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71章 再度突破

第二卷 殇风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度突破

二丫内彩米流转,梦幻眩遴“空寺中充满浓郁的灵韵8…佛游漪般缓缓波动。

那神秘存在见陈扬如此镇定。更是赞许不已:“你首先问到的是同伴的下落,而非自己的处境,足见心怀赤诚。哈哈。你更让我满意了。不过你大可放心,你那位同伴身份也极为不凡。既然成功来到这里,那便是有缘,我自然也要送她一场造化

闻言,陈扬暗松口气,虽说与雾俏相识不久,但两人也可以说共患难过。且彼此都救过对方,他自然不愿见到她发生意外。

“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陈扬目光望向密室内的五彩石头,那苍老的声音正是从中传出来的。

“当年别人都称呼我为丹王,不过你得称呼我一句老师。”一个淡淡的虚影从五彩石头内漂浮而出,显现出一个白发老者的模样,微笑的看着陈扬道。

“老师?”陈扬一阵愕然,旋即摇头笑道:“晚辈自来到这个世界,虽说加入过一个宗门,可从未拜过什么老师,前辈与晚辈更是素不相识,这老师又从何谈起?

“第一,你能够得到玄经第一页,这证明你是个拥有大机缘的人;第二。你能够前来阴乌岭寻找玄经第一页,证明你并非固步自封,而是有野心之人;第三,你能够从地下阴湖中在无数死尸中杀出道路。接近古殿。证明你有这不凡的实力;第四,你能够破解外面的九宫大阵,证明你是个智慧之人;你能在五彩石影响中保持神智清醒,这更是证明你是个心志坚毅之人

“机缘、野心、实力、智慧和坚毅,这是强者之路上不可缺少的五种至关因素。五者缺其一。或许也能成为强者。但无法成为绝世高手,而你能来到这里,无疑证明你拥有以上五点,因此你有资格做我的弟子自称丹王的虚影老者对陈扬的话毫不在意,身体虚幻的在彩石上飘动,语气带着淡淡的傲意,定定的看着陈扬道:“你拥有成为我弟子的资格,而我是留下玄经之人,更是当年玄丹圣宗最后一个传人。如今你得到玄经,也就等于得到我玄丹圣宗道统,所以我是你的老师”。

听到老者的话,陈扬不禁嗔目结舌,这老者竟不仅是留下玄经之人。还是玄丹圣宗最后一个传人,要知道玄丹圣宗在上古时就灭亡,那眼前这老者岂非是上古之人?

似察觉到陈扬的想法,丹王眼眸中流露出沧桑的感慨。点头道:??“你猜的没错,老夫的确是上古之人。我本身早乙作古,如今留下的不过是一缕残识,若非不忍玄丹圣宗众位前辈的心血全部付诸流水,我也早已追随他们而去,又何必在这忍受万年孤独”。

感受到丹王语气中的无尽寂寥沧桑,陈扬心弦微颤,这种孤独。其他人或许无法体会,可他却能。丹王的孤独来自于他知道昔年亲友全部逝去,只有他独自一缕残识苦苦等待,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等同于陌生世界。而陈扬心底深处同样有一种外人难以明白的孤寂,尽管他当年接受了陈扬的记忆,可他前世活了二十多年,来到这个世界却仅有一年多,他的灵魂仍旧是前世那个白羽。前世的一切,岂是说割舍就真能割舍的!

。老师陈扬这一句称呼完全发自内心。眼前这人为了门派传承,甘愿忍受无尽孤苦,不管他生前为人如何,这种执着却是高尚令人尊敬的。

“好,我丹王在彻底寂灭之前,总算有了一个满意的弟子,没有让玄丹圣宗断绝传承。没有给我宗先辈丢脸。”丹王脸上浮现欣慰欢喜的笑意,朗声一阵大笑:??“现在你既然成为玄丹圣宗传人。那么就准备接受玄丹圣宗的入门断匕吧!”

陈扬微微一怔,他原本以为拜师入门只需丹王和自己二人丘中同意就行。却没想到还要什么入门洗礼。

看到陈扬微怔的神色,丹王抚了抚虚幻的长须。朝着密室内那五彩石一指,正色道:“当年玄丹圣宗能够在上古顶尖势力中屹立无数年不倒,凭借可不止是玄经,除了玄经外,这玄天圣石也极为重要。每个,进入玄丹圣宗之人。都会先经历玄天圣石的洗礼,届时不仅修为提高。还能够起到洗筋伐髓作用

“不过上古时,每年加入玄丹圣宗的人太多,每个人接受洗礼的时间都极为有限,除了极少数天资绝代的人外,常人往往只有半刻钟。但是你不同,直至今日。整个玄丹圣宗活着的传人也只有你一个,你可以尽你的极限去接受它的洗礼

要着那五彩石,陈扬的心脏也忍年跳了跳,虽然不知什么玄天圣石,但既然是卜古瓦丁。滞小用来给弟子进行入门洗礼之物,定然不是凡物,他知道自己遇到一个大机缘。

“去吧,静心盘坐在圣石之事,全力吸收它传出的能量。”满头白发舞动,丹王挥了挥手。

深深吸了口气,陈扬不再犹豫,按照丹王吩咐盘坐在五彩圣石上,刚坐下刹那不到,他就感应到一股充满灵性的浓郁力量从五彩圣石中涌出,将自己整个人完全笼罩。

五彩石内发出的力量,正是之前那让陈扬心神昏昏欲睡的神秘之力,不过陈扬刚才已经有了一次经历,这一次及时做出反应,连忙运转起无名雷诀,保持意识空明。

彩光在陈扬体外不断的流动,运行无名雷诀后,陈扬发现五彩石发出的力量,反而让他的心神极为舒适,似春风拂面,似阳光倾洒,时而清凉,时而温煦。

更重要的是,五彩石内发出的能量,竟然比灵乳还要纯粹,陈扬很快就察觉到,体内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这个发现让陈扬暗暗惊喜。相信这样下去,自己离下一次突破就不愿了。更是尽心尽力的吸收起五彩石内的能量。

在体内能量不断增长时,陈扬体表也渐渐有灰色污溃随着能量流动而被排出,他身体本就经过数次洗筋伐髓,而这五彩石竟还能从他体内排出杂质,其效用不可谓不惊人。

而看到陈扬体表那排出来的灰色杂质,丹王眼中异光大闪,惊喜更甚。他可是清楚得很,即便是上古时那些玄丹圣宗的入门弟子,在接受五彩石洗礼后排出来的杂质都是黑色,但陈扬竟是灰色的,而且数量不多。这只能说明,陈扬本身的资质就很惊人,丹王觉得这个传人收得实在是幸运了,看向陈扬的目光笑意也更浓了。

他如今只是一缕残识,只要心中执念散去,他也会从天地之间消散,他唯一牵挂的就是玄丹圣宗的传承,如今看到自己选的传人如此优秀,他自然极为激动喜悦。

陈扬并不知丹王的想法,他全身心投入到吸收五彩圣石的能量中。随着不断转化,他圣轮中的圣力越来越多。

一天后,陈扬的圣轮核心发出“啵”的一声清响,紧接着一阵颤动,上面的紫色更深了。这一刻。陈扬的修为由元圣四品突破到元圣五品了。

但是一切远未结束,陈扬的圣轮远远没有满足,而五彩圣石中的能量同样在源源不断的流淌而出。

在陈扬突破时,距离这间密室不远处的个巨大石洞中,一个彩衣少女也在盘膝而坐。她眼前漂浮着一颗眼珠大小的彩色石珠。

这少女正是雾俏,而她眼前的石珠,也是一件神奇的异宝,在这异宝影响下,雾俏也在进行着突破。不过她的突破与陈扬不同,她本就处于涅巢的关键时刻,这彩色石珠则是在加速她涅巢的过程。

陈扬突破中并未感到什么痛楚,但雾俏此刻却是双眸紧闭,脸色发白,贝齿紧紧咬着朱唇,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显然痛苦异常。

时间不断推移,那彩色石珠越来越亮,雾俏身上的痛苦也在不断增强,半个小时后,即便她也有些难以忍受,身体无法保持盘坐姿态,满脸难受的蜷缩在地上。

只是她依然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呻吟出声,这便是她这一族的性格。哪怕再痛再苦,也要忍受!她这一族,生下来就拥有堪称逆天的天赋,不仅实力增长极快。而且潜力无穷,但这样的强势种族也往往遭天嫉妒。她这一族的成员,实力每成长到一定阶段,就要经历丑段时间的涅巢,涅巢时不仅是最虚弱也是最痛苦的时候。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她的同族,在涅巢时不是痛死就是被人趁机杀死。不过一旦能挺过涅巢,实力就会得到锐变,踏入一个崭新的层次。

只是此刻,这彩色石珠,在加速她的涅巢过程,这等同于不仅缩短她涅巢的时间,也将要承受的痛苦压缩到一个极短的时间,她承受的痛。是其它同族的数倍。

痛苦让她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是关键时刻,她脑海中闪过同族的身影,最后更是浮现陈扬的面庞,心中流过一丝暖意,这丝看似不起眼的暖意,却让她神智一清,坚持了下来。

第三更到。咱终于也有底气求订阅和月票了,大家尽力帮助语成一把吧!