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34章 遁天梭

第一百三十四章 遁天梭

柳岩的身影快若疾风,右手摊开之下,手掌转化成了火红之色,一股可怕的灼热气息从掌上散发而出。

“火云掌!”旋即他的手掌以诡异的弧度在空中划过,令人无从闪避,最终对着陈扬的头部拍去。

目光平静的望着那迅速接近的炙热手掌,此刻他已经来不及施展任何圣术,可他却没有丝毫慌乱,就在手掌即将击中他时,一道青光从他右手指上的黑色须弥戒中飞出,挡在那手掌之前。

“噹!”一声闷响传出,只见那道青光竟是一只青色药鼎,而柳岩的手掌着实的印在青色药鼎上。灼热的火浪从柳岩手掌中爆发出,狠狠的对着药鼎轰击而去,然而却是无法撼动药鼎分毫。

感受到手掌上传出的惊人反弹力,柳岩脸色蓦然大变,身形更是不由自主的被震得倒退出去,目光落在药鼎上,神色阴沉无比。

陈扬伸手在药鼎上蹭了蹭,在危急时刻,他只得将这天雷鼎当做防御圣器来使用,这药鼎可是灵器级别,虽然自己无法完全催动它,但用来阻拦一名元圣的攻击还是绰绰有余。

看着陈扬和那青色的药鼎,面纱少女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将底牌放在最后使用,每次都让别人胆战心惊。”

迅速的收回天雷鼎,陈扬眼瞳冰冷的望着柳岩,身形猛然一动,整个人倏地就激射而出,双手飞快刻画完圣纹,右手最终对着柳岩一张。

“拂雷手!”掌心中,三道紫色雷流陡然爆涌而出,以闪电般的速度袭向柳岩。

“火盾!”一声轻喝从柳岩口中传出,一面火焰盾牌立即在他身前凝聚成形,抵挡那三道雷流的攻击。

“咝咝咝咝……”雷流击在火盾上,发出一连窜的雷嘶声,在三道雷流的惊人攻击下,那面火盾在支撑片刻后,竟是咔嚓的出现了裂纹。

“嘭!”火盾最终猛然爆裂开来,那强烈的火浪倒卷而回,将柳岩的身形击得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数丈外的一棵树上。

身体重重的摔落在雪地上,柳岩脸庞一阵抽搐,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倏地就变得一片惨白。

他怨毒的盯着陈扬,旋即看了不看地面上其他人,身形就地一滚,朝着远处逃窜而去。

陈扬岂会让柳岩就此逃去,既然两人已经为敌,自然不能有丝毫留情,他右手平伸而出,手掌上雷弧涌动,紧接着脚步在地面一踏,飞快追击柳岩,准备将他彻底击杀。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柳岩阴狠一笑,体内红光一闪,一件梭状器物出现在脚下,那梭状器物上火光猛然熊熊冒起,旋即竟带着柳岩腾空而起,从空中朝着远方疾飞而走。

“小杂碎,你居然敢伤害我,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把你的灵魂永世打入九幽之中。”在柳岩御着遁天梭飞出数百丈后,他那充满怨毒的声音传了开来,在空中不断的回荡。

这突然的变故,让陈扬心中震惊,这种情形是他根本没有料到的,谁想得到,对方身上居然会有这种能够飞行的圣器,而且陈扬毕竟对神圣大陆的了解不多,以往也从未见过这种飞行圣器。

但很快陈扬眼中就寒光一闪,冷哼一声道:“哪怕你拥有这等宝物,惹了我总要留下点什么。”

“血殇!”一道黑色雷弧蓦地从陈扬体内飞出,瞬间划破空气阻碍,消失在森林远处。

“啊,这是什么魔物。”就在黑色血殇之雷消失半个呼吸不到后,远方空中就传来柳岩的惨叫声,显然遭受了严重的创伤。

“可惜,虽然伤了他,可还是没有杀死他。”陈扬一阵遗憾,他很清楚,血殇之雷的威力也是有空间限制的,越远的距离发挥的威力越小。而且柳岩是五品元圣,血殇之雷最终虽然对他造成惨烈的伤害,但仍旧让柳岩逃走了。

“想不到他居然有遁天梭。”在陈扬发愣之时,他身后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

“什么是遁天梭?”陈扬眉头微挑,转过身看着面纱少女,问道。

少女抿嘴微笑,缓缓解释道:“遁天梭专用于飞行,即使那些很低阶的遁天梭,都至少是灵品以上的圣器。这柳岩曾经定然有过什么奇遇,北风城柳家虽然有几分实力,但也不会大方将遁天梭给一个家族后辈。”

闻言,陈扬心中暗惊不已,随着实力不断提升,他对神圣大陆上一些事物接触得也越来越多,这遁天梭他以往就从未听过。不过他现在还无暇考虑这些,他目光冰冷的扫向被柳岩抛下的那几名柳家弟子,脸上浮现一抹寒意。

见到柳岩竟是抛下自己等人独自逃去,柳家几人心中对柳岩大骂不已,但看到陈扬目光扫过他们时,他们脸上则立即露出恐惧之色。眼前这少年可是将五品元圣柳岩都击败了,他们几人即便反抗也是徒劳,尤其是最后陈扬施展出那道追杀柳岩的黑色雷弧,更是让他们再无勇气对抗。

陈扬缓缓走到其中一人面前,旋即手掌猛地拍在这人的头顶,狂暴的雷弧瞬间就将这人击杀。

剩下三人看到这一幕更是骇然绝望,只道陈扬下一轮就要将他们杀死了。

陈扬看了看剩余三人,右手对着他们一张,三道雷流从掌爆涌射而出,同时击中这几人中的三人。

雷弧带来的剧痛让这三人身体在地上剧烈抽搐起来,口中发出痛苦的惨叫,不过他们很快就发觉,他们虽然遭受痛苦的折磨,但却没有死,一个个都诧异的看向陈扬。

“刚才那人之所以被杀死,是因为他该死,至于你们刚才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滚吧!”察觉到这三人的疑惑,陈扬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陈扬的话,三人不由愣住了,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他们没想到,陈扬居然会放过他们。

而面纱少女则是脸上浮现一抹欣然笑意,她很清楚,陈扬杀死的那人,正是之前在言语上侮辱过自己的人。

“还不滚?莫非要留下来受死?”看这三人在原地发愣,陈扬面色一寒,冷声道。虽然他不介意将这几人也杀死,但是若放过他们,他们会发挥更大的价值。柳岩在关键时刻将这几人抛弃,在他们回到柳家后,必会对柳岩心怀恨意。陈扬没能杀死柳岩,但若可以给柳岩添几分堵,他还是很乐意去做的。

三人浑身一颤,眼中掠过恐惧之色,但心中却是对陈扬隐隐还有几分感激,不敢再做犹豫,慌忙连滚带爬的朝着远处逃去。

————

现在在回江西老家的路上,正下车中途休息,我连忙趁空把第三章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