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53章 死里逃生

第一卷 吞月 第一百五十三章 死里逃生

二肩的小一茬,有冷风吹过,圣图血狼身卜发出浓郁的血出背四,带着令人心悸的血光,张开血盆大口,猛然扑向陈扬。

望着那迅速逼近的血狼,陈扬黑色的眼瞳中闪过一抹凌厉凶光,袖袍微摆,右手蓦地探出。

“血殊。”随着这两个冰冷的字从陈扬口中吐出,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陡然席卷而出,一缕黑色雷弧倏地从他的指尖腾了出来。

仿若绝世凶物出世一般,周围剧烈波动的空气忽的凝固下来,即便是鬼爪和血狼这等杀戮无数的杀手,竟然都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血疡之雷一出,陈扬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个噩梦之中,满村的鲜血,父母的尸体,雨夜的杀戮,他的双眸浮现血中带黑的戾芒,似恶魔般盯着血狼。

“嘶刺耳的破风之声响起,血伤之雷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痕迹,猛然击中血狼。

血场之雷顷刻间就突破圣图血狼体外的血光防御,旋即更是势如破竹的冲进圣图血狼的体内,令血狼前冲的身躯骤然一僵。与此同时,杀手血狼感觉自己的意识剧烈一震,那诡异的黑色雷弧竟然在侵蚀自己的圣图,连带自己的灵魂都情不自禁的颤栗。

瞳孔中浮现一抹骇然之色,杀手血狼脸色苍白,却是当机立断的将受到侵袭的那部分圣图自爆,他的圣图血狼的左半边身子轰然就爆炸开来。

“轰”的一声,七品元圣近半圣图的自爆,其威力极为恐怖,可怕的血色气浪瞬间就朝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出,如此巨大的代价终于将血萏之鲁阻挡片刻。

趁着这须臾不到的机会,杀手血狼毫不犹豫的朝后飞退,方才虽然仅有瞬息的时间,但血萏之雷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此刻他的脸色更为惨白,自爆一半的圣图虽然让他躲过一劫。但受到的创伤却是极大的,若是正常修炼,恐怕没有几年时间也恢复不了。

而陈扬也没有去追击血狼,在施展出血萏之雷后,他就毫不犹豫的朝着远处疾窜而走。逃窜之中的他。眼睛一阵红一阵黑,极为可怖狰狞。

随着修为不断提高,陈扬发觉血萏之雷的威力越来越恐怖,在刚才施展出血萏之雷的一刻,他甚至有自信绝杀七品元圣血狼。

可是在关键时刻,他却强行中断了心神和血伤之雷的联系,因为在那刹那间,频繁使用血殊之雷的后患展露了出来。

血场之雷是当初陈扬意识中极度的怨恨凝聚而成,随着血伤之雷使用次数增多,血萏之雷中的怨气也在不断影响陈扬。正因此,此前陈扬的脑海中才会浮现那噩梦般的画面,那意味着血伤之雷的怨气在开始侵蚀他的意念。

故而陈扬不得不停止继续使用血萏之雷,而且飞快逃窜,否则血萏之雷的威力绝不如此,的确有极大可能直接杀死血狼。

陈扬逃窜的速度极快,半刻钟就逃出了不知多少里,看准身边一栋破落无人的旧宅子,立刻朝里面冲进去。

进入这灰尘遍布的破旧宅子里,陈扬双手就捂着头部,身体在地面蹲下,剧烈的喘息起来。此时他的样子极为恐怖,拼命的压制内心怨气的反噬,那种传自灵魂里的痛苦让他面庞都扭曲起来。

这种痛苦足足持续了五分钟,陈扬额头的青筋都不由自主的抽搐,目光都隐约有些涣散,身心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现在如果有一个人出现在这,不要说是鬼爪那种杀手,就是一个圣徒都可以杀死他??他根本没有什么反抗力了。

幸亏血狼和鬼爪似乎被他最后的血伤一击震慑住了,并没有追上来,否则他必死无疑。

五分钟后,陈扬浑身被冷汗浸湿了,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若死人般惨白,不过他的喘息声却是渐渐减弱了。

此时他本心意志终于重新占了上风,将那些怨气压制了下去,他的双眸也恢复了清明。

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陈扬脸上露出后怕余悸之色,血伤之雷威力的确惊人,但却是一把双刃剑,在伤敌的同时对自己也有着巨大威胁。刚才的遭遇让他对血殊之雷更为警惕了,此次他幸运的将那怨气压制住,但若下一次再出现这种状况,即便他也没有把握控制。

在陈扬逃离不久后,一个黑衣男子突然出现在那小巷中,此人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一头银发,他不急不慢的走着,脚步落在地面,竟是没有丝毫声音。

看到这银发男子后,鬼爪和血狼都是一脸的敬畏,声音充满愧疚的说道:“弟子让老师失望了

银发男子淡漠的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一枚碧色药丸,对着血狼屈指一弹,道:“服下去,对你的神识恢复有帮助。”他的声音虽然寒冷如冰,但竟是极为年轻,听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

血狼却没有因对方声音而有半分轻视,苍白的脸上立即露出感激之色,连忙接过药丸,毫不犹豫的服了下去。

“这次你们的目标的确有些诡异,你们的失败情有可原。”银发男子将手收回黑袍中,目光微闪:“但两名七品元圣让一个二品元圣逃走,不管对方如何诡异,你们也不可原谅。记住,一个月内,给我成功完成十个刺杀任务,将功补过,否则就不要来见我了。”

说完后,银发男子没有再看两人一眼,而是将目光投向陈扬离去的方向,那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庞,露出一抹凝重的神乌:“那黑色雷弧好重的怨气

破旧的宅子里,在心神恢复稳定后,陈扬重新换上了一套外衣,施然朝着上官家走去。

在回到上官家后,陈扬沉吟一会,炼制修罗愧儡他还差一味玉髓芝,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底牌,他必须争分夺秒,自然不会再浪费时间去外面购买。

“上官家好歹是北风城五大势力之一。区区玉髓芝应该不缺吧?”陈扬心思微转,打算直接向上官家购买。若非无关之人,上官家自然不会理睬,但自己认识上官璃和上官雨,找她们帮助问题便不大了。

他正准备动身去寻找二人时。转头一望,便看到两道曼妙的身影从不远处翩跹而来。

上官璃身着一袭蓝色锦袍,肤色白腻。玉颜如画,清新脱俗。她身边的上官雨红衣罩体,双颊略带婴儿肥,一双大眼睛含笑含俏,极为俏皮可爱。

“陈扬,这大半天你跑哪去了?”上官璃含蓄温雅,上官雨却是没那么多讲究,一看到陈扬就直接的问道。

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活宝,陈扬笑道:“在外面购买了一些东西。”

上官雨到也没追问陈扬究竟购买了什么,她一向笑容不减的脸上,竟难得的有些沮丧,叹道:“真可惜,早知道今天我就随你一起出门了。”

“怎么了?”看到她这罕见的表情,陈扬语气不禁有些诧异。

上官雨有些郁闷的挠了挠头,看了眼陈扬道:“你是不知道,我和璃姐姐刚得到消息,今天布伦达拍卖会居然拍妾了白羽大师亲手新制的死亡系列香水。

天呐,简直太可惜了,拍卖会前几天给我发了邀请函,我竟没有去。”

“白羽大师?”陈扬脸上露出古怪之色,他发现不仅上官雨,就连上官璃似乎对于没有参加拍卖会而有些遗憾。

“陈扬,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白羽大师?”上官雨大眼睛凝视着陈扬,认真道:“白羽大师可是香水的创始人,他亲手制作的香水无一不是顶尖的。”

陈扬摇头笑了笑:“我当然知道,而且不仅知道,还和他极为熟悉。”

“你就吹吧。”上官雨翻了翻白眼,对陈扬的话显然不相信,上官璃也同样只当陈扬和上官雨开玩笑,莞尔一笑。

真话往往总是被人当做谎言,陈扬心中有些无奈,但他也不打算去解释,搓了搓手,望着上官雨笑问道:“那个,不知你能不能帮我弄到玉髓芝?”

“玉髓芝?”上官雨眨了眨晶亮的大眼睛,道:“你要玉髓芝干嘛?”

“我说炼丹,你信么?”陈扬含笑道。

闻言,上官雨目光缓缓打量陈扬一圈。点了点头:“信,不过我可没有玉髓芝,这个必须找家族要。”

这是陈扬早就预料到的,不过就在这时,一旁的上官璃却是开口道:“玉髓芝我这里倒是有一些。”说话时,她伸手在须弥戒上一抹,三株玉髓芝就出现在她手中,看了眼陈扬:“我也只有三株,不知道够么?”

“哈哈,完全足够。”陈扬一阵欣喜。没有推辞的接过这些玉髓芝,笑道:“我先毒闭关,等我出关再见。”

见陈扬这幅心急火燎的样子小上官雨小嘴微撇,上官璃则是抿嘴一笑:“去吧,炼丹大师,祝你马到成功了。”

回到房间后,陈扬没有再做迟疑,将三株玉髓芝摆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手一挥,一具庞大的雷狼尸体顿时出现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