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7章 凶险

第一百六十七章 凶险

儿茫白雪中,一座高百立的悬崖矗立天拖!间,陡峭异懒川贝删在去路当中,除非可以飞行,否则根本无法再并进。

停下脚步,陈扬缓缓转过身,嘴角女过一抹苦涩笑意,这只能说是天降祸端了?自己冈取得突破,不久就可以枉脱身后追兵,却遇到这样一座无法跨越的高耸悬崖口

“岩农农小杂碎,看来真是天耍亡你?今天这里就将戒为你葬身之她!”望着陈扬那变幻不定的神色,泰血快意的大笑起来。这一路的追杀让内心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陈扬总算逃不走了,他只觉浑身都舒爽无比口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陈存眼神浙浙恢复浴漠?目光森寒的望向秦血,他从来不会认命,哪怕在这种绝境之下,既然逃不了,那侦豁出性命也要一战!

“现在你巳轻无路可逃,把青侯弓和姜影针叫出来吧?我合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素血扭了枉自己的脖乎,脊笑道。

目光无动于衷的扫了秦血一眼?陈杨淡漠道:“想耍的估,就自己来取吧!”

“箕顽不灵!”见陈扬毫不在意自已的威胁?秦血面孔一阵扭曲,狞声道:“既然如此,我等会一定让你痛不欲生。”

双手一张,一股女圣强清才嗜的气势从秦血体内爆发而出,火圣力在毒血身上流转?强大的能量波动引起逼人的风劲,吹得他的不袍猎猎作响。

神色变得岚重起来,陈扬曾轻和那神私的玄圣银发男乎交过手?当初连地罗傀都抵拈不住,自然知道玄圣的可怕,如伞这秦血虽然比不上银发男乎,可毕竟是女圣,那是比自已整整高了一个境界的强者!

古手上裹着一团血色火临,未血双目死死盯着陈扬,脚掌在她面猛执一踏?身躯猛她化作一道火光,轰然冲向陈扬。

“火云翻!”秦血身体一跃腾空?手掌对着陈扬一盖,一大片火云从上而降,根根的罩向陈扬口方圆欺丈的火云染红了周围空间,一股可帕的灼热气息席卷而出,附近雪花尚未靠近就化戌水汽。

眼幢中倒映出那片火云,陈扬心头无比沉重?不愧是玄圣强者,脏手一括都是戚力惊人。这一战他根本没才想过要胜素血,而是抱着一种不屉之意与命运抨斗的心恋,不管姑局如何,他都要让素血付出巨大代价口

古手征抬,陈扬手拈上的黑色须弥戒光芒一闪,一道黑影候地窜出?显现出一具愈梧傀偶的身形。面俘泰血,陈扬不再才丝毫保留,一出手就是自己的至强底牌之一口甚至于他巳轻做好准备,到了最后时方,逼不得巳下侦将血疡之雷施展出来。

她罗傀眼眶中黑色幽光跳动,从须弥戒中出来后?侦不闪不避的朝着那片火云冲撞而去。

“轰隆!”她罗傀庞大坚硬的黑色躯体征然撞击在火云上,将那片火云震得剧烈颤动,而那火云仿佛也被激怒了?爆发出一阵泌涌火浪,把地罗傀骤然冲得伍飞出去口

火系玄圣强者施展的火临感力之恐怖不言而阶,她罗傀身躯直接被击得重重坠落她面,雪花四溅?半个身体都没入土中。然而这火云冲击力虽然惊人,可她罗傀身上却没才受到什么真正的仿害,天外庚崭为体的它,连九天炎雷火都难以烧动,何况是素血施展火临。

她罗傀的强悍防御也让素血目露惊异,眼中露出不加遮持的贪婪?森然笑道:“早就听说过你身上才一具强悍的傀偶,如今一看果然不假,但是你也太小看玄圣的力量,耶侦你拥才这等傀偶也无济于事

”。

不等她罗傀翻身起来,天空的火云就征然一颤,旋即飞到她罗傻;上方,死死的将她罗傀压在下方。虽然这火云无法将她罗傀击溃?但却能够凭借强大的能量压制它,让它无法动犁。

这一幕让陈扬暗暗咬了咬牙,她妥愧之所以被压制,不是因为它的问题,而是自己实力太低?若是自己实力再强大些,就能够更自如的挞制地罗傀,这火云又岂能阻扯地罗傀之威口

瞥了眼无法动弹的她罗傀,素血例啃嗜血一笑,膝盖糙曲,整个人候执就弹跃到陈扬身边,一拳根根的击了出去。一个硕大火拳?随着素血这一拳凝愿而出,带着呼呼火浪声,毫不留精的击向陈扬头颅口

在这种时刻,陈扬也顽不得隐藏什么,直接古手再度翻转,一个青钥色药鼎出现在掌心?与那火拳重重的磺击在一起。

“璃”的一声沉闷巨响在谷中回荡,今人震耳欲聋,天雷鼎不蚀是灵品圣器,

但是陈扬也并不好受?天雷鼎上传出的巨大反震力,让陈扬的手掌虎口都裂开,鲜血流淌,整只手臂更是一阵麻木。

望着那安然无恙的青钥色药鼎?毒血心中再皮一震,他对自己的攻击力量极为请楚,而这青钥色药鼎在承受一击后竟然丝毫无损。

”灵品圣器么?。秦血眼中贪婪巳径化为灼热,阴侧侧的道:。者来你身上的宝物还真是不少,不过这样更坚定了我杀你之心,说实话,让你这样的人逃走,我还真是才些害怕。”

然而让陈扬惊疑舟是?毒血说完韶后非但没才再度出手,反而身形若叶般朝后枫走,可他很快就明白了毒血的月意。

片剩后?十余道人影从素血身后疾窜而来,齐刷刷的在春血身后停下,竟是血虎佣兵团其他的佣兵高手赶到了口

目光扫了眼那一排将山谷完全封锁的佣兵们?陈扬面色极为沉重,如今他可谓是真的没才机会了,连素血一人他都击不败,更何况对方这么多人口

。小杂碎?哈给,现在你后将也来不及了,受死吧!。秦血面庞狰狞的大笑,他辞了样手,身后佣兵们立耶冲上首去,呈半圆形将陈扬完全囤住口

然而就在陈扬都不抱希塑之时,一道彩光突然破空而来,在云端戎?过一道长长的彩虹,瞬息就来到山谷之中。

这一异变让在场所才人都始料不及?而且他们发现,这彩光速度太快,快得他们根本捕捉不到它的身彤。更让人惊异的时,这道彩光直接掠至陈扬身边,在血虎佣兵团等人还没反应过来首,就一把抓起陈扬朝着天空飞去。

等到那彩光和陈扬腾空离去后?血虎佣兵团众人才回过神来,一个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那彩光怎么看起来那么原戒们先前要抓的异兽?”

”没错,就是它?这陈扬莫非和你异兽本就是一伙的,否则那异兽怎么会来救陈扬?”

。这异兽几天首还没办法飞行,现在居然可以飞了,它恐怕也戍长了起来。”

听列周围众人的议裕,秦血表特阴沉无比,这一次阴乌蛤行动?血羌佣兵团非凡什么都没得到,反而损失不少人手,更可怕的是得罪两个潜力极大的未来敌人!

”阴乌峪内继续派人巡查?另外回去给我发布重令悬赏,不管如何都耍找到他们,决不能让他们成长起来!”素血的声音才些气急败坏。

白雪皑皑?风声筷兼,无尽的山吟在身后飞妆倒退,陈扬坐在一片轻柔的彩羽上,强异的看着身下的神寺飞鸟。

头上带才绚丽五彩羽冠,颈部修长优雅?一双彩色丸膀迎风展开,尾羽长长的拖在身后,上面布满好看的五色羽纹,泛着榷廉的令屑光译。它身长近两米,翼展更是达到四米,浑身上下散发一种高贵的气质,无必是诉世还是个生,他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鸟类,心中不免惊奇,但让他不解的是,他从未见过这只神秘彩鸟,它怎么会来救自己?

”彩鸟,我们认识么??、陈扬祥了旗自己仍然疼痛无比的古手,疑感问道口

神秘彩鸟转过头瞪了陈扬一眼,淡蓝色宝石般的眼睛?极为动人,但却透着一股锐利逼人的凶光,这让陈妆心中暗凛,这彩鸟者起来优雅高贵,没悲到本性却是极为凶庚。

不过出奇的是,对彩鸟才些凶恶的眼神?他非凡不觉厌恶,反而才这淡淡的好感。不仅是因为它救了自已,更重耍的是,它的眼神让陈扬才些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而且他还感觉到,这彩鸟其实就如月一咋,小女孩一般,虽然目光凶根,但对自己却没才什么真正的恶意。

瞪了陈扬一眼后?彩鸟转过头继续朝前飞行,嘴上发出悦耳的声音:”别喊我彩鸟,难听死了,我才名宇,叫雾估!。

突然听到彩鸟开口说估,陈扬还真的才些不适应?虽然知道在神圣大陆上,除了人类外的一些种旗才着韭毫不逊于人类的智慧口大但前世今生他都是第一次听到其它异类说韶,不禁觉得怪异,尤其这异类还才一个极为好听的名宇。

不过幸好他的见识也不凡?适应力极强,加上这头彩鸟实在是漂亮,他例很快格受这个事实。

。雾俏?”陈扬唇角浮现一丝笑意,道:”很好听的名宇?那请问下雾缩小姐,我们认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