了事情真相。

“哈哈哈,听说贵宗陈扬进入八品圣徒还不到一个月吧,若说他有突破了,恐怕许夫人你自己也不信吧!”原宗主哈哈大笑。

周围的议论声,以莫修元强大的神识,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对陈扬在冠军争夺赛时刻竟然缺席,他也不由皱了皱眉,心头不免有些不悦。

但对此混乱的场面,他必须要维持一番,手掌对着下方压了压,等到广场上逐渐安静下来后,他才沉声说道:“冠军争斗赛是公平之赛,绝不会为任何人开方便之门,若陈扬一刻钟内未出现,则视为弃权!”

莫修元的在白云城内有着绝对的威信,即便有人心中不满,也只能闷在心中。

在莫修元话传开后,广场所有人都在等待陈扬的出现,而随着时间不断流逝,却迟迟看不到陈扬的身影,人们的心弦都绷得紧紧的。但也有不少人出自莫名的心理,暗暗幸灾乐祸,巴不得陈扬不出现。

广场上安静得落针可闻,时间不容情,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到了,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出现,因为陈扬竟然还没有出现。

沧澜学院所在的看台上,何云惜脸上露出一阵快意神色,心中冷笑道:“陈扬,若是你不出现还好,出现的话,一定会被楚望踩在脚底。”若说她对楚阳的实力是信任的话,对于楚望则是崇拜了,没有人比她清楚楚望有多可怕,数月前她和楚望比斗了,那时八品圣徒的她,三招不到就败给了楚望,这还是楚望手下留情的缘故。

主裁判席上,莫修元干咳了一声,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自然不可能反悔,脸色有些阴沉,朗声道:“玄玉宗陈扬未能赶到……”

然而莫修元的话连一半都没有说完,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骚乱,在广场的西北侧,阳光洒落,一个青衣少年身后拉着一道长长的影子,在万千瞩目下缓缓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