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28章 凝结圣轮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凝结圣轮

第一更到,求收藏推荐!

————

时间飞逝,两天一晃而过。

潮湿阴暗的石洞中,陈扬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经过两天的闭关冥想,他感觉自己的神识终于完全恢复。

“是时候凝结圣轮了!”陈扬眼瞳中眸光闪动,此时他体内的圣力已经无法压制了,丹田中圣力漩涡都剧烈震荡起来。

与此同时,青莲空间内闭目养神的冥也蓦地睁开双眼,它神识微微一动,顿时十八滴灵乳从青莲莲子中飞出,悬浮在陈扬面前。

目光扫了眼十八滴灵乳,陈扬嘴巴微张,那十八滴灵乳立刻自动飞入他口中,很快就化作十八道庞大的阴冷能量洪流。

随着这惊人能量注入,陈扬体内顿时变成了能量海洋,浩浩荡荡的能量在他经脉中流淌,朝着丹田内奔涌而去。

双眸轻闭,陈扬没有半分迟疑,立刻运转无名雷诀功法,以神念引导那些灵乳能量。

在淬炼出圣图后,陈扬的神识发生蜕变,强大了数倍,精神承受力也变得极为恐怖变态,十八滴灵乳所化的能量可谓阴冷无比,但是他却是连睫毛都没有颤动丝毫,心神完全保持古井无波的状态。

光阴似水般流逝,陈扬丹田内的圣力漩涡旋转得越来越快,吞噬能量的速度也越来越惊人。

“滔滔涛……”圣力漩涡中传出巨大的凶猛涛声,陈扬心神一震,明白到了压缩圣力的时刻了。

他的神识在顷刻间全部涌出,努力的控制着圣力漩涡中的圣力,然后开始进行强力压缩。

丹田内外有磅礴能量涌动,圣力漩涡内海必须精准的控制圣力,陈扬的压力陡然大增。

圣力漩涡中的能量被不断的压缩,从原本的雾状压缩成**乃至浆糊,圣力漩涡的体积也由原本拳头大小变成眼珠大小。

紧紧的咬着牙,强大的压力只能让陈扬变得更为坚毅不屈,在近两天后,圣力漩涡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可怕之极的吸力,不仅是十八滴灵乳的能量,连带陈扬丹田经脉以及体内所有圣力,都在瞬间被吞吸干净。

“砰、砰……”仿佛心脏跳动声一般,圣力漩涡猛然发生质变,漩涡中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紫色光芒,将陈扬的丹田乃至腹部都映的通亮。

当最后一丝能量也流入圣力漩涡中时,圣力漩涡蓦地一阵颤抖,随着一道轻微的咔咔声响起,圣力漩涡彻底蜕变成一尊指甲大小的紫色晶轮。

但这晶轮远远没有稳固下来,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裂纹,而且以更疯狂的速度对外吞噬起能量。

不过此刻陈扬体内已经不剩丝毫圣力,关键时刻,青莲空间内的冥神识微转,又是十八滴灵乳飞了出来,没入那晶轮之内。

灵乳的及时出现,对晶轮来说就如同是久旱逢甘雨,陈扬的神识都没有做出反应,它就自主的猛烈吞吸起来,而那些能量也已匪夷所思的速度消失着。

磅礴的能量不断注入晶轮中,那晶轮中渐渐响起玄异的跳动声,晶轮的轮体也变得越来越润滑晶莹起来。晶轮上发出的光芒也随之变换起来,上面的气息也以惊人速度增长着。

就在晶轮上散发光芒若耀日一般时,整尊晶轮内部能量一阵收缩,随即一股极为磅礴的能量波动从晶轮中爆发出来。

这股能量顷刻间就透过陈扬的丹田和皮肤,疯狂的对外肆虐而去,他身下的岩石在这能量冲击下,霎那就化为碎片乃至石末。而能量的冲击至此仍旧没有停止,依然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最后整个山洞都充满了能量风暴。

“轰隆!”这次能量的冲击,丝毫不逊于先前淬炼圣图时发出的,在这般强横的能量席卷下,整个山洞不堪重负,大片大片的倒塌起来。

一直闭目的陈扬也猛然睁开双眸,凌厉的紫光从瞳子中一闪而出,旋即竟似化作了实质的紫雷,让眼珠周围的空气都一阵波动。

“圣轮!”陈扬口中两字,一尊眼珠大小的紫色晶轮顿时从他体内冲出,悬浮在他手心。紧接着陈扬手托圣轮,整个人直接对着斜上方腾空冲起,在圣轮的冲击下,所有的石片阻碍全部被冲击开来,所过之处畅通无阻。

身形转瞬间冲出数十丈,陈扬脚步轻飘飘的落在一株高大的古树上,双目灼热的看着手掌中的晶莹圣轮,这一刻,他终于成为一名圣者了!

一片冰凉的白色雪花蓦地飘落下来,陈扬猛地抬头望向周围,这才发现外面已经全然大变。

天空阴沉,干枯的枝杈在冷风里摇晃,恍若一只只瘦骨嶙峋的手在摆动。芦絮般的雪花,无声无息地在半空中旋转,慢悠悠的飘落而下,将枯树枯枝层层包裹,裹成了无数白色枝条。

“冬季了呐。”陈扬轻声喃喃道,此时他才意识到,距离他进入蒙泽森林时已有大半个月,秋季已逝,冬季降临。

“吼……”数声圣兽咆哮让陈扬从失神中清醒过来,他微微苦笑,想必刚才的动静又再度惊动周围的圣兽。别人取得突破出关后都是休息一顿,但自己每次出关,却必须要立刻转移地方。

摇摇头将脑海杂念甩去,陈扬不敢多做停留,脚尖微点,身边立刻化作一窜残影朝着远处闪掠而去,须臾间就消失不见。

……

曲领江月城百里之外,有一处闻名的飘渺圣境,此地层峦叠蟑,气象万千,灵气佳木,白石清泉,令人心旷神怡。

在一座耸入云霄的孤崖之上,白雪纷飞,一名少女临崖而立,一袭月白色的锦袍,简单又不失大雅,如瀑青丝由一根白色纱带简易束起,随风而舞。

风姿卓越的玉颜,仿若沾染尘缘的谪仙,那双灿然清澈的眼睛,淡淡的凝望着远方。

她的视线恍若穿过了那漫天的雪花,穿透了绵延山脉,穿透了时间与空间,投注到了那遥远的小镇中。

那个面带微笑的少年,那一记低头的浅吻,那一句不变的诺言……

“师弟,一月不见,不知你还好么?”少女轻声喃喃自语道,旋儿她就闭上双眸,久久的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