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9章 湖中古殿

第一百六十九章 湖中古殿

。离漉的衣服紧贴着她的娇躯,勾勒出那初露风情的么洞六口嫩柔滑的肌肤,纤细若蛇般的蛮腰,胸前的娇红落蕾若隐若现,墨染般的如云青丝随着水流摇荡,当真是美奂绝伦。

当初在山林雪地中时。陈扬虽然知道这少女姿色不凡,却没有细看,加上她当初衣衫可谓褴褛,掩盖了不少气质。他并未太在意,但如今她这一身彩衣加上水湿效果。顿时将她的魅力展现出来。

望着安然无恙的陈扬,少女红润小嘴轻轻舒了口气,身躯则是任由水流带动,丝毫不加抵挡,很快便来到陈扬身边。

在少女来到近前后,陈扬更清晰的看到她的面庞,而当看到她那双淡蓝色宝石,无需询问他便明白了一切,可心中仍旧不由震惊,水潭边那只五彩巨鸟,居然就是眼前这个少女!

“雾俏?”陈扬语气中带有些许的不确定,他曾从《圣者世界》中一书中得知,圣兽化形必须要极高的境界,可雾俏身上气息明显不是很强大,当初甚至是自己救的她。若是在此之前,他或许会怀疑雾俏是隐藏实力,别有目的。但看到她紧随自己跳入这个神秘莫测的地方后,他相信她另有苦衷。

“我是出自一个常人难及的种族,我族成员不同其它兽类,先天就有化形的能力看到陈扬虽然疑惑,可眼中却透着信任,雾俏目先,终于不再那么凶狠。轻轻点了点头,解释道:“而前段时间我离家来找雪白白。不料到了阴乌岭后,竟遇到涅磐时刻。涅架之时也是我最虚弱的时候,正因此我才会被那血虎佣兵团发现,受到他们的追堵,最终更是差点遭到强暴

听到雾俏的解释。陈扬心中也释然了,至于雾俏没有说出她是什么种族他也没有去追问。对方不说自然是有其顾忌。微笑道:“你现在渡过涅巢时刻么?”

“我族涅巢根本没有这么容易,至少需要三个月,我现在也只能发挥出少部分实力,但若是涅巢成功,我的实力也会发生蜕变,到时那什鼻血虎佣兵团又岂会放在我眼里。

”雾俏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又闪过凶光,可她很快想到目前的处境,担忧道:“雪白白说这乌水潭下很危险诡异,如今这地下河也不知道要带我们通往何处。”

两人已经随波逐流不知飘出多少里,陈扬正要说话,却是目光蓦地一动,这一刻,他竟感应到。须弥戒内玄经第一页震动了起来。

“怎么了?”见陈扬表情微变,雾俏柔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紧张问道。

感应到玄经第一页的反应后小陈扬双目微亮,神色不再那么沮丧,振奋道:“进入这里,对我来说或许不是祸事。”

河水滴酒,这地下河长得惊人,两人在地下河足足往前漂流两天多。却依然不见尽头。而就在第三天,前方河面陡然宽阔起来,一个地下小湖渐渐出现在视野中。

“这阴乌岭下方还真是别有洞天呐。”雾俏感慨道,这些天她的神色始终没有失去警惕,她仍旧清晰记得雪白白的话,这乌水潭下无数年来进入不知多少人,但从未有人出去过。但三天在冰冷的地下河中漂流,她不免有些烦躁,如今终于到了尽头,见到这地下小湖,她也难免发出感叹。

陈扬却是没有回话,他感觉到。这些天随着自己不断顺水前进。玄经第一页的震动也越发强烈,如今更是整张玄经第一页都漂浮在须弥戒空间中央。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地方定然和玄经第二页隐藏之地有关。

不久后,两人身体一轻,完全从地下河中出现。落入地下湖中。而陈扬却是瞳孔一阵收缩,难以置信的盯着湖水之下。

察觉到陈扬的异样,雾俏也忍不住看向湖水下方小嘴立即张大,惊呼道:“天呐。这湖水下居然有个古殿。”

尽管湖水不浅,可那座古殿依然清晰可见,因为它极为宏伟巨大。阴冷的湖水没有让古殿受到侵蚀,古殿高近两多百丈,通体由极其坚硬的青岩筑造,气势磅礴,稳若山岳。浑身散安着古苍气息。

看到那古殿的刹那,陈扬明显感觉到,玄经第一页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这让他的心脏不由一紧,这个地方果然和玄经有关。

“小心。”就在这时,雾俏突然大声道,好看的淡蓝色眼眸中目光更为凝重了。

陈扬刚才心神完全投注到那古殿和玄经上,并未注意到周边情况,此刻听到雾俏的声音,立即朝四周看去,心神也微微一震。在一二旨的湖水中,漂浮着不少的尸体,随着水波浮动。那以女协,人有兽,有些早已成为白森骨骸,有的甚至肉体都尚未腐烂。

“这乌水潭下果真诡异,雪白白说的没错,以往无数生灵进入乌水潭,结果无一生还,想必便是成为这些尸体了。

”雾俏脸色凝重,眸中凶光闪动,却没有半分慌乱恐惧。

陈扬心中也暗暗戒备,这个地方固然与玄经第二页有关,可也太诡异了。不要等会自己还没有找到玄经第二页就遇险了。

忽然间,他感应到左边有凌厉劲风袭来,想也不想发出一道雷弧劈去,“砰”的一声就将那未知的偷袭者击飞。而当他转头看向那偷袭者时,目光不由一凝,那偷袭自己的,居然是一具本应死去的骨骸。

可随后他的表情更为难看了,只见周围的湖水中,所有的死尸都朝着自己和雾俏所在方向涌来,密密麻麻的,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进入乌水潭下来的生灵皆无法生还了,这些尸体竟然会攻击生灵,若是被它们杀死,我们想必也会成为它们中的一员。”零俏的面庞终于有些微微发白。

地下湖中昏暗异常,眼前的局面让陈扬和雾俏都有些不安,这么多的尸体杀都不知道要杀到哪个时候,更何况谁能确定之后会不会有更危险的事情发生。

死尸们的进攻,并没有停下来,陈扬和霎俏背靠着背,一边冲杀,一边朝着下方古殿游去,回路已经断绝,现在他们只能期望那古殿中蕴藏一线生机。

无数的死尸被击飞,两人越来越接近那青色古殿,许久后,两人终于能进一步看清古殿的模样了。

出人预料的是。在古殿正门中央,漂浮着一张刻满圣纹的白符,符中央刻着两个醒目黑字:“城咒”而在那符的周围,则矗立着十座雕像,这十座雕像五座为人形,另外五座则是兽形,这让陈扬暗暗讶异,他发现者十座雕像,和他的傀儡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看到这域咒符后,雾俏却是第一次无法保持镇定,脸上浮现一抹恐惧:“怎么可能?竟然是上古咒圣者的亡灵诅咒。难怪那些死尸会攻击生灵。原来是受到诅咒的控制!”

“雾俏,究竟是怎么回事?”对雾俏的话充满疑惑,陈扬抬手击退几具扑来的死尸,问道。

“上古的圣者派别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许多即便我也不知道,但是咒圣者却是赫赫有名,其声威丝毫不逊于其他主流派系的圣者。”雾俏道:“但是咒圣者们的攻击太过诡异,甚至不少咒圣术极为阴毒,所以一直为人排斥,后来不知咒圣者们做了什么事情,惹来其他圣者们的公愤,被全天下的其他体系圣者联手追杀。最终覆灭。却想不到,在这乌水潭下,竟然能看到咒圣者的力量。”

话音未落,那张城咒符上爆发出一阵黑光,一股神秘诡异的无形力量弥漫开来。紧接着周围那十座原本矗立不动的雕像就轰然动了起来。

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立刻从那十座雕像上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两人皆是头皮发麻,那气息至少是灵境以上的强者,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陈扬相信,即便他把地罗傀召唤出来,恐怕也会被它们轻鼻打废。

“糟糕!”雾俏脸色雪白,那双宝石般的蓝色眼瞳中透着浓浓的惧色。

陈扬也同样无奈之极。若是玄境级别的存在,他或许还会尝试去抵挡,但眼前这十具灵境以上的雕像,完全让人绝望。

然而就在此刻,异变突生,陈扬须弥戒中爆发出一阵光芒,一张淡黄古朴的兽皮纸倏地从他戒子中直飞而出,漂浮在空中。

望着那兽皮纸,陈扬有些目瞪口呆,要知道,自己可是须弥戒的主人,但这玄经第一页,居然无须自己开启须弥戒,就自己跑了出来。

玄经第一页出现后,浑身立即散发出淡黄色光芒,同样有一股神秘的无形力量散发出来。受到这力量的影响,那十座凶悍雕像的动作一滞,旋即竟是缓缓的落回原本矗立之地。不仅是十座雕像,那身后追杀而来的无数死尸,也仿佛感应什么令它们恐惧的力量,有些停下脚步。有的转身就后退。

更让人惊奇的是,在玄经第一页光芒压制下,域咒符的黑光越来越黯淡,最终彻底的安静下来。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